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w1wl精华都市小说 萬法無咎-第二百零五章 返歸武域 傳法召見展示-i0e2j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
归无咎二人经那清气一裹,穿透数重空间壁障,不知飘荡了多久,终于感受到身躯已被一根无形的绳索捆缚,仿佛海上拖船,不由自主朝着某一个方向挪动。
定睛一看,这“无形绳索”其实是四道光束映照合一,只是距离过远,光彩暗淡下来,所以幽微。
又数十息,周遭气机一转,天地之明暗色调,亦经历了一重变化。
俯首一看,似有一座四四方方的一点,兀立于指甲盖大小的孤城之中,将自己二人从一莫名之地拖拽进来。
这一瞬间感觉,异常熟悉。
真武之域。
归无咎、姜敏仪二人不约而同的转头对视一眼,精神大振。
二人都立刻发现——真武之域,与来时大不相同了!
此身所感,天地元气,似乎莫名稀薄了许多。
但这并非不祥之兆。
元气之所以稀薄,是由于这方天地重新焕发了生机,处于一种急速扩张的状态。如果说归无咎初入此界时,只觉此界虽然气机高古、物象茁壮,但这份绚烂,总给人一种昨日黄花、空留照影之感,不若今日活力迸发,生机无穷。
宛若一只气囊,原本虽然图绘精致,材质不凡,但始终皱皱巴巴,干瘪杂糅,未尽其用;如今渐渐充气鼓胀,丰盈饱满。
任由气机稀薄下去,也有弊端。
但归无咎略一感应便即寻到——在真武之域的最中心,似乎有一处“泉眼”,无穷无尽的新生之气从中溢出,填补空缺。
整个真武之域,便处于这样的快速流动之中。
不问可知。如此变化,与此次真幻间之行的成败功业ꓹ 息息相关。
真武之域虽只是紫微大世界中的一部,并非一个完整独立的大界。但是以规模而论ꓹ 也诀非任何小界可比。
天下间最为玄奥动人之事,莫过于一界之兴衰消长,生死更替ꓹ 竟然以如此直观的面貌呈现出来。
归无咎、姜敏仪心神沉浸于此中精彩变化,只觉妙意无穷;浑然不觉时光飞逝ꓹ 不知何时,双足已落在实处。
不知过了多久ꓹ 只闻耳边响起一声轻轻的咳嗽。
归无咎二人自定中醒来ꓹ 定睛一看。眼前有六人各自擎伞而立,灼灼目光凝视着二人,显然已经等待甚久。
三國之召喚時代 無知浪子
婚色撩人 鎏年
归无咎、姜敏仪微微一笑,环身一望,示意醉心于天象之变,故而怠慢。
虽未明言,其实意之所指ꓹ 再清楚不过。
零淚之城
但这六人却相互对视一眼,面色各异ꓹ 又略显茫然ꓹ 颇有些不得要领之感。
归无咎心思何等敏锐ꓹ 立刻从中推断出——
这六人虽然道行极为深湛ꓹ 在近道境中也是第一流的人物,每一人都要较当日所见的伊濯武君有所胜过。但他们六人ꓹ 却对归无咎眼中瞩目之极的天象变化ꓹ 一无所知。
六位分量极重的人物在此迎候ꓹ 必然是早知晓了此行成败结局。归无咎在见到六人的一瞬,本以为其必是通过天象生机的演变推断出这一点ꓹ 丹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六人之中,最靠右手边那位抱拳一礼,缓声道:“阖町氏,樵愚。”
紧邻于他的右手边第二人亦抱拳一礼,出言道:“有胥氏,邹阳。”同时,此人目光不着痕迹的在归无咎身上扫了一眼。
第三人身形罕见的异常瘦削,身着明黄袍,淡然道:“朱骧氏,蒲茂休。”
第四位乍一望去,一副三十四五岁的面孔,在六人之中最为年轻,微笑道:“丰仑氏,时力辛。”
左首第二这人,身着朱服,静言道:“今懒氏,子元吉。”
他却与旁人其余六人不同,望向姜敏仪、归无咎二人的目光微微闪烁,似乎心绪浮动,不可捉摸。
最后一人方面广颐,原本面目模糊不定,只是随着一声长笑,显露出青中泛红的真容来,高声道:“元康氏,淳于坚白。”
他的态度在六人中最为热络,目光定在姜敏仪身上,甚是亲切,竟颇有一种喜不自胜之感。
真武之域中历代不绝,有日耀武君三十人,每一氏族五人。这六位武君虽然只言说了门户、姓名,并未提及其余;但是归无咎、姜敏仪二人,却自然能够判断出,眼前六人,当是六氏首座无疑。
在最讲务实、立足当下的武道之中,能够遣出如此阵仗相迎,可谓是莫大的礼遇。
六人神意之轻重,态度之细微,归无咎也感应分明。其约莫七八成目光,都是聚集在姜敏仪身上。
归无咎心头一松。
他早已打定主意。武域之中的责任、使命、收获,得失、劳碌,无论正反,皆由姜敏仪一身受之。如果此辈对于真幻间中之事了如指掌,他想要置身事外,只怕不易。当前情形,倒是正合他意。
想来在其等的判断法门中,能够窥探一界之主的名位,为谁人所得。如此,自然会以姜敏仪为主。
六位日耀武君首先通了姓名,接下来归无咎二人,自当还报通名;此礼数使然也。
姜敏仪一张口,正欲通名。但将启唇时,心中却蓦然涌现出强烈的诉说欲望;仿佛天意昭彰,不可违逆。
心念一动,姜敏仪力科做出抉择,决定顺其自然。
只听她开口言道:
“武道之魂,合宝入身。”
“藏形遁化,流变适真。”
……
所说非是其他,正是姜敏仪用自己的语言文字改头换面的“二转之文”。
雅慧望當歸
诉说之时,姜敏仪身躯银光一泛,兼有金之质实,玉之温润,浑似天人临凡,凛然不可侵犯。
六位日耀武君微一出神,立刻省悟过来——这定然是她此行得胜而回的收获,武道的机缘所在。无暇多虑,立刻心神沉浸其中;也顾不得参悟奥妙,只把一字一句,牢牢记下。
归无咎忽然抬头,张目四顾,略显惊讶。
在姜敏仪诉说真文的同时,这方天地的膨胀扩张之势,陡然加速!自此界最中心处的生机喷涌,亦同步破格提升。
这种幽幽渺渺的疏宕之力,仿佛星辰之间的远近挪动,看似不显眼,其实速度快极。
不多时,这份扩张之力愈来愈疾,整个世界亦随之摇摇欲坠,濒临崩陷瓦解的边缘。连六位日耀武君,也察觉出似乎有几分异常。
但是他们心神沉浸于聆听妙法的欢喜之中,并不以为有任何危险。
归无咎已然心生警兆。
而姜敏仪的传法口诀,尚有一十六句。
正在此时,天地间凭空多出一种沛然雄浑的调和之力,高不可及,远不可视,自九天之上无中生有,一举将此界稳固定序,重归潜流暗涌之象。
归无咎双眸一凝。
以人力争衡天地,略不失色。可见出手之人,道行已到了那等境界。
如此人物,如今的真武之域中,也唯有一人而已。
待姜敏仪将最后一十六句话讲述讫,空中一道极远、又极近的空灵之音忽然响起:
“余事容后再议;你六人且请她到连虚天来,我有话说。”
樵愚、邹阳等六人,闻言一惊。
作为更易武道命运、真幻间气运所钟之人,元尊大人定会亲与之一见,此事是毋庸置疑的。若非如此,武域中十二座接引台,余人皆是自匡都城原路回返,临了却改成了这津甸洲邯平城。无它,只因这处“章台”潜通于连虚天小界。
但这位元康氏外符嫡传,毕竟与六位内执掌不同,非是在武域之中成长。如今一跃成为武道的天选之子,自然会有许多环节,加以完善补救。
登明录册,明正源流;告知典故秘闻、传承之序;有关武道龙符和其余秘宝的深层机密;甚至于授之以真宝法诀、扈从人手等等……
且这并非元康氏一家之事,而是整个武道的寄托所在。
六人迎候在此,正是为了此事。
待这些步骤都一一完成,便是元尊大人召见之时。
但不知是否因方才姜敏仪口述真诀的缘故,导致元尊大人临时改变了主意。
以元康氏淳于坚白为首,立刻上前,请姜敏仪移步。
归无咎与姜敏仪对了个眼神。
入乡随俗,从善而流便是。
武林逍遙行
淳于坚白立刻摆出五彩车鸾一架,请姜敏仪上座。
有胥氏邹阳武君,眉头微不可察的一蹙。归无咎与有胥氏或有渊源,且不去说。按照诸位武君既往认知,真幻间之旅,要么功败垂成,要么便只当有唯一一位胜者。而眼前之人,竟尔辅佐元康氏成功,最终与其一同出境,显然也有非同小可的福泽与造诣。
倒也不可冷待了他。
正在此时,忽闻一道宏亮声音道:“这位是弘之故识。待客之事,交由晚辈来做。如何?”
邹阳武君面色一缓,道:“如此甚好。”
又冲归无咎点了点头,这才放心转身离去。
归无咎抬首一望。在六位日耀武君身后不远处,另有一人,恒星境的修为,身着蓝白二色袍,神采飞扬跳脱。
却见这人一拱手,微笑道:“归道友作图开示之恩,弘不敢或忘。”
归无咎念头一转,想起真幻间之内百里开济和几位执掌的对话,若有所思道:“山城弘……殷融阳?”
山城弘长笑一声,显是承认了。
真幻间之中,除了归无咎、姜敏仪、席乐荣等寥寥数人,其余人等不仅姓名更易,面目亦有较大变化。
归无咎打量两眼,缓声道:“恭喜。”
按照归无咎自己的估算,以“殷融阳”的器宇根基,通过自己留下之画卷,明悟真幻之辨的可能性,至多也不过三成上下;想不到他竟然成功了。
联想到秘境中席乐荣对他的评价,便是“笨鸟先飞”四个字;后发先至,一跃成为这一代武道中的第二人。
两相对照,倒是颇有暗合之处。
或许世上有这么一种人,其所取得的成就,总要较你想象中高上几分。
这也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非常”之人了。
山城弘一拱手,笑言道:“虽然最终鼎定一界的是姜道友。但是弘隐隐有一种感觉。此次秘境之行,归无咎道友所得,未必较姜道友为少。”
归无咎面色不变,既未承认,亦未否认。
正在此时,邹阳武君急匆匆的赶来,竟是去而复返。
邹阳武君望了归无咎一眼,似感到捉摸不透,高声道:“元尊大人有命。你也一并前去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