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z468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傲世寵妃:王爺別亂撩 夕陽下的貓-第192章 究查病因 不可告人分享-4fclv

傲世寵妃:王爺別亂撩
小說推薦傲世寵妃:王爺別亂撩
见安若尘终于勇敢的迈出这一步,雨嫣心里踏实了许多。
她想起来凝儿心脏处的伤口,看向安若尘问道:“你可知凝儿的胸口有一道疤痕?”
“疤痕?”安若尘皱起眉头,担忧道:“她受伤了?”
“是旧伤了,今日我仔细看了那伤疤,像是被什么利器所伤,很深,很严重!”
雨嫣看安若尘如此激动的反应,看来他是不知道那伤疤了。
安若尘听完只觉得一阵心疼涌上心头,凝儿身上竟然有这么严重的伤,她到底经历了什么才让自己如此伤痕累累?
他不在的那两年里,凝儿究竟过着怎么样的日子?安若尘已经不敢去想象,他只恨自己醒悟的太晚。
如果他早一点发现自己心里早就有了凝儿的位置,他一定会不顾一切的留在她身边。
毒公子搶親 下 莫顏
是他的固执害了凝儿,也害了自己。
安若尘自责道:“我从未见过那伤口,毕竟是女子的身体,我也不敢冒犯她!既然你见过那伤口,你可觉得是有什么问题?”
雨嫣摇了摇头道:“就是个正常的伤疤,但是按理说那种伤口应该早就愈合了,而且巫女国也不缺治疗疤痕的药,所以这就证明除了凝儿之外,别人都不知道这疤痕。”
“既然是正常的疤痕,估计是她不想说吧,我只好奇她曾经究竟受过怎样的伤,竟然会虚弱的连风吹一下都会病倒!”
安若尘从来没有见过身体如此虚弱的人,而且这病也来的奇怪,根本让人无从了解病因。
“我还是觉得她的病跟失忆有关,我们必须先帮她找回记忆,或许怪病这个难题就会迎刃而解了。”雨嫣坚信自己的直觉。
“那要如何找回记忆呢?”安若尘觉得这才是天大的难题。
毒妃威武:冷王獨寵妻
“我想想…”雨嫣陷入了一个人的沉思,她突然想到自己曾经获得原主记忆时,就是因为坠落悬崖后才意外拥有的。
但是她总不能让凝儿也坠崖一次吧,这样肯定是行不通的。
不过原主在失忆时,好像是因为自己的娘亲惨死,加上楚氏母女过度虐待导致受到刺激才失忆的。
代嫁:傾城第一妃
所以凝儿也有可能是因为受到了某种刺激才失忆的,那想要让她恢复记忆的话,或许也需要受刺激。
逆天神王 幾兩骨氣
“有了!”雨嫣灵光一闪,徐徐说道:“我们必须先让凝儿处于一个危险的境地,这样在她最害怕的时候,她一定会想起自己内心那个最重要的人。”
雨嫣觉得自己简直是太聪明了,这个方法虽然听起来有些变态,但是绝对可行。就像她每次处于危险时,她第一个想到的人永远都是夜羽辰。
在外界的刺激下,凝儿或许可以想起那个曾经她最爱的人。
天嬌絕寵,悍妃戲冷 金水媚
“对她而言,我并不是那个最重要的人!”安若尘又开始自卑了。
掌家娘子 雲霓
“不试一试,你怎么知道自己不是呢!你现在这样,可不像是我认识的那个安若尘!”
雨嫣又心疼又无奈,安若尘现在的状态就是个悲观主义的颓废者。
“三年时间,人总是会变的!”安若尘的话透露着一种沧桑感,让人觉得他似乎经历了许多,还看透了很多。
雨嫣问道:“但是你爱凝儿的心不会变,不是吗?”
花月危情
安若尘温柔一笑道:“看来你已经把我看透了,不愧是我多年的挚友!”
“好了,废话我也不多说了,如果你觉得我的方法可行,那我们就好好计划一下这件事情。”
雨嫣是个行动派,为了尽快帮助凝儿恢复记忆,她必须尽快想出一个天衣无缝的计划。
“都听你的!”
盛世宮名 冬雪晚晴
安若尘是十分信任雨嫣的能力的,只要能够让凝儿的身体恢复如初,做什么他都愿意。
两个人秉烛夜谈,终于商量出一套完整的计划,但是具体计划还需要等两日才能执行,雨嫣需要在一个雨夜来完成这件事情。
可能到时候凝儿会受些苦,但是为了让她恢复记忆,也只能暂时委屈一下她了。
次日辰时,雨嫣回到了宫殿补了个觉。
到了午时,一名婢女前来敲门,她才迷迷糊糊的醒来。
婢女奉命来请雨嫣去用膳,凝儿已经在房间内等候她多时了。
雨嫣慵懒起床,换了一身巫国女子的服饰,一件近乎透明的月白雪绮罗衣裙,衬托出她曼妙的身姿。
宽袖胸口皆用银线绣有精美繁琐的花纹,腰间坠着一串藏银铃铛时不时发出叮咚脆响,裙角处月白色芍药栩栩如生。
三支雕花白玉簪子将及腰的墨发挽作飞仙髻,只用一只蝴蝶流苏钗稍加点缀,十分妩媚动人。
凝儿今日的脸色红润了许多,但是近日天气微凉,她也不能随意出门,所以只好派人去请雨嫣过来。
“来啦,雨嫣姐姐!”凝儿特地起身到门口迎接。
“你身子虚弱,快进屋坐下!”雨嫣舍不得凝儿吹风,赶紧上前扶着凝儿进屋。
“我特地命人做了些你爱吃的菜!快来尝尝吧!”凝儿拉着雨嫣来到桌子前一同坐下。
雨嫣看了看面前的山珍海味,感动道:“你真是有心了!刚好我正饿得慌!”
凝儿贴心的给雨嫣夹菜,雨嫣看着气色好了些许的凝儿,两个人慢慢的闲聊着。
雨嫣的目光瞄向了凝儿的胸口处,她在纠结要不要问关于伤疤的事情。
凝儿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襟,好奇的问道:“雨嫣姐姐你看什么呢?是不是我衣服上有什么东西?”
“不是!是我……”雨嫣回过神来,尴尬地笑了笑,酝酿了一下情绪,“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鳳唳九天:夫君請下堂
女配不在服務區 十七玉色
“嗯,问啊!”凝儿觉得雨嫣这样子支支吾吾的,好不正常。
“你…胸口上的伤疤是怎么回事?”
凝儿一下子捂住胸口,羞红了脸问道:“姐姐你怎么知道这事?”
“呃……就是昨日你病倒了,我无意间看到的,我看那伤疤的样子,你应该伤的不轻,所以便有些好奇。”
雨嫣仔细观察凝儿的表情,果然,这件事情她真的没有告诉过别人。
凝儿如此隐瞒,难不成这伤疤背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