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xu08精华都市小說 還珠語成 ptt-馨瑞和綿恪大婚、燕子去世分享-jdup3

還珠語成
小說推薦還珠語成
馨瑞与绵恪的大婚后便入冬了,朝局也很是稳定,所以这一段时间,小燕子的心情很是不错。一日绵恺便来到了慈宁宫向小燕子请安:“皇额娘吉祥。小玛嬷吉祥。”
“起来吧。”小燕子示意道,绵恺现在向小燕子请安的时候依旧行下跪礼。
绵恺起身道:“谢皇额娘。”
小燕子说道:“龙儿,现在前朝没什么事吧!”
“没有。”绵恺说道。“近阶段前朝只有些日常事务。”
“那就好。”小燕子点头道。
绵恺唤道:“皇额娘。”
“想说什么?”小燕子问道。
绵恺说道:“明年开春后,就要选秀了。”
“选秀?”小燕子口中念道,“对,明年就要进行选秀了。龙儿,你想纳妃了吗?”
绵恺应道:“是的。”
“皇上要纳妃了?”令太皇太妃说道,“这是好事啊!”
“嗯。”小燕子说道,“到时候,就下旨让内务府好好准备。”
“皇额娘同意了?”绵恺到惊奇。
“是啊。”小燕子说道:“额娘何曾不让你纳妃。只要符合祖制,纳的妃子是八旗女子,额娘怎么会不让你纳妃?”
“好。”绵恺点了点头,“既然皇额娘同意了就行。儿子去军机处了。”
“去吧。”小燕子说道。
绵恺跪下行礼:“儿子告退。”说着退出了慈宁宫。
绵恺走后,令太皇太妃唤道:“小燕子。”
“额娘,怎么了?”小燕子问道。
令太皇太妃说道:“你不是希望一个男人只娶一个女子吗?怎么会同意皇上纳妃?”
“龙儿是皇帝,不是普通人,哪个皇帝不是有三宫六院的?想想皇阿玛就明白了。”小燕子说道。
令太皇太妃又说道:“难道你不希望皇上像他的皇阿玛一样吗?”
“痴情的男人是不多的。”小燕子说道,“再说了,先帝不是还纳了蒙古土尔扈特部的公主吉诺为妃吗?虽然是有名无实,但是毕竟是纳了。”
“可那是为了国家的稳定才这么做的。”令太皇太妃说道。
“当年为了李若冰的事,龙儿的心中必然有块伤疤。现在,他是皇帝,是可以独自掌握朝局的皇帝,我不想去反驳他的决定,我不想去挑战他的权威。如果皇帝和皇太后各自坚持对一件事不同的看法,那么下面的臣子便会很难做人,先是出现内乱,直到最后整个国家会出现混乱。就算到时,龙儿他可以平定朝局,但是那个时候的大清国早已是满目疮痍,生灵涂炭了。”
令太皇太妃说道:“可是婉萦会理解吗?紫薇和尔康会理解吗?紫薇可是你的结拜姐妹啊!”
“当我嫁给先帝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作为皇帝的女人,就要学会牺牲。”小燕子说道,“若是我当时坚持不让先帝纳蒙古土尔扈特部的公主吉诺为妃,也许蒙古那一块还不知道会闹成什么样呢?尔康跟了皇阿玛这么多年,他必然早已明白的。至于紫薇,她是我的好姐妹,我相信她会明白的。我也相信,婉萦也会懂的。”
“小燕子。”令太皇太妃唤道。
小燕子问道:“额娘,怎么了?”
令太皇太妃看着小燕子,说道:“回想起当年那个大大咧咧喜欢嬉闹的小燕子和现在身为皇太后的小燕子就像是两个人。”
“嗯。”小燕子点了点头,“自从先帝驾崩,我的心便渐渐封闭了。没有先帝的日子,我觉得失去了好多。除了孩子们的成长,我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事会让高兴。”
“自从先帝去世后,我从没有见过你再流过一滴眼泪。”令太皇太妃说道。
小燕子说道:“我不可以哭,我必须坚强,否则龙儿的心中会变的无助,他会变得没有方向。可是,令人欣慰的是,龙儿他成长了。”
“是啊!”令太皇太妃说道,“那你以后可以轻松些了。”
“嗯。”小燕子点了点头。“对了,额娘,刚才您说到了那位惠太妃。她现在怎么样?身体还好吗?”
“听说,她病了。”令太皇太妃说道。“病的还不轻。”
“她是个苦命的人啊!”小燕子叹了口气,“为了自己的族人的安定,放弃了本有的自由,嫁进了皇室。”
令太皇太妃点了点头:“是啊。”
“找个机会,我要去看看她。”小燕子说道。
婚心如故:陸少的心尖寵
令太皇太妃说道:“是应该去看看她。”
。。。。。。
仁光六年,选秀大典在慈宁宫举行。小燕子坐在中间,令太皇太妃坐在小燕子的右边,绵恺和婉萦坐在小燕子的左边。秀女们一个接着一个走进来,以供四人挑选。此时,站在面前一个长得颇为秀丽的女子,向四人行礼:“奴婢镶黄旗瓜尔佳氏。”
接着,绵恺突然觉得眼前一亮,令太皇太妃看到了绵恺的表现,唤道:“皇上,皇上。”
“哦!”绵恺反应过来,“小玛嬷。”
令太皇太妃笑了笑,便向那个女子问道:“你都会些什么?”
“奴婢会武功,会骑马射箭,奴婢还会写字作画。”那女子并无惧色说道。
“没想到你还文武双全啊!”小燕子到是来了兴趣,“那你的武功是谁教的?”
瓜尔佳氏施了一礼,说道:““回皇太后,是阿玛请师傅教的。阿玛说当今皇太后是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女英雄,不会喜欢柔柔弱弱的女子。不管是当今皇后娘娘,还是宁亲王福晋,还是安亲王福晋都是会武功的。而馨瑞格格更是得了皇太后的真传。”
“不要自称奴婢了。”小燕子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瓜尔佳氏应道:“回皇太后,小女名叫梅儿。”
“嗯。”小燕子点了点头。“下去吧!”
“是,梅儿告退。”梅儿说着便行了一礼退出了慈宁宫。
绵恺知道,这个让自己眼前一亮的女子,母亲对她也颇有好感,便说道:“皇额娘,您看她怎么样?”
“额娘觉得不错,你若是喜欢,那就纳了吧!”小燕子说道。
“好。”绵恺说道,“那就这么定了。”
小燕子说道:“那就把永寿宫整理一下,就入住吧!”
“皇额娘,那她封什么为好?”绵恺问道。
小燕子却说道:“还是你决定吧。”
“就封他为妃,封号为‘梅’,皇额娘,您觉得怎么样?”
小燕子点了点头:“也好。”
。。。。。。
三日后,封妃大典在太和殿举行,梅儿穿着一声妃子朝服,走到绵恺与小燕子以及婉萦和令太皇太妃面前以大礼跪下:“臣妾拜见皇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拜见太皇太妃,千岁千岁千千岁。拜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拜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起来吧。”绵恺说道。
梅儿起身道:“谢皇太后,谢皇上。”
接着,梅儿坐到婉萦的旁边。大臣们跪下行礼:“臣等叩见梅妃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平身吧!”梅儿微微示意说道,尽显身为皇妃的气度。小燕子和令太皇太妃在一边点着头。
这一日,宫中又是大宴。直到很晚才结束,绵恺才前往永寿宫。
。。。。。。
第二日,绵恺直接去乾清宫上朝去了,梅儿则前往慈宁宫向小燕子敬茶。“臣妾向皇太后请安,皇太后吉祥。”
“嗯!”小燕子点了点头。
“臣妾向太皇太妃请安,太皇太妃吉祥。”令太皇太妃。
“嗯!”令太皇太妃点头道,“快去敬茶吧!”
“是!”梅儿点头道,“臣妾向皇太后敬茶,皇太后请喝茶。”
小燕子笑着接过了茶杯,喝了一口,说道,“你以后有空就和皇后一样多来我这慈宁宫,多陪陪我们这两个老人。”
梅儿应道:“臣妾会的。”
“去坤宁宫吧!”小燕子说道。
梅儿行了一礼:“那臣妾告退了。”
“嗯!”小燕子点了点头。
逼婚36計,總裁的舊愛新妻 浮華盡褪
。。。。。。
坤宁宫中,小太监走过来跪下道:“启禀皇后娘娘,梅妃娘娘求见。”
“哦?”婉萦放下手中的茶杯,口中念道,“梅妃来了。”
“是。”小太监说道,“梅妃娘娘就在门外等候。”
“让她进来吧!”婉萦说道。
“嗻!”小太监应道。
接着,梅儿走进了坤宁宫,跪下行礼:“臣妾永寿宫瓜尔佳·梅儿拜见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吉祥!”
“快免礼。”婉萦扶起梅儿。
梅儿起身说道:“谢皇后娘娘”
“妹妹,不要这么多礼。”婉萦便客套起来。婉萦明白自己的丈夫不是普通人,是不可能只有自己一个女人的。面前的女子让自己有些不舒服,但是为了丈夫,为了后宫的和睦,婉萦没有把心中所想表现在脸上。
“臣妾岂可和皇后娘娘以姐妹相称。”梅儿说道。
婉萦说道:“我们现在同侍一夫,怎么不是姐妹?”
“那梅儿就叫您皇后姐姐了。”梅儿说道。
婉萦笑了笑,说道,“那我就叫你妹妹了。”
“好!”梅儿笑了笑。
婉萦示意道:“快坐!这里有银耳莲子粥,妹妹也喝一碗吧!”
“那就多谢皇后姐姐了!”梅儿说着喝了几口。
婉萦说道:“妹妹,听说你文武双全,长得有好看,怪不得皇上喜欢。”
“皇后姐姐长得也很好看啊!皇后姐姐的额娘还是才女,是高宗皇帝的最喜欢的格格之一。那皇后姐姐一定也是个才女。”梅儿说道。
“呵呵!”婉萦笑了笑,“好了,不说这个了,喝粥。”
“好!”梅儿也是笑了笑。
。。。。。。
荣纯七年九月,永寿宫梅妃瓜尔佳氏为绵恺生下了一个皇子,绵恺为他的皇次子命名为“奕诚”,绵恺也趁刑部尚书丁忧回籍,让梅儿的叔叔刑部侍郎赫图补上。而绵恪和慧儿的儿子也出生了,绵恪为儿子取名叫“奕诩”。馨瑞和沛霖生的则是女儿,沛霖为女儿取名为“芸萱”。接连的好事,让小燕子高兴坏了。众人来慈宁宫请安的,小燕子抱抱这个孙儿,那个孙儿,抱抱孙女,又抱抱外孙女“芸萱”。
可是,皇宫中没高兴几天,便传来一个坏消息——年近七十的令太皇太妃病倒了。宫中的太医从乾隆时期的常寿胡明芳一辈到现在已然换了好几代,而现在由于令太皇太妃的病重,太医们又忙碌了起来。小燕子下旨让绵恒一家,绵恪一家,以及整个福家都进了宫。
“额娘。”小燕子在床边唤着令太皇太妃。
令太皇太妃无力地唤道:“小燕子。”
小燕子握着令太皇太妃说道:“额娘,你不要怕,不会有事的,我会让太医把你治好的。”
“额娘不怕,额娘快七十岁了,还有你和紫薇两个女儿,你们让我这辈子经历多少的意外、快乐和幸福,我还会有什么遗憾呢?”令太皇太妃依旧无力地说道。
“额娘,不会的。”小燕子又说道。
“我。。。。。。”说着令太皇太妃闭上了眼睛。
“额娘。。。。。。额娘。。。。。。。”小燕子唤了两声,“太医,太医。”
“臣在。”太医急忙从一边走过来。
小燕子急忙说道:“快。”
“是。”为了争取时间,太医们也不行礼了。便直接搭上令太皇太妃的脉搏。
过了一会,太医放开了令太皇太妃的脉搏。小燕子便问道:“怎么样?”
“回皇太后,太皇太妃只是晕了过去,可是她的五脏已然衰竭,身体很是虚弱。”一个太医说道。
“那治的好吗?”小燕子又问道。
“回皇太后,这个。。。。。。”那个太医有些不知该怎么说。
小燕子看着太医的样子便说道:“你们就直说,太皇太妃现在能不能治好!哀家和皇帝恕你们无罪。”
末世之恐怖危機 亞索的風墻
“嗻。”那个太医应道,“也只是苟延残喘些时日了。”
“什么?”小燕子口中念道,“怎么会这样?”
太医们以为小燕子要秋后算账,便跪下道:“臣等已经是尽力而为了。”
“哀家说了,恕你无罪。”小燕子说道,“那你告诉哀家,太皇太妃还有多少时日?”
“回皇太后,两个月已然是奇迹了。”另外一个太医说道。
小燕子有些气愤,又问道:“难道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只怪臣等才疏学浅,无能为力。”另一个太医说道。
小燕子说道:“你们的师傅不是常寿太医吗?怎么会无能为力?”
“只怪臣天资不够,无法学到先师的医术的精髓。”先前一个太医说道。
“那现在怎么办?”小燕子问道。
另一个太医说道:“臣只能开些补气养血的方子,尽力延缓太皇太后的性命。”
“下去吧!”小燕子便说道。
“嗻。”太医们应道,便退出去开方子煎药去了。
“要是常寿还健在那该多好啊?”小燕子说道,“可天下又有几个常寿啊?就算是他的学生,也没有像他一样的。”
绵恺在一边说道:“皇额娘,小玛嬷是个好人,儿子相信上天会保佑小玛嬷的,儿子相信会有奇迹出现的。”
“嗯。”小燕子说道,“额娘也期望这奇迹出现。”
“皇额娘,天色不早了。”绵恺说道,“您还是先去休息吧!否则,儿子会担心您的身体会受不了的。这里儿子会派人留在这里守着小玛嬷的,小玛嬷一醒来,便会有人来禀告皇额娘的。”
“不。”小燕子却反对道,“额娘留在这里为好,别人额娘不放心。”
“可是,皇额娘的身体。。。。。。”绵恺却说道。
小燕子说道:“不要怕,额娘不要紧,你今天处理政务累了,还是先去休息吧!”
“可。。。。。”绵恺依旧向反驳。
小燕子打断道:“先去休息,明天还要上朝呢!”
向往的生活之娛樂大師
“是。”绵恺面对母亲的坚定,“儿子去休息,皇额娘也要早些休息。”
“嗯!”小燕子点了点头,绵恺便离开了。
。。。。。。
十一月中旬,奇迹并没有发生,令太皇太妃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便撒手人寰了。绵恺下诏以太皇太妃之礼将她风光大葬,他知道小玛嬷是皇玛父最宠爱的妃子旨意,特此将小玛嬷葬在了乾隆的陵寝一边。小燕子望着令太皇太妃葬礼,她没有哭。她发过誓,在永琪去世以后再也不哭的。可是,她的心中却是极其难受,对于义母,小燕子的心中对她充满了感激。自从当年进宫,自己便受义母的照顾,可如今义母不在了,小燕子的心中充满的落寞。
令太皇太妃去世之后,小燕子便成为了爱新觉罗家族中活在世上中辈分最高的人。而“永”字辈的人大多早已都去世了,剩下的“永”字辈的年纪都比小燕子小。于是,绵恺便下旨为小燕子拟上了“老祖宗”的称号。接着,除了小燕子的儿女向小燕子请安的时候,称为“皇额娘。”其他人向小燕子请安时,为了表示亲切与尊敬,皆称为“老祖宗”。
这一日,小燕子在明月彩霞以及四大才子的陪同下,去御花园游玩,便看到梅妃带着奕诚在亭子中休息,梅妃拉着奕诚跪下道:“臣妾携子向老祖宗请安,老祖宗吉祥。”
“梅儿啊。”小燕子说道,“起来吧。”
梅儿起身道:“谢老祖宗。”
“奕诚两岁了吧。”小燕子说道。
梅儿说道:“回老祖宗,是的。”
“来。”小燕子说道,“让玛嬷抱抱。”小燕子说着向奕诚张开了怀抱。
“玛嬷。”两岁的奕诚对于礼仪不是很懂,所以还不会见礼。他看到祖母要抱他,颇为懂事地跑到了祖母的怀抱里唤道。
“小奕诚,乖啊!”小燕子在蹲着抱着奕诚。
此时,明月在一边提醒道:“老祖宗,皇上来了。”
“哦?”小燕子抬起头看到绵恺正带着微笑想自己走过来。
小燕子便放开了奕诚,让他回到梅儿的身边。绵恺走过来跪下道:“儿子向皇额娘请安,皇额娘吉祥。”
“皇上吉祥。”其余人便向绵恺行礼。
“大家都起来吧!”小燕子笑着示意道。
“谢皇额娘,谢老祖宗。”绵恺和众人起身道。
接着,小燕子说道:“走,我们去前面的亭子,坐会儿!”
“好。”绵恺应道,便与梅儿扶着小燕子,而奕诚就由两大美女带着了。
来到亭子中,小燕子说道,“皇帝和梅妃都坐吧。”
“是。”绵恺和梅儿都坐下。
小燕子说道:“皇帝好久没到御花园来走走了吧?”
“嗯。”绵恺应道,“因为前朝事情有些多,所以一直没来走走。”
小燕子说道:“听说你这几天,又是忙到半夜才休息。”
绵恺看了一眼小石子,说道:“你这个多嘴的东西,以后不要让这些小事去打扰老祖宗。”
小石子便跪下道:“皇上,小石子没有,小石子没有告诉老祖宗啊。”
“朝政固然重要,可身子也重要。你并不属于自己,你属于这个国家,你若是倒下了,这个国家该怎么办?”小燕子接着说道,“你也不要怪小石子,并不是小石子跑来告诉额娘的。”
“儿子谨记皇额娘教诲。”绵恺应道。
“听说你要检阅八旗军队?”小燕子说道。
绵恺说道:“皇额娘怎么知道?”
“额娘当然知道。”小燕子说道,“到时候,额娘要也来看看我大清的八旗军队。”
“这。。。。。。”绵恺有些犹豫,“皇额娘,您。。。。。。”
“怎么了?”小燕子问道,“觉得额娘老了,见不得人了?”
“不是,儿子是担心皇额娘的身体。”绵恺说道。
小燕子说道:“额娘告诉你,额娘还不老呢!”
“是!皇额娘不老。”绵恺微微笑了笑。
“对了,你这次检阅八旗军队,有什么说法?”小燕子问道。
绵恺说道:“这次检阅的性质如同秋围一样,和往常不变的是一样要赏赐一件黄马褂,变了的是这次赏赐不是给那些亲王子侄八旗大臣的后代们了,而是在八旗将士。这次检阅的是两黄旗的兵马。”说起黄马褂,小燕子便想起了和永琪的按此秋围,那次自己还得到了一件黄马褂。
“还要赏黄马褂?”小燕子问道,“那今年的秋围呢?”
“朕打算秋围不举行了。”绵恺说道。
小燕子点了点头:“哦。”
。。。。。。
八旗校场上,八旗军队早已到达,正在等待着皇帝的到来。此时,一边的侍卫喊道:“皇上驾到,皇太后驾到。”这本是内侍应做的,但是这次因为是因为室外,由于内侍嗓门不大,所以便由侍卫喊道。
“叩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叩见皇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将士门跪下道。
绵恺和小燕子来到校场中间的座位上坐下,绵恺示意道:“平身。”
“谢皇上,谢皇太后。”将士们起身道。
接着,绵恺站起来,说道:“当年,我大清从盛京从容入关,靠的是什么,我满人能够得到天下,靠的是什么?靠的是我们八旗兵浴血奋战。你们是黄旗,是八旗精兵中的精兵。今日,朕今日在这里摆了擂台,你们要拿出你们的能耐,如果谁能够在每一项中夺魁,那朕将赏他一件黄马褂。”擂台只有三项,分为定点射击、马上移动射击以及一对一功夫对阵。
“好!好!好!”军士们在校场上兴奋地呼喊着。
“朕宣布现在开始。”绵恺说道。
接着,擂台开始了。定点射击分为冷兵器与***,也就是弓箭和洋枪的射击。先是进行弓箭比赛,看了第一组的表现。绵恺便问道“皇额娘,你看他们怎么样?”绵恺知道母亲也是射击的高手。当年还和父亲比过射击,连父亲也略输一筹。
小燕子在一旁看着说道:“勉强还可以,只不过不能算好。”
“那皇额娘指点一下吧。这样也能提高士气。”绵恺说道。
“也好!”小燕子说道,“额娘也好久没动动身子骨了。”说着小燕子便道后面去换便装了。
绵恺意图告诉了尔康,尔康便走过去,说道:“暂停一下。”
一位副都统便问道:“福大人,您有何吩咐?”
尔康说道:“皇太后要为两黄旗的将士指点一下射击。”
“素问皇太后也是一位神射手。”那位都统说道,“臣等也期望皇太后指点一二。”
此时,小燕子换好了一身便装骑着马出来了,她一只手中拿着弓箭,一只手拉着缰绳,让马儿跑着。小燕子马上唤了一声:“小凳子。”
小凳子便很是懂事的跑到中间,把三个铜钱往天上一扔,小燕子并没有停下,而是骑着跑着的马,即刻拉弓将一直带着凤凰标记的射出了一箭,所有动作在一瞬间一气呵成。只见那支黄色的箭矢串着三个铜钱正中红色的靶心。小燕子重现了乾隆当年在射击场的一幕,而且,小燕子是骑着跑着的马射出的箭矢,比之乾隆那时更加了不起。顿时,全场的将士惊呆了,他们本以为皇太后来射箭只是玩玩而已,没想到皇太后的射击竟然有这种百步穿杨的能力。
“什么?”绵恺直接惊奇了,“皇额娘竟有如此能耐!”绵恺记得小时候,是母亲手把手教自己练习射击,他知道母亲是个神射手。但他因为忙于朝政,就不知道母亲竟然神到如此地步。
接着,便是将士们呼喊着:“皇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皇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皇太后,臣等服了。”几位正副都统跪在小燕子的面前。
“平身吧。”小燕子示意道。
几位正副都统起身道:“谢皇太后。”说着小燕子便骑着马回到自己凤座上。
接着,绵恺便说道:“皇额娘,您累了吗?”
“不累。”小燕子笑着喝了口茶水。
接着,擂台赛继续进行,众将士变得更加积极争夺。最后,绵恺将黄马褂赏给了一个二十出头的参领。八旗制度,规定每300人为一牛录,设牛录额真一人,五牛录为一甲喇(队),设甲喇额真(参领)一人,五甲喇为一固山,设固山额真(都统、旗主)一人,副职一人,称为左右梅勒额真(副都统)。 而八旗的驻防也是固定的,八旗皆围绕皇城而驻防,两黄旗(正黄旗与镶黄旗)驻防皇城的北面,两白旗(正白旗和镶白旗)驻防皇城的东面,两红旗(正红旗和镶红旗)驻防皇城的西面,两蓝旗(正蓝旗和镶蓝旗)驻防皇城的南面。
。。。。。。
一日,小燕子穿着一身便服在六六大顺陪同下和一批便装侍卫的保护下,来到了京城南郊的一所宅子门口。这座宅子里住的人便是英宗启皇帝的遗妃——蒙古土尔扈特部的公主吉诺。小燕子走进门,便看到一位年过五十的妇人跪在面前,吉诺行礼:“臣妾吉诺叩见皇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快起来。”小燕子急忙扶着吉诺起身。
“谢皇太后。”吉诺起身道,“您上座。”
小燕子坐下来说道:“你比我小几岁,还是叫我声姐姐吧!”
師士無雙 雙人徐豐色
吉诺便说道:“那我唤您姐姐了。”
“我给你带了些日用品。”小燕子说道。
“谢谢姐姐了。”吉诺说道:“我住在这里,皇上让内务府很关照我,所以我也不缺什么东西。”
“你在这里过的好吗?”小燕子问道。
吉诺回答道:“很不错,我在这里很悠闲,我的侄子们会常常来看我。”
小燕子望着吉诺,说道:“这辈子委屈你了。后悔吗?”
“不委屈,不后悔。嫁给先帝是为了我的族人,我的族人现在过的很幸福,没有战争与饥饿困扰着他们。”吉诺说道。
小燕子叹了口气,说道:“这就是人生。希望你下辈子能够自由自在的活着。”
吉诺说道:“但愿如此吧!”
一年后,惠太妃吉诺去世,享年五十二岁。绵恺遵照小燕子的懿旨下旨给内务府,把吉诺风光大葬,将她葬在了英宗启皇帝的成陵西侧。
。。。。。。
仁光九年,在选秀中,绵恺又为了自己选了个秀女,这个秀女来自正白旗,马佳氏,名叫凝雪。绵恺封她为“敬嫔”。第二年,这位“敬嫔”为绵恺生下了一位皇子,绵恺为他的皇三子取名为“奕诺”,而敬嫔则升为“敬妃”。凝雪的姑父莫德由吏部侍郎提升为吏部尚书。莫德第省委吏部尚书之后,没过多久,尔康病倒了,绵恺带着婉萦以及奕谧与颖绣,特此去学士府看望尔康。还好,尔康的病不是很重,但是太医说需要修养一段日子。
一日,绵恺来到慈宁宫看望小燕子。虽然现在小燕子已然是五十九岁,两鬓大多斑白了,而且眼不花,耳不聋,她的精神面貌也极好。绵恺拱手行礼:“儿子给皇额娘请安,皇额娘吉祥。”
“不要多礼了。”小燕子喝了口茶说道,“坐吧!”
“谢皇额娘。”绵恺应道。说着接过了彩霞递上的茶水喝了一口。
“唉。”小燕子叹了一口气。
绵恺放下茶杯,问道:“皇额娘为何叹气?出了什么事吗?”
“现在啊?宫中可真是不消停。”小燕子说道。
绵恺问道:“怎么了?”
“在前朝,梅儿的叔叔刑部尚书赫图和凝雪的姑父吏部尚书莫德争锋相对。在后宫,梅妃和敬妃也是明争暗斗。”小燕子说道,“若不是你岳父和婉萦向着你,在中间斡旋,朝廷和后宫都不知道眼乱成什么样?而现在,你岳父病了,但还好病的不重,可也不知他何时回朝?”
“可儿子觉得,这挺不错啊!”绵恺说道。
“说下去。”小燕子说道。
绵恺说道:“岳父是历侍三朝的老臣,在皇玛父时期,他就是御前一等侍卫。岳父他是一直向着儿子的,有他在朝中,可以更好的控制他们两个人,让赫图和莫德收敛一下,那样儿子清闲些,也安全些。可岳父不再,那就要儿子亲自去调节他们之间的矛盾,虽然不像岳父在朝时那样清闲,可儿子依然处于安全地带。”
“哦!”小燕子说道,“皇帝的度量让额娘想起了一个人。”
绵恺问道:“谁?”
曾有你的天氣 夏茗悠
小燕子喝了口茶,便说道:“你的皇玛父高宗纯皇帝。”
“真的?”绵恺很是兴奋,“这是皇额娘第一次这样夸奖儿子。”
小燕子说道:“对于百姓,你皇玛父和你皇阿玛皆是以宽容待之。而对于臣子,你皇阿玛是以高压治之,而你皇玛父则是以平衡治之。你现在自己能感悟出来,说明你真正成熟了,不再是那个当年只知道任性而为的小皇帝了。”
绵恺应道,“皇额娘说的是。”
“嗯!”小燕子应道。“龙儿。”
“皇额娘想说什么?”绵恺问道。
“有些东西是到了交给你的时候。”小燕子说道。
绵恺问道:“什么东西?”
“自己打开看看吧。”小燕子把自己右手边的一个锦盒递给了绵恺。
绵恺打开看到的正是自己当年想要的三面“上三旗”的令旗。绵恺说道:“皇额娘,这。。。。。。”
“额娘想过了,现在已经是仁光十年了,你当了十年的皇帝了,也越来越成熟了。额娘也老了,这些东西是该给你的时候。”小燕子说道。
“谢皇额娘。”绵恺便说道。
南少主的小夫郎
小燕子说道:“记住,做任何事要三思而后行。”
“儿子谨记皇额娘教诲。”绵恺跪下来向小燕子磕了个头。
“起来。”小燕子示意道,“以后,额娘就过着含饴弄孙的生活了。至于政务以及其他方面的事,就不再过问了,望你好自为之。只希望你没事的时候来慈宁宫看看我这快要入土的老母亲。”
“皇额娘,您怎么这么说呢?儿子还要奉养您五十年、一百年,直到您千岁,万岁。”绵恺却在一边说道。
“人哪有活这么久的,额娘只要这辈子没有遗憾,就知足了。”小燕子说道。
绵恺说道:“那在您在世的时候,您的儿子孙儿都会好好孝顺您的。”
寶妹不好惹 兩個豆沙包
“嗯。”小燕子笑着点了点头。
“那好,儿子去养心殿了。”绵恺说道。
小燕子点了点头:“去吧。”
通天武神 三俗青年
。。。。。。
接下来的日子,由于绵恺的成熟,由于他已然深谙帝王之道和帝王之术,小燕子便再也没有过问绵恺在朝政上面的事务。就这样,小燕子便过了整整十年的平静而又幸福的生活。这十年间,由于绵恺各方面施政得当,所以没有什么大事发生。经济上,由于外国经济方式的进入,国家的财政收入也进入了一个新高度。而后宫中,绵恺的妃嫔多了不少,所以子嗣也多了不少。小燕子每日便带着绵恺的后妃们与孙儿孙女们玩闹,这样的日子让小燕子颇为惬意。
仁光二十一年初,宫中的人都在为小燕子的七十大寿而忙碌着。这时的绵恺也是四十五岁的人了。此时的小燕子的头发已然全白了。大寿之日,小燕子穿着一身皇太后朝服坐在慈宁宫的正座上,下面先是绵恺和婉萦向小燕子拜寿:“儿子(臣妾)给皇额娘拜寿,祝皇额娘福如东海,万寿无疆。”
接着,便是绵恒和轩儿、绵恪和慧儿、馨瑞和沛霖跪下向小燕子祝寿:“儿臣谨祝皇额娘寿比南山,永如松柏。”
然后是绵恺的嫔妃们向小燕子拜寿,十多个嫔妃以大礼下跪:“臣妾等向老祖宗拜寿,祝老祖宗福寿双全、青春永驻。”
“孙儿给老祖宗祝寿。”此时,在奕谧这个大哥带领下,小燕子的孙儿孙女全体跪下向小燕子拜寿,超过二十多个孩子,这里面包括了绵恒与绵恪各自的一儿一女以及馨瑞的女儿。孩子奶声奶气的跪下说道:“孙儿祝老祖宗福寿安康,永远不老。”
孩子的祝寿声,让小燕子乐坏了:“乖孙儿们,都起来。”
“谢老祖宗。”孩子们起身道。
最后便是亲王大臣与文武百官们向小燕子祝寿,众臣跪下:“臣等谨祝老祖宗簪添益寿花,宝婺揖星辉。瑶池春不老,金萱映日荣!”
“平身吧!”小燕子说道。
大臣们起身道:“谢老祖宗。”
接着,绵恺为小燕子准备了一个盛大的寿宴,小燕子让众臣随意,于是,大家便开怀畅饮。没过多久,小燕子便回到了慈宁宫。她进入了密室,望着永琪与皇阿玛的画像,她说道:“皇阿玛,永琪,我今天很高兴,龙儿给我过了七十岁的生日。我已经七十岁了,我想我已经没有多少日子了,我快要来见你们了。”说完小丫你在微微笑了笑。
。。。。。。
第二天,小燕子来到了漱芳斋,来到了这个充满了她许许多多记忆的地方。走进漱芳斋,众人看到里面很是干净,这里因为是小燕子最喜欢的地方,所以内务府经常派人清洁打扫,一切摆设以及装饰维持不变,就是为了随时迎接小燕子的凤驾。小燕子坐在漱芳斋的正位上,喝了口茶。
此时,绵恺走了进来看到小燕子,说道:“皇额娘,原来您在这里啊?”
“怎么了?”小燕子问道。
绵恺做了下来,说道:“刚才朕到慈宁宫去向您请安,门口的小太监说您带着六六大顺出去了,但不知道去哪里了。找了好久,才知道您到淑芳斋了。”
“有什么事吗?”小燕子问道。
“也没什么。”绵恺说道,“只是皇额娘突然不再慈宁宫,儿子有些担心而已。”
“额娘不会有事的。”小燕子应道。
。。。。。。
一个月后,已然七十岁的孝佳皇太后病倒了。太医们在慈宁宫进进出出的,小燕子吃了好几帖药没有效果。后妃阿哥格格们都来到慈宁宫看望小燕子,而绵恺知道小燕子身体没有好转,在外面气的大骂道:“你们这些太医是干什么吃的?吃了那么几贴药,怎么一点效果也没有?”
“皇上,臣等无能,臣等。。。。。。”一个太医说道。
“无能。。。。。。朕养着你们这些太医有什么用?”绵恺气愤地说道。
“皇上,臣等必会尽力而为。”太医们只好这样说道。
绵恺接着说道:“记住,小心下药,若是稍有差池,朕就要你们的脑袋。”
“是。”太医们应道。
半月后,孝佳皇太后的生命终于走到了终点。馨瑞跪在一边拉着小燕子的手唤道:“皇额娘。”
“丫头,不哭,额娘没事。”小燕子说道。
“您病的这么重,怎么会没事呢?”绵恒在一边说道,绵恪在一边也哭着,他们都听太医说了,母亲的生命已然到了最后一刻。
“不要紧。”小燕子说道,“你们的皇帝哥哥呢?”
“皇额娘。”绵恺唤着,跪在小燕子面前。
绵恺流着泪跪在小燕子的床边,小燕子说道:“龙儿,不要哭,额娘是要去见你的皇玛父和皇阿玛了,你应该为额娘高兴!”
“皇额娘。。。。。。”绵恺留着泪。
“龙儿,额娘走后,你不要去为难那些太医。额娘知道自己的身体,他们不是神仙,不要降罪于他们。”小燕子说道。
绵恺说道:“儿子明白。”
“谢老祖宗。”跪在一边的太医也说道。
“龙儿,好好治理江山,额娘会在天上保佑我们大清**佑我们全家人的。”小燕子说道。
绵恺说道:“皇额娘,儿子会好好治理江山的。”
小燕子微笑道:“龙儿,额娘晚年能够有这么的天伦之乐,额娘知足了。在这个世上,额娘已经没有遗憾了。”
“皇额娘。。。。。。”绵恺又唤道,“不要啊!儿子说过,要奉养您五十年、一百年,直到您千岁,万岁的。”
網絡重生 墨徒
“额娘是活不到那个时候了。”小燕子笑了笑说道,“不过额娘在天上会看着把继续把盛世延续下去。”
“儿子明白了。”绵恺擦了擦眼泪说道。
“龙儿、虎儿,宝儿,星星,额娘要和你们永别了。”小燕子说道。
“皇额娘、老祖宗。”众人唤道,可小燕子闭上了眼睛。
此时,小燕子的思绪回到了乾隆二十四年的围场上,小燕子受了箭伤,“皇上,你还记得十九年前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吗?”书房中,小燕子念着自己写的诗:“师傅力量大无穷,双手举起纸灯笼。门前一面蜘蛛网,一拳打个大窟窿。”惹得皇阿玛高兴极了。
接着,小燕子神游到了乾隆带着孩子们南巡的途中,永琪对小燕子说道:“我在想你示爱,我在向你表白,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小燕子的思绪又来到了永琪和欣荣成婚的那一刻,那一刻也是小燕子心碎的时候。永琪说道:“小燕子,我知道我连对不起都没有资格对你说,但是我希望千万你等着我?”云南的花海,永琪来到小燕子面前的那一刻,永琪说道:“小燕子,我要成为你的终身侍卫,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回到宫中,永琪说道:“小燕子,我一定不会让你受委屈!”
此时,小燕子看到了皇阿玛与皇额娘来了,永琪也在一边。三人带着笑意看着小燕子,永琪像小燕子伸出手,小燕子迎了上去,抓住了永琪的手。“小燕子。”皇阿玛说道,“我们一家人终于在一起了。”
小燕子与永琪相视一笑,应道:“嗯。”。。。。。。。
就这样,“还珠格格”孝佳皇太后去世了。绵恺下诏辍朝九日,绵恺每日都到母亲灵前哭灵。绵恺亲自撰写祭文,文中写到:“朕自襁褓之时,皆由皇妣亲自哺育,朕每念于此,皆哀痛不以。”绵恺并且下诏为母亲拟上谥号为:“孝佳慈和安仁祥宁敏诚纯谨佑天育圣启皇后。”并将母亲与父亲一同葬在成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