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mkw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別叫我歌神 txt-第1234章:太史公真是凡爾賽學家展示-paa5b

別叫我歌神
小說推薦別叫我歌神
其实也难怪网友们吐槽,小白娱乐发布的这个“婚礼观礼指南”上,从迎宾礼制到婚礼的过程,整个流程洋洋洒洒上万字,看得人眼晕,不知道的还以为谷小白又发了一篇论文呢。
动辄几十辆马车的礼物,动辄几十骑的仪仗,让网友们看得咋舌不已。
这可是马车和骑马的仪仗啊!
这年头,一辆四骑马车估计得比一辆宝马贵吧。
而且,能够熟练的骑马的人已经那么少了,能骑马走仪仗的……全世界可能都没几个了。
这是英国女王的亲卫队吗?
等等,英国女王的亲卫队还会骑马吗?
或者,这是某个游牧国家的阅兵式?
看到小白娱乐公布出来的这个流程和排场,本来已经被压下去的“奢靡”的声音,又起来了。
这真是实力奢靡,洗都洗不清的。
跟上,捉鬼去
没有拿到冠名权,也没能承担所有费用的财阀们,突然觉得自己松了一口气。

太好了,吓死我了。
盟約戰區 假面君主
这种排场,得多少人力物力啊!
就一眼扫过去,看上面动不动几十的数字,随便加一下,少说也得上千人吧,这么多人就算是群演来排练一场,得多少费用啊……
都快赶得上一场大阅兵了。
和这排场比起来,江卫的婚礼流程本身,却显得朴素多了。
你就算是全身都是金子,能值几个钱?
不过,网友们对此也没少吐槽。
“亲迎、交拜礼、对席礼、沃盥礼、共牢合卺、合卺礼、解缨结发、执手礼……这都是什么东西啊!”
“看起来就觉得好麻烦,结婚真是个麻烦事儿!”
江湖奇情錄 阿誌
“总感觉江卫好可怜,要被折腾来折腾去了。”
“就不能灯一吹,被一盖,然后……啊,超速了!”
综CP之就是要秀恩爱哟亲
“你们懂什么?结婚的时候,最闲的其实就是新娘和新郎了,在家里啥也不用管,操持这件事的人,才是真的累,我倒想知道,什么样的团队,能够这么短的时间里,弄出来这些东西……”
“这特么已经不能算是奢靡了,这简直就是皇帝嫁女儿级别了,真的大将军和公主的婚礼,也不过如此吧!”
大家各有各的好奇。
也各有各的吐槽。
他们并不知道,这不是皇帝嫁女儿,却也差不多了。
这是两个国家的联姻,要保几百年的太平的,自然不能等闲视之。
而谷小白之所以出这么洋洋洒洒一万多字的婚礼说明,就是为了到时候让大家不至于懵逼,知道自己该在这场婚礼中,担任什么样的角色。
至少,不能在鲜卑人面前,失了礼数啊!这些观众,都算是大汉这边的宾客的。
可惜的是,他太高估其他人了,这么一万字,生冷晦涩,世界上估计没几个人能够耐心看完。
毕竟,能够把所有的字都读顺溜的人都不多。
最可怜的就是各种记者和自媒体作者。
划过的痕迹
别人说不看就不看了,就等着别人解读了。
而他们,就是那种被别人等着解读的人啊!
聪明点的人赶快去找专家。
行动晚了,实在是找不到专家,只能一边搬出来久未使用的字典翻,一边看,一边做笔记。
看着看着就哭了。
为啥当初没好好学习!
如果当初上学的时候,有现在一半的用功,那说不定也考上东原大学了,那现在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你看看,这上面写的这些字,它们真的是汉字吗?
谷小白写的这些东西,真的是人话吗?
网络上一片哀嚎。
但也有人,对这些东西如获至宝。
东原大学,邹老就捧着这篇说明文档,看了足足一个下午。
一个字一个字研究。
看完之后,长出了一口气。
这特么的,是一场皇家级别的超高规格婚礼啊!
而且比迄今为止留存的所有记载都更全面。
其中还有许多地方,明显是兼顾了鲜卑的传统,结合了鲜卑的风俗。
中华文明,其实自古以来就喜欢一以贯之,许多习俗、传统、规定、礼仪,都遵循周礼,然后再根据当前的社会与经济状况进行一定的修改。这么多年,形式变了,核心却依然都没有变。
而且,这篇公告,用词考究,半文半白,虽然是个说明文的东西,却写得跌宕起伏的,看起来别有一种不同的美。
看了一遍,又忍不住去看了一遍。
邹老看得是心神悸动,看了几遍,就又拿起老花镜,进了自己的老朋友群里,想要看看他们都如何评价。
这里面的,都是邹老这一代的老同学、老同事了,在现在国内的历史学界、考古学界,都是泰山北斗级别的人物,许多都是大师弟子,每一个写进教科书里,都可以冠以“奠定了某某研究的基础”之类的头衔。
果不其然,里面已经争论起来了。
“这个礼制,不合,不合。《礼记·昏义》上可不是这么写的。”
“怎么不合了?这是小白弄出来的东西,质疑之前,我觉得最好先翻翻书,看看自己有没有记错!”
“我怎么能记错,我早就已经把《礼记》倒背如流了,还用你来说!没有就是没有!”
“《礼记》里面没有,说不定是佚失了呢?倒背如流很厉害吗?你真给我倒背一个,发语音发语音!”
“你对小白倒是信任得狠是不是?小白是你徒弟吗?啊?用你维护啊?人小白认识你是谁啊……”
“我只是觉得,能写出这样的文章的人,断然不会信口开河,这一篇可算是锦绣文章了……”
看群里几个老家伙吵得面红耳赤,差点就隔着屏幕打起来了,邹老忍不住失笑。
和他们这些力图完全还原历史的人不同,人小白不是历史学家,对小白来说,历史只是拿来运用的东西而已。
历史有什么不可冒犯,神圣高尚的吗?
没有的,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而已。
而且,看这说明文档就明白了,谷小白不是想要搞一场原汁原味的汉代婚礼,他是想要搞一个前所未有的大汉鲜卑联姻大婚啊!
汉礼还有记载,鲜卑的传统习俗,真的是第一次见,简直叹为观止。
以前的时候,看国外的大导演拍电影,说他们多么认真多么仔细,甚至专门为了书里的种族,设计了一门语言,设定集有多厚多厚之类的。
就连邹老也会感慨一下,这种细致认真的东西,国内真的是太少了。
很多时候,只有极端的偏执,抠细节抠到极致,才能做出来让人惊叹的作品。
谷小白这也差不多了,完全是在架空的世界上,以最符合史实的方式,虚构了一场从未存在过的婚礼?
这小家伙是在拍MV吧,是吧?
一部MV,这是要花多大精力啊……
其实他不知道,这不是谷小白想要搞,而是刘彻卫青等人的意思,而且在汉朝有一整个部门的人在忙活,掌管祭祀国礼的太常,最擅长的就是这个啊。
如果这么大的事,他们还不能出来帮忙,那不是白养着的吗?每年的俸禄都是喂了狗吗?
在汉代,太常还是个大官,太史、太祝、太宰、太药、太医都是他的下属。
太史公的司马迁,也是太常的下属。
其实那篇让邹老叹为观止,觉得文采斐然的公告,就是出自某千古传名的太史公之手。
这会儿,他正一边咬牙切齿,一边996的加班,帮在他看来飞扬跋扈的仆役之子,低贱的卫青和霍去病的下属狗腿子写各种文案呢。
连手里的笔都秃了好几个。
“呸,他们舅甥两人,不过低贱仆役,把持朝政也就罢了,竟然奢靡到为了自己的下属,办理如此超规格的婚礼,这不合礼制啊!奸佞!佞臣!”
若干年后,太史公写完卫青霍去病的列传之后,大笔一挥,将江卫这个家伙一笔勾销。
呸,一个百战百胜的将军,哪里有我屡战屡败的飞将军李广悲情,我李广只是时运不济!
再若干年后,各种文献资料遗失,许多人将现存的史料牵强附会,组合在一起,拼凑出了一个似是而非的历史,但真正值得铭记的某个人,在历史上,却没留下丝毫的痕迹。
这会儿,还没报复成功,太史公还需努力。
这么一篇文章,让邹老他们一群历史学大家,尚且要看上一个下午,对其他人来说,那就更是要伤筋动骨了。
真想弄懂这篇说明文档,都不是普通的历史爱好者能搞定的东西,查资料都得查两书架的。
不过,解读个大概还是可以的。
很快,网络上各种吐槽就满天飞了。
《深藏不露的凡尔赛学家》里面这么说:“卧槽,我发现了,小白是个真正的凡尔赛文学家啊!真的是万物皆可凡尔赛!譬如这一句:“时间紧迫,因陋就简,以四十八骑为仪仗,从者二百四十人,车五乘……”
賽麗亞快還錢
“这句话啥意思?意思就是时间不太够了,就简陋点吧,只要四十八个骑士当仪仗,二百四十个人走着,中间还有五辆马车……看到没?太简陋了,有点对不起大家呐!”
醉臥沙場 牧童
《万物皆可凡尔赛》:“看看这嫁妆方面,黄金五十锭,鹿茸五百对、人参等各十箱,东海珍珠四十五颗……我去去去,这人参是养殖的吗?鹿茸哪里来的?警察叔叔要不要查查!我已经嫉妒死了!”
“最可怕的是这个,侍从、侍女三十人?这也能陪嫁?封建糟粕!”
大部分人的阅读能力,如果不仔细钻研的话,也就只能从里面挑出来一些句子,来断章取义了。
但断章取义也足够了。
奢靡?何止一个奢靡。
凡尔赛吗?真的是超级凡尔赛!
这到底是真的奢靡,还是假的凡尔赛啊?
一时间,喷江卫婚礼奢侈的人,都有点拿不定主意了。
真的东西,看起来有点假。
假到极端了,就显得真了。
那么,这到底真的还是假的呢?
别说普通人了,就连邹老的那些老伙计,都在群里争论得面红耳赤的。
“真的假的,你们到现场去看看不就知道了?”邹老在旁边默默看他们一群老眼昏花,打字手都抖,得用语音互喷的老头子老太太,在群里喷了两个小时,三百多条,这才踩着五彩祥云闪耀登场,直接亮出了一份精美无比的请柬。
“恭请邹方武先生”几个字,在上面清晰无比。
老年人拍照,都喜欢手抖。
但是这张照片,拍得是边缘清晰,颜色超正,一看就是不知道拍了多少遍!
这请柬一出现,群里顿时安静了片刻。
然后各种表情包。
“一声霹雳巨响,看你闪亮登场!”
“我就静静看着你装逼不说话!”
“跪了!”
“多喝热水!”
“感恩有你!”
各种应景的不应景的表情,向外狂喷。
有一个狂发了五个“多喝热水”的老爷子过了许久,发了一段语音。
“唉呀妈呀,看到这请柬,我刚才差点直接厥过去,连喝五杯水才压下去,邹方武你这个老不死的,除了炫耀你还敢干什么?你敢不敢把这张请柬让给我?”
“不成,我也要去弄个请柬去!”
“就跟我老人家弄不到似的!炫耀个啥!”
一群人安静了片刻,估计是打电话给自己的徒子徒孙们,想办法去弄请柬去了。
群里安静了十多分钟。
一位一向温文尔雅的老爷子,爆了粗口:“我日内XX啊!怎么一张票那么贵的?怎么能那么贵的!”
这是有钱也买不到啊!
邹老慢悠悠地说了一句:
“票太贵不是别人的错,是你的错。”
看邹老还在那里冷嘲热讽,一群老爷子开口求救:
“老邹,想想办法啊!”
“给老兄弟们找个门路,我们也想去现场!”
这种大婚,不去看一场,恐怕下辈子都会后悔!
听他们说得可怜,邹老嗤笑一声:“就你们这些小气鬼,连一张票都不舍得买?倒舍得一张老脸来求我了,怎么着,这票比你们的老脸还值钱?”
“值钱值钱!”
“老了,脸也不值钱了!”
“老邹兄乃我一生挚友!”
这群家伙一个个眼高于顶,怎么突然服软了?
邹老这么想着,拿出了手机刷了一下。
然后就愣住了。
这拍卖的票,怎么能那么贵!
一千张票,能卖出去多少钱啊!
他却不知道,这会儿在吐槽票贵的,可不只是他。
船舶集团,一间会议室里,船舶集团的副总何总,看着助手投影在屏幕上的小白娱乐的拍卖页面,道:“这……也太贵了吧,我只要一张普通的票就好,不用太好的席位!”
当然,也不能太差的,中等的就行!
当知道崔仁兴想尽办法,要和谷小白接触的时候,船舶集团就有点坐不住了。
如果崔仁兴把小白拉拢了过去,那我们船舶集团的竞争力,岂不是立刻减半?
都市符咒大師
不行,绝对不能让崔仁兴有这个机会!
但是这种大型国企有一个缺点,就是财务上不自由,不能随便使用。
你拿那么多钱买一张婚礼的票……说不过去!
“何总,这就是最低等的票……”助手叹口气道。
我特么……一张票都可以买套房了!
何总真的是看不懂。
这太凡尔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