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1y8a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我有一座藏武樓 ptt-第六百九十八章 分道揚鑣熱推-v1uic

我有一座藏武樓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藏武樓
北市,米店后院,略显阴暗燥热的房间之内,袅袅青烟从香炉当中升腾,在屋内蔓延,让人头脑不禁为之一震。
一个身材高瘦的身影背手立在打开的北窗窗前,面朝蓝天,有白云朵朵漂浮空中。
温热的风吹进,宛若情人的手,拂开他鬓间的长发,略有萧瑟的气质。
男人的一身白衣干净澄澈,好像那种不染俗世红尘的仙人,然而气质却极为诡异邪魅,身边无时无刻不再充斥着一股吸摄人心的力量,叫人如堕地狱修罗。
“南宫长老,我们的行礼已经收拾好了,随时可以离开,不知您如何打算?”
庄世礼敲了三声,得到允可,推开屋门,迈步而入。
英俊略显阴沉的脸上没什么特别的表情,看起来也算是恭敬。
宋哲的時空遊記
戀上異能男友 三滴碎淚
只是心底深处却有一丝不甘和不满,对着那高瘦的背影说道。
计划本来实行的好好的,他这边已经冒着生命危险在行事,吊着段毅,给对方创造了一个极好的条件。
但南宫适那边却拖了后腿,把事情闹得那么大,却没能顺利将贺兰月儿掳来,还打草惊蛇,庄世礼当然不高兴。
只是南宫适出身南宫世家,还是南方魔教的长老,武功盖世,地位举足轻重,不是他能撼动的,故而将这种种不满和不甘压下,询问对方接下来的打算。
南宫适没有回头,只是轻轻咳嗽一声,说道ꓹ
“你现在走恐怕已经晚了,消息传到段毅耳中ꓹ 他必不会让你安然离去。”
这句话不用南宫适说,庄世礼也明白,只是不现在走ꓹ 拼一拼,难道坐等段毅上门ꓹ 束手待毙吗?
他的性格当中有着冒险和拼搏的一面,事情临头ꓹ 再多的后悔也无济于事ꓹ 反而不如坦然面对。
而且,他认为自己这一方的高手也不少,只要段毅不是率领千军万马,他们自有生路。
“所以我才来问南宫长老的打算,若是您和我们一起走,众人力量聚集一处,段毅短时间内调集不来多少人手ꓹ 咱们有很大可能安全返回。
異界之刺客縱橫 飄零幻
但若是分散开来,我们有危险ꓹ 南宫长老恐怕也很难摆脱贺兰家族的高手。
再者ꓹ 现在河阴县戒严ꓹ 内外都有大军驻扎ꓹ 稍有不慎,恐怕就会落入围攻ꓹ 希望南宫长老能认真考虑。”
说到底ꓹ 庄世礼尽管对南宫适没能完成重托而感到不满ꓹ 但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北方,他最为倚仗的还是这个大魔头ꓹ 故而才想着和他一起离开,有个武力强悍的打手可用。
再者,万一遇到追兵杀手,南宫适这个出挑的高手很可能成为对方的主要打击目标,分担他的压力,这可是大好事一件。
当然,想是这么想,若南宫适真的和他一路,怕是得将对方当祖宗一样供起来,谁让人家武功高,地位高呢?
不过南宫适是何等人物,虽然没有多少心机城府,更不擅长算计,但武功高强,心灵敏锐,阅历也十分丰富,察觉到庄世礼的用意,哼了一声。
庄世礼不满,他还不满呢。
若非是庄家这次动用了不少好处,更许诺未来对他的一系列支持,他怎么可能为区区一个庄世礼而掳掠贺兰家族的明珠,还陷入这般上不上,下不下的境地?
现在竟然还想将他当成救命稻草,护身符,真当他是傻子?
不过庄世礼到底也是南方魔教首屈一指的大势力继承人,本身也颇得教中上下的赞誉和期许,他不想将双方脸皮撕破,只是木然的回道,
無限之量子永生
“不了,眼下河阴县虽然戒备森严,重重守卫,但高手也是层出不穷,正是我辈大显身手的好时机,我准备挑战几个高手,磨砺一番武学再回去。
而且,来前教主交代过我,除了帮衬你之外,还要去见一见北方魔教的几个老家伙,他们的徒子徒孙在咱们的地界死伤不少。
两教毕竟同出一源,总是这么僵持也不好,希望能坐下来,好好谈谈,找个合适的法子,解决双方的矛盾。”
庄世礼见状,知道南宫适对他有了看法,双方再想恢复之前那种亲密的关系,怕是很难,也不再强求,招呼了声,便离开屋子。
等到庄世礼将大门从外面合上,南宫适方才回过头,露出一张极为苍白无血的脸庞,长相不算出众,一双眼睛倒十分出众,仿佛藏着什么魔力。
全球影帝 黑心火柴
他身上的气机也有片刻的凌乱和虚弱,咳出一口血,随即从怀中掏出一张手帕,将血迹擦拭干净,暗道,
我能把你變成NPC 修身
“贺兰家的龙藏大心经果然不凡,家主武功竟然也练成绝顶之境,当真不可小觑。”
数日之前,南宫适在孟州州县内的贺兰家族大闹一场,杀人数百,高手也不知多少死在他的手上,只有寥寥几人堪为他的对手。
那贺兰月儿身边的安婆婆和裘公公算是一对,尽管单个的实力并不放在南宫适的眼中,但两老彼此心有灵犀,配合默契,又有一套合击之术,才能让他久攻不下。
盜墓筆記之河木集 張家四爺
萌寵冤家:狐王大人求放過 玄二
贺兰月儿的老子比起裘公公和安婆婆,武功更强,将鲜卑贵族嫡传的龙藏大心经练到登峰造极的层次,一身真气凝成一股,宛若大龙缚身,一招一式都堪比神功绝技,龙吟不绝。
要说南宫适本来也不会被贺兰月儿的父亲打伤,只是他终究只是一人,寡不敌众,再加上之前被安婆婆与裘公公两人消耗不少真气,这才落了下风。
身上的伤一时半会儿好不了,对方又加深守卫,想再次动手根本不可能,除非打算自投罗网,因此南宫适悄悄从孟州州府潜回河阴县。
然后就有了庄世礼招呼手下,收拾细软行囊,准备跑路的事情。
南宫适很清楚,自己这一番动作恐怕不但打草惊蛇,还惹怒了段毅。
甭管怎么说,镇北王世子终究有些威慑力,眼下又是这种草木皆兵的情况。
他认为,庄世礼此次回返南方的行程,绝不会安稳,说是九死一生也不为过,因此,南宫适才拒绝庄世礼的“好意”。
当然,眼下这个米店也不能住了,至少南宫适不打算继续留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