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mo72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炮灰郡主要改命 起點-第一百五十九章 侯興獻計熱推-wr8xy

炮灰郡主要改命
小說推薦炮灰郡主要改命
而此刻,丁潇潇的面前正站着侯兴,他一脸谄媚的垂手而立,眼睛却四下打量着她房中的摆设。
“你在看什么?”丁潇潇忍不住问道。
侯兴嘿嘿一笑:“主子这屋里太简单点,就像是没打算常住的样子。不过,主人贵为郡主,这等地方自然是不会久留的。”
我的生命裏你不曾遠離
丁潇潇未置可否,她并不擅长和这样的人打交道,但是又不得不收下这个手劲儿强大的随从。
殺手王妃
“你故意等他们都睡了,单独进来是要跟我说什么,可以开始了。和我说话,不用卖关子。”丁潇潇想给这个自小流浪街头的混子立立规矩。
重生之八歲小地主
戀上夏天的浪花
侯兴眼神终于不再飘忽,直盯盯的看着郡主,拱手回道:“之前,我没全说实话,既然已经跟了郡主,必然是要坦诚布公的。”
“坦诚布公……”丁潇潇刻意又重复了一遍。
九天玄元 綠石
侯兴完全不觉得脸红,继续压低了声音说道:“那天,确实是有人找我,给了银子让我来找您的麻烦。但是,并不是城主府里的人,我当时说没瞧见,其实不是实情。”
丁潇潇早就知道的点点头,等他继续。
“咱们城主府就三个人,老城主夫妇,和现在这位城主。但是说话的,是个小闺宁儿,绝不可能是他们三个人中的一个。”侯兴眼珠子又开始叽里咕噜的乱转。
丁潇潇猜到可能是少姬,微微点头道:“上次见面,城主也说这事应该不是城主府做的。”
侯兴见她相信自己,很是高兴,又凑近了一点说道:“当时,我低眉顺眼又貌不惊人,所以他们没当我是个人,在前面还聊了几句。”
丁潇潇心中哭笑不得,第一次听说有人自己评价自己用“没当是个人”这么犀利的词句的。
歐少寵妻如寶
“当时那个在纱门后的小闺宁说,城主最近都不见她,虽然日日在城主府逗留,全是虚耗时间。旁边有个有点老的声音说,少君已经想办法了,定会如她所愿。”侯兴眯着眼睛,说得眉飞色舞。
丁潇潇却在好奇,承阳府现在又想与城主府联姻,到底有什么底牌。
“郡主,您放心。”侯兴见她神色凝重起来,赶紧解释,“城主对少姬很是不上心的,哪怕老夫人这么高调,他都不做回应,不然的话,少姬不可能担心到这个地步。所以,咱们想回城主府,还是有机会的。”
听到这,丁潇潇缓缓抬起头:“回城主府?”
“是啊!”侯兴说道,“您是东临嫁过来的,虽然没有正式行礼,可名分在那里放着啊。少姬要是嫁进去,您这身份多尴尬啊。”
丁潇潇从未想过这个问题,她一直在琢磨如何脱离剧本,却不想一个完全不搭边的外人,竟然替自己想的如此透彻。
“郡主可有办法回东临去?”侯兴见她对入府明显的意兴阑珊,又问道。
丁潇潇叹了口气,自己是怎么被塞进轿子里的,她印象还很深刻。她那个东临的渣爹,为了妹妹连自己死活都不管,如何还会惦记她如今滞留却未嫁,处境尴尬呢!?
“那您是真的打算在这西街上开个布庄,就这么蹉跎下去!?”侯兴一脸的不可思议。
丁潇潇拿着瓦制的杯子抿了口茶,无所谓道:“有何不可?怎么,误打误撞的选了我这么个糟糕的主人,后悔了?”
侯兴摇摇头,神情坚定:“绝不后悔,我曾经发过誓,谁能让劳军所灰飞烟灭,我侯兴这辈子认他当爹。”之后,看丁潇潇有点别扭,改口道,“您要是愿意,叫娘也成。”
“得了,少卖乖,我宁肯你叫我爹。”丁潇潇赶紧拒绝。
“爹!”侯兴毫不犹豫的喊了一声,呛得丁潇潇眼泪直流,他却没有停下的打算,“爹,咱不能这样啊。您是郡主,虎落平阳是片刻倒霉,咱可不能折了心气儿就这么潦倒了。”
“如何不潦倒?回东临没有丝毫人脉,在这里……”丁潇潇默然不语了,她不愿意就这么嫁给屈雍,可要说彻底撇下他不管,又不是那么洒脱。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如何,只觉得先自力更生站住脚跟再说。
“爹,您不想嫁给城主啊?”侯兴察言观色道,“那咱们就照着爹不嫁,你屈雍这辈子也别想娶别人的道走啊。”
婚路遙遙,遇源而安 花之星寶
相思
这个点,丁潇潇之前从未想过,她疑惑的看着侯兴,连他叫自己爹这个事情都顾不上纠正了:“什么意思?”
“他去东临娶亲的,他把您带回来的,现在老夫人一回来,他就把咱们扔这不管不问了,这口气,爹咽的下去,我可咽不下去。”侯兴越说越激动。
丁潇潇也突然觉得自己挺委屈。
綠茵自由人 黑羽盜一
“但是,当初城主也是因为我替他当了一箭,不然,可能根本不会带我回来。你不知道,他本来想娶的是我妹妹。”
侯兴一听,眼睛瞪得更大了:“爹,您中过箭啊,身体还要不要紧?”
“有柳曦城,早就不要紧了。”丁潇潇赶紧回答,以免对方继续过于深切的关心。
豪門小秘書
果然,在听见柳曦城三个字的时候,侯兴的右手狠狠哆嗦了一下,之后便吞了吞口水,彻底放弃深究这个问题。
“其实,今天晚上我特意来跟您说这件事情,也不完全是邀功,来这给您立投名状的。”侯兴说的真诚。
丁潇潇却笑了:“那你在干嘛?”
侯兴抿了抿嘴,居然说出了这么一段话来:“我看丁一大哥和丁三因为二哥的死都很难过,我也失去过亲人一样的兄弟,知道那个滋味。这个心情,只能靠手刃仇人才能稍微平复。我知道,丁二的死和我被派来捣乱之间,一定有关联,所以才避开他们俩先跟您禀告。”
丁潇潇心头一抖,问道:“你怎么知道?丁二死的时候,你在附近吗?”
侯兴摇摇头:“我当时肯定在店里啊,为了保住右手,我可是绝对听话的。不过,今天来提布的人中间,我见过一个当时在城主府匆匆打了个照面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