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6nr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貞觀皇儲李承乾-第七百五十九章 撲朔迷離讀書-gafqt

貞觀皇儲李承乾
小說推薦貞觀皇儲李承乾
既然李道兴等人的谋逆案子涉及的人全是宗室、外戚,审理案件的地点自然要放在宗正寺,正所谓家丑不可外扬。
不过,在审理案子之前,李承乾特意对宗正寺的人员进行了调换,把李孝恭任职期间的所有人全部调了回来,直接把李恪、李泰耍手段的调进来的人全都废了。
囂妃,你狠要命
并下了手谕,无皇帝圣旨,任何人不得调整宗正寺官员,这里是李家的私署,当差的宗室、外戚子弟,只对皇帝一人负责。
快穿逆襲者聯盟
太子作法让吴、魏二王颜面扫地,明目张胆的把他们俩在宗正寺的势力给废了,宗正寺是什么地方,那是处理皇家事务的官署。皇帝和他还没死呢,李家的事还轮不到他们俩作主。
一世婚寵:總裁嬌妻太撩人 桃灼灼
宗证寺正堂,李承乾并没有着急提审李道兴三人,而是打算先作下案情分析,御史大夫-马周、刑部尚书-戴胄、大理寺卿-孙伏伽,宗正、少卿-李恪、李泰参与办案。至于江夏王-李道宗,济北郡王-李瑊,汉阳郡王-李瓌,则是李承乾请来的旁听。
此案在宗室、外戚之间的影响太坏了,尤其没收腰带一事暴露,所以在京的李氏宗亲和外戚都递了弹劾的本章,更有甚者上表辞去官职、爵位,请求放归山林,省得将来冤死在刀笔吏的手里。
庶女王妃之盛世榮華 文苑舒蘭
大理寺卿孙伏伽作为主要的办案人,详细的介绍了案情:一个月前,皇帝到上林苑围猎,特意挑选了一批宗室、外戚子弟随行,其目的就是为了庆祝郁督军山之战的胜利,培养宗室勋戚的尚武精神。
在狩猎开始之前,皇帝还进行了一场激情澎湃的演说,鼓励在场的人向前线的宗室勋贵子弟学习,为大唐的繁荣昌盛继续添砖加瓦,到时候高官任坐,骏马任骑,且狩猎的胜者将得到御赐铠甲一套、御马一匹。
在小子们吆喝着号子冲向猎场后,皇帝就与诸王、外戚一同饮酒,毕竟在西突厥的问题,大伙都出力不少,他也不好意思得了便宜卖乖ꓹ 所以特意趁着大捷庆贺一番都高兴一下。
逍遙刀仙
可在传膳的时候出现了问题,因为检验膳食的女官竟然中毒身亡ꓹ 这让内侍省随行的官员慌了神,立刻觐见请求叫停这场御宴。要知道这可是杀头的罪过,别说给皇帝吃了ꓹ 就算在场的任何一个勋戚吃出了问题,他们的全家老小都得去东市口挨刀去。
星河鬥士
其实ꓹ 这也不能全怪他们,要是在宫里所有的食材都是内侍省层层把关ꓹ 层层筛选出来的ꓹ 所以基本上可以做到没有疏漏、万无一失。成绩也非常显著,这么多年来,宫里也从来没有出过贵主或宫人中毒身亡的事例。
但,行猎就不一样,除了宫中要提前备下的食材外,他们还要接收各府孝敬的食材,毕竟这是个君臣同乐的事儿ꓹ 大伙儿表表心意也是应该的,而且这也是多年的常例ꓹ 历年的行猎御膳就是这么做的。
谁也不曾想到今年能出这样的事ꓹ 且有问题的食材出自长乐王府ꓹ 因为事起仓促ꓹ 案情晦暗不明,所以玄甲军奉圣谕直接羁押了李道兴ꓹ 这场行猎宴也就因此不欢而散了。
我有四個巨星前任
气急败坏的李世民脚刚踏到大帐前ꓹ 就有两支箭射了进来ꓹ 要不是秦琼反应快,估计天可汗陛下就龙御归天了ꓹ 而射进来那两支箭上面正好打着谯国郡公府的印记,所以柴家兄弟也因此被卷了进来,作为第二波人犯被看管了起来。
待孙伏伽的话说完,刑部尚书戴胄站出来作了补充,长乐王府的食材是各府之中唯一出问题的一个,经仵作验尸的结果是一种中原所没有毒药,饶是他们在刑部、大理寺多年,见识过各式各样的毒药,也拿这东西没折。
最后还是送到孙思邈手中才得知,这是一种西域奇毒,名曰-霓纱,凡触碰此毒者,不需一时三刻,立即就会毒发身亡,且没有解药。更为稀奇的是这种毒药即便是在西域也早以销声匿迹,一度被人们误认为配方已经失传,谁也不曾想到它会出现在宫廷御宴上。
案发之后,刑部对长乐王府里里外外进行了搜查,并没有发现这种毒药,而且还审问了府中的大大小小,调查到李道兴经常出没于秦楼楚馆,和那里的胡人经常把酒言欢。过去也和胡商们常有生意上的来往,所以得到这种奇毒也不是不可能的。
记得前两年,他不是还因为倒腾西域香料等货物与李靖的两个儿子起过冲突吗?这在长安城是人所共知的事,所以说他身上的嫌疑,怎么都摆脱不了!
至于柴家两兄弟就更说不清了,狩猎的时候大家都在林子狩猎,谁有功夫看他们俩窜那去了,根本就没有人证能证明,射向御帐的箭不是他们射的。
一嫁再嫁,家有國民好老公 土豆愛西紅柿
涉及皇族的案件,很多时候不需要那么多确凿的证据和口供,往往就是“莫须有”这样模棱两可的证据就可作实罪名,基本上就没有回旋的余地。
可没人能想到,太子竟然会为这么一个闲散的宗室和外戚出头,不仅接管了案件,并羁押了所有虐待三人的差役,彻底扭转了案件的走向。
一播三折 夏枯草
听完了二位主审官的话,李承乾把头扭向了李恪,沉声说:“为德,他们虐待柴家兄弟的事,你知道吗?”,柴氏兄弟多年来一直鞍前马后的跟着李恪,关系莫逆,虽然没有什么功劳,但苦劳还是有得。李承乾相信老三就是再绝情,也不会坐视心腹被人这么折腾,要不然以后还怎么收敛人心。
对于太子的问话,李恪长长地叹了口气,随即起身拱手回话:“回殿下,臣弟略有耳闻,可没办法,很多事不是臣弟一个人说了算的。”,话毕,还恨恨地瞪了一眼正在闭幕养神的李泰。
神話從聊齋開始
行了,不用说了,挤兑李恪避险的正是老四,那些被羁押的人虽然都是他们从宗室、外戚中招揽进来的,但成分非常复杂,关系也盘根错节,他们俩只是急吼吼的把架子搭了起来,贪心了,根本就没有时间捋清这里面的人,所以才让人家钻了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