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45非常不錯小說 邂逅恍若曾相識 線上看-第一百一十二章鑒賞-ocrc3

邂逅恍若曾相識
小說推薦邂逅恍若曾相識
身处在丛林的阴暗处,放眼望去,只见前面不远处一片刺眼的白光,大家不由得把眼睛眯了起来,同时也加快了脚底的步伐,走到跟前大家都深深的吸了口气,也瞪大了眼睛。
树林的尽头是一大片平整的空地,整片森林到这里仿佛戛然而止,成一个半包围的形式矗立眼前的空地边上,在空地的中央盖着三间相连的木屋,木屋的周围用篱笆围了起来,面前还留了一片宽阔的小院,出小院的门出来绕过篱笆来到屋后,是一条清湛的河流,在河边上砌了一座八角凉亭,周围朱红色的扶手,既可以欣赏山水景色,也可以持杆垂钓。
大家万万没想到这遮天蔽日的阴郁西山后,竟有这别有洞天的景色,大家不由得都舒了口气,一直绷紧的神经也放松下来。
玉蜂仿佛感应到什么一般,“嗡”的一声向前冲去,飞了一会见大家没跟上来,又飞了回来,在众人的面前焦急的打着圈,“大家要小心,人可能就在里面”罗宇低声说了一句,说完从身上拔出了枪,慢慢的沿着篱笆向门口靠去。
大家刚松懈的神经又绷紧了,互相看了一眼也都掏出了武器,高澄拿着枪作了几个包抄的手势,大家都会意的点点头,分几路将小院围了起来。
轻轻的推开虚掩的院门,大家放轻脚步,蹑手蹑脚的走进院子,院子里有一块花圃,里面种了一些叫不出名字的植物,花圃的对面放着一张小桌子,桌子上摆着许多的瓶瓶罐罐,在桌子和木屋之间还放着一个大香炉,里面还冒着缕缕青烟。
大家都微微的俯低身体,一点一点的向屋子靠近,可是看见香炉都愣住了,没想到这迷人的景致里居然有这么违和的物件,正当大家这愣神的功夫。就听见屋里面有人大声说:“外面的人想进来就进来吧,何必这么偷偷摸摸的”。
听了这话,大家相互看了看苦笑一声,都站起身来,既然人家都发现了也没必要藏着掖着了,索性大大方方的走进去。
屋里的地方并不大,站在门口环视了一下里面的情形,一下就一目了然,肖石手里拿着一把刀站在一张石头打造的床前,正笑吟吟的看着他们这些不速之客,他面前的石床上安静的躺着一个人。
警官霸情:老婆乖乖聽話 蘇三蘇巳
罗宇眼尖,看清躺着的人失声叫到“小落”,此时的花落,双目紧闭,整个人毫无声息,他的肌肤雪白中带有微微的光润,剔透的肌肤几乎可以看见身体里错综复杂的经脉,一条白色的毯子从他的胸口一直盖到小腿,露出结实紧致的肩膀和胳膊。
看见这一幕罗宇双眼欲眦,他猛的冲上前来,“别动”肖石慢悠悠的说,“你们这么多人一下子都跑这来,我要是一紧张不小心,这刀再把人划了,你们的心血就白费了”,说着用到再花落的脖子上比划了一下。
“你想要什么,你把小落怎么了”罗宇站在那里不敢再往前走,只能隔着一段距离的问。
肖石轻轻的一笑没有回答,谢宪平和叶倾羽见了,朝身后的众人挥了挥手,大家相互看了一眼,慢慢的退到了门口,只留下几个主事的人还在那里。
“好了,现在人都按你的要求退回去了,你该说说你要什么样的条件才能把人放了,你应该知道你手里的刀可没有我这枪快”谢宪平淡淡的说。
仿佛没听见他的话,肖石握着手里的刀,看着躺在那里的花落自言自语的说:“功亏一篑啊,功亏一篑啊,我差点就成功了,居然给你们找到了”。
“这里这么隐秘,你们是怎么找到的?”他忽然转过身恶狠狠的问,谢宪平指指围着花落转圈飞的玉蜂:“是它带我们来的,你找它吧”。
“柘桑那臭婆娘还没死,她居然还把玉蜂给了你们”肖石这才把目光注意到玉蜂上面,玉蜂好像听懂他的话一般,忽然掉转方向朝肖石的脸飞快的撞了过来,肖石下意识的往旁边一躲,然后挥起手里的刀驱赶着,可转眼玉蜂就不见了踪影。
穿成男配的心尖寵 小孩愛吃糖
大家看机会难得,暗暗的使了个眼色,往前慢慢的挪动,准备来一个突然一击,谁知肖石仿佛洞察一般,他猛的喝了一声:“都站在那别动,不然我就不客气了”,说着拿着刀对准花落的脖子。
大家都站在那不敢动了,“你到底想怎样,不妨说出来”叶倾羽暗暗压住罗宇从背后伸出的枪口,不慌不忙的问。
“我想怎样,我只想要他的命”肖石阴恻恻的笑了,拿着刀在花落的脖子上比划着,一边挑衅似的看着眼前的众人。
“你把小落放了,我拿我的命和你交换”罗宇急切的想走上前去,却被叶倾羽一把拉住,“小宇,我知道你担心,但着时候你不要舔乱,快回去”说着把人拉了回来,罗宇不甘的看了他一眼:“哥,我不能看着小落任他宰割”。
“我知道”叶倾羽拍拍他的肩,“现在不是冲动的时候”,接着他转过身对肖石说:“花落和你有什么样的深仇大恨你居然要他的命,现在我们都在这里,你确定你能取了他的性命,还能安全的脱身,不如你把刀放下,我们好好的谈谈,除了这个,你可以提任何要求,只要我们做的到的,一定会尽量的满足你,不然我们真不敢保证你这刀碰没碰到人不说,这子弹再误伤了你”。
“要求”肖石不屑的嗤笑一声,“你们这些凡夫俗子在乎的东西,我怎么会放在眼里,我想要的东西超乎你们的想象,你们根本不配和我谈什么条件,我历尽艰难,好不容易等来了这一次回归灵界的机会,却要被你们给破坏了,真是不甘心啊”说着他痛惜的摇了摇头。
“他说的什么意思?”几个人互相看了看,都一头雾水。
陰陽師見聞錄 布施無畏
“既然我得不到,你们谁也别想得到,你们不是都宝贝他吗,那我就让你们亲眼看着他在我手里慢慢的失去性命”
“不要”罗宇不顾一切的向前扑去
“哎呦”,“咣当”,“啪”仿佛一切都在电闪雷鸣之间,之后一切都归于平静。
肖石单膝跪在地上,他的一条大腿正往外泊泊的流着血,他的两只胳膊被两个人反锁着,眼睛却怨恨的盯着空中飞舞的玉蜂,他的右手渐渐肿成了一个馒头,而玉蜂正挑衅似的嗡嗡的在他的头顶上飞舞着。
肖石沮丧的骂了一句“该死”,随后他围着花落的众人,一脸的疼惜的表情时,不由得哈哈大笑,谢宪平怒不可遏的一把抓住他的头发向上一提,使他不得不扬起了头,对上了一双充满怒火的眼睛。
“快说,花落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你对他做了什么?”每个字仿佛从谢宪平的牙缝里挤出来一般,透着彻骨的寒意。
“小落,你醒醒”看着面前毫无生气的人,静静的躺在那里,浑身都透着一股颓败之气,罗宇颤抖着想伸手去抚摸一下那苍白的脸颊,可是将要触碰到的时候他又犹豫了,花落那没有一丝血色的脸,像一件晶莹剔透的瓷器,罗宇生怕轻轻的一碰都会顷刻间破碎,他的手在花落的周围辗转着,却无从落手。
心如同被碾碎一般的疼痛,罗宇深吸一口气,他口里喃喃的说着:“小落别害怕,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说完伸手想托起花落,叶倾羽急忙阻止他说:“小宇你先不要动,让他先检查一下情况”说着指了一下拎着医药箱挤过来的陈医生。
走到跟前,陈医生放下手里的东西,弯下腰仔细的检查了一番,最后又用手翻看了一下花落的眼皮,他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摇摇头说:“他全身完好,不像受过伤的样子,却又不醒过来,从他的表面看很像失血过多,脉搏也很微弱,身上却又找不到任何伤口,这很奇怪,我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症状,需要赶快送医院”。
“我们现在就走”,说着罗宇又要抱起花落,“先不要动,再等等”谢宪平在一边说,“我已经联系了一台直升机,应该一会就到,这样比较快点”。
“谢谢”罗宇复杂的看了他一眼,“我是为了花落”谢宪平淡淡的说。
流年共度相思遠
“你们别费功夫了,现在已经没人能救得了他了,他只有死路一条,你们何不成全我,把他送给我,我成功以后也会感激你们”肖石语不惊人死不休。
“啊”谢宪平给了他狠狠的一击,“他要是有什么不测,你就等着给他陪葬吧”。
“噗”肖石的嘴里喷出了一股鲜血,他毫不在乎的哈哈大笑,淋漓的血顺着他的下巴一路滴落,整个人显得狰狞而恐怖,“我好心好意的提醒你们,你们却不知好歹,知道吗,他根本就不是人”。
罗宇怒从心升,他大步走到肖石面前,“啪”的一声重重的扇了他一记耳光,“你把小落害成了这样,还污蔑他,如果说不是人的,这里只有你最不是人”。
外面响起了直升机的轰鸣声,叶倾羽赶紧拉住了他,“小宇别跟他废话了,直升机来了,救花落要紧”。
罗宇点点头,从石床上抱起花落抬步就要往外走,“不,不能把小主人送去那里”,柘桑婆婆在人的搀扶下从外面走了进来。
罗宇强忍着怒气说:“小落都已经这样了,不送医院,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吗,你安的什么心”。
“不,真的不能去”柘桑婆婆拉着罗宇,心里有苦说不出,“去了,主人真的就无法安身了,你希望以后别人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小主人吗,再说,这里真的没人能救得了他”。
“你凭什么怎么说”谢宪平拧起了眉头。
“如今主人的元神已散,已经回不去了,除非。。。”着桑婆婆有点犹豫。
“除非什么。。。,什么乱七八糟的,你怎么知道元神已散,我不想听你在这危言耸听,快让开”罗宇按捺不住心里的焦急,不由得有些暴躁起来。
“是啊,你赶紧放手,难道你不想救他吗”说着叶倾羽就过来拉柘桑婆婆。
“你不能送他去医院,刚才肖石说的都是真的,你们没发现主人的肤色的变化吗,他的血已经变成了透明的无色,你们送他去医院,想让天下人都知道吗,然后被人当怪物一样的展示在世人的面前吗”柘桑婆婆痛苦了带着几分的激动。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众人看着她吃惊的张大嘴巴,又不确定似的看看罗宇怀里的花落。
花落的脸的确没有一丝的血色,连嘴唇也都苍白的如同一张纸,整个人的肌肤雪白细腻晶莹得如同一件上好的瓷器,只是随着时间的渐渐流失,他的头发也由原来的乌黑浓密变成了满头的白发,看上去显得诡异而妖惑。
抱着花落的罗宇身体踉跄了一下,他低下头看着怀里的人,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抬起头看着大家,他的目光里透着坚定,“不管小落是什么,变成什么样我都要救他,我也要他,现在我顾不了那么多了”,说着看着柘桑婆婆,“你让开”。
奉子成婚,親親老婆請息怒
听了他的话,柘桑婆婆的手有点犹豫,“没人救得了他,如果你真不在乎,你把他送回家行吗”?
“不”罗宇摇摇头,看着怀里的人,他的目光变得温柔起来“不管怎样我总要试试,不到最后一刻,我不会放弃”,说完他将人调整了一下姿势,让怀里的人能更加的舒服一些,然后往外走去。
天空不知道什么出现一道彩虹,仿佛会移动一般,渐渐的往木屋这边飘了过来,“怎么会有好多的花”不知道谁说了一句,大家抬起了头,只见从空中下雨一般的飘起了漫天的花雨,仔细一看,才发现是从,逐渐靠近的彩虹上飘落下来的。
花雨越下越大,地面上铺上了厚厚的一层花瓣,空气了弥漫着醉人的花香,大家都看呆了,睁大眼睛呆呆的看着空中,彩虹像被融化一般,慢慢的从一头开始淡化,等飘到大家眼前的时候,才发现是一群衣着靓丽的年轻男女。
他们仿佛是穿越时空了一般,身上都穿着远古时期的裙装,衣袂飘飘,明艳飘逸,他们缓缓的从空中飘落到众人的面前,举手投足里都带着漫不经心般的优雅,当看清他们的容颜时,地面上的人都屏住了呼吸,才知道什么是真的花容月貌。
肖石瞪大眼睛嘴里喃喃的说:“他们居然来凡间了”听了他的话,谢宪平恢复一下心里的震惊,他勒住肖石的脖子问:“你们都是什么人?”肖石恨恨的将目光从外面收回来,冷冷的说:“一会你就知道了”。
柘桑婆婆看见他们的到来,不由得眼睛一亮,她颤颤巍巍的迎上前去,双膝跪下双手抚地,嘴里颤声说着:“柘桑拜见牡丹仙子和众位仙子,柘桑有罪,柘桑没有照看好小主人,辜负了众位仙子的托付”。
为首的牡丹仙子看着面前跪着的柘桑淡淡的说:“柘桑,这是他的劫数,是你无法改变的,起来吧”,说完抬起目光,径直从她身边走过,柘桑婆婆诚惶诚恐的跪着后退到了一边,让开了路。
一群人来到罗宇的面前站定,罗宇抱着花落看着这些从天而降的人,心里的惊骇无以复加,他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些人,竟脱口而出:“你们是为小落而来的吗”?
牡丹仙子静静的看了他一会,然后才点点头说:“是的”。
“吁”罗宇竟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我不管你是什么人,只要你能救醒小落,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呵”牡丹仙子轻轻的笑了一声,“是吗”?
“是的”罗宇深深的看了一眼怀里的人。
萬古帝皇 點墨江山
牡丹看了一眼花落摇摇头“可惜他已经死了”。
“不,他没死”罗宇坚定的摇摇他,可是有大颗大颗的眼泪从他的眼角滑落,“我相信你们一定有办法救他”。
众人互相看了看,牡丹微微的叹了口气:“如果我要把他带走,你也愿意”?
罗宇一怔“一定要走吗?难道在这里就不能救他了吗”?
“不能”牡丹摇摇头,“那。。。我能陪着去吗”罗宇试探着问“我可以照顾他”。
听了他的话大家不由得笑了,“不行”牡丹笑吟吟的说,“那里不是你能企及的”。
“那,算了”,罗宇看见他们满面含笑,没有一丝的悲戚,“我还是先送小落去医院吧”,说完就要迈步。
牡丹微微一笑,轻轻的将手一抬,就看见花落从罗宇的怀抱慢慢飘向空中,像一片云轻盈,悄无声息,“小落”罗宇看看空了的手,然后吃惊的望着悬浮的半空的人,花落还是如同沉睡一般,就那样躺在了空气中。
地面上的人,都瞪大眼睛看着着不可思议的一幕,花落的身体在空中慢慢的变得透明,有一丝丝的白色雾气不断的从他的身体抽离,然后渐渐的汇聚在一起,凝成一个浑圆的白色球体,随着球体颜色的加深,再看花落的身体已经只剩下一个虚无的轮廓了,看着这些变化,大家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小落”罗宇失声叫道,他在地面眼睁睁的看着花落消失,却什么也做不了,他悔恨的跪在那里,重重的一拳打在了地上,“小宇,别这样”叶傾羽走赶来,把他扶了起来。
罗宇眼睛空洞的看着他,茫然的喊了一声“哥”然后按着心口的位置说:“哥,我这里好难受,小落他走了,再也不回来了,”叶傾羽揽着他的肩,略略的收紧,“没事,小宇,哥一直陪着你”。
“可是。。。”罗宇指了指心口“这里已经空了,他把我的心也带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