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j1wb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十三閒客-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修復工作完成 (更新完畢)展示-akfw0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
“安德里亚斯先生今天没去公司?”
出了修复室,向南一眼看到站在门外的安德里亚斯,颇有些意外。
吃早餐的时候,他看到汉斯先生和卢卡斯两人没有出现,就知道他们又是一大早就赶去公司了,还以为安德里亚斯会跟昨天一样,吃完早餐也去公司了,没想到他居然没去。
“我们公司现在开始试行无办公室办公,不一定非要每天到公司里报到。”
安德里亚斯耸了耸肩,笑着说道,“只要我们能够确保当天的工作当天完成就可以了。”
“那倒是挺不错的。”
假愛噬心:陌少的雙面嬌妻
向南跟在安德里亚斯的身后,一边朝楼下走去,一边笑道,“每天花费在交通上的时间,都能够做很多事情了,要是能够都能够在家里上班,不但能节省大量时间,还能够大大缓解交通呢。”
“谁说不是呢?”安德里亚斯一脸赞同地点了点头。
盛世女皇商
狠人經 我姓邪
两个人随意聊着闲话,很快就来到了楼下的餐厅里。
吃过午饭后,安德里亚斯跟向南打了声招呼,便回房间午休去了,向南在一楼坐了一会儿,也上了楼,继续回修复室里修复那件转心瓶。
沙海 南派三叔
向南从柜子里取来涂料和填充料,调制好腻子后,就开始将它一层一层反复刮涂到转心瓶残片的粘接部位表面,等所有粘接缝隙都刮涂好腻子之后,他又取来水砂纸,将其卷曲成一小条状,这才开始小心翼翼地打磨起来。
这里需要注意的是,用水砂纸打磨时,要尽量避免打磨到原器物身上,以免对原器物的釉色造成损伤。
用比较粗糙的水砂纸打磨一遍之后,向南又换成较为细腻的水砂纸又打磨了几次,一直到粘接处被打磨得平润光滑,用手触摸打磨处时感觉与原器物的光滑度几乎一致,这就代表着打底处理已经达到要求了。
打底处理完成后,紧接着就是作色、仿釉处理,这两步对于向南而言ꓹ 同样没有任何问题,很快就处理完成了。
紧接着ꓹ 他又对这件转心瓶的修复部位进行了做旧处理,做完这一步,也就意味着这件转心瓶的修复工作已经完成了。
转心瓶修复完成之后ꓹ 向南将外瓶、内瓶和底座组合在一起,此刻再看时就能发现ꓹ 这件转心瓶制作精巧、色彩艳丽,釉色精细ꓹ 显得极为端庄大气。
伸手轻轻转动外瓶ꓹ 通过外瓶的镂空部位,就可以清晰地看到,里面白釉为地的内瓶上,画面不断变幻,就好像走马灯一般,令人啧啧称奇。
看了一会儿,向南忍不住笑了笑。
清朝乾隆时期ꓹ 是华夏制瓷技艺的巅峰时期,御窑厂为了迎合皇室标新立异的追求ꓹ 在器形上屡屡创新ꓹ 奇巧之物层出不穷ꓹ 这转心瓶ꓹ 实际上就是在当时的督陶官唐英的领导下,御窑厂在这一潮流之下新创出来的一种新瓷。
将修复好的转心瓶放回到古董盒里ꓹ 向南便不再多加理会ꓹ 而是重新取了一件残损古董ꓹ 继续开始忙碌了起来。
……
正所谓,山中无日月ꓹ 寒尽不知年。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向南除了每天清晨早起跑跑步,听一听鸟叫虫鸣声,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以及中午和晚饭时间和汉斯先生几人聊上几句,剩下的时间几乎都沉浸在文物修复的世界里。
这些天,他以两天修复三件残损古董的速度,飞快地将汉斯先生等人积攒了多年的残损古董“清空”,让这些因为各种原因而导致残缺、破损的古董,再一次重现了往日的光华。
汐風 浮風
这一天下午,向南刚刚将一幅北宋画家郭熙的《双松图》水墨绢本立轴图修复完毕,正细细欣赏着。
郭熙,字淳夫,河阳府温县人,北宋杰出画家,绘画理论家。他擅长画山水,无师门传承,其后郭熙师法李成,画艺大进,到晚年时画技日益精湛,能自放胸臆,炉火纯青。
这一幅《双松图》,双松并立,高耸入云,枝干苍劲如龙,树叶茂盛如盖,几根枯枝从一旁斜刺而出,如箭般冷冽。
这幅古画的作者并不明确,只是传闻为郭熙所作,虽然如此,但这幅画境界高远,气势壮伟,笔墨凌厉,气宇自是不凡。
而且这画是清宫石渠旧藏,后来流出了宫外,其价值自是不菲。
将这幅《双松图》重新装裱后,向南便将其挂在墙上,任其风干。随后,他便将修复室收拾了一番,然后才脱下白大褂和口罩,来到洗手池旁洗了洗手,将修复室的门锁好,这才缓缓朝楼下走去。
三魂七魄殺
忙活了十来天时间,他总算将汉斯先生等人的这一批残损文物全都修复完毕了,这幅《双松图》就是最后的一件,这也就意味着,明天他就可以回博临市区,跟钱昊良、熊嘉正他们汇合了。
一楼的客厅里,安德里亚斯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脑,正在处理工作,看到向南下来了,他朝向南招了招手,笑道:“嗨,向先生!快来歇一歇吧,汉斯先生马上就要到了,你要先来一杯葡萄酒吗?”
“不了,谢谢安德里亚斯先生,我对酒精饮品没什么兴趣。”
向南摆了摆手,笑着说道,“汉斯先生要过来吗?之前可没听说过。”
除了刚开始的一两天,汉斯先生和卢卡斯在这边住了两晚,其它时候这两人都没有再在这里过过夜,毕竟他们的家可不在这里。
“汉斯先生和卢卡斯他们都会来,因为他们知道向先生的古董修复工作,今天就要结束了。”
安德里亚斯一边在笔记本电脑上打着字,一边说道,“他们只要一想到之前那些残损的古董,经过向先生的手之后,又重新恢复了原来的模样,就一个个的忍不住了,迫不及待地想要先过来看上一眼才行。”
两个人坐在客厅里,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没过多久,就听到城堡外由远及近,响起了一阵汽车的轰鸣声,紧随其后的,是一阵刺耳的刹车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