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mmqn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 線上看-1011 很容易破解的一招展示-0ju1x

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
小說推薦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
阳乃的房子。
龙之介在玄关一边换鞋一边说道:“快到吃饭时间了吧?”
“快了,中午你想吃什么?”阳乃脱下了自己橙红色的外套,露出里面的加绒白毛衣。
“我倒是都行啦,要不吃完再说?”龙之介解起自己外套的扣子。
阳乃靠近帮他脱外套,又在衣架上挂好龙之介的芥末黄外套。
随后她注视着眼前的龙之介,并稍抚摸他的胸膛道:
妃傲九天 茗躍
“比起那些,我更想看看你的强大,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龙之介略微笑着,虽然觉得阳乃的话有歧义,但也理解实力高超的人见猎心喜的心理。
“呵呵,我也想领教一下呢,这就来吧。”
“嗯,跟我来。”阳乃牵着龙之介的手走向专门练习的房间。
————
龙之介进门随便一看。
第一感觉就是挺空旷的,第二感觉就是墙边四周放了很多东西呢,都是些练习会用到的。
“龙之介,你要护具吗?”阳乃回首问道。
“不需要,我和你的路子不一样,那些护具反而可能是阻碍呢。”
“那你要换方便运动的衣服吗?”阳乃又道,顺便关上门。
“也不用了,我这身就挺轻便,不过你呢?要换那种白色的修炼服吗?”
“我的这身一副也挺方便,把你手机什么的放下,别摔坏了。”
龙之介依言掏出了手机,但见阳乃不动便问:“你不放吗?”
阳乃摇摇头:“用不着。”
龙之介瞬间被逗笑了:“你真是太小瞧我了。”
“开个玩笑啦~”阳乃并不辩解,接过龙之介的手机和自己的放在靠墙的地方。
————
一切准备妥当后,两人面对面站在场地中央,相距约三米远。
龙之介稍稍活动自己的身体,并问道:“这就开始吗?不需要热身吗?”
“我一路上都在热身,我已经准备好了。”
此时的阳乃已经不带一丝笑容了,目光牢牢锁定着龙之介。
还在热身的龙之介呵呵一笑:“你还真是着急呢。”
他一边活动,也一边观察着阳乃。
————
三分种之后,龙之介点点头,不再活动:“我好了。”
阳乃摆开起手式,眼神更是凌厉起来,不过面上却带着些许令人琢磨不透的笑容。
“慢!”龙之介伸手制止,“别急嘛,你们练合气道的切磋前也会先鞠躬吧?”
阳乃略松一口气,收起架势。
龙之介微微一笑,和阳乃同时弯腰鞠躬。
然而在这瞬间,他脚底一蹬顿时扑倒阳乃。
在阳乃惊讶神情来不及出现前,龙之介就死死锁住阳乃肘膝关节并把她压在身下。
仰面躺在地上的阳乃ꓹ 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龙之介ꓹ 那份从容气质不复存在。
“(°Д°)你这是…你干什么?”
龙之介微耸了一下肩,但手下一点都不松劲:
“没想到这么容易就制服了你呀,我还以为前面跟你说了我的武学理念ꓹ 你就会有所防备呢。”
这时一脸震惊和迷茫的阳乃醒悟了过来:
“( ̄^ ̄)你这是偷袭,不讲武德!”
“该怎么说呢?嘿嘿ꓹ ”龙之介呲牙一笑,
“我的功夫是杀人技ꓹ 不是小孩子锻炼身体的东西。
只分生死ꓹ 不分高下!”
“……(((p(>o<)q)))我不管,我不管,你就是耍赖,就是耍赖。”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龙之介笑呵呵地说道, “三局两胜ꓹ 这局算我赢,你认不认可?” 被压在身底下的阳乃╭(╯^╰)╮哼了一声: “这局算我输了ꓹ 你松开我吧。” 龙之介一点头ꓹ 随后俯身亲了一下阳乃的额头。 嗯ꓹ 本来是想亲嘴的ꓹ 不过这个姿势纠缠在一起没法亲到嘴。 在阳乃脸上一红的时候,龙之介闪电般地后退ꓹ 没有给阳乃留下破绽。 阳乃这才起身坐在地下ꓹ 刚才的那个吻也是战术需要吗? 她刚才是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ꓹ 不过被龙之介的吻打了个措手不及。 让龙之介溜掉了。 阳乃看着离自己足足有五米远的龙之介。 她微微撇了一下嘴:“你躲那么远干什么?” “我怕你不讲武德。”龙之介笑嘻嘻地说道。” “呵呵。”有些受挫的阳乃冷笑两下,随后深吸了口气ꓹ 站起来重新调整状态。 龙之介也不再次突袭,嗯? 敌人调整呼吸的时候突袭,可能会让对方岔气,这也是好机会啊。 不打白不打,不过刚刚欺负了阳乃,再欺负怕是会让阳乃气到抑郁。 當皇妃還是王妃 清澄
————
阳乃调整好后,身上已经没有了种种情绪:
“来吧,三局两胜,还有两局呢。”
龙之介也盯着她不敢大意:“这次就不鞠躬了,不过刚刚把你摔疼了吧?看你有些委屈呢。”
“呵呵,你看错了。”阳乃并不承认。
龙之介笑罢一叹气:“算了,我让你三招,然后我再打你。
反正我学的招式出手非死即伤,也不适合先出手。”
阳乃心中冷笑,神色却极为专注。
她看着龙之介的一举一动,忽然跃前飞出一拳,然后马上撤身离开。
没办法,被龙之介挡开了,反应速度不错嘛~
龙之介看着后退回去的阳乃眼里也有些异色。
不过他还是嘴上还是云淡风轻地说道:“第一招了,还剩下两招。”
阳乃不为所动,继续观察着龙之介的身形。
龙之介也是微笑着注视她。
阳乃这一拳有点意思的,它并不像是传统的蹬脚,扭腰,挥拳。
也不是发挥身体的核心力量出一拳。
而是主要由一只胳膊挥出,力量确实没前两种大,但是打出的劲特别透。
打在人身上受不了,嗯,就像是破甲一样。
它不是一瞬间凝聚力量在拳头上,与敌人硬碰硬。
而是一瞬间把力量送到敌人体内。
对于女孩子而言确实很实用。
因为和男生比力气和抗击打能力有先天的劣势,但如果比巧劲和柔韧则是有先天的优势。
武学嘛,就是最大化发挥自己的优势,扬长避短自然是不二选择。
嗯,说起麻烦,其实这招很简单,就是打拳的时候想着打目标后面三寸的地方。
再注意接触的时候送力,就可以了。
九夫如狐很腹黑 蘇淺離
打中,则力透三寸,就算对方闪开几分也依旧有力量。
嗯,由此来看,阳乃不是花架子,而且这么狠也是有些生气了。
龙之介虽然想着,但依旧严阵以待。
他的耐力和耐性都是不错的,不会被对方轻易找到空子的。
阳乃或许也是注意到了这点,不再实行恐吓让对方紧张,消耗对方注意力的战术了。
虽然龙之介不反击,但那样干耗时间也无益。
她准备在交手的时候寻求破绽。
虽然合气道擅长防守反击,借劲使力,但不意味着不能进攻。
只要交手,依旧可以防守反击,借劲使力。
一念至此,阳乃放了一个前摇有点长的大招,身形扭转几下踢了过来。
嗯,其实是假动作,近前的时候阳乃变招攻向龙之介空虚了的下盘。
龙之介只是调整姿势避开了弱点,比如膝盖后面,错开几分让阳乃打在别处。
临时变招,自然意味着力道不足,只能以巧劲击打弱点。
打在其他地方上是没用的。
不过要是柔术,就可以顺势缠绕到敌人身上,利用自己独特的身体打败对方。
阳乃见攻击落空,又要后撤。
不过就在身体交错的瞬间,龙之介邪魅一笑,又是往前一扑。
接着阳乃后退的力量把她再次扑到在地,让地面发出扑通声(训练场地不疼的)。
压倒,自然要锁住阳乃的关节,不然她会挣扎的。
这个道理就像手腕脱臼就没法握拳一样。
控制住膝肘关节,她也就没法动了,挣扎都不行。
做完这些,龙之介看着压在身下的阳乃又“猖狂”地笑了起来:“兵不厌诈呀,阳乃酱~”
阳乃在龙之介一笑的时候就瞳孔一缩,意识到不妙了。
龙之介这家伙又不讲武德,说好让自己三招的,又半路偷袭自己。
仰面躺着的阳乃看着骑在自己身上的龙之介,没好气地转头用头看向另一边:
“你耍赖,我不理你了。”
(*^▽^*)龙之介得意的笑容根本忍不住:
“我都说过了,我的武学理念只杀敌,不讲手段。”
離婚這點小事 京貍
阳乃感受着龙之介又在自己身上笑得“花枝乱颤”,脸上不由满是嫣红之色。
帝皇書
她可是正儿八经的双十少女,根本没被人以这么猥亵的姿势压在身下过。
阳乃竭力把头转向另一侧,不让龙之介看着她的正脸。
龙之介笑累稍微停了一下:
“( ̄︶ ̄)怎么样?三局两胜我也赢了,你认不认输?”
“哼,算你赢,不过真正的战斗你不一定赢我。”
“是吗?”龙之介歪头看向阳乃不住躲藏的面容,发现她少见地流露出了有些傲娇的神色。
他又忍不住笑了起来,欺负阳乃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啊。
这种感觉或许和阳乃欺负雪乃时是一样的吧?
让一向清冷独立的雪乃,露出娇羞的神色,的确会很有意思。
嘿嘿,今天他就替雪乃讨回个公道。
阳乃扭着头看向另一边,龙之介也只好亲在一下她的脸上了。
“等下和我你好好打。”
说完龙之介忍不住又俯下身子亲了一下阳乃。
呀,要不是现在不方便掏出手机,他真想给阳乃拍下来。
一向很完美很强大的阳乃,也会露出这种不甘,这种委屈,这种羞恼。
啊~~~这种感觉真是太美妙了,上头。
龙之介舒爽地一叹,然后低头对阳乃说:
“让我(づ ̄3 ̄)づ下嘴,我就放开你。”
“我不,有本事你自己亲。”阳乃依旧撇头向一边。
“唔……好吧。”龙之介思索一下同意了。
他轻轻松开阳乃,脑袋又俯了下去。
阳乃一愣,随后目中精光一闪:“有破绽!”
((^∀^*))龙之介露着大大的笑容再次制服阳乃。
“哈哈,真是兵不厌诈,我刚才是故意露出破绽的。”
(T▽T)再三被龙之介戏弄的阳乃,生无可恋地一扭……嗯?怎么转不动?
“哦,你才发现啊?”龙之介俯下身子亲了下阳乃的小嘴,“……这可是我凭本事亲到的。”
“你唉~”和龙之介目光对视着的阳乃很是无奈,
“真是的,行啦,我知道你厉害了,放开我吧。”
“嗯,好吧,快中午了,我肚子也很饿了。”龙之介亲到嘴后也满足了。
————
这次他们就是很正常的,阳乃没有偷袭,龙之介也没有再锁住她。
龙之介站起来后,弯腰向地下坐着的阳乃伸出手。
廢柴逆天:夫君太妖孽 夜裏的貓
阳乃看着龙之介叹了口气,还是伸出自己的手:
“你这个样子去武馆挑战,肯定会被群殴的。”没
“没关系,你把跑车在武馆门口一停,司机保镖在旁边一站,我看谁敢上来群殴。”
“你呀~”阳乃无奈地摇头,“晚上你想吃什么?”
“晚上?!”龙之介有些奇怪道。
“哦?哦~”阳乃也似乎发现自己说错了,“我是说中午。”
龙之介笑着道:“我还以为刚才把你…”
“呀~哈!”一直拉着龙之介手的阳乃忽然一转身,一个过肩摔将龙之介摔了过去。
豪門暖婚之嬌妻請負責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阳乃都觉得自己超水平发挥了。
这次终于成功了。
不过她不敢怠慢,在龙之介落地后,以龙之介的胳膊为起点,用双腿锁住了他的身体。
“哈哈,你还是大意了,龙之介。”
黃金法眼 大肥兔
躺在地方不能动弹的龙之介嘴角微扬了一下。
他可不是只会欺负女孩子,而女孩子欺负他的时候就变脸的傻瓜。
所以啊,他刚才其实是配合阳乃,假装被一时大意控制住了。
“轻点,轻点,很疼的。”
“(*^▽^*)别想骗我。”
“真不骗你,这招你又不常用,你把握不住分寸的。”
“没事,”阳乃依旧不为所动,“就算疼,你皮糙肉厚的也不会介意吧?”
龙之介虽然看不见阳乃的脸,只能看见他的腿,但是也能想象出她脸上的开心。
毕竟语气那么轻快和舒爽。
“好吧,确实不疼,不过你可以放开了吧?难不成你也要亲一嘴才能放开?”
“╭(╯^╰)╮想得美!你说你卑鄙无耻,不讲武德,是你输了我就放开你。”
“诶?!”龙之介故作不解道,“就算这是第三局,我两胜那也是你输了呀?”
“才没输呢,等会儿我要和你实打实地做过一场。”
“我答应你,起来后就好你好好的打一场,不会再那样了,骗你是小狗。
“哼,旺旺!”阳乃叫了两声,一点都不相信龙之介说的话。
“我不答应你了吗?那你到底怎么才能放开我呀?”
“听清楚,是你认输我才能放开你。”
“emm……”龙之介考虑了一下,忽然问道,
“这招你对别人用过吗?”
“什么?”阳乃不知道龙之介怎么突然这么问。
“就是这种锁人的方法。”
虽然偏离了正题,但阳乃还是说道:“那当然了,不用怎么能会呢?”
“那你都对谁用过呀?”龙之介有些担心地问道。
“教练呀。”
“教练?男的女的?”
“当然是女的啦,”阳乃已经明白龙之介得意思了,笑着说道,
“肢体接触这么多,我爸妈怎么可能找个男教练呢?
而且,女教练教女生才更好呀。”
龙之介微微一点头,放心地说道:
“的确,岳母大人整天穿个和服,看起来也不像是那种开放的家长。”
首爾星光 三女婿
“唔,算是吧,好了,你快认输吧。”阳乃催促道。
龙之介嘴角微扬,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了:
“那你知道怎么破解这招吗?”
“别乱动。”阳乃心中一揪,用腿更紧地绞住龙之介的胳膊。
龙之介笑出了声来,勉强转过脑袋,脸向阳乃腿上蹭了蹭。
阳乃身子不由一颤,力也松了半分。
但是龙之介没有趁机挣脱,反而用很享受的语气说:
“早知道早上就不让你穿长裤,让你穿那个深蓝色的短裙了。”
“你这混蛋!”阳乃咬着牙,狠狠地松开了龙之介。
龙之介还是有些遗憾地坐在地上:“啧啧,怕痒你就别用这招,很容易破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