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zqou优美言情小說 第九特區 ptt-第一五六七章 項擇昊的話相伴-tn4zn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
秦禹眯眼看着项择昊,没有回话。
“呵呵,你不用紧张。”项择昊摆手说道:“我还没有下作到,帮着五区去挖三大区埋下的军情人员。”
秦禹沉默。
“你心里对盐岛有想法?”项择昊又问。
“这也是关琦跟你说的?”秦禹问。
“我和他没有接触,是他跟下面的人说的,而我看完报告后,自己分析的。”项择昊话语平淡地回道:“你这么护着金泰洙,应该为的就是盐岛。”
“有想法,但目前没实力。”秦禹见项择昊对自己坦诚,也就没有在再隐藏这个事儿:“想动盐岛,不是那么容易的。”
项择昊沉吟半晌:“如果你要动,有可能的话,算我一股。”
秦禹笑了笑:“呵呵,这事儿现在八字还没一撇呢,目前对我来说,还是要以川府为主。”
“秦禹,拿下盐岛是功德无量的事儿。”项择昊举杯说道:“不管你的目的是啥,我都敬你一杯。”
秦禹此刻只以为项择昊是想掺和掺和这个事情,给党政拿一些利益,这才会捧着自己唠一句,所以他也没往心里去,只举杯说道:“项兄,今天能到我这里坐坐,已经是心胸宽阔之举了,我也敬你一个。”
说完,二人撞杯后,一饮而尽。
“关琦能把你在五区的情况告诉我这边,就能告诉军政的人。”项择昊淡淡地说道:“这事儿知道的人多了,就没什么保密性可言了,你最好早做准备。”
秦禹夹了口菜:“我在五区埋的人,在本地是很有能量的,跟林成栋搭档的人,有欧盟区的身份,所以没有确凿的证据,即使有人把这个风声泄露出去,也不一定能扳倒他们。其次,关琦的老家在松江,很多亲属都在那里,他轻易不敢在我这儿走绝路的。”
项择昊听到这话,就没再吭声。
……
蜀山五臺教 紫郢
饭局结束后,秦禹亲自将项择昊送到远山北侧口。
直升机旁边,项择昊看着秦禹,淡淡地说道:“秦禹,整个川府落在你手里,你的每一道政令,每一个举动,可能都会影响到大几百万人的生活,权力之下是责任,我由衷地希望你能干好。”
“尽力而为。”秦禹与他握手。
“再会。”项择昊说完后,就迈步上了直升机。
秦禹目送他远去后,第一时间拨通了林成栋的号码,直言冲他说道:“你的事儿,九区不少人已经知道了,我在考虑,你是不是要带着周证紧急撤回来。”
林成栋停顿一下:“是那个关琦吐掉的吗?”
某美漫的召喚師
“是。”秦禹点头:“今天我见了九区一位……很重要的高层,他也知道这个事情。”
“关琦现在是给军政服务?”
“是的。”秦禹点头。
“你觉得他把我的事儿,跟上层说了吗?”林成栋问。
“关琦跳出来后,我马上就让老二在松江控制住了他的一些亲属,并且也对外面放出了一些风声,让关琦知道,地面上是有人在盯着他家里人的。”秦禹皱眉说道:“不过这个做法的约束力不强,因为关琦的父母已经过世了,只有一个弟弟,一个姐姐算是至亲。但我觉得……这些人现在对关琦的影响,并不绝对啊。”
林成栋斟酌一下回道:“就怕军政一战区的人,会帮忙把他这些亲属给抽出来。”
“是,这有可能。”秦禹点头。
天賜金手指
“不过,你们九区军政的人即使出卖我们,也搞不到啥实际性好处啊。”林成栋皱眉回道:“除了能报复,完全抓不到利益。”
“报复就够了。”秦禹脸色严肃地说道:“沈寅,沙勇都是很小人的,他们做事儿不一定从利益出发。”
“可我现在撤了,那之前的事情就都白忙活了。”林成栋也很纠结:“妈的,我不甘心啊,还是想试试。”
“成栋,盐岛的事儿现在离我们还很远,”秦禹再次劝说道:“你没必要一条道跑到黑。听我的,还是先回来。”
“你这样,你等我电话,我和周证商量一下。”
“成栋……!”
“你放心,我心里有数。”林成栋打断秦禹的劝阻:“周证现在借着欧盟区的身份,和57号内很多高层都搞上了关系,所以就是关琦把这事儿告诉了九区军政的人,他们选择出卖我们,也得有确凿证据。不然57号也不敢轻易动周证,并且我们事先是能收到风声的。”
秦禹了解林成栋的性格,知道这事儿自己劝不了,所以只能嘱咐道:“那你多留一个心眼,事情不对,立马就要撤。”
“嗯!”林成栋点头。
“我会专门安排一个小组,随时准备在区外接应你们。”
“好!”
混跡花都 七月的魚
“行,那就先这样。”
妖顏惑美男 冷風萱
说完,二人结束了通话。
……
影鋒 一個人踢球
项择昊想要收购秦禹在松江产业这事儿,后者是准备跟吴迪聊一聊的。但在这之前,他必须要先见一下松江的核心团队,先把后续的发展思路捋明白了。
秦禹在远山待了一天后,就接到了老李的电话。对方告诉他,自己和老猫,可可,朱伟等人,大约在晚上五点多钟到达重都。
秦禹接完电话后,又单独跟老徐聊了一个多小时,才坐车返回重都。
下午三点多钟,重都北侧口。
秦禹的车正准备过检查岗的时候,突然发现前面停着四辆小型卡车,有一大帮人围在路上,骂骂咧咧地吵闹着。
末法符師
“师长,前面好像有人在吵架。”司机回头提醒了一句。
“开过去看看。”秦禹插手回道。
话音落,司机按着喇叭,驱散了围观的人群,来到了事发地的中心。
秦禹坐在车内向外扫了一眼,见到有四个像是做买卖的人倒在地上,满脸是血,旁边站着一大堆在检查岗值班的士兵。
秦禹见现场有普通民众在,立马就推开车门走了下去,抬头问了一句:“怎么回事儿?”
女仆庭庭二三事
秦禹是穿着军装的,肩上扛着将衔,所以即使士兵不认识他们,也瞬间就知道了他身份。
“敬礼!”值班的排长立马喊了一声,其他士兵立即站成一排,齐刷刷地喊道:“师长好!”
娘子,咱日子沒法過了 風之孤鴻
“怎么回事儿,爷们?”秦禹伸手扶起了地上的老头,再次皱眉问了一句。
话音落,现场士兵表情非常精彩,老头扭头吐了两口嘴里的鲜血骂道:“狗日的,全他妈是兵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