h8j8m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我是一個原始人 墨守白-第一三一三章 巫生病了(二合一)展示-0sdx7

我是一個原始人
小說推薦我是一個原始人
巫生病了。
在经历了几天之后,部落里的人终于确定,巫确确实实就是生病了。
因为醉酒的后遗症没有这样大。
醉酒确实会引起食欲不振,但那都是短时间的,不至于连续好几天都食欲不振,而且在伴随着食欲不振的同时,巫的胃还疼。
这种疼,只是那种隐隐约约的疼疼的,不是太厉害。
当然,这是巫说的。
巫还说,这只是一点小毛病而已,不用太担心,过上一段时间自己也就好了。
巫还说这种疼,之前的时候他就曾经感受到过,只不过是没有现在这样的长时间持续而已。
这不是什么大问题。
虽然巫这样说了,但是韩成以及大师兄等青雀部落的人,还是感到非常的担心。
韩成所担心的是巫的年纪大了,而且听他的话音,他的胃不舒服,其实也并不是一天两天了。
老年人与年轻人不一样,年轻人生一些病,挺挺也就过去了,但老年人是真的不好说。
谁也不知道哪一次的病,他们就会挺不过去……
大师兄等人感到担心的地方,倒是与韩成感到担心的地方不太一样。
他们所担心的是巫食欲不振,吃东西没有之前吃的多了。
在这个时代,在他们的认知里,一个人只要能吃,那就代表着没有多大的问题,就表示着身体强壮。
但一旦一个人不能吃了,那就算是这个人再强壮,他们也会觉得危险。
巫是一个要强的人,也是一个关心部落的人。
召喚惡魔法則
他不想看到神子,还有部落里的其余人,为自己的事情而感到这样的担心。
所以在经过了一些时间的观察之后,巫在吃饭的时候,食量一下子就上去了。
这样的情况,看的大师兄不少人都欣喜不已。
他们觉得巫没事了,巫的身体又恢复了健康。
就连韩成这个青雀部落的神子,也都为之觉得一轻,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了不少。
你不就凭我爱你 南宫王上
启明星探案集
这样的事情持续了两天多之后,圆这个巫的配偶来到这里,找到了韩成,说出了事情的真相。
“神子……巫…巫这些时候都是强撑着吃下去的,他其实并不想吃,吃过之后胃疼的更厉害了。
有人的时候,他不表现出来,装的像是一个没事人一样,哪里都是好好的,没有人的时候,他就会显出痛苦了,晚上睡觉的时候,有时都会痛的哼哼,整个人要趴在那里睡,用枕头顶着腹部,才能够缓解一些。
神子,你快想想办法吧,看看巫到底是怎么回事……”
—————
圆说到这里,眼眶都红了,有眼泪忍不住的从眼睛之中流淌出来。
这些年共同的生活下来,圆对于巫这个部落里的老人、同时也是自己的男人,有着很深的情感。
她被这个老人的智慧,以及这个老人的品质所折服,早已经是将其当做了自己的亲人。
这个时候他一下子就这样的病倒了,圆是真的着急,她非常非常的担心,自己会因此而失去这个人,再见不到他……
那样的话,可就真的让人太难受,太难受了!
她都不知道在今后的日子里,她一个人要怎么过……
从圆这里得知了真相之后,韩成一时间有些呆愣。
“这就是胡闹!!”
呆愣了一会儿之后,韩成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口中这样说着,然后一把拉开了房门冲了出去。
冲了两步之后,又想起了一些什么,将自己的脚步给重新停下。
站在原地顿了顿,恢复了正常的步幅,以寻常的速度,朝着巫所在的房间而去。
他这样做,就是不想在部落之中引起大的动静,引起部落人的恐慌,以为巫的病情变得更加严重了。
同时,这也是对巫本义的一种理解。
从圆刚才的诉说之中,他知道巫是不想让部落里过多的人,去关注他的病情,并为他的病情而感到担心和难受。
韩成心里面,其实对这个老人是格外的尊重。
到了现在,早已经是将他当做了自己的亲人长辈。
巫想要这样做,那韩成也就只能是尽可能的去照顾他的想法与心情。
“巫,你怎么样了?”
韩成来到巫的房间之内,看到了坐在床沿上,抱着一只兔子的巫,出声询问。
巫见到韩成过来,便站起身,他笑着:“没有什么事儿,都好多了,你看我这几天吃东西吃一顿吃多少?食量又上去了,没有多大问题。”
韩成看着装作没事儿一般的巫,一时间有些沉默。
“我都看出来了,你还是不舒服,你这几天吃东西的时候,都是强撑着吃的,为的就是不让我们担心。
通冥鬼妃 宋子悠
巫,不要这样做,不舒服了,我们就想办法去治……”
韩成出声对巫这样说道,只说是自己看出来的,并没有将圆过去找他说这些事情给说出来,怕巫生气,因此而埋怨圆,让他们两个之间不好过。
“神子,我……”
听到韩成说出这样的话来,巫一时间显得紧张与无措,想要开口解释一些什么,但一时间又开不了口。
“巫,你的心情我们都知道,知道你是不想让我们担心,怕对我们造成不好的影响,但有些事情是不能隐瞒的。”
韩成忙接口,对巫进行宽慰。
巫点了点头。
看着消瘦了不少的巫,韩成心头一时间变得难受和沉重。
他在这里有陪着巫说了一些话之后,就准备从这里出去,找亮这个部落里的第一医者,一起来商议,面对巫的这种情况,该怎么去做,怎么才能够将巫的病给治好。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巫开口说了话,叫韩成给叫住。
“神子,你先等一下。”
重生之分身神話 亂逍遙
韩成听到巫的喊声,就停下了脚步,转身看着巫,等待着巫的下文。
“神子,我……我……我想给你商量一个事情。”
巫显得有些吞吐的说道。
韩成笑着点点头:有什么事,巫你只管说。”
“我…我想……我想出去走走,去看看咱们的部落!”
“这些年来,部落都已经发展的这样大了,我只去过铜山居住区和秦岭居住区壶口居住区这些大山北面的居住地。
更远处的锦官城,铁山居住区,三星堆居住区以及起点居住区这些地方,我都是只听部落里的人说过,从画上见过,却从来没有过去到那里亲自的看一看。
现在,我想去瞅一瞅咱们部落的这些地方。
没有真的去看一看,我总是觉得少了很多东西。
我已经老了。
虽然不想承认,但我真的是老了。
现在又有了这个毛病,身体显得更不健康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再不走出部落到这些地方去看一看,那今后只怕是再也没有机会了……”
巫这样说着,眼眶有些发红,望向韩成的目光里,满是诚恳,还有对此行的向往。
鬼龍仙尊
因果情缘
看着这个状态的巫,听着巫所说出来的话,韩成一时之间有些沉默,心里面还满是感触。
“巫,你的身体本来就不太好,要是再走上这一遭,只怕……
不如这样,咱们将身体将养好了,再从部落出发,去做这个事情,你看行不行?”
韩成沉思了一会儿之后,出声对巫这样说道,征询巫的意见,他是真的担心巫,会因为这一趟遥远的旅程,而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巫摇了摇头。
“神子,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按照现在情况,在部落里越将养,我的身体就会越虚弱,这个病想要养好,是没有可能的,就算是养好了,我的身体也肯定没有现在健康。
我活的时间够长了。
是部落里到了现在,活的最久的人。
火一和火二两个人,也都远没有我活的时间长,已经够本儿了。
冥神战帝
要是这趟旅行出现什么意外,那就出现什么意外吧,就算是是出现,那对我来说也没有什么好遗憾的了。
毕竟我活的时间已经够长了。
但要是一直让我在部落这里待着,我一想部落里还有那样多的地方我没有去看过,心里面就会觉得难受,就会觉得很遗憾。
其实我早就想去南边儿那些地方去看一看了,好好的在属于咱们部落的地方走一走。
只是神子你,还有部落里的不少人都在为我的身体担心,怕我走上这样一趟会受不住,所以也就一直没有说,一直没有往南边儿去。
现在,我变得更老了,又多活了好几年,身体上面也出现了一些状况,要是再不做这件事情的话,只怕以后就会永远的没有机会了。”
“神子,我不想等到我死了之后,你们再带着我的骨灰,从主部落这里出发,来到南边儿去,让我观看南边的那些属于我们自己的地方。
因为我知道,那时候的我,一定是什么都不知道了,就算是去过再多的地方,经历再多的东西,也一样是什么都不知道,等于算是没有去过咱们部落。
豪门禁宠枕上欢 月下销魂
我是真的想要去看看,不想留下什么遗憾……
神子,在部落里这么久了,我还从来没有真正的求过你。
这一次,就算是我求你了。
以前的时候,总是想着要为部落多考虑考虑,要多活上一些时间。
现在老了,身体不行了,我也想为我自己活上一回,去做上一些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神子,你就让我再任性这一次吧……”
听着巫说出这些话来,韩成终于是忍耐不住了,他用力的点头,并伸出手握住巫的手。
“好!你想去看看,那咱们就一起去看看!看看咱们部落的家业!
看看咱们部落在这些年来发展出来的成绩!!
看看咱们部落的大好儿郎,在这些年里,所建设出来的大好河山!!!”
见到韩成说出这样的话来,巫这个部落里的老者,一下子就笑了,他咧开嘴巴,露出没有剩下几颗的牙齿,开心的像个孩子。
在这一刻,似乎是所有的病痛都远离他而去了。
韩成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当天答应了巫南下,第二天上午的时候,就已经是带着巫从部落这里启程了。
一方面儿是因为巫的年纪,确实大了,而且还有病,等的时间越长,对于巫来说就越是不利。
另外一方面则是,这个时候已经到了深秋,天气将会越来越冷,真的是再等上一段儿时间,大雪降下来了,那个时候再从部落里这里出发南下,那将更加的遭罪。
所以在同意了巫南下的请求之后,韩成立刻就开始召集部落里的人手,马不停蹄的开始安排事情。
为巫的这趟南行做准备。
韩城和巫这两个部落的巨头从主部落这里出发了,大师兄这个部落里的首领,就需要在这里留着,守着部落。
其实大师兄,是非常非常的想要随着巫还有神子一起南下的。
因为巫的年纪确实是大了,他非常的担心巫这趟远行,将是他最后的时间……
自己没有陪在他身边,是真的遗憾。
毕竟在他小的时候,巫就已经存在了,这样多年下来,他早已经对巫有着非常深的情感,将巫当成了长辈一般的存在。
在这种时刻,不能够陪着巫走上一走,他心里面是真的难受。
但同时他又知道,部落里这个时候离不开人,至少是巫、神子还有自己三人不能够一起离开。
总需要有一个人在这里留守着。
所以,尽管心中很是希望能够随着神子他们一起南下,在这个路上好好的陪伴陪伴巫。
但神子将这个事情说出来之后,大师兄还是在第一时间里,就将留守部落的任务,给接了下来。
人生就是如此,很多时候都不能够做到随心所欲。
造成这样的是职责,是担当。
只有有职责有担当的人,才能够在需要的时候,忍住那些非常想要去做某些事情的愿望,去做更为重要的事情。
与巫一起南下的人,除了韩成之外,还有小豌豆儿,小杏儿,以及圆还有圆的小闺女。
石头这个家伙也在行列之中,同时走的还有黑娃。
铁头儿这个马场的负责人,不知道这个消息,所以也就没有一起前去。
亮这个部落里的第一医者,这一次也被韩成抓了壮丁,随着韩成等人一起南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