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63uw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安能等待-君尋獨白。分享-ngrni

安能等待
小說推薦安能等待
我叫君寻,男,23岁。曾有一位资历上佳的女友,在一家百货公司做部门经理。与殇的相遇很奇妙,因为是青梅竹马。而女友却因此不满,最后的爆发,是在一个午餐时间。
“君~寻~”女友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我只是站在公司的大门口,提着公文包与她最爱的三明治。身上扑面而来的重量使自己前进了一两部。而后便是她挂在自己的身上。
“宝贝,一会儿殇会和我们一起吃饭。”将她的手脱离自己的脖子,拉到自己的面前。
龍珠戰場 揮劍斬花
女友的表情变了一下,随即将我手中的东西提过,有些撒娇地靠着我,“寻,殇也二十几岁了,成天跟着你像话吗?再说了,难道你就不怕我想歪?”
想歪?怎么可能。要真是这样应该把小三藏起来,不然疯了才会这样明目张胆了吧?心中不禁啡腹了一下,也好言道:“是吗?我怎么不记得你很爱吃醋?”将三明治拿过,拨开包装纸,蛋香与白土司混合的香味充斥着饥饿感,“快吃吧!那妮子可能又迟到了。”将三明治一口一口地喂给她,心里不免想到,这样,算不算热恋中的情侣?
女友顿了顿,只好伸了伸脖子,接受了我的“好意”。已经入秋的天气不免太过凉爽,白烨城又属于绿化很好的城市,也就更加冷了。片刻,女友将包装纸丢进了垃圾桶,倾身靠在我身上,感觉到她有些发抖,环抱住她的手又紧了紧。
“殇怎么还没来?都快一点了。”女友显然有些不耐烦,不过也对,谁愿意在凉爽的天气里只穿个短裙就为了等一位迟到将近一小时的淑女,“寻,我们还是先走吧!好饿。。。”
看着女友的样子有些心疼,交往快两年了,虽没有爱,但却很喜欢她,想到她的处境与殇的任性,只好笑了笑,道:“好吧,不过我先给她发条简讯。”说完便将手机拿出,在屏幕上寻找她的名字。
“君寻!嫂子好!”
听到熟悉的声音,立刻关掉手机,拉住正准备离开的女友,看着她跑向自己,才道:“这么晚?”
“嘿嘿。。。嫂子别介意!我刚下车被一流氓抓住跟了我绕了大半天,终于把他甩了!”
殇将手搭在女友身上拍了拍,很明显的灰尘落在女友的肩头,正准备抬手拂去,谁知女友更快一步,厌恶地拍打肩头的灰尘,脸上与语气中无不体现出尖酸刻薄:“干嘛?来晚了就来晚了,还要‘送礼’不成?!”
不禁皱了皱眉,虽然她确实对殇有所不满,可到了这种厌恶地程度着实让内心不快。眼见着殇一脸尴尬,连忙将她拉到自己身后,而她也只是拉着我的衣角。
“够了,再怎么说,你也不必用这种态度,殇可是你的小姨子。”
大概是瞧出来我的不满,女友乖乖闭了嘴。殇轻拽了下,微笑“好啦!我好饿!咱们去吃。。。。日本料理好不好!”
揽住殇的肩,另一只手轻刮了下她的鼻子,“好~,不过你也不怕被爱国人士砸臭鸡蛋!”说着,便拉着她去,小小地冷落了下女友,也算是小惩大诫。殇是绝不撼动的存在,而我也明白,我对她,只会是兄妹之情,但对于重视亲情的我,女友这次也触到了我的逆鳞。
进了一家店,瞧着殇一脸幸福地点着菜,倒也欣慰。女友将一旁的芥末酱倒入味盘中,着实让人费解。
我能穿越諸天神話 西江聽雨
“嫂子,你喜欢吃芥末?”殇将菜点完,也注意到了女友的动作。
無盡囚徒
都市狂少
“啊?”女友摇动着芥末酱包,:“这不是青菜茉吗?”
天才寶寶:總統爹地傷不起 雲檀
“噗。”一个没忍住,口中的茶水喷了出来,而后又是一阵咳嗽,能把芥末当成青菜?!真是无与伦比的味觉。
重生之將門嫡女:第一毒妃
“啊?嫂子你没开玩笑吧?”殇的脸因憋笑而有些扭曲,“虽说颜色这没差,不过味道大有不同!”殇的话一旁站在柜台的服务员也掩面微笑。眼中不免有些一丝鄙夷的色彩,“哥!难道你没带嫂子吃日本料理?!你真是太过分了!”
那种青涩的殇在自己眼里就这么无邪,扭着头看着不自然的女友,与不再开玩笑,“好了!就你话最多!你嫂子怕我打工不容易,你想什么呢!”
殇吐了吐舌头,没再说什么,直到吃饭时,女友也只吃了一点拉面,那时候,我并不认为那是错误的,即使是现在,我也并不觉得不妥。
吃完午饭,本应与殇告别再送女友回公司,可一想到刚才殇迟到的原因,不自觉地停了脚步。
笑傲美人
“寻,怎么了?”
我愣了愣,相对于不远处是公司的女友,心里还是偏向了殇,歉意地看着她“抱歉,殇刚才被流氓绕,我实在有些不放心,今天我送殇回去。”
修羅君子 無措倉惶
本应要走与我道别的殇有些不知所措,但却很开心,禁不住揉了揉她的头发。女友眼见着这个动作,内心是如何我不清楚,可她当场大吼。
“君寻,你真恶心!”
女友的话让自己显然吓了一跳,或者说根本没想过她会这么说。
愛上我的烏鴉王子
“嫂子。。。。你在说什。。。”
“我说你们真恶心!”女友快速的打断殇的话,上前甩了我一个耳光,她的胸膛上下起伏,“瞧!多配的一对!我永远进不去你君寻的心里,不管做什么,我们的约会一定会有殇的存在,你总是不自觉地把殇放在第一位。”
右脸火辣辣地疼,殇显然有点吓到,将女友往后推了几步,“你疯了!是谁大半夜的接你下班!你干嘛打人!”
“呵!说的好笑!要不是因为我有这个名儿!你的君寻指不定要把我活剥了吃了!”
“你。。。。”殇被我拉到身后,眸子看着她,再无波澜,“那么,分手吧!”
機破蒼穹 落寞孤情
女友很久没说话,扯出一丝微笑,“你闹了半天,不就是为了等我这句话吗?”
那不是疑问句,而是陈述句。女友更加愤怒,眼眶有些发红:“君寻你他妈的是混蛋!你就不会哄哄我吗!”
“我讨厌无理取闹的女人!”
说完便揽过了殇的肩离开了,不管女友在后面如何歇斯底里的吼叫,对于自己便是过去。我从未想过与她是这么不欢而散,可我讨厌伤害我家人的人。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