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b8l火熱言情小說 我讓世界變異了-第八百三十八章 輪迴冥君看書-akmqc

我讓世界變異了
小說推薦我讓世界變異了
肖沐早就想好了需求,当下平静陈述道:“我需要青劫雷公施威遗留的物品,如果你有类似物品的话,可以拿来和我做交易。”
青劫雷公施威遗留的物品?
肖沐的需求,略微超出了余家声的意料,他本来还以为肖沐需要的是天外异变者的信息。
但尽管如此,他却没有怀疑肖沐的动机,略一思索,“如果我拿到了青劫雷公施威遗留的物品,应该如何和穆兄交易。”
“你可以和朱平、李古剑他们一起到这里来找我,找到物品之后,通知他们两人中的任何一位皆可。”肖沐维持着神相的威严,巍然不动。
余家声正色道:“我记下了,等我拿到物品,必定前来和穆兄交易。”
肖沐的神念突然产生感应,这意味着有人正在和自己联系,淡淡的一挥手,“好了,你可以离开了。”
师爷又有刁民求见 王夕暮
说话之间,一道不可见的白光从手中飞出,打在余家声身上。
余家声突然恍惚起来,眼前的场景飞速变化,大约也就过了不到零点零一秒的时间,等他恢复清醒时,却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
“神奇,好强的实力,这位穆兄恐怕已经是正神强者。”
余家声震撼的想着。
“穆兄,我找到了另外的线索,打算过去探索,担心轮回体系的神灵去而复回,请穆兄看顾我一下。”
肖沐一闭上双眼,就感应到和自己联系的乃是朱平。
朱平手握头发,说出请求。
“你去吧,我会看顾你的,轮回体系的神灵不来便罢,再来我会亲自和他一战。”
肖沐神色动了动,有些期待的利用头发上的神念观察朱平,将打算传递过去。
“多谢穆兄,有你看顾,我就放心了。”
朱平抚了抚缠绕在指尖的头发,诚挚的向肖沐表达着感谢。
紧跟着,肖沐通过头发,就感应到朱平从护村队的驻地出来之后,便一直往正西方向略微偏北遁行。
朱平的遁行速度,在肖沐眼里,感觉略微满了一点,但依然在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内,便达到了一处翠绿色的山峦附近。
大林渊?
肖沐对朱平的目的地相对熟悉,知道这是在大林渊附近。
大林渊传闻是上古之时白府君和不灭神尊大战能量爆出打出的深渊,世界变异之后,却变成了一处宝地,能够出产各种变异宝物。
“翠荡峰,翠荡峰,老覃说,他儿子是在翠荡峰找到的轮回木。”
“这里就是翠荡峰了,为什么不见有其它轮回木。难道说老覃的儿子找到的轮回木只是巧合?”
眉上尘歌林下孤笙 月笛安
思忖之间,朱平站在山脚下抬头向着翠荡峰的峰顶张望。
翠荡峰的峰顶,可以看到一抹翠色,整个山峰看起来都是彻头彻尾的翠绿色。但这种翠绿色不是因为树木,而是因为石头的颜色和别出不同。
嗖嗖嗖!
朱平突然展开遁术,往山顶遁行。
肖沐借助头发的力量,感应着朱平附近的情景。
在没有使用造化之力的情况下,头发带给肖沐的感应相对比较模糊,只能感应到一些大体的情况,而不能清晰的察觉究竟是怎么回事。
咔嚓!
不耐烦的肖沐突然一挥造化斧,造化的白光打出,眼前立刻清晰起来。
他透过造化宝镜,如同上帝视觉观察着朱平的一举一动,造化之力掩盖了他的行迹,让即使是正神层次的异变者都无法轻易察觉。
此时,在肖沐的视线中,便看到朱平利用遁术迅速登山,翠荡峰的山顶比较崎岖,面积很小,像是一个锥形结构。
这时,朱平突然停下了脚步,低头向着地面查看,他的脸上露出迷惑之色。
片刻之后,不知想到了什么的朱平突然拿出一枚破阵令,狠狠掷向翠荡峰的地面。
喀拉的石头崩裂声响起,某种阵法竟被触发了,不可见的迷雾散去,岁月的痕迹流转,翠荡峰的模样开始改变。
一片轮回之力的痕迹暴露了出来,就在这翠荡峰的山顶上。包括木头,石头,花草,都在突然之间变得不一样了,每一样物品表面都有青黑色的轮回之力透出。
这些物体全部沾染了轮回之力,赫然透出古老的气息,在轮回的力量之下,这些物体被轮回了,回到了过去几万年前上古时代。
不止如此,连整个翠荡峰都发生了很大变化,不再是原先的模样。
这是一处古俊的山峰,苍凉中透出秀美,像是一座人迹罕见的荒山,孤寂却又优美。
肖沐一直静静旁观,朱平刚才使用的丙级破阵令他并没有放在眼里,惊讶的却是朱平的机警,居然能够想到使用破阵令,这让肖沐不由得对其高看了几分。
整个古老山峰全都透出轮回的气息,这意味着整个翠荡峰都被轮回了,那气息悠远古老,上古的气息若隐若现,毫无疑问,轮回之力的使用者将这座古老山峰轮回到了数万年前的上古时代。
“这……苏青山!”
朱平盯着古老山峰观看,突然一脸的惊讶,开口呼叫出一个山峰的名字。
我真该恶补一下上古知识了,我的上古知识的储备居然连朱平都不如,居然没有认出这座古老山峰乃是苏青山。
肖沐自嘲的笑了笑,继续盯着朱平观看。
朱平站在苏青山的山顶上,正盯着整个苏青山看,突然,他两只手同时掐出手决,嗤嗤嗤的声响当中,他手决不断变化,将各种真实之力能量打入脚下的地面。
五行之力的光线在他手中缭绕,种种能量被布入地底。
喀拉一声脆响,苏青山的山顶上,突然裂开了一个洞口,这洞口漆黑幽深,内部不断有碎裂声响起。
“记载没有问题,暮林村附近土地府使用的都是同一种手决。”
朱平自言自语的声音再次传入肖沐的耳朵,让肖沐又一次感到羞愧。
喀拉拉的声响当中,幽黑的洞口渐渐裂开,一座残破的土地庙从地下钻了出来。
眼望残破土地庙,朱平的脸上立刻露出了惊喜之意,肖沐的眼睛也是一亮。
呜呜!
沉闷的哭泣声诡异响起,朱平身上的天命点突然扩张,每一个幽深古井都变得更大了。
变化最大的却是轮回之力所在的天命点,轮回印在天命点内部突然爆发出闪亮的光芒,一缕沾染了幽冥泉水气息的轮回光线从天命点中透射出来,虚幻的幽冥之河出现在朱平的头顶上方。
“呵呵!”
讥诮的笑声突然在朱平耳边响起,却仿佛响在他的灵魂深处,笑声中透出的威胁之意让他全身都是一颤。
朱平下意识后退一步,轮回之力所在的幽深古井中透出的轮回之力越发强大了,空中那条幽冥之河突然如水滴凝聚,变成一枚幽黑色圆形如天花板一样覆盖住朱平头顶空间的镜子。
愛,千轉百回解開謎
紧跟着,一个青黑色的身影像是水滴一样从镜子里面滴了出来,他的身体渐渐显化成型,最终变成了一个十六七岁右脸带着一块黑色咒疤的少年模样站在朱平的面前。
是他!
少年的出现让肖沐的目光突然凝聚,这人正是不久前徐千武对他说过的轮回体系的天外异变者。
“你是谁?”
朱平感应到了少年的强大,下意识的开口询问,脚步却不自觉的后退。
轮回体系少年异变者的注意力却并没有停留在朱平身上,而是眼望残破神庙,露出欣慰之色,“这里果然是陈土地的神庙。”
“你说的陈土地是陈岩?”朱平壮着胆子开口向轮回体系少年询问,试图帮肖沐从对方口中套出更多的信息。
“居然没有趁机逃跑,还算知机。”
轮回体系少年异变者脸上突然露出带着阴狠的笑容,“但就算你逃跑都没用,凭你的实力不可能从我的手中逃脱,和白府君有关的信息一丝一毫都不能泄露,所以……”
说到一半时,少年的话突然停住,其盯着朱平,双眼突然用力一瞪。
在朱平眼里,这少年两只眼睛的瞳仁开始无限放大,迅速变成了两个幽深无边的黑洞,黑洞内部乃是轮回世界。
轮回世界幽黑阴冷,透出无边的强大吸力,青黑色的轮回之光遍布整个世界,要将他吸进去。
不过,在肖沐眼里,看到的却是和朱平完全不一样的场景。
轮回体系少年用双眼锁定朱平的那一刻,其实是利用自身神念对朱平展开了镇压。
在他头顶,那一瞬间里,一尊冥君浮现了出来。
这少年的冥君威权显然并不完整,身上只有一件冥君之宝——黑风督灵冠。
黑风督灵冠释放出幽黑色的灵光,少年身上的轮回之力像是太阳突然绽放可怕的光芒。
但这些还不是最突兀的变化,最突兀的变化则是在少年的身上,就在其施展自身位业的时候,其本人全身所有的天命点都在同一时间亮了起来,像是在一个个天命点中长出了一根根锋锐的尖针。
其中最亮的却是轮回之力所在的天命点,轮回印通过天命点透出光芒,青黑色的轮回之力汇聚在一起,在少年的的身体外面,轮回天命点对应的部位,一道小型的幽冥之河渐渐浮现出来。
腥臭的气息发出,幽冥之河不断向下滴落腥臭的幽黑色河水,这幽黑色的河水仿佛能够腐蚀一切,青黑色的轮回之光从幽黑色的河水中射出,迅雷不及掩耳的打在朱平身上。
朱平的身体外面,立刻多出了一道青黑色的光环,那光环震颤,每一下震颤都将轮回之力打进朱平的身体,要将他彻底拉入轮回。
朱平身上,天命点再次开始了扩张,变化最大的轮回之力天命点扩展到最大,轮回印的光芒从幽深古井中射出,在他的头顶,蓦然形成轮回印。
呜呜!嗤嗤。
轮回的力量不断向外释放,朱平头顶上方的幽冥之河突然像是有飓风吹动,河水向当中汇聚,在河水正中,形成了一个疯狂旋转的漩涡。
这漩涡发出青黑色的轮回光线,光线一条条撒落在朱平的身体上,像是绳子将朱平捆住,同时发出力量将他向漩涡中拉扯。
同为轮回体系神灵,冥君施展的轮回之力显然和轮回体系的正神有所差别,并不能够一下子致人死地。
看到这里的肖沐无心再也无心继续旁观下去,咔嚓的无声的声音响过,造化的白光闪烁之间,肖沐和苏青山之间的通道像是突然打开了,变成了和轮回体系少年面对面。
咔嚓,造化的白光再次一闪,打在朱平身上时直接将朱平从幽冥之河的锁定中转移了出去。
“你……你是谁?”
肖沐的突然出现,让轮回体系的少年惊得向后退了一步,紧跟着便凶狠的盯着肖沐。
“轮回体系的神灵,冥君位业,现在,我知道你是使用什么办法突破暮林村的防卫的了。”
肖沐脸上展露出微笑,不慌不忙的望着轮回体系少年。
轮回体系少年被肖沐的话吓到,下意识再次后退,其警惕望着肖沐,惊问道:“你是人间联盟的人?”
豪門寶貝:媽咪不負責 落果果
生化之战争再现
七煞新娘
“可以这么说。”肖沐趁机打量少年身上的天命点,轮回体系的神灵和正神体系果然也有差别,和门神这种杂神倒是比较接近。
赵靖言身上门神威权所属的天命点能够展现出特殊的能力,而这名轮回体系的冥君少年身上的轮回天命点同样可以展现出特殊的能力。
哗啦!
少年盯着肖沐看了片刻,眼神渐渐由审视变得凝重而后忌惮,他看不出肖沐的实力,感觉到威胁。
空气突然出现波动,少年的身形凭空在原地消失了,直接化成了一滴幽黑色的水滴。
其头顶上方的幽黑色幽冥之泉突然汇聚犹如一方镜子的状态,这镜子的当中形成漩涡,对下方发出如同锥状的吸力。
少年所化的水滴被吸了起来,迅速和幽冥之河所化的镜子融合。
想逃?
肖沐立刻意识到少年想做什么,这少年意识到不是自己对手,居然不战而逃。
心念一动之间,嗡!
城隍相从肖沐体内飞出,直接浮现在他的头顶。
层层金光撒下,城隍体内,天命点中黑白二光闪烁,太极图旋转着显化出来。
肖沐伸手往少年所化的黑色水滴一指。
嗡!
城隍威权的金光当场扫射过去,如刀斩落,咔嚓一声,黑色水滴和幽冥之河之间的联系就被斩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