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h3gc优美都市言情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愛下-第三百三十二章 勝與負,東王與無賴看書-apl7l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小說推薦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七百九十三亿!”听着那龙族将领的回复,季姚的心中,可谓是复杂无比。
这样的混战当中,龙族尚有余力在战争之间,统计敌方的伤亡——反观季姚自己,却是连自己这一方还剩下多少人,得了多少战果,都一无所知。
云中君在这一场乱战当中的游刃有余,由此可见一斑。
两位统帅在指挥调度上的差距,更是一览无余。
神路之学园默示录
“我若认输的话,龙族可否保全东海余下大军之性命?”
季姚手中的兵刃垂下,兵刃的锋芒在脚下的玄冰当中掠过,拉出灿烂无比的火花。
“季姚天君大可放心。”
“我龙族之人非好杀之辈。”
東方龍嘯二 北方嘯
“天君认输之后,我龙族也好,东海诸族也好,皆奉太一陛下之令,同殿为臣。”
“既然是同殿为臣,我龙族又岂会妄其屠戮之心?”
说到这里,那龙族的将领陡然面色肃然,高举其双手。
“众将且听帅令!”声音落下,所有的将士们,便都是后退一步,朝着这龙族的将领低下头颅。
“此战终后,众将当约束兵卒,不得妄其无名,违令者诛!”
语罢,那龙族的将领,便是再度收起双手看着面前的季姚。
“天君,此战能否止戈,便皆在天君一念之间!”
这龙族的将领神色恳切——虽然对于东海各族,依旧是有着怨气,但一战至此,血屠七百余亿,不知道多少种族在这一战当中被彻底的打断了脊梁,这些龙族的士卒们,心头有再多的怨恨,也都该是被这七百余亿生灵的鲜血,被这起兵以来的四十余位先天神圣的鲜血,给洗的干干净净了。
“我认输了!”季姚将手中的兵刃退下,后退两步低垂着头,一副任由处置的模样。
事到如今,就算是他还想要再杀下去,但他的身上,已经是没有支撑他继续征伐下去的余力了,而龙族最后给出来的停战的借口,或者说是要求,正是恰到好处……
季姚认输的同时,其他的四个方向上,另外的四位天君,同样也是选择了认输。
首席大人,克制点
就如同是云中君所说的那般,为了这一场决战的胜负,每一位将领,每一位士卒,皆是浴血厮杀,一位又一位的先天神圣,喋血于蓬莱海域,五位天君同样是提着手中的兵刃,硬生生的杀到浑身上下提不起丝毫半点的余力,连挥动兵刃的力量都难以在压榨出来。
而作为首领的东王吕道阳,却是至今都不曾露上一面,对上上下下的将领士卒们的生死,都是漠不关心。
这样的结果,可谓是彻底的摧毁了那些将领士卒们的战斗意志。
五位天君认输之后,龙族的信使,只是持着那五位天君的令牌,在这战场上呼喝了一圈之后,在数量上依旧是占据了优势地位的东海联军,便是纷纷的放下了手中的兵刃。
这一场决战,便是于此宣告终结——胜负已分。
犬夜叉之殺薇
……
蓬莱海域之外,在无数先天神圣们的注视之下,那纷乱的五色军气,缓缓的落下,然后同样纷乱的血色军气,飞快的聚拢到一起,化作一团千变万化的血色浪涛,归拢与战场上每一位龙族士卒的身上。
而这个时候,那些观战着们,才是惊愕无比的发现,这一场在他们的预料当中,才刚刚掀起的决战,便已经是到了落幕的时候。
散乱无比的东海大军,停在蓬莱海域当中不同的地方,而旁边,龙族的大军则是井然有序的在这战场上巡逻着,将那些力竭的各族战士,分开带回龙族的军寨当中。
在战场的最中间,有庞大无比的点将台铺开,点将台上,云中君从容端坐,而吕道阳麾下的那五位天君,则是形神枯槁的跌坐在点将台的一边,他们的兵刃,铠甲,皆有龙族的将士保管着。
“结束了?”浩浩荡荡的天地元气,如同是海啸一般从四面八方往这蓬莱海域当中靠拢,形成庞大无比的元气潮汐。
潮汐当中,无论是龙族的士卒还是东海各族的士卒们,都在抓紧机会吞吐着天地之间的元气,恢复着经络当中干涸的法力。
纵横魔导术师 秋夜咲
封盖于蓬莱海域上的血与火交融的玄冰,随之化开,露出那嫣红无比的滔滔汪洋,以及伴随着那浪涛四处飘散开去的残肢断体,以及无数的兵刃铠甲的碎片。
然后,战场上龙族的大军,沉默着再次聚拢于一处,令人森然无比的军气席卷开来,大军聚拢的刹那,战场上所有龙族大军的气机,便是陡然之间凝成了一体,不分彼此,强烈无比的存在感,从那龙族大军的所在处席卷开来,排斥着天地之间的一切。
军气的顶上,有吞噬一些的血色浪潮,在这天地之间晕开。
定止军,已然成就。
……
時空商人位面縱橫
“看来,这一场决战,胜负已分。”白泽带着笑意的声音,在这天地之间响起。
蓬莱海域周遭观战的先天神圣们,皆是无言以对,然后,众人的目光都落到了蓬莱岛之上。
没有了大军的守卫,那五座恢弘而又浩大的仙岛,看起来确实格外的孤零零,没有丝毫的气势。
在众位先天神圣们的注视之下,笼盖于那五座仙岛之上的光晕,依旧是在那五座仙岛上飘荡着,将那五座仙岛勾连为一体。
“吕道友,决战胜负已分,缘何还躲躲藏藏,不见与人耶?”
白泽上前,立于蓬莱岛之上。
蓬莱岛中,依旧是沉默无比,只有吕道阳的气机在其间翻腾不定。
“道友,若是在避而不见,就休要怪我无礼了!”白泽的神色,变得冷厉起来。
而周遭的先天神圣们,也都是彼此交头接耳,朝着吕道阳所在的蓬莱岛报以不同的颜色。
既然有约在前,这一场决战也已经是分出了胜负,那么作为东海之王的吕道阳,却依旧藏在蓬莱岛中,一副不愿意接受这败局的模样,着实是没有丝毫先天神圣应该有的风度和担当。
“蓬莱岛可曾陷落?”良久之后,蓬莱岛中,才是又压抑无比的声音响起。
“敢问白泽道友,东海之君王,是我,还是季姚他们五位天君?”
“如今只是季姚他们五人认输投降,但他们认输,只是他们自己的事。”
“这蓬莱岛,这五仙岛,却依旧是高立于苍天之上。”
“我吕道阳依旧是端坐于蓬莱岛上。”
“我尚且不曾认输,如此,你凭什么说你们赢了?”
“东海之王是我,而不是他们!”
吕道阳的声音,很快便是从压抑变得从容,变得坦然。
“白泽道友,想要论及胜负,等你引军杀上蓬莱岛,等你出现在我的面前,再说此事罢。”
蓬莱岛中的声音,逐渐的平歇。
而东海上,蓬莱海域当中,一众先天神圣们的脸色,都是变得古怪无比。
所有人都能够猜得到,对于这一场决战的失败,吕道阳并不会甘心。
但没有任何人能够猜得到,吕道阳会以这样的方式光明正大的耍赖,强词夺理的硬撑着,非要等龙族的大军击破五仙岛,杀进了蓬莱岛之后,才愿意认输——这有哪里是一位先天神圣的行径,哪里是一位王者的行径,这分明就是一个无赖。
……
大军当中,云中君端坐于点将台上,听着吕道阳的宣言,不由得啼笑皆非。
如是按照吕道阳的这说法,那这一场决战的意义何在?
“季姚道兄,这就是你们为之效忠的东王?”云中君将目光落到那点将台边的季姚等五位天君的身上,目光当中,满是疑惑,满是探寻。
他实在是不知晓,这样的吕道阳,是凭什么得到一众先天神圣们的支持,得到面前这五位天君的支持,然后君临整个东海的。
“吕道阳。”看着云中君那好奇无比的目光,这五位天君,也只觉得满脸通红,有一种羞辱无比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