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al2i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妻子的隱私-第三百六十四章 命運的捉弄熱推-91n9b

妻子的隱私
小說推薦妻子的隱私
“事情很简单。”崔静摇着头说道,“陈东升和崔玉的孩子,根本不是他们两个人的。”
听了这话,我惊讶的嘴巴差点掉到了地上。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地府之主
“你的意思是,崔玉怀了别的男人的孩子,然后故意冒充陈东升的?”我从床上站了起来。
崔静点了点头,“对,就是这样!”
我靠!
崔玉这个女人简直太狠毒了!
她企图夺了崔静的地位,崔静的家产,崔静的老公,还把崔静欺负成了一个抑郁症患者!
她可是崔静的亲妹妹呀!
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我偷偷拿着孩子和陈东升的头发做了亲子鉴定,他们两个根本没有任何关系。”崔静摇着头苦笑道,“陈东升真是恶有恶报呀!”
我点了点头,“对,确实是恶有恶报!”
“你说,我应不应该感谢你呢?”崔静抱着肩膀说道。
我连忙摇头,“这个真不用,只要您能拿我当个弟弟,就行了。”
率先讲出这句话,就是为了告诉崔静,上一次和她的犯下的错误,真的是一时糊涂!
天尊歸來 夢想之魂
当时,她把自己说的可怜兮兮,又说我长得特别像她爸,主动投怀送抱,我当时就没有忍住。
我敢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真正的柳下惠,当崔静这样知性的女人投怀送抱,男人会无动于衷,除非他根本不是个男人。
崔静眨了眨眼睛,随后莞尔一笑,“弟弟就弟弟吧。”
听她的口气,似乎对我讲出弟弟这个词儿,颇有些勉为其难。
我咳嗽了一声,忙换了一个话题,“崔静姐,您有找到了新的幸福呀?”
“姐夫是做哪一行的?”我笑着问道。
崔静饶有深意地看着我,“我没有男人。”
没有男人?
她竟然说自己没有男人?
如果没有男人的话,她肚子里的孩子,难道是自己长出来的吗?
真是个笑话。
但是,很快我脸上的表情就僵住了。
兩情若是腹黑時
我忽然意识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她说自己没有男人,那么,我和她曾经有过的一次亲密接触,难道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我们犯下的错误?
我靠!
我顿时有些抓狂了。
这不是一件小事儿,这他妈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儿!
如果她要我负责怎么办?
我该怎么跟周蕊交代呀!
一时间,我的脑子里冒出了很多念头。
日娛之始 千禮
和周蕊离婚?
不行!
劝崔静打胎?
也不行,人家三十好几岁,好不容易怀了孕,我如果逼着她打胎,我他妈还是个人吗?
看着我的眼珠滴溜乱转,崔静咳嗽了一声。
“我的孩子没有爸爸。”崔静说了一句让我终生难忘的话。
我顿时愣在了当场。
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言语来表达我内心的情感。
“是不是我的?”我声音很低地问道。
崔静平静地摇了摇头,“你的?想的美。”
我不知道她现在什么心情,失望? 遗憾?
还是对我恨之入骨呢?
这一刻,我不敢和她的目光接触。
崔静微微一笑,“这个孩子只属于我一个人。”
“而我,也不再渴望爱情了,是上帝可怜我,给了我一个最好的礼物。”
崔静眨着眼睛,一边思索一边说道,“你觉得这样不好吗?”
她果然不是来找我麻烦的,我不知道自己应该是喜是悲。
我们两个相顾无言,最后还是崔静缓缓地开了口,“中午我请你吃饭吧。”
请问吃饭?
可是,我是和苏晴一起来的呢。
“好吧。”我点了点头,现在的我,已经管不了苏晴了。
三國之殖民海外 回憶破天
我和崔静从房间里出来,崔静开车带我去了附近的一家餐厅,因为下着雨,餐厅里的人很少。
舒缓的音乐,让我心情很是复杂。
我似乎知道了,为什么前一段时间,崔静想着让我来她的公司帮忙了。
夭-竹馬成行妖孽成雙 桔子樹
仙寶
可能她是在试探,她在我心中究竟是什么位置吧。
这么善良的女人,实话说,我觉得我根本不配和他坐在一起吃饭,因为她的善良让我自惭形秽。
崔静吃的很少,她很快就放下了筷子,“无论你遇到什么困难,都可以给我打电话,我会帮你的。”
我点了点头。
这是她给我的承诺,而我却什么都给不了她。
从餐厅里吃完了饭,我抢着买了单,然后回到了车上。
崔静忽然凑了过来,她将头枕在我的肩膀上,一句话也没说。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甚至怀疑她睡着的时候,崔静忽然抬起头来,启动了汽车。
她把我送到酒店楼下的时候,崔静忽然说道,“你知道为什么崔玉那么恨我吗?”
这是我今天第一次听她提到这个名字。
“我也很疑惑。”我说道,“不管你们发生了什么事儿,她都不应该如此对你的。”
崔静看着汽车窗外的雨,沉默了好久才说道,“因为我的缘故,我父亲死了。”
听了这话,我的内心很是震惊。
虛空領主的位面征服之路 淩無夢
三魂七魄殺 風流的清風
因为她?
我觉得很不可思议。
妖女追夫:獨寵天才巫醫
“对,因为我。”崔静的眼睛里泛出泪花,“她以为是我搞垮了我们的家,所以恨我。”
“父亲去世后的好几年,她都没有对我说过一句话。”
“其实,那个时候是我最难过的时候,我的痛苦远远要比她更重。”
“我理解。”我立刻说道。
崔静缓缓地又说道,“直到后来,我认识了陈东升,我结婚离开那个家后,她才渐渐地和我说说话。”
崔静摇了摇头,“可是,我和她之间,似乎是永远都有一堵墙,让我们无法逾越。”
正在这个时候,崔静的手机响了。
她掏出手机来,嗯嗯了几声之后,扬起脸来,“公司里还有事情,我要先走了。”
听了她的话,我立刻说道,“如果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请尽管开口。”
崔静看着我笑了笑,点了点头。
从车上下来,我看车崔静的车远去,心情复杂到了极点。
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的呢?
原本以为,我和崔静此生除了业务上之外,再也不会有交集。
可是,命运为什么偏偏要给我们开这么大的一个玩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