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xnkc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炮灰修真指南-第七百三六章看書-4rqza

炮灰修真指南
小說推薦炮灰修真指南
“依依,你这是彻底恢复了?”
六个月后,感应到爱女小宅内的气息波动,毛球第一个蹦了过来,一把窜到爱女小宅前边迎接终于出关的张依依。
谁都知道张依依炼化那点疗伤仙丹养好身材根本用不了整整六个月之久,所以等了这么久才有动静出门,只能说明依依是把从山海分身那里抢夺而来的时空之力也折腾得差不多了。
夏寶傳 香朵兒
而毛球在空间里头呆了这么久,到底觉得有些无聊,谁让张阳与鬼王通通都忙着修炼,压根没人陪他玩耍呢。
修炼这种事,它一个凶兽王与其他人走的路径方式都不一样,苦修对他来说是最没用的东西,修为的提升更多的还是需要漫长时间下的积累。
特别是在他近几年前才成年晋级为凶兽王的基础上,短时间内想要再提升,根本不可能,哪怕天天苦修累死也没有用。
所以现在的毛球就想四处玩玩转转,这几个月因为特殊原因而一直困与此也是没有办法。
如今好不容易等到了依依出关,他当然最是迫不及待。
说话的功夫,张阳与鬼王也闻讯前后脚过来。
“都好了,也是时候出去。”张依依心情很是不错,朝几人点点头,很快便带着一行人先出去了空间。
外头早就风平浪静,而张依依几人根本不必再特意回回一趟仙城打探什么消息,因为才一出来便立马收到了师父数月前平安归宗后特意发给她的讯息:一切顺利,安心行走。
虽然只有短短八个字,但这八个字所释放出来的情报却已经说明了一切。
张依依也很快给师父回了消息,而后这才带着她的人大摇大摆的踏上了已经耽搁好久的寻找罗烟一事。
这都过了半年了,也不知道罗烟还在不在那处仙台,若是不在了,他们还得重新再探对方新的行踪。
“先去碰碰运气,不过我觉得依依的运气一向很好。”
毛球倒是对张依依各种各样的有信心,而他的话自然也引得张阳与鬼王齐齐附和。
毕竟比起毛球,这两位对张依依就不仅仅只是饱含信心,而是满满当当的盲从。
不过,他们的运气的确不错,罗烟这半年来并没有换地方折腾,而是老老实实地呆在她师尊送她的仙台洞府闭关。
说是闭关还不如说是避麻烦,半年功夫不归宗还真算不得什么。
不过,罗烟如今避的可不仅仅只是当初被张依依狠狠打脸的丑事,更为主要的则是自家师尊私下交代。
半年前宗门内峰出了大事ꓹ 还是天大之事的那种大事,以至于如今整个混元仙宗都还处于从所未有的戒严与紧张氛围之中ꓹ 稍有不甚犯点什么事更是容易被宗门盯上,当成立威的工具。
不仅罗烟的师父对她的谨言慎行不抱多大希望,便是罗烟自已也有着足够的自知之明ꓹ 所以特殊时候她还是别回宗趟混水找不快,先老老实实在这里苟过宗门气氛最窒息一段时日。
说到底ꓹ 堂堂仙王都能说没就没,到现在都还查不清真凶与真相ꓹ 她一个没用的小真仙就别去添什么乱子ꓹ 徒为自己增什么晦气了。
崛起商途之素手翻雲
谁知,罗烟头一回这么老实主动的苟着不给任何人添麻烦,但偏偏却还有人愣是看不得她这么舒服的苟着,硬要来找她好麻烦。
“你说什么?谁找我?”
听到仆从禀报,罗烟眼睛瞪得大大的,明显不太愿意相信自己耳朵刚刚听到的那几个字。
但不幸的是,她的确没有听错ꓹ 耳朵也没有任何问题,因为仆从再一次报上了张依依的道号:无羁。
太安仙州鸿远仙城云仙宗ꓹ 无羁真仙带着几名亲随就在洞府山门之外等着ꓹ 说是有重要之事与与自家主子罗烟仙子商量。
而后其实还有一句狠话ꓹ 只是传话的仆从暂且不敢照实禀告ꓹ 免得主人头一个把气撒到他的身上。
他只希望那句话永远没有通传的必要。
但罗烟瞬间便打消了仆从的侥幸:“滚,让她滚!让她带着她的人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呸ꓹ 她是一点儿都不想再看到张依依的嘴脸ꓹ 没想到自己一而再的忍受吞下这口恶气憋着ꓹ 那个可恶的女人竟还敢来。
暮小雨 宋愷之
她才没有任何事情值得与那女人商量,这种上赶着跑来找她的货ꓹ 想想都知道目好不纯、绝非好事,还是给她有多远滚多远,将来自己有能力报仇血恨时,再弄死那女人!
仆从哪里敢立马照着吩咐跑出去让外头几人滚,那几个看上去可是一个比一个不好忍。
特别是那明啊长得最好看的女仙,偏偏张口就是最狠的话,今日他要是不把话传清楚传完就直接出去赶人,只怕到时自己两头都落不得好。
邪王寵妃 煙渺
“回主人,外头之人还说……”
他一咬牙,壮着胆把话补了个全:“外头那个女真仙还说,若主子您不见他们的话,主子您曾经做过好那些恶事、丑事便将满仙界周知,到时一切后果您自负。”
“浑蛋!”
罗烟果然一听这话便怒气冲天,抬手一掌将仆从拍得倒地口吐鲜血,小命都险些去了半条。
可最终,罗烟气过,骂过,打过之后,却还是不得不受下张依依这份威胁,强忍着让人出去把张依依几人带进来。
也不知为何,虽然她与张依依之间明明只有半年前那一次对峙,但罗烟却是打心底明白张依依放的狠话并不仅仅只是威胁,那个女人远比她所认为的还要疯,当真是说到便能做到的狠人。
而且,罗烟并不认为张依依指白的恶事、丑事只是半手前双方争锋那般简单。指不定这半年问又查了她什么旧事当成把柄,所以才这么信心满满可以威胁到她。
一想到这些,冷静下来后,罗烟便更是不得不见上对方一面,好亲自看看张依依主动找上她来的真正目的。
很快,人便被带了进来。
张依依老远就看到罗烟那张黑待出墨的臭脸,不用想都知道有多么的不待见他们,当然最不待见的自然还得是她了。
“你来干什么?”
果然,罗烟张嘴子直指张依依,一双冷漠无情的眼也是全部死死瞪紧张依依,半点余光都没分给当初满眼惊艳到直接要人程度闷毛球身上,更别说压根没瞧上过的张阳与鬼王。
只可惜这一群人,她是一个也打不过,不然的话,这会也不会被他们欺负到自己家里头来了。
“罗仙子不说奉上茶水招待,便是坐都不招呼我们坐一下,如此可不是待客之道。”
张依依嘴上这般说,实际却是半点却没在意罗烟的态度,挑了处最舒服的地方坐了下来,完全不把自己当客人。
其他几人也是如此,没招待自己可不会亏待自己,唯有毛球找了个离罗烟最远的位置坐下,满眼都是嫌弃。
毒愛殘情:霸寵豪門妻
他可是还记得罗烟这个丑八怪竟敢无耻的觊觎于他,实在让他恶心得要命。
若不是暂且依依还用得上这个女人,他都忍不任把这个恶心的东西弄死。
“废话少说,你们可不是我请来的客,自然用不着就待!有什么事赶紧说,说完赶紧走,别打扰我闭关修炼。”
罗烟努力让自己硬气些,反正让她为半年前的事认错那是绝不可能的。
见状,张依依挑了挑眉,目光扫了扫这里头罗烟的那些待从:“你确定让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说?我们倒是无所谓,关键是怕你脸上不好看,你要是也没关系的话,我这就直说了。”
罗烟被张依依堵得更是难受,偏生毛球不阴不阳地补话嗤笑道:“怎么,怕我们故意把你的人都支使出去你会吃亏?也不想想就你这点实力,再多添几倍人手捆一起也没什么两样!”
罗烟这下可真是被怼得脸皮都碎成了渣,偏偏实力不允许她翻脸,只能气得肝疼都权当没听到,又面无表情的挥了挥手,示意其他人全部退了下去。
“好了,现在有什么事情可以直说了。”没有了其他人罗烟也不在意丢脸与否,只希望事情尽快结束,她是真的一点都不想再看到这些人。
张依依点点头,也没再耽误:“罗仙子,最近我对混元仙州独有的灵体魂晶十分感兴趣,不过,你也知道这市面上并没有多少真正的灵体魂晶,所以我们想亲自前往那处古战场产地看看,还希望罗仙子能够给予方便,帮我们拿到进入古战场的资格。”
“不可能,你是不是想太多了,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竟然还敢打古战场灵体魂晶的主意,这不是自投罗网,自找麻烦吗。就算你不怕死,我还怕被你连累了。”
罗烟怎么也没想到张依依竟然是冲着这个来的,自然二话不说便拒绝了。
现在本就是多事之秋,混元仙宗死去的那个仙王还没查出半点有用的线索,这个女人竟敢让她帮忙进入古战场,不是给她找麻烦吗?
这种事她当然不会干了,谁知道张依依到底是为了什么。
“不过是一个进入古战场的资格罢了,这对你来说并不难。有什么死不死、连累不连累的?”
张依依反驳道:“我就不信这种事情你以前没做过。且古战场又没有关闭,送个人进去而己,还需要分这个时候那个时候不成?”
听到张依依的话,罗烟稍微顿了顿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她突然笑着说道:“你是不是还不知道混元仙州最近发生了什么大事?不对呀,你这半年到底去了哪里,又做了什么,为什么连凉山仙王陨落、混元仙宗全力查凶似乎都不清楚?明知如今混元仙宗严查一切,又怎么可能再如从前那轻易放外人进入古战场这种敏感之地?”
罗烟越说越觉得有问题,别说是古战场这么敏感的地方,便是混元仙宗宗门最普通的地方,都不是普通外人可以进去的。
所以这个事情张依依明显就不应该在这种时候做,毕竟找谁都没有用。
“你们这是生怕混元仙宗发现不了你们有问题?当然,不管你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是否存在阴谋都无妨,毕竟我们之间可没半点交情,只有互不顺眼,我凭什么要帮你?”
最后一句,罗烟带着挑衅般的反击强势拒绝,整个人心情都爽了不少:“你们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们,以后也别再来找我!”
她直接赶人,完全没有丝毫客气,本质上倒也不想去深究张依依等人究竟为何想要进入古战场。
反正对她来说,这些都无关紧要,只要张依依不要再打扰她就可以。
张依依还真是不知道混无仙宗竟然有仙王陨落。
转念一想,倒是立马猜到了个大概,那个凉山仙王怕也是步了山海分身的后尘,师父他们那天果然还有后手。
不过既然师傅说一切顺利,让她可以随意走动,那么便说明凉山仙王的死再如何也攀扯不上她,甚至于不会怀疑到云仙宗人头上半分。
“你想太多了,不论你们混元仙宗发生什么惊天大事,总之我只想做我的事,进一趟古战场。罗仙子用什么方法都好,总之我希望尽快得到进入古战场的资格,不然有些秘密,将不会再被称之为秘密。”
张依依淡定地挥了挥手。
很快,张阳径直掏出一张兽皮,上面记录了不少内容,通通都与罗烟有关。
这才是明晃晃的威胁,绝对的底牌。
罗烟接过兽皮,看过之后,整个人都呆了,恐惧从心底冒出,一股脑地攀上身体的每一部分,凉寒刺骨。
她万万没有想到张依依竟然将自己擦了个底朝天,把自己最大的秘密也一并给揭了出来。
不仅如此,他们得手上竟然还有明确的证据,原本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却偏偏真实的发生了。
罗烟知道,如果这些东西泄露出去,或者被送到宗门,她的下场会是如何。
所以她几乎没有犹豫,用颤抖的声音说道:“好,我答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