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o10笔下生花的小說 我真是練氣期啊笔趣-第九百七十二章 大哥,你這還是分身?讀書-ukb7w

我真是練氣期啊
小說推薦我真是練氣期啊
两位阎君感受到了来自前辈无微不至的关爱。
这是多么温柔的一个前辈。
迦南之心 緋炎
这是多么体贴的一个前辈。
要知道,两人方才可还亲眼见证了前辈的可怕。那是一举一动就能毁灭整个冥界的力量!
这种存在,别说他俩想要结交。
就算他俩在这种存在眼前叩首臣服,对方只怕都不会看他们一眼。
那是真正的无上存在,那是真正的代表了毁灭的大恐怖!
秦俑
最強修仙高手 生筆馬靚
而堂堂阎君,在这种存在面前也只不过是被恐惧环绕的蝼蚁而已。
但就是这么一个前辈。
以滔天威势杀完敌人之后,却在关心他们有没有被吓到!
这就是传说中的对敌人如秋风一般无情,对朋友如春风一般温暖么?
前辈,当真是这冰冷冥界中一道温暖的光啊!
蠱毒
六道和冥河阎君在这一刻眼眶湿润,看着眼前这位收敛了气息的冥界前辈道:“前辈,晚辈没有任何事情,不劳前辈担心。”
“晚辈区区两位阎君,何德何能让前辈大人记挂?”
六道阎君和冥河阎君虽然这么说着,脸上却是无比灿烂的笑容。
“呵呵,切不可如此妄自菲薄。尔等好歹也是我冥界阎君,就算现在还弱小,但日后老夫指点之下,定能成长成与老夫一般的存在,说不定,还会超越老夫。”
玩轉仙 shenshuo要有光
这位冥界前辈呵呵笑道。
六道阎君和冥河阎君听到这句话,内心无比激动,两眼充满了狂喜。
天醫狂少 love小7
前辈的意思是,日后要栽培两人?
要将两人培养成与前辈自己一般的存在,甚至还要超越这位前辈?
“这……”两位阎君瞪大双眼,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喜弄得说不出话来。
回过神来之后,两位阎君朝着这位前辈恭敬一拜。
“多谢前辈大恩!”
“前辈之恩,晚辈日后定不敢忘!”
“前辈,今日起,晚辈效忠前辈,忠心耿耿日月可鉴,哪怕上刀山下火海……不,哪怕要晚辈去违背冥王意愿,晚辈也在所不辞!”
两位阎君的声音无比热烈。
毕竟这可是前辈!
“呵呵,不错,不错。起来吧。”这位冥界前辈笑着点点头,忽然道:“不过,也正好说到点子上。”
“老夫现在正缺人手啊。”
此话一出,两位阎君一愣。
“哦?”
“前辈缺人手?不知前辈要去做什么?”
“当然是继续攻占歧天路。”这位冥界前辈叹了口气,目光深沉的看着眼前两位阎君:“老夫虽然击杀了此人,但可惜,因为老夫一时大意,导致往生阎君和衰老阎君身死……”
“如今纵使老夫可以进入歧天路,举手投足间杀死那些人类修士,但却没人帮老夫把守歧天路出口。”
“万一有人类修士趁老夫不察,从歧天路来到冥界,大肆屠杀……唉,可惜了,老夫这一身修为完全可以轻松斩杀他们,却没人帮老夫镇守后方、”
“什么?”
“往生和衰老真的死了?”
两位阎君都是一愣。
但随即,看着前辈那深沉的目光,他们仿佛明白了什么。
前辈的意思是,让自己去把守歧天路啊!
这简直就是白捡的功劳。
要知道,两人之前还在嫉妒往生阎君和衰老阎君,原本那俩阎君屁事都捞不到,结果之前的几个阎君竟然死了,这诺大的功劳落在往生和衰老头上!
要知道,前辈在歧天路厮杀,以前辈的修为,那些人类修士又算什么?
举手投足之间就灰飞烟灭。
就算逃出一个两个,也不过是前辈漏下的虾兵蟹将而已!
这简直就是只要坐在那儿,就能分到征战人间界、打通歧天路的诺大功劳!
“干了!”
两人对视一眼,恭敬一拜!
“我等愿意为前辈排忧解难!”
“愿为前辈镇守歧天路,坐守后方!”
“哦?”冥界前辈一愣,随即重重点头,一脸感动:“你们两个,可真是太好了!”
“走,我们这就去!”
冥界前辈说着,就要拉着两人掠去。
然而。
下一刻。
不知为何,冥河阎君和六道阎君心中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仿佛。
这个场景……在其他地方出现过好几次啊。
前辈又缺人手了。
我们为什么要说又?
哦,对了,之前的碎灭寂灭、往生衰老阎君也都这么死的、
哦。
哦?
两个阎君仿佛同时想到了什么,看向对方,目光之中满是惊恐!
拉着前辈的手,微微颤抖。
这特么?
又来?
“前辈,等等!”冥河阎君忽然感觉不对劲,连忙道:“前辈,在下有个不太礼貌的问题。”
萌妻養成:妖孽娘子纏上神
“你说。”冥界前辈淡淡道。
“前辈,请问,之前几个阎君怎么死的?”冥河阎君声音颤抖。
“哦,就是老夫一时大意,让人类修士杀了老夫分身。”
“之前的两位阎君就被宠出来的人类修士杀死了。”
“然后老夫这不就找你们来了吗?”冥界前辈不紧不慢道。
这一刻,冥河阎君和六道阎君从脚底到头顶升起一阵冰冷。
两个字浮现在他们脑海中。
“轮回!”
这特么简直就是轮回啊!
白龍之凜冬領主
大哥,这特么就是谁去谁死啊。
娘子,別淘氣
两位阎君也不是傻子,之前不过是被飞来的功劳冲昏了头,再加上对前辈的信任。
毕竟前辈一不小心被阴了一次,损失一具分身,还是很正常的巧合。
但这三番四次……
你特么不会是人间界派来的卧底吧?
当然,两位阎君也只敢在心里这么想想。
毕竟这可是实打实的冥界前辈,身上散发出的幽冥之气也是货真价实。
但两个阎君现在也明白了。
自己去了。
很有可能回不来啊……
但如果放弃,两人又不想白白丢失这诺大功劳。
“前辈,”冥河阎君深呼口气,咬牙道:“你这次不是什么分身了吧?”
“哦?”冥界前辈一愣:“说实话,我这次还是分身……”
此话一出,两位阎君心头一阵冰冷。
大哥,你这还是分身?
你别用分身了行吗?
我们是真的慌啊!你打不了损失一具分身,我们可是在玩命啊!
能不能讲点武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