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honk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新書 ptt-第86章 好馬配好鞍-9o9yc

新書
小說推薦新書
茂陵城乃是第五伦继常安后,见过最大的城市。
城内道路纵横交错,路旁遍种白榆,桂树夹道而生,高冠华盖,往来如云。
路边是石垒的沟渠,渠外楼阁相邻,青色的酒旗迎风而飘,沽酒叫卖声不绝于耳,高冠宽袖的士子,华服的豪侠贵人出入其间,还不时有人醉醺醺着摇晃出来。
拥有能比拟常安富庶,却没有京师的种种限制,来自长陵的第五伦也只能承认:“渭北诸陵,茂陵最盛。”
茂陵在诸陵中的地位,就如同汉武帝在汉朝历史上超拔出群一般。据说若不算流动人口的话,茂陵户籍已经超过了常安,只是分散在县中各处,并非集中一城。
反正这茂陵城里,随便一家都不是一般人,其世家则好文礼,比如朔调连率耿氏、并州牧郭氏;豪杰则游侠通奸,最出名的自然是原涉大侠;还有许多宿儒名流,俨然藏龙卧虎之地。
在城内问路,来到本县甲第里外,却见里聚规格繁华不亚于常安尚冠里,显贵之家多居住于此,入里后找到了马府位置,但见康庄之衢,朱门大户。
第五伦还特地回头看了看,果然,与马府一巷相邻的,正是“公孙府”,却是导江卒正公孙述家。看来公孙述确实与马援是发小邻居,乃是与自己抢人的竞争对手啊。
“不过马援遇事却并未去投奔公孙述,更没让他知晓去处,看来公孙述口中二人的情谊,也没那么深。”虽然自己现在的实力与公孙述天壤之别,但第五伦还是很希望能拉马援入伙的。
身后随从持着礼物,第五伦让第五福上前叩门ꓹ 过去一年里,他可奉命来过许多次ꓹ 早就跟马府上上下下混熟。
得知第五伦亲来,门子应诺后连忙前去禀报家中主事的马氏淑女。
按理说,这马府怎么也轮不到马老四的女儿来当家ꓹ 只是他家情况特殊:马援的长兄马况早卒,留下马援的嫂子也多病ꓹ 第五福来了几次,都没看到人影。
而马援的二兄马余ꓹ 当初在五威司命府拉了第五伦一把ꓹ 如今官至中垒校尉,管着中央军:北军一部,一家人常在常安,很少回来。
马援的三兄马员就更远了,官至增山(上郡)连率,上郡就在第五伦心中的大本营列尉郡北边。
而马援这厮又为了一个男人弃家跑路,他的妾室不好出面迎客ꓹ 儿子又年幼,马氏淑女只得挑起大梁。
神之禦座 黑め眼圈
超級男神系統 修身
少顷ꓹ 马家中门大开ꓹ 邀请第五伦等人入内ꓹ 走过庭院后ꓹ 马氏淑女已站在堂门阀阅之下迎客。
距去岁在宣明里一别,第五伦已经一年多没见到她了ꓹ 少女今岁年已十六ꓹ 个子稍稍高了点ꓹ 今日穿了件宽袖紧身的绕襟深衣,衣服几经转折ꓹ 绕至臀部,然后用绸带系束,衣上还绘有精美华丽的雏鸟纹样。
她容貌也长开了些,但幼感仍在,颜色敷愉礼貌,躬身道:“先时收到第五氏许多礼物,妾本欲择日前去拜谢,岂敢令君子先行登门?”
第五伦拱手道:“不经通报前来已是失礼,只是军情如火,若不抓紧今日,恐怕就没机会了。”
马氏有些诧异,门外人杂,也不多问,只邀请第五伦入于北堂,里面一片暖和,第五伦送来的煤炉烧着狗头炭,地上铺着名贵的毡毯氍毹(qú shū)。
在氍毹之上,马氏淑女伸腰再拜跪,问第五伦平安:“年前惊闻君子师丧,妾遣人前去吊唁,之后又听闻君子上书请缨入伍,先护送师柩回蜀中,这之后便许久未听到消息了。”
絕品神醫 慵懶的蝸牛
“遣人去第五里打听,才知君子已去鸿门入于军伍,如今莫非已要开拔?不知前往何处,又要去多久?”
言辞里小心谨守礼节,但还是掩盖不住她话语里的关切。
过去一年她独自管着一大家子,必须做到健妇持门户,亦胜一丈夫。虽然强撑着主事,但毕竟只是个十多岁的小姑娘,夜深人静时还是会委屈流泪,可恨父亲来过一次信就又没音讯了。
倒是第五伦对她家颇为关心,隔三差五遣人送土产过来,常附带书信一封。二人的书信交流最初尚且拘谨,可次数多了后,若是一两月收不到信,却也有些怅然若失。
只是今日见面,言语间却没有书信流畅,马氏反而有点紧张。
暴君,別碰我! 冉禍水
第五伦没白跟扬雄学了一年,一些诗句现在已是信口拈来,他知道吗氏淑女信中喜欢引用诗,遂摇头道:“王事靡盬(gǔ),不遑启处,征役没有休止,哪能有片刻安身,何时回来实在不知,也许三载,或许五年?”
因为某种原因,这首诗是马氏淑女最熟悉的,她顿时颇感难过:“我心伤悲,莫知我哀……这离家之情,妾虽不能身受,却也感同,吾父亦是如此,曰归曰归,岁亦莫止。”
第五伦笑道:“不过我此番的去处,正好是威戎郡。”
修真之巨星天後 影氏公子
马氏了然,屏退下人,只剩下她弟弟在堂上玩耍,外加一个老傅姆侍候在外以避嫌:“如此说来,君子或有机会能见到吾父?”
第五伦道:“或许吧,届时吾等各营会分开驻扎在各县,我会争取前去特武县,与文渊也能相互照应。”
马氏稍稍松了口气,再度欢喜起来,谈笑未及竟,她又左顾敕令中厨,让他们备下粗饭,莫要耽误了。
“饭食不必置办了,我夕食前必须回到营中。”第五伦道:“淑女可有书信物件,要我带去给文渊?”
让下人置酒,清白异樽,她还亲自为第五伦斟酒,酒入杯中涌生泡沫,随即又消散,犹如花之华疏,像极了此刻气氛的暧昧。
虽已让目光故意不对视,但偶尔一瞥,瞧见第五伦近在咫尺。或许是屋内煤炉烧得太烈,或许是氍毹太暖,马氏脸色显得有些绯红。
但还是稳住手,酌酒罢了,马氏向第五伦敬酒,自饮一盏后,面色更烫了。
今日时间总觉过得极快,第五伦告辞将行,马氏也将写好的信交付于他,第五伦看了一眼,仅有一份,看来只有给马援的,却没有他的。
除了信外,马氏让仆从持着他物过来,却是一整套的马具。
齊天大聖
矮鞍上银勒金涂,鞯则文罽玉缨,外加短辔长鞦,一应俱全,都是好东西。
“是要我带去给文渊?”
马氏垂首道:“家父素来爱马,年轻时便喜欢豢养名骏,有客人来,在谈话中只要提到马,他便勃然兴起,与来人大谈《相马经》,末了总要邀客人一同去看马,有时还当众搬鞍持辔,去郊外驰骋。”
“家父远行,家眷不带,骏马和马具却不能缺少,他定是自带了有,自不必家中送去。”
言语中有对父亲的思念,但也有一丝丝的抱怨,马氏将鞍鞯送到第五伦面前:“这一副,却是赠与君子的,一年间,妾与弟承蒙君子照拂关切,无以为报。”
第五伦推辞道:“此礼太为厚重,我当不起。”
马氏将它们捧得更高,都及于眉毛了:“君子受得,好物当归于壮士,唯望君子早日得胜归来。”
一夜新娘:當高官遭遇剩女 安纓
“借淑女吉言。”第五伦郑重接过,笑道:“或许我会将文渊一并带回。”
马氏废礼送客而出,按照汉时规矩,虽然妇女能自己迎客,但要把握分寸,送客不能太远。于是她足不过于门枢,只遥遥略再拜跪,直到第五伦身影在里巷中远去,中门才缓缓合上。
第五伦也回首而望茂陵,这是他在边塞苦寒之前,感受的最后一点温馨和繁华了吧。
手指轻轻抚过还带着温暖的鞍鞯,第五伦甚是喜爱,心道:“看来我去了塞北,得按图索骥,照着这鞍鞯大小,寻一匹合适的马儿了!”
……
天色还早,第五伦与随从一路驰骋,行至军营附近时,却见到土丘上有几个人站在那,对着营垒指指点点。
“汝等何许人也,何故窥探军营?”
他皱起眉过去问及几人身份,其余几人都有些慌张,唯独为首那个相貌丑陋,身着儒服的士人十分镇定,只道:“小人平陵方望,与伴当路过此地,遥望见到营垒,一时好奇,故驻足而观。”
平陵第五伦知道,就在茂陵隔壁,但这方望却不曾听闻,遂好心劝道几人:“天子有诏,方出军行师,敢有趋攘犯法者,辄论斩,毋须择时,直到灭亡匈奴后方停止,近来营垒管控甚严,汝等勿要靠得太近,否则定遭缉捕!”
方望等人应诺,只在第五伦走后,方望满脸谦逊重新变成了不屑,又垫着脚望了猪突豨勇营垒几眼,只对旁边几位友人预言道:“以此乱军杂兵北上,休说击灭匈奴,只怕会自乱阵脚,重创缘边,我看这新室不仅东、南有吕母、绿林之殃,北方也要大乱了。”
而等第五伦抵达营中向梁丘赐复命时,却见梁丘校尉一脸踌躇。
第五伦一问,他才说道:“伯鱼应当知晓,吾等作为羡卒,要与正卒一同出发,吾等为彼辈运送粮秣辎重,而正卒则盯着羡卒,勿令猪突豨勇逃跑。”
第五伦知道,所以他们才在茂陵等待正规军,一整个曲明面上五千多人,也要划归一位“裨将军“统帅。
白駒過隙你是誰 長風
梁丘赐道:“上命已下达,统领吾等的裨将军,乃是韩威!”
第五伦记起来了:“莫非是那位曾向天子上书,愿得勇敢之士五千人,不赍斗粮,饥食虏肉,渴饮其血,横行匈奴的韩威?”
“然也,他扬言以新室之威而吞胡虏,无异口中蚤虱,所以被封为‘吞胡将军’,从威戎进军。”
梁丘赐满脸惆怅:“吞胡将军行军急切,又瞧不起猪突豨勇,这一路上,吾等怕是要没好日子过了!”
……
PS:第二章在13:00。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