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xd6g好看的都市小說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涵江離-第二百一十九章魚死網破看書-3y4yh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过去的那个阳光开朗的高煜铭,早就死在了五年前了。
如今的这句姐姐,南意棠承受不起,也不想再听到高煜铭叫自己姐姐了。
武鬥幹坤 若安息
“当初告诉你凶手是谁,指使你做这一切的人是谁?”南意棠问道。
“我不能告诉你,姐姐。”高煜铭摇了摇头,“那是救了我,重新给了我生命的人,我与她的交换,我没法去背叛她。”
短篇驚悚恐怖小說
無敵小邪醫
龍翔仕途
“既然如此,我们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就此道别吧。高煜铭,你有你的选择,从此以后,再相见,我们就是敌人了。往日情分,一笔勾销,你报你的仇,我也一样不会放过我的仇。”
南意棠转过身,朝房间里走去,她与高煜铭已经没有什么可说了。
五年的时间已经改变了很多东西,而终究,他们也都回不去了。
籃壇巨星實錄 尋水
南意棠打开房间的门,小馒头还乖巧的在床边坐着等她,看到她来了,眼睛都亮了,笑着朝她跑了过来,扑到她的怀里。
“妈妈。”
小馒头奶声奶气的叫妈妈,南意棠的心里都觉得暖暖的,有点心疼。
“宝宝,我们回家了。”
南意棠把小馒头抱了起来,往外走的时候,高煜铭就这么看着他们。
小馒头有些害怕,一直紧紧的抓着南意棠的手,头埋在她的怀里。
南意棠从他的身边走过去的时候,高煜铭没有阻拦,而是跟了上去。
“姐姐这就要走吗?”
南意棠没有理他,走到门口的时候,保镖又多了一倍,把外面拦得严严实实的。
“高煜铭,你这是想要撕破脸皮了?”
“姐姐,很抱歉,我也不想这样。”高煜铭摊了摊手:“我们第一次见面,你就这么吼我,我也很难受,我想跟你好好说话的。姐姐, 但是,我不能让你把孩子带走。”
“你留着我的孩子想做什么?你抢走他已经五年了,你凭什么?这五年里,你是怎么对他的,我不可能再把孩子交给你。
高煜铭他们带走孩子的目的,南意棠左思右想,觉得而他们大概还是想把孩子留着,当做威胁她的工具,可是,她的身上还有什么是他们想要的呢?
如果是为了威胁,为什么五年前的时候他们不这么做,而是等了这么久呢,南意棠有些捉摸不透。
“他也是我的孩子,他叫我爸爸。”
“可你对他没有半分亲情,他是我的和秦北穆的孩子,你不是他父亲,秦北穆才是。”
“可秦北穆不是已经死了吗?孩子也叫了我五年父亲了,你没有必要去纠正他。”
“你不配。我儿子的父亲永远都只有秦北穆一个。”
南意棠警惕的看着高煜铭:“你到底要怎么,才能让我走?”
“姐姐,其实我可以不要这个孩子,如果你愿意留在我的身边的话。我可以把孩子还给秦家。”
“痴心妄想,我不会喜欢你的。”南意棠蹙眉,眸色都冷了几分。
“秦北穆都死了,你为了谁守着呢?你看,你现在被困在这里,你心里的那个人都没法来救你,有什么用呢?你早就该忘了他了。”
“我跟他的事情和你无关,哪怕他已经死了,可没人能取代他在我心里的位置,我这辈子,都只喜欢他一个人,直到死。”
南意棠的心里觉得奇怪,高煜铭实在提了太多次的秦北穆了,他是不是在试探些什么?秦北穆还活着的事情,直到的人并不多,但是,那些人很有可能也是怀疑的。
只是秦北穆很少出现,留下的痕迹也是很难追寻,所以他们不确定,小馒头的出现,或许不是为了引她出来,而是为了对付秦北穆。
南意棠抱紧了自己的孩子,“你不放心,那就是来硬的了,我的人已经在外面了,还有三分钟就要十二点了,到时候,他们会带着警察包围这里。与此同时,你在西海港的那批货物,也会化为灰烬,你这个星期的心血,就要白费了呢。”
高煜铭想要靠近,南意棠却迅速的从衣服掏出了武器,对准了高煜铭。
混沌決 韓太明
“我劝你最好别动那些心思,你现在动不了我和孩子,我如果真的动手,这一声足够引起很大的动静了,你想这里被警方包围吗?”
南意棠的手上,也握着筹码,孩子是她的软肋,她不敢轻举妄动,也是安排了周全才来的。
“姐姐,你早就开始调查我了?真是让我刮目相看,你这五年,变了许多。”高煜铭是没想到,南意棠竟然带着武器傍身,现在他就算想把南意棠打晕了藏起来没没办法了。
他们的确是想过,把人先藏起来,到时候她的手下带着警方来也查不到人,这事自然就不了了之了,可南意棠太警惕了,他们没有办法下手。
“你一样变得不少。”
花樣美型男 陶妍
寒門新貴:郡主寵上天
“姐姐。我不想跟你针锋相对的。杀人凶手是秦北穆,只要他死了,我父母的大仇得报,我们之间,可以不必变成敌人。”
“呵呵,你以为,这是对我的恩赐吗?”南意棠冷冷的笑了笑:“我说过,我会查明真相,在那之前,罪名我不会随便认。况且,秦北穆五年前就已经死了,你如今又在说什么疯话呢?”
“他真的死了吗?”高煜铭握紧了自己的手:“他真的死了吗?”
果然,他们怀疑秦北穆没有死。
禦侯門 亙古一夢
“五年前,我亲手杀的,这件事情,人尽皆知。这不也是你背后的那个人布置的局吗?怎么?如今却要来质问我?”
南意棠抱着孩子,看了一眼手表,说道:“十二点了,你们没有时间了。”
外面很快的就传来了不小的动静,是南意棠的人行动了。
“你来这里一直低调,就是不想你做的事情被人发现,警方若是发现了你们,细查下去,你往后的路可就很难走了,你确定,要继续拦着我,给自己惹麻烦吗?”
南意棠扫视了众人一眼,“还不赶紧让你的手下把东西收一收?高煜铭,鱼死网破,不是你要的结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