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b0cm火熱玄幻小說 諜海王牌討論-第1353章 圖紙熱推-u2kg6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
华章接着往下说道:“两旁虽然不都是那种别墅类的建筑吧,但是也有类似的。最常见的就是三四层的高级公寓。从外围观察的话,下面的兄弟发现过,每个高级公寓楼下面,都有岗位。而且看起来,应该是专业的人。
还有,每个公寓楼里面尤其是一楼,应该是有门房,安保员之类的。因为他们曾经通过外围的侦查,确实看见过安保员这类人,进出过那片公寓。曾经其中一对的交班,也是被我们的兄弟目睹过。但要说看的多斟酌也不一定,毕竟他们没法抵近查看。”
范克勤听罢,又问道:“那街道分布,周边的分布知道吗?”
“知道。”华章道:“为此,他们画了图。我带回来了,哥你等会。”说着话,放下了半个香肠。
随即起身,探手把墙壁的一个壁灯和墙面相连接的底座,轻轻的往上移了几公分,露出了一张纸的一角。跟着她用手指捏住这张纸,将其彻底的抽了出来。然后小心翼翼的将底座复位,又凑近细细的看了看墙面有没有什么异常,确定之后,这才转身走了回来,
把纸张递给范克勤之后,华章道:“这就是他们画的那片高级公寓所在的街道图。”
“好。我看看。”范克勤伸手接过,然后展开图纸定睛观瞧。发现这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四开大白纸,上面用的铅笔画的图。
画的还是很不错的,横竖各有八道街和七道街。每一条街上都标着街道名称。而街道两侧的建筑也全都画了出来。当然,不是那种完全的画出来,而是画上一个小房子,三层的就用上下三个隔断画出来,两层的便用两个隔断,以此类推。
建筑与建筑之间如果相连接,就会紧紧的挨在一起。如果有胡同ꓹ 或者是形成的狭窄通道,又或者是那种很窄的街道ꓹ 也是会空出来一条通道,并用文字标注出来。
妖女戲十夫 霓虹雨中
有些房子的上面还写着一个数字,范克勤知道ꓹ 这是门牌号。不过有的小房子上面是空的没写什么号码。而且这张图,越是到中间房子画的就越少ꓹ 有的甚至有留白,写着未观测的字样。
特戰神醫 未來三天
女皇陛下的絕色男妃 顧輕狂
上面还有星星的符号ꓹ 符号当中写着一个小小的警字ꓹ 不过也有的星星符号中写的是巡字,还有的则是保字和宪字。
警无疑就是警局,派出所之类的伪政府警务部门。巡也很好理解,巡城营或者是某个巡城办。宪自然就是宪兵了。不过保是什么?
保安?保卫?但伪政府有保安局之类的部门吗?
范克勤问道:“这个保字是什么意思?我怎么没听说带保字的伪政府机关呢?”
华章笑道:“我当时也跟您一样,油彩跟我说,那是高级公寓区,专门的一个安保部门。里面的人……怎么说呢ꓹ 有点像是半军事化。人数不多。但他反应,这个安保部门里面的素质参差不齐ꓹ 有二十来岁的壮小伙ꓹ 还有四五十岁ꓹ 体能明显处在下滑期的人。装备也不一致ꓹ 有的人腰里就有个木棒,像是警员用的那种警棍。
但是他们的头头ꓹ 好像是有枪。但还是那个问题ꓹ 这个保安部门只在高级公寓区巡逻和执勤。也就是中心位置ꓹ 下面的兄弟,没法接近侦查ꓹ 是以具体怎么样,确实不太清楚。”
范克勤明白了,有点像是后世的专业保安队伍。当然啊,说的不是小区里那种保安员们,要不然人家的头头也不可能配枪不是。
跟着,范克勤粗略的数了数,这上面写着警字的星星一共是三个,分别是位于图纸的上中位,左下位,和右侧稍稍偏下一些的位置。成一个不规则的三角型。
另外,巡字就一处,位于左上角的河洛街。宪字也是一处,在右下角。整个横七竖八的这张街道分布上,其实日伪支援点来说,还是比较密集的。
其中一个建筑很值得注意,那就是一个房子上标注着日领馆的地方。这个日领事馆其实也一样有自己的军事力量,虽然这其中的军事力量主要功能是保护领事馆。可是一旦那个哪方出了事,里面的鬼子兵要是出来到事发地支援,也是有可能呢。
比如后毕竟名义上,什么大使馆,领事馆之类的,里面的兵,出来后就不能携带枪支了。可是现在小鬼子正是猖狂的时候,再加上又是汪伪政府的干爹,是以他们肯定是随便的。别说是拿枪上街了,就算是当街无辜杀害几个人,估计最终也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结局。
重生之白貓王子 李白不白
冷王孽情
日领事馆的位置,也基本在中心偏下一些的地方。但距离整张图纸的最中心,大概有三条街不到的距离。
范克勤详细的看着这张图,集中注意将内容记下后,说道:“我已经记住了,这张图,暂时烧了吧,如果有需要,我在画。”
“好。”华章道:“其实我也记住了,就等给您看完后焚毁。”说着,接过纸张,点燃扔在了烟灰缸里。
看着完全燃烧殆尽的灰尘,两个人再次接着开始吃喝,等全都吃完了后,范克勤点了根烟慢慢的吸着,这才再次问道:“就发现那几个人一次?没再出来过?”
“没有。”华章说道:“总共就是,大门真吾单独出来……哦,就是我刚刚跟您说的去了梅机关的那次。后来,就是他和另外两个人一起去了高级公寓。”
范克勤道:“梅机关,详细查了吗?”
“没有。”华章道:“当时大门真吾去了一趟后,我们才开始调查,不过没有往深里查。毕竟我想的是,咱们这次的目标不是要对付梅机关,而是寻找那几个跟踪咱们的源头。大门真吾现在不在梅机关,是以我让兄弟们只是浅尝即止。”
“嗯。”范克勤道:“现在不好说啊。图画的还是不错得,尤其是外面那一圈,能够有很好的参考价值。不过中心地带,进不去。嗯……这倒是个问题啊。”跟着,抽了口烟,再次思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