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qw54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這是我的星球討論-第一百三十七章 病弱小狐狸相伴-nv0et

這是我的星球
小說推薦這是我的星球
夏归玄的脸色很难看。
他之所以无心去和公孙玖应酬,也是因为感受到了小狐狸有些变故。担心这边暗魔偷渡才特意先过来看一眼,其实分魂已经在小狐狸旁边观察有一阵了。
倒是没想到商照夜也有感应……也不奇怪,毕竟商照夜魂海里潜伏温养着狐王的残识,理应有所呼应,很可能已经感应到了对方是殷筱如。
假如小狐狸真的觉醒了,按照狐王预先安排的套路,应该就是残识归附,合二为一,瞬间暴涨魂力。
仙道修行首重神魂,只要魂力复苏了,法力或者锻体其实是相对简单很多的事情,如此狐王就可以很快全面回归。
临终之前作出这些布置,算是很果决了……最大的隐患或许是太信任商照夜吧,一旦商照夜有异心就完犊子了。
目前看来,好像没有。
夏归玄想起商照夜有些落寞的表示“父神对我有偏见”,或许她其他方面有些权谋,可对狐王是真正无悔的忠诚……说不定她的权谋手段也是受了狐王残魂影响,本来就只是一匹忠诚勤恳的坐骑?
本是好事。
但在目前的状况下可不见得多好……因为这忠诚的人马娘一定会试图让先王复苏的。
夏归玄深深地看了商照夜一眼,商照夜似乎也知道他什么意思,有些倔强地对视。
对视良久,夏归玄没说什么,忽然消失不见。
商照夜冷汗淋漓地单膝跪地,她刚才感受到了夏归玄庞大的压迫力,也不知道是警告还是什么,看不分明。
商照夜紧紧咬着牙关,低声自语:“即使你是父神,也不能……”
後世前生
腹黑王爷傲娇妻
殷筱如的别墅里,殷筱如抱着膝盖坐在床头,浑身都在不由自主地颤抖。
魂海里总有一些什么,浮现又破碎,凌乱得看不分明……依稀感到自己好像很厉害,很漂亮,很魅惑,很有魄力……嗯,没错啊,这就是自己啊。
没毛病。
可为什么总觉得……不对劲呢?
我、我想撕鸡腿,不想撕天……
我就吞只小鸡,不想吞吐山河日月……
我只想在员工面前装个逼,不想率百万神裔、血染夏京……
我只想穿好看的衣服,睡舒服的大床,不想要什么云霓织锦、莲座菩提。
我只是对生物制剂感兴趣,不是九转玄丹、大道无极。
我就喜欢我那个气垫小胖车,最多想骑sindy,不想骑照夜天马、电掣流星。
暗黑or无双 恶魔再临
我……
可为什么有一种蠢动,觉得这是初级形态到高级形态的最终转变,觉得按照自己的追求下去,早晚有一天其实就是那样的?
全球之英雄聯盟 魔道弟子
九全十美 闲听落花
而且也只有那样,才不会再度面对无可与抗的危机时,除了豁出去的嘴炮之外什么都做不到。
好讨厌那种感觉……
我是厉害的狐狸,能自己杀到敌人家里偷东西,跃出山间月下的姿态最美最妖艳了,才不想只会躲在角落嘤嘤嘤……
到底哪个才是我自己……
小狐狸头痛欲裂,紧紧抱着脑袋,手掌用力摁着两边太阳穴,想让脑子里的跃动停止一些。
但这个不是血管在跳动,是灵魂。
是灵台深处的魂海,正在波翻浪涌。
宠妻成瘾,总裁的清纯小妻 枝枝
之所以还没有发展成海啸,还能自己思考,只是因为……胸前的水滴隐隐散发着柔光,抚慰着识海,宁静着灵台。
不是,为什么会感觉对sindy有了一些隐隐的敌意,好像在什么时候见过他平静的容颜?
我怎么可能讨厌sindy……
海贼之黑暗大将 高烧三十六度
极品动漫系统
“sindy虽然骗我很多,可他对我这么好,我怎么可能讨厌他……”殷筱如低头看着胸前幽蓝的水滴,终于喃喃地说出声来:“就因为他当着我的面,偷偷摸焱姐姐的腿?可我那时候看见了,也装没看见的,不生气啊……”
虚浮在一旁的夏归玄:“……”
山村鬼醫
“是因为他明明开始对女人有兴趣了,在我面前非要装?我不服气了吗?”殷筱如忽然惊恐地拿开手掌,瞪大了眼睛:“难道这就叫爱情?”
“喂……”夏归玄忍无可忍地显出了身形。
你特么那么高大上的灵魂觉醒,我在看你自己的心意,怎么能拐成了这就是爱情?
狐可忍,人不可忍!
殷筱如傻愣愣地看着忽然出现的夏归玄不说话。
夏归玄木然回望不说话。
“你……”过了好几秒,殷筱如才小心翼翼地道:“是幻觉还是真人?我刚才有不少幻觉的,有狐狸,有马……”
夏归玄叹了口气,坐到她床边,伸手轻抚她的眉心,低声道:“先安静下来。”
随着他的话音,沸腾的识海渐渐平息,波澜不惊。
殷筱如感觉那种乱糟糟的难受一下就没有了,一下子跳了起来:“好啊,你隐身穿墙,偷窥我睡觉!”
夏归玄额头冒出两根青筋:“好像让你乱一点更好?”
“不要。”殷筱如抱住他的手臂,声音很快就变得疲惫:“坐过来一点,让我靠一下。”
“……”夏归玄默默地挪过去一些,让她靠在自己的肩窝里。
“刚才好难受。”殷筱如调整了一下姿势,喃喃道:“你什么都懂,知不知道上帝造物,让男人有个肩窝,是不是专门给女人靠的?”
夏归玄:“……至少此星父神造物没想过这种事情。”
“可为什么我靠在这里,这么安心?”
“因为你刚才难受,给只猪给你靠靠,你也很舒服的。”
“猪。”
“你TM……”
“sindy……”
“干嘛?”
“焱姐姐没事了对不对?我刚才听了广播,好像反转了,但后来广播又没了信号,我太累了没去修……”
“你修不了,夏京空中的网络和信号卫星都炸了,现在外面用的是银河战舰的信号体系。”
“是你救的她?”
“她自救的。”
“不信。”殷筱如低声道:“你喜欢焱姐姐?我看见你摸……”
“能不说这个话题吗?”
“那你想不想玩凌墨雪……”
“能再换个话题吗?”
“那……”殷筱如微微抬首,唇就在他的脸颊边上,仿佛轻轻一触就会碰到:“你……想不想……”
她顿了顿,睫毛轻轻闪了闪,低声续道:“想不想亲殷筱如?”
夏归玄下意识低头看她。
小狐狸今天难得的病弱,以前元气满满的样子不知道哪去了,娇弱无力,脸色苍白。
唇也是白的,没什么血色,眼神闪躲,不太敢看他。
和之前动不动偷袭吻他、动不动叼着一片薯片问他敢不敢吃的骚狐狸,好像完全不是一个人。
脆弱得好像风一吹就会倒,一拒绝就会痛。
见夏归玄没有反应的样子,殷筱如叹了口气:“你会亲别人,就是不肯亲我,我这么让你讨厌么?”
“不是……”夏归玄终于开口:“因为你……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反正我觉得如果我走了,别人没两天就一切如常,你的话……可能以后不怎么会笑了。”
殷筱如睫毛动了动,有些惊奇:“你……喜欢我。”
“?”夏归玄板着脸道:“两回事。我说你们这些女人怎么回事,自己亲来亲去就算了,一定要被人玩弄才舒服吗?”
“可是sindy……”殷筱如定定地看着他:“你怕我以后变得不会笑,我也怕啊……”
“怕什么?”
“怕你现在不亲我,以后再想亲,却已经不是现在的殷筱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