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xzr7优美玄幻小說 我真不是魔神-第三百八十八章 燭龍的預言鑒賞-mcp2t

我真不是魔神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魔神
耳畔,那诡异的歌声,依然在继续着。
“沙耶……沙耶……”
“我可爱的女儿……”
“我善良的女儿……”
冉冰抬起头,在沙尘暴中,她的小脸依然白皙精致。
但是……
她的眼睛,却已经变得不一样了。
竖瞳如蛇,宛如宝石一般,晶莹剔透!
甚至,在这漫天沙尘中,隐隐有光。
手中握着的长枪,早已经和藤蔓一般,与她的肢体缠绕在一起。
枪中之灵,已经苏醒。
并在她的血肉中蠕动。
那是个怪物!
吞噬天地的怪物!
错非是冉冰,以绝强的意志,死死的压抑着它。
恐怕,这东西已经反噬了冉冰。
并操控着她的肉体,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祸患。
君王级猩红兽,在已经醒来的枪灵面前,简直是人畜无害的小白兔!
因这东西……
什么都能吃!
有女如荼 羅毅祥
饿极了,连沙子也肯吞咽。
现在,枪灵就在她的血肉里嚎叫着。
莫名的念头,随着嚎叫,一个个在脑子里蹦出来。
而世界在眼中,随之变得荒诞。
腐烂的大地,流着脓疮的天穹……
夢幽魂:倩女幽魂之現世情緣
这个星球,已经枯萎、腐烂,且不可救药了。
冉冰深深吸了一口气,将这些疯狂的念头逐出去。
棄婦之盛世田園
她还不能疯!
牢牢抓住手里那柄,已经日益不安的步枪的枪柄。
“你给我安分一点!”她冷冷的警告:“不然……”
“我吃了你!”沸腾的杀意,在冉冰身上升腾而起。
一只只小小的眼球,从她那倒映在地上的影子里,回望过来。
手中的步枪,瞬间安静下来,老实起来。
因……
它的主人在过去这些日子里,不断的杀戮和吞噬着这荒野上的怪物。
顺便扫荡了几个保护伞的据点。
这让她在强大起来的同时,也得到了一位伟大的存在的青睐与眷顾。
那位的青睐与眷顾,即使只是万一,落到这个凡人身上。
也足以令其,具备一些旧日的特征。
所以,现在的这个人类发起狠来,是真的能吃掉枪灵的。
镇压下蠢蠢欲动的枪灵,冉冰决绝的向前走去。
她已经差不多能找到那个藏在废土与沙尘内的保护伞公司的总部了。
杀了他们!
一寵成癮:萌妻養嬌嬌
将他们赶尽杀绝!
这是冉冰现在最大的心愿。
……………………………………
在孤寂的荒野上。
小蛮已经跋涉了数百里。
一路上,她没有遇到任何生物,连修罗和天魔ꓹ 也不见踪影。
荒漠一般的大地,除了偶尔露出地面的枯草外ꓹ 什么也没有。
重生擁你入懷 理想花
错非是每次抬起头来,小蛮都可以看到那个在东方苍穹,太阳升起之地的巨大空洞。
她都以为自己已经被那头叫‘断翅’的天鬼ꓹ 带离了自己的世界。
想起‘断翅’,小蛮回忆起了这些日子的经过。
当日ꓹ 她以‘慑魔拘鬼箓’,召唤天鬼‘断翅’ꓹ 逃离青阳镇废墟。
天鬼之行ꓹ 无影无踪,快若闪电。
一路飞跃了群山与河流,将她带到了这里。
这个陌生的,毫无生机之地。
断翅的召唤,便到了时限,被驱离出这个世界。
而后,小蛮就开始了在这片荒野中的独自跋涉。
一直走ꓹ 一直走,直到今日ꓹ 小蛮也没有见到半点生命的踪迹。
错非是她已经筑基大圆满ꓹ 只差一步便可练就剑丹ꓹ 成就金丹之道。
单单是食物与饮水的缺乏ꓹ 便足以让她在这个荒野上被饿死、冻死、渴死。
在这片荒野走了差不多六七天后,小蛮终于看到了地平线上ꓹ 出现了东西。
“一个废墟?”她远远的看着ꓹ 那个出现在视线内的痕迹。
大地上ꓹ 一个个石柱一样的东西,横七竖八的倒着。
她慢慢接近ꓹ 看到的确实是一个废墟。
只是……
这个废墟同样没有任何生机。
她走进去,空荡荡的废墟之中,只有那些倒塌的石柱和被风沙掩埋的残垣断壁。
她看着一个倒塌的石柱。
石柱上落着厚厚的沙尘,其表面已经被掩埋在沙土中。
小蛮抽出剑,刮开石柱表面已经硬结如石块的沙土。
石柱上雕刻着的东西,随之出现在她眼前。
是浮雕!
石柱上雕刻着一群人正在举行某种祭祀的浮雕。
小蛮看着,眼睛慢慢的亮起来。
因浮雕上有人,还有妖。
而且,他们的装束,不同于小蛮的认知。
但和小蛮曾窥见过的一个画面类似。
那是烛龙创世后,再次降临时,所带来的人与妖。
那些世界之初,被烛龙从另外一个世界带来的人和妖。
小蛮的祖先们!
他们最初抵达这个世界上,似乎就是穿着类似的衣服,戴着类似的冠帽。
“所以……”小蛮喃喃自语:“这是最初的先民,所建立的城市?”
“但……”她看向四周:“它为何会保存至今?又为何会出现在这样的地方?”
她不知道。
但小蛮明白,这里肯定藏着秘密,而且是大秘密!
有关创世的,甚至说不定,还能解释烛龙的来历以及世界上的妖与人,究竟从何而来。
于是,她立刻在这个废墟中清理起来。
………………………………
回到家,灵平安打开门,将自己的猫放下来。
他立刻坐进柜台里,心有余悸。
“这世界太可怕了!”他说。
喵呜!
贝斯特跳到柜台上,对主人的意见无比赞同。
灵平安看着自己的猫,说道:“所以……我选择当米虫是正确的!”
外面多危险啊!
灵平安回忆起那个长的似乎属于外界认知的‘美女’的女子。
她穿着的衣裙,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
手上更是戴着灵平安少数认得的奢侈品名表:天工!
虽然不知道是哪一个系列的,但天工表无论哪一个系列,都是百万入门。
而那样的富婆,却对他开口就是‘主人’,搞得好像他已经成为自己写过的一个龙傲天式的主角。
豐饒之海
但随即,在被他拒绝后,那女人马上变脸。
灵平安此时回想起了,自然知道,他要嘛遇到的是一个恶作剧,要嘛遇到的便是一个陷阱。
总之,肯定没好事。
区别大抵只在于是想戏弄他一番,还是玩弄他一番。
“这些家伙……”年轻的书店老板摇摇头:“真的是……疯狂!”
也就是他有脸盲症,而且警惕心高。
要换一个人,恐怕就着了这些家伙的当了。
“唉……”他摇摇头:“还是打把游戏,散散心吧!”
于是,他拿起手机,杀入峡谷。
对他来说,万事皆可通过游戏来消解。
……………………………………
从早上一直清理到晚上。
小蛮终于将这个废墟清理出来。
她发现,这是一个神庙。
而祭祀的神主,正是创世的烛龙!
烛龙的神像,虽已破碎,但大抵能看出轮廓。
确是小蛮曾窥见的模样。
其貌广大,龙身而人首。
但小蛮注意的地方却不是烛龙。
而是围绕着烛龙的那一幅幅壁画、浮雕。
这些残破的壁画与浮雕,虽然不是很连贯。
但也依然为小蛮拼凑出了一个史前的神话时代。
创世之前,人与妖所来之地的故事。
按照壁画所述。
在那个世界,人与神混居,仙与妖并存。
山海连绵,无数鬼神仙魔,奇形怪种,皆和谐相处。
强大的神与人,仙与魔,化地而居。
各自庇佑和保护着一方生灵。
所有存在,一度都听命于一位共同的君王。
他是人皇,也是天帝。
应运而生,威权重大。
可以罚鬼神,可以诛仙魔。
也可以定风水,更可以制天条。
末世法師 滾開
但其能如此,靠的是两个东西。
这两个东西,在壁画中有体现。
一为仙玉,乃初代人皇取仙山之玉荣,投之于神山之灌木。
以五气蕴养,五德灌溉,历经五十五年,结出五色之神玉。
此物神异,天地间的鬼神仙魔也好,凡人妖物也罢,都对其趋之若虞。
服之,有种种妙用。
但它只有人皇才能栽培和蕴养。
二则是人皇本身,至高无上的威权。
削鬼神、贬人仙,人皇号令,既是天规地律。
可惜……
中间发生了一场极为浩大的变故。
这变故在壁画和浮雕中缺失了。
但可以肯定……
那个世界,曾繁荣到极致,曾强大到极点的世界。
经历了一场,难以言语的恐怖战争。
人、神、鬼、仙的血,横流于天地。
而世界被打的粉碎。
一座做神山崩碎,一条条仙河断裂。
死去的仙神,却久久不肯安息。
家鬥:商女無敵 素顏美人
祂们的诅咒和怨念,充盈着世界,撕裂着阴阳,扰动着五气。
人心丧乱,道德不存。
曾经五气灌溉,五德蕴养的神木,如今扭曲漆黑,散发着妖艳的黑气。
其上结出的,再非是神圣有光,道德清静之仙玉。
而是流脓遗毒,诅咒苍生的魔果。
看着这些浮雕和壁画讲述的故事。
小蛮垂下头。
因为,她在其中,也发现了天魔与修罗的踪迹。
那些吞下魔果的仙神死灵。
回归了祂们已经被撕碎和诅咒的身体。
祂们站起来,走向四面八方。
新的战争,因此而生。
烛龙的神山,便是在这可怕的战争中被打碎!
最终,烛龙只能衔着神山,带着遗民,穿越壁垒,打碎虚空,逃遁至此。
“只是……”小蛮看向在烛龙神像下的一副破碎的壁画,她皱起眉头:“这幅画是什么意思?”
“预言吗?”她想着。
她眼中所见的壁画,大约只有三分之二是完整的,而这三分之二也有许多是模糊的。
即使如此,这副壁画看上去也无比诡异。
它描述的是,已经彻底破碎的世界。
数不清的神山与仙山崩碎的碎片。
正在飞向某个地方。
那地方,似乎有着蔚蓝色的大海,高山与河流。
说它诡异,是因为这些崩碎的神山与仙山的碎片,在壁画里以一种极为诡异的状态,环绕着那个世界高速运动。
这种状态下,神山与仙山与那个世界,似乎总是一虚一实。
彼此始终处于不同情况。
可惜,有许多地方已经缺失,还有很多关键部分,模糊不清。
但小蛮依然从中看出了一些东西。
“烛龙的世界,最终会与那个世界融合?”小蛮想着。
“这恐怕是烛龙窥见的未来!”
“但……”
“烛龙留下这副壁画,想说什么?”
小蛮思虑着。
她明白,若这壁画是烛龙留下的。
那么烛龙一定会在其中暗喻着祂所创造的这个世界以及这个世界的遗民们的未来。
“是了!”小蛮看着壁画。
“我的世界深处,蕴养着烛龙的神山残骸……”
“若预言是真……”
她抬起头,看向那苍穹的破洞。
“那么……”小蛮的眼中闪现出某种色彩:“我的世界……恐怕也正在高速的向着那个世界运动……”
“迟早有一天,两个世界会碰撞在一起!”
这是既定的未来。
因为烛龙的神山,就在世界地核之中。
一念及此,小蛮就顾不得了。
她举起剑,点点魂火在剑刃上闪烁。
“一灼之火能烧万物,物亡而火何存?一息之道能冥万物,物亡而道何在?”古老的咒语,从小蛮嘴中念出来。
“急急如律令!”
“以玄君之名,唤汝候令!”
废墟中阴风大作,鬼哭狼嚎。
魂火化作一个怪诞的符箓。
大地之中,黑色的恶臭泥泞重现。
两条腐烂的阴阳鱼彼此追逐着,撕咬着。
而那天鬼畸形的身躯,从中爬出。
“天鬼断翅!”它爬出来,看向小蛮,俯下身子:“听候您的召唤!”
“天鬼!”小蛮问着它:“你知道,我的世界现在是静止的?还是在运动的?”
天鬼浑浊的眼球里,露出一分惊讶,它低下头:“回禀小姐……”
“宇宙中,没有什么东西是静止的!”
“所有的星球、世界,都在高速运动!”
“这是规则!”
“伟大主宰书写的基本规则……”
它忽地惊讶起来,看着小蛮:“小姐……不得不说……”
“这个世界的运动轨迹……”
“快的惊人!”
埃提亞
“似乎有着某股极为庞大的力量,正在拉拽着,向着一个巨大的引力源而去……”
“而且,在这个世界深处,还有一股力量,正和那引力源里应外合!”
小蛮咬着嘴唇。
她明白了。
一切都明白了!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神山是世界的一体。
世界被打碎了。
但它们渴望着归于一!
或许,这才天倾背后的真正真相!
为了和失散已久的其他神山、仙山再次相聚。
烛龙的神山,主动引爆了世界的漏洞。
小蛮看向那个破洞。
她紧紧得咬着嘴唇。
她不知道,自己所想的是否是真的。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
那就是烛龙的预言是准确的。
她的世界……在以极高的速度,奔向那个世界。
那壁画中的世界!
这是不可更改的大势!
也是最终的命运!
但问题是……
两个世界碰撞,会发生什么?
融合?
还是更大的毁灭与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