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z8y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詭三國-第1976章青龍一遊,百幣主講看書-w9c05

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
龙首塬。
青龙寺。
当斐潜第一次在龙首塬青龙寺垫上第一块的砖石的时候,砖石沉闷的落地声音,也未必所有人都听得见。身处在时代变动之中的人们,或许能够感觉到时代变幻所产生的出的声音或是动作,但是大多数人其实是比较迟钝的,至少不能察觉出来时代的变化。
现在,在青龙寺,已经开始散发出了更多的声音,并且在不断的向外扩散,就像是一圈圈的涟漪,只有最中心的震荡区域停止之后,外围才能平静下来。而很显然,青龙寺有足够强的震荡效果和持续时间。
魔道成仙 兆鄭
这或许是斐潜从后世带来的效用之一。
因为很多斐潜在后世所经历的事情,往往表面上看起来并不怎样,或者说毫不起眼,但是只有到了五年十年之后,才猛然发现原来起因在很早很早的时候,已经被种了下来。
就像是打开了窗户,看见了国外月亮圆,然后被亮瞎了眼的时候,就没有发现苍蝇也飞了进来,旋即这些被亮瞎了眼的又听了苍蝇的鸣叫,就觉得这个房子腐朽透了,要掀翻重盖。
而这种思想,甚至会残留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即便是这些人已经不是学子,成为了各行各业之中的上层,然后也时不时会爆发出来,比如降低一些原有的符合人民,却不符合市场的标准,又比如删除一些关于沉默和爆发的话语,加入一些孝顺的外国名人等等……
青龙寺,现在的作用,便是大体上像给大汉打开了一扇窗户。但是光开窗户而不管,有教训是显然不行的,所以斐潜在其中加入了引导,就像是给窗户加了一层过滤网。
初春的青龙寺ꓹ 风物什么的自然是有些迷人之处,特别是看了冬日的白黑灰之后ꓹ 当再次看见翠绿嫩绿展露在视野当中的时候,总归是让人觉得欣喜,并且有一种希望诞生的期待。
逆戰我會守護你 石頭加冰
到青龙寺的人自然就越来越多了。
虽然说青龙寺是骠骑所建ꓹ 按照道理来说是属于骠骑的个人园林,但是骠骑似乎忘记了这个ꓹ 所以众人自然也是不约而同的也忘记了这个事情,并且由于之前很多庆典都是在青龙寺举办ꓹ 因此不知不觉之中ꓹ 这里就成为了士族子弟习惯性聚集的地区,似乎已经成为了关中三辅,特别是在士林子弟心中,最佳的,也是首选的游乐场所,能够最为直观的感受最新的,最为激烈的思想碰撞之地。
没有正式举办典礼ꓹ 位于正中心的大殿和祭坛自然是不开放的,但是这一点都没有影响士族子弟的热情ꓹ 反正旁边的一些偏殿规模也不小。
当然ꓹ 如果说纯粹为了讨论时局ꓹ 指点江山ꓹ 也未必是一定要来青龙寺,毕竟三五个同好凑在一起ꓹ 什么地方不能聊?甚至可以一边喝花酒一边讲时局ꓹ 嘴累了就鸡儿活动ꓹ 不也是挺好?
所以其实大多数人有事没事都往青龙寺来,也未必全数为了所谓的关心国政ꓹ 忧虑社稷,而是一些别的原因。
陈群穿着一身素白常服,并没有携带一些表示身份的绶带等物件,装作一个普通士族子弟的样子,到了青龙寺。之所以这么穿的原因么,自然很简单……
美女們的超級房東 韋小龍
虽然说陈群没有显露官印绶带,但是自幼养成的风度和举止,以及相当出众的容貌,都自然而然的会让一些人注意到他,并且向陈群点头示意。
陈群也是微笑着回应,然后缓缓的前行,忽然之间一阵嘈杂吸引了陈群的注意力,也因为原本想要上前来搭话的士族子弟转向了声浪发起之处。
『今岁春耕,在下庄园之中,就走了二十七人!皆去西域!说不得月末,还要走得更多!西域之害,已然显现!』
『此言甚谬也!昨日才饮蒲桃酒,今日便言西域害,兄台可真是好口才!』
『这,这与蒲桃酒何干?某说的是人!是庄丁流失!是华夏之人,亡于外域!昔日西羌……』
『旧情不必再陈,且问为何不是全庄出动,皆去西域?』
『笑话!西域大漠,遥遥千里,九死一生,谁愿轻离?』
『这不就是了,兄台何不想想,为何贵庄之中,有二十七人甘愿九死一生,却不愿留于庄中?』
『这!这……这,汝欲讥讽于某乎?』
『哈哈,在下不过就事论事尔……』
先前之人顿时大怒,其实走了二十七个庄丁,他也并不是怎么在意,但是这被抛弃的感觉,却是他所看重的,毕竟若是真的有人脱离了原本他的控制,那么也就意味着将来会有更多的人离开庄园,这不免让其产生了一种危机感,并且他也不认为是自己的错,而是……
当然,他也不敢说是骠骑的错,因此只能将矛头对准西域,认为是西域的这些财富引人败坏,是西域的物品导致风俗变化,因此需要严禁这些西域之物在市场上的流通和宣传。这些会引得『道德败坏,风俗变异』的西域之物,还是让定力更好,有充分的判断能力的士族享受就好了,完全不需要拿给普通人去看去知道……
没有进过财富和美色的洗礼考验,又怎么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大汉士族,华夏战士呢?因此,这些东西就不要拿去毒害普通百姓了,还是让他自己来承受这种痛苦吧!
于是乎,他甚至觉得自己是多么的悲天悯人,是多么的大公无私,但是很快他的观念就被人顶了回来,自然心中不平,高声争执起来,也就引得众人瞩目。
陈群在人群之中,只是聆听,不发一言,并且陈群也注意到,像是当下这种争论,大多数人似乎都已经是习以为常,就连在各处值守的兵卒,似乎连多看一眼都没有。
異界召喚之全面戰爭
陈群听了片刻,便走出了人群,然后他发现,在今日青龙寺之中,虽然对于西域的争论占据了很大一个部分,但是也有不少人在谈论着其他的一些事情,甚至是涉及很广泛,不仅仅在政治方面,还有军事和民生,甚至还有人在议论着西京最新的《贪腐律》,展示着自己的态度和立场。
这种情形,是陈群在许县所看不到,甚至连想都想不到的。
许县有什么?
『善。』
『唯。』
『在下遵令。』
这就是在许县最多的三种声音,但是陈群知道,在这些声音的背后,在那些光线照不到的地方,有更多更复杂的窸窸窣窣的声音响着,然后当光亮照过去,这些声音又立刻会消失,然后等到下一次的黑暗降临。
陈群也注意到,青龙寺之中,有一些人很有意思。
一些人似乎不是为了阐述自身的观念和立场,他们似乎完全就是为了和他人争论而来的,甚至会在上一个场所之中说某件事情很好,下一刻就会在另外一个地方说这个事情不好,而好还是不好的标准并非是因为他们自身的考虑,而仅仅是因为对手说好还是不好……
而另外一些人则是像陈群自己一样,只是带着耳朵,没带嘴,在各处聆听,然后再到下一个地方。
『呵……骠骑……』陈群忽然有些明白郭嘉为什么要让自己来青龙寺了。
对于整个朝堂,当前社稷发表自己的见解和看法,甚至是相互争论,这在华夏,并不是什么第一次才出现的事情,也不是什么让人惊讶的现象,更谈不上什么僭越和违规,因为身处于华夏之中,对于自身所感受的事情发表一些个人的看法和观点,这是相当符合士族子弟本身认知的一件事情。
我的聊天群太無敵了該怎麽辦
就像是周公也常常为了听一些民间的声音而吐哺,春秋战国时期也有各国的学宫争论,甚至在大汉初期,也是如此……
但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些争论的声音就开始消失了呢?
党锢么?
不,应该是更早……
陈群以为他洞悉了郭嘉叫他前来青龙寺的目的,但是正当陈群缓缓前行,陷入思索的时候,忽然被前方突然爆发出来的更大声浪吓了一跳。
所有人都不例外,如果平常听起来觉得比较一般的声音,在思考的时候总是会觉得更吵更大一些,因此猛然间陈群以为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情,然后才发现身边的其余人似乎很平静,就像是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声浪。
『哈哈,定是又有人开讲了……』
愛上我,你無路可退 探竹
嘈杂之中,似乎有这样的声音,然后便是一群人,或是继续之前的动作,根本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或是循着声浪而去,但是循声而去的人却在嬉笑着,像是玩乐更多于求知。
『这……』陈群敏锐的察觉到了其中的差异。
『这位兄台……可是新来青龙寺不久?』忽然一旁有人凑到了陈群身边,出言说道,差一点引起跟在陈群身后的护卫的下意识排斥举动,连忙张开双手,虚举胸前,『哦……哦哦,在下毫无恶意……』
『抱歉……』陈群示意护卫往后一些,然后拱手说道,『未请教……』
『在下姓李,美阳人士……』姓李的家伙笑呵呵的说道,『不知兄台高姓大名?』
『不敢当,在下姓文,自襄阳而来……』陈群将自己的字拆了一个出来,作为姓氏,然后问道,『想必李兄对于此地相当熟悉了,不知前方究竟是发生了何事,如此喧哗?』
李氏子弟笑道:『无他,有人开讲而已……』
『哦?不知哪位大儒前来授课……』陈群挑了挑眉毛。
李氏子弟仰天哈哈而笑,『若真是大儒前来,其是这般清减人数?今日乃一太原温氏子弟尔……文兄有所不知……』
经过李氏子弟一番解释,陈群才明白原来所谓『开讲』的,并非是陈群之前认为的大儒,而是一个根本就算不上什么名头的士族子弟而已。
之前青龙寺大论,郑玄司马徽等大儒在台上的风光,自然是让士林之人无比的羡慕,但是其自身或是因为学识的原因,或是因为名望的因素,是不可能有机会正儿八经的站在高台之上,侃侃而论的。
因为普通的这些士族子弟,不够资格,但是不够资格,不代表这些人就没有这样的欲望,或者说追求。
有追求的地方,自然就有消费的场所,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只要上缴一定的场地使用费,就可以公然的站上次一等的小高台,然后『开讲』,至于是讲九九六大法,还是讲自愿降守则,都可以。
一个时辰使用费一百征西银币,童叟无欺,老少一个价。
并且还催生了另外一个的产业,就是『聆听众』,如果能够坚持听完的,并且在讲授过程之中以一个比较『积极』的态度配合的,在讲授之后,『开讲』之人都会封上一个小红包,表示谢意,所以也有不少人专门混这个的,每天听上两三场,就可以收入颇丰。当然,关键是要适当的实际高声喝彩,表示『巴巴说得对』,『钱爹真有理』等等……
青樓魅寵 古惑
因此,声浪自然惊人。
陈群听完,吸了一口气,一时间不知道说一些什么好。
是的,其实严格说起来,那些已经成名许久的大儒,在名声没有发迹之前,其实也是这么干的,只不过他们从来不说,也不会告诉旁人他们是怎样『自动自发』的在他们毫无名气的时候聚集了那么多所谓『求学若渴』的人的……
当然那些大儒,在学识方面多少还是有一些底蕴的,否则即便是这么做了,也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但是现在……
陈群忽然觉得有些牙疼。
吞噬主宰 騎豬的宋少
有多少读书的士族子弟,就一定有多少在幼儿时期许下要成为大儒的愿望,而这种愿望绝大多数人是无法实现的,但是现在,只要一百征西银币,就能让这样的愿望从虚幻到现实!虽然只是暂时实现一个时辰,但是陈群相信,也是很多人愿意去做!
因为陈群听到这个事情之后的第一个反应,竟然不是觉得愤怒,而是『不过就是一百银币,我也交得起……』
出身颍川的陈群,深切知道想要从一介普通学子,然后渐渐的小有名头,最终可以昂然站上高台,成为千万人羡慕的饱学大儒,并不是那么简单的。
至少,这种路径,不像是所有大儒笑眯眯的说的那种只需要好好读书,勤学苦练就可以的方式。要给家族当中一个优秀子弟扬名,其自身的努力和奋斗固然要有,但是家族之中其余人的配合和牺牲,甚至是躺下去给这个优秀的子弟当垫脚石,也是常有的事情。
就像是陈氏之中……
嗯,还是说荀氏罢。
荀氏八龙。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布局的呢,至少是在阳嘉年间,在阳嘉二年的时候开始了,趁着那一年京师雒阳宣德亭发生地裂,荀淑推荐李固、李膺等人,李固、李膺借此机会逐渐爬升,然后李固、李膺等人又反过来吹捧荀淑,称荀淑为『神君』,然后『神君』之子,自然是龙凤……
每一个大儒的诞生,其中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几乎是一个无法估量的数值,才铸就了大儒在高台之上的荣耀风光,而现在,花上一百征西银币,就可以满足了这样的『风光的梦想』,不管是在高台之上语无伦次也好,亦或是言不逮意也罢,至少在那一个时辰之中,就可以像是『大儒』一样,享受台下众人仰视的目光,获得山呼一样的喝彩,这钱,这区区一百征西银币,或是再多一些,难道花得不值得么?
人天生就是懒惰的,学习的过程和吃喝玩乐比较起来,又常常是枯燥且痛苦的,虽然说汉代的人不明白什么是天上掉下一个老爷爷,又或是随身背了一个系统什么的,但是不影响他们也会喜欢这种只要付钱,就可以沉醉在YY之中的感觉。
李氏子弟依旧还在滔滔不绝,陈群脸上偶尔出现的呆滞,在李氏子弟眼中像是惊讶和羡慕的混合,这也就意味着他的生意很有可能又一次的上门了。『文兄有所不知,此地开讲,大受欢迎,据说排名场次已经到了五六月间……不过小弟倒是有些门路,若是文兄有意,呵呵,呵呵,也可以提前一些……』
陈群脑海之中浑浑噩噩,猛然间没能反应过来:『啊?』
『当然,在下虽说不才,在三辅士林之中也得众人抬爱……』李氏子弟觉得是陈群没听明白,继续讲解着。
吞天帝尊 吝嗇依然
陈群忽然说道:『在下,某还有他事……抱歉,抱歉……』
『啊哈……没事,没事……兄台既然有事,不妨请便……』李氏愣了一下,马上又是笑呵呵的说道,直至等到陈群带着护卫走远了,才呸了一口,『啧……还带护卫,连这点钱都舍不得,也是个样子货色……』然后又迅速的找到了另外一个目标,『啊哈,这位兄台,可是初至青龙寺……』
陈群急急往回走,只觉得脑袋之中嗡嗡作响,直到此时此刻,陈群才明白了之前郭嘉谈及青龙寺得时候,脸上那种奇异的,难以描述的神情究竟是代表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