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3vvl超棒的玄幻小說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線上看-第1367章 大真人正在寒舍做客(3-4)推薦-1hsn9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小說推薦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陆州点点头说道:“人类可以横跨古今,凶兽也可以。除了未知之地的核心地带,其他的凶兽又去了哪里?”
秦人越笑了起来,说道:
“没想到陆兄还对这个感兴趣。太虚消失以后,大地裂变,以未知之地为核心,衍生九莲。四面环海为无尽之海。事实上,无尽之海并非空无一物,也会出现一些岛屿之类的陆地。聪明强大的凶兽,为了躲避大地的裂变灾难,离开了未知之地,不知去向。”
“如你所言,海中凶兽,又如何?”陆州说道。
“海中凶兽更强更多,最可怕的是……它们很少受到天地桎梏的影响。它们生存的岁月恒久,不过,天地是平衡的,无尽之海也是,它们不会轻易进犯人类陆地,对于他们而言,人类之地太过渺小。”秦人越说道。
“太虚也算渺小?”陆州疑惑道。
“这……”
秦人越露出了尴尬之色,说道,“我对太虚的了解,只怕还不如陆兄。”
说着他叹息一声,悠悠地道,“有时候我在想,太虚中人若是将我也带走,那该多好,人人向往太虚,人人都会死,与其等死,不如在死之前,看看太虚的模样。”
陆州疑惑道:“你快死了?”
秦人越:?
陆州:“老夫并无恶意。真人寿三万载,老夫观你生机充沛,并非像是寿尽之人。”
“感慨感慨。”秦人越说道。
“……”
年轻人总是喜欢四十五度抬头仰望天空,整一个悲春伤秋的忧郁模样,真是无法理解。有这功夫感叹,倒不如好好修炼。人生匆匆,哪有这么多功夫闲下来思考哀愁?
“说回圣凶之心,如果你所言属实,岂不是意味着今人无法在获得遗留之心?”陆州说道。
秦人越点了下头,又摇头,说道:
“也不尽然,遗留之心是比圣兽还要可怕的存在,正常情况下,九莲中的修行者,无人可以拿下它,也就没可能得到遗留之心。除非那些消失了的上古圣凶又重新出现。太虚中的高手将其击杀,便可获得;又或者,运气好,遇到像陌殇这样不识好歹的后生晚辈,有长辈赐给他们遗留之心,夺取便是。只不过,从他人的命宫中挖走命格之心,除非对方配合,否则绝无可能。”
这倒是事实。
正常情况下,谁会站着不动给你挖?
而且挖命格之心如同杀人,即便是束缚得严严实实,谁敢冒着贴脸自爆的危险去做?
陆州说道:“上古圣凶竟如此厉害。”
解晋安……竟舍得把这么好的东西给老夫?
“陆兄,你怎么忽然问起这个?该不会是打算再去未知之地,寻找它们的影子吧?那得去核心地带。”秦人越说道。
陆州摇了摇头道:“短期内,并无去未知之地的想法。”
虽然他现在成了大真人,但需要一点时间熟悉一下。
未知之地早晚都要去,但不是现在。
就在这时,元狼从外面走了进来,躬身道:“人都到了。”
“有请。”
“是。”
北山道场的天空,一座又一座的飞辇,从天际飞来。
每一座飞辇都有数百名修行者拱卫,有朝气蓬勃的年轻俊男靓女,也有古稀耄耋的老年高手。
“范真人到!”
第一个抵达的势力,自然是四大真人之一的范真人。
陆州疑惑道:“他还有脸来?”
“没办法,毕竟他还是真人,范仲坐下自由人,范海尘。”秦人越又道,“如果陆兄不喜欢此人,我可以让人挡在外面。”
说着招招手。
三国之北汉燕王
陆州说道:“不必。”
陆州现在已经是大真人,单纯自身修为,足以稳坐高台,范仲翻不出什么花儿。
良緣無雙
為妳我甘之若飴 辛德瑞悅
“幽灵工会,副会长顾宁到。”
“烈风谷谷主,商言到。”
“……”
一个接着一个的名字落入耳中。
陆州奇怪地道:“拓跋一族和叶家,没有人来?”
秦人越说道:“八大自由人,今天只能来四五个。拓跋思成和叶正驾鹤西去,自由人也就不会来了。我秦家自由人……也不会来。”
陆州点点头,没理会秦人越的感受。
秦奈何为什么加入魔天阁,秦人越心里比谁都清楚。
说话间,众多修行者簇拥在一起,有说有笑,一同步入北山道场。
一入道场,众人安静了下来。
“拜见秦真人。”众人躬身。
这一躬身见礼可不得了,秦人越眉头一皱。
有陆兄这样的大佬在旁边,只给自己见礼说不过去。
正准备纠正,范仲反而从人群后方走了过来,众人左右让开一条道。
“范真人。”众人再躬身。
范仲走到众人身前,恭恭敬敬朝着陆州的方向走去,见礼道:“陆阁主,好久不见。”
陆州只是瞄了他一眼,并未理睬。
众人:“……”
在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常年混迹在大人物之中,能和秦真人平起平坐的修行者,又岂会是一般的人。
但是秦人越不引头的话,他们贸然过去行礼的确有些尴尬。
秦人越笑道:“这位是我的朋友,魔天阁陆阁主。”
烈风谷谷主商言眼前一亮,上前道:“久仰久仰,久仰陆阁主大名。”
未知之地与火凤一战,名震青莲,他们只知道陆阁主,未曾见过。
其他人亦是连忙上前:“原来是陆阁主,有幸在这里与陆阁主见面,我辈之幸。”
陆州见其他人还要行礼,便挥袖道:“免了。”
“谢陆阁主。”
秦人越说道:“请入座。”
众人入两边席位。
秦人越说道:“今日集合各位自由人,想必各位已经知道是什么事了。”
范仲笑道:
“秦兄,往年都是在拓跋真人的道场,或者在叶真人的雁南天洞天福地。今年倒好,在你这里。”
秦人越闻到了一股酸味,说道:“那不如现在就改到范真人的道场?”
“不不不……我是为秦兄感到高兴。”范仲说道。
“此一时彼一时,以前各位真人都在的时候,青莲天下,安定和谐。如今失衡现象越发严重。凶兽随时可能会对人类发起总攻,赶尽杀绝。责任反而变得重了。若不是为了整个天下,我何必自寻烦恼?”
这话说的范仲哑口无言。
范仲偷瞄了一眼旁边泰然自若的陆州。
烈风谷谷主商言打圆场道:“两位真人都是为了天下安定。在哪都一样。我知道秦真人为什么叫大家来。听人说,冲天峰出了一位大真人!此事到底是真是假?”
此言一出众人皆看向秦人越。
秦人越的道场距离冲天峰最近,最有发言权。
那天冲天峰上的修行者虽然都被解晋安施展遗忘之力,模糊了记忆,但那么大的动静,终究引起了附近修行者的注意。秦人越便是其中之一。
秦人越笑道:“当然……那天本座正在道场中打坐修行,忽感冲天峰传来滔天波动,于是冲向天际观察冲天峰,只瞧见一股巨大的聚合风暴正在形成,不仅是真人,还是大真人。聚合风暴结束后,大概是大真人施展大手段,风暴将冲天峰方圆千丈范围夷为平地。是真是假,各位可自求证。”
众人听得暗暗咋舌。
接下来的一句话,令众人的态度严肃了起来——
秦人越道:“不仅如此,这位大真人,正在寒舍做客。”
“……”
天使碎片之赤月 沈默的青蛙
烈风谷谷主商言,幽灵工会顾宁,范仲范真人,皆是一惊。
尤其是范仲,属实没有想到。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秦人越选择在他的道场与大家见面,便是顺理成章。
商言说道:“大真人在您的道场做客?”
“没错。”
秦人越用极其笃定的语气说道。
陆州听得疑惑不解,暗自思忖,老夫一个人躲着过命关,一路上开着天书神通,确认无人跟踪,秦人越怎么就知道是老夫呢?
商言继续道:“若能得见大真人,我等的荣幸啊!”
其他人亦是纷纷点头。
秦人越又道:
“大真人刚过命关,可能是经验不足,此前我已亲自请过大真人,大真人身体不太舒服,呕吐不止,一会儿再过来。”
陆州一怔,说的不是老夫?
大真人另有其人?
谁这么大胆子冒充老夫?假货这种狗血戏码太多了也会腻。
“大真人也会身体不舒服?”商言疑惑。
“当然。”旁边顾宁提醒。
“对对对……我们等着就是。”商言说道。
哪怕明知是借口,也得当真的,这点眼力劲还是有的。
陆州疑惑开口:“秦人越,你知道冲天峰大真人?”
秦人越差点忘了,陆州也是高手,当即说道:“陆兄,那天你在南山道场,想必感受比我深。恭喜陆兄,贺喜陆兄。”
“????”
这一恭喜加贺喜把陆州和在场的人都给整懵了。
到底再说谁呢?
这时,道场外传来声音:“我来了。秦真人,不搞点好酒好菜,我可不高兴啊。”
众人循声望去。
只瞧见明世因带着穷奇,步入道场中。
陆州眉头一皱。
秦人越第一个迎了上去,说道:“明贤侄,哦不……见过真人。”
其他人亦是惊得难以置信。
这么年轻的真人,头一次见。
但秦人越带头躬身,那自然做不了假,当即上前见礼。
“见过大真人。”
明世因:“???”
他糊涂了,疑惑地挠挠头,说道:“秦真人,这玩笑一点意思都没有。”
秦人越笑道:“别谦虚了,现在您已经是真人,地位高于我。就算是陆兄……也得……咳。”
噗通!
明世因直接跪了下去,朝着陆州磕头道:“徒儿拜见师父!”
“……???”众修行者一脸懵逼。
冷面首席缠爱小女佣
这位大真人是陆阁主的徒弟?
范仲自然知道,只是到现在都难以置信,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师徒修行不是没有,但是极其少见,几乎不太可能发生。传授修为,能不藏一手就很不错了,还指望超越?
其他人没见过的自然愣住。
“师父,这可都是秦真人会错了意,我可不是什么大真人。”明世因解释道。
陆州点了点头,老四还没这么大的胆子,冒充大真人。显然是秦人越搞错了,于是道:“老四虽然天赋不错,但距离大真人,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范仲取出一颗气命珠,向上摊开。
气命珠光芒大放,刺眼夺目,照亮整个道场。
亮度的呈现直逼真人满格状态。
范仲眼睛瞪大,失声道:“大真人?!”
气命珠的测试准确性不言而喻。
这个结果,令全场安静且震撼。
“……”
道场中鸦雀无声。
明世因回过头,沉默了好一会儿,道:“老子什么时候成了大真人了?”
“拜见大真人。”
众人再次躬身,比之前更恭敬,更敬畏,更激动。
得,这次就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秦人越十分欣赏地看着明世因,正要躬身。
明世因一把将那气命珠吸了过去,掌心里一握,化作齑粉,散落满地,说道:“什么狗屁气命珠,一点都不准。”
大真人真是有脾气,低调谦虚有内涵。
接着,明世因一脸无辜地看着师父,道:“师父……我,我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
陆州说道:“起来说话。”
秦人越笑而不语。
只是觉得陆兄这么做,实在有点不妥当。如果是秦家弟子成了大真人,他巴不得捧着供着,哪怕是退位让贤也不是不可能。
汪汪汪,汪汪汪……穷奇叫了起来。
东南方传来尖锐的叫声。
“有凶兽靠近!”元狼说道。
“胆子不小,敢靠近秦真人的道场。”
众人倒是一点都不担心,毕竟青莲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在这里了。
秦人越道:“我先看看。”
虚影一闪,来到道场上空,眺望东南方,这不看不打紧,一看脸色微变,眉头紧皱:“圣兽火凤?!”
火凤一声鸣叫,划破长空。
————
火焰遮九天,灼烧苍穹。
诸多在外面等候的飞辇和拱卫等候的年轻修行者们吓得脸色大变,纷纷带动飞辇朝着另外一个方向飞去。
火凤划过天空,来到了北山道场的上空。
俯瞰秦家道场。
滚烫的热浪铺天盖地袭来。
秦人越虚影一闪,落回地面,道:“是圣兽火凤,请大真人出手击退此兽。切不能让它为祸青莲!”
明世因:“?”
众人皆是一惊,抬起头,仰望火红色的天际。
“竟然是圣兽火凤?”
“奇怪……圣兽火凤为什么会来这里?”
他们无法理解。
陆州暗想,火凤自从在未知之地被平衡者吓走之后,留下一颗蛋,便不知所踪……是来寻蛋的?其他的都解释不通,只有这一个可能。
范仲脸色凝重,朝着明世因,陆州,秦人越,按照顺序依次拱手:“我们四人联手,未必能杀得了它,但应该能击退它。”
“陆兄有和火凤战斗的经验,各位不用太过担心。”
其他人则是点头。
就看大真人和陆阁主的了。
圣兽毕竟是等同圣人的存在,即便他们所有人联手,也很难战胜火凤,只能利用道场的道纹屏障,将其击退。
明世因实在忍不住了,说道:“师父,徒儿先溜了!这……这徒儿打不过啊!”
连大真人也要溜?
众人慌了。
真人见了火凤也得退避三舍,大真人要跑,他们必是一盘散沙。
呼哧————
火凤飞了过来,双翅一展,火焰灼天,覆盖南北道场!
PS:二合一求票,尤其是月票。谢谢了。年度月票榜开始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