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a6z好看的都市言情 關於聖誕的記憶-關於聖誕的記憶相伴-2bt1u

關於聖誕的記憶
小說推薦關於聖誕的記憶
我一直在想,对于圣诞我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感觉。我发誓,我决不崇洋媚外。我发誓,对于舶来品我从不微笑。我发誓,在那之前我从不过圣诞。然后,我就发现,关于圣诞的记忆,极其脆弱,薄如一张纸,而那纸并非全白,纸上隐隐约约地有一个人。那是谁?我问自己,我敲着自己的头,拼命地想。然后,我模模糊糊想起来,那似乎是一个叫程的男人,他的脖子上总围着一条白色的长围巾。那么他人呢?我皱着眉想,没有了。哪儿去了?我也不知道。
曾经有一度他该是我生命中的重点吧?我寻思着,一定是的。那仿佛是在一条美丽的马路上,他蹲下身子询问我。他问我什么呢?那该是一个很美丽的问题——你怎么了?好象是的。那问题好美啊,不是问题本身,因为谁都可以问这么一句无心的话,但他问的时候眼睛是笑的,笑得很好看,很温柔,温柔得都可以滴出水来,他的声音很好听,很沉,像电台里那个深夜节目的DJ。想着,我便笑了,是的,当时,我就是这么笑了,像现在,笑成了一朵花。
那个男人似乎对格子有着非常深刻的喜欢。每次他都是穿着格子的棉布外套,蓝白格子的,红白格子的,灰格子的,一格一格的似乎要把他分成一块一块的,但支解的场面并不好看,所以我尽量不去想。
銀獅的獵物 詩雅
那个男人很适合白色,所以那条白色的长围巾常常入我的梦,往往梦里看不清他的脸,却能望见那条漂亮的白色的长长的围巾。我总喜欢捏着那围巾的流苏晃啊晃,不过,那是后来的事了。
國魂 西方蜘蛛
那个男人对我说过些什么呢?圣诞该多笑笑?小姑娘哭会很丑的?似乎没有,如果他这么说,我想,我一定会一拳打在他好看的脸上,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开,而事实上,他英俊的脸还好好地摆在那里,所以我一定没有打他,所以他一定没有说无聊的话。那么,他是怎么说的呢?我把头埋进厚厚的抱枕里,吸着抱枕浓厚的布料的味道和刚洗过的肥皂的清香,执着地回忆。
假面上司強娶妻
他说了什么呢?——“如果你一直这么笑,我就请你吃冰激凌。”——对了,就是这句。我一共吃了六杯冰激凌吧?好象是的,因为那个男人就比我大六岁,而我在吃完以后对他说,程,我把两个代沟填掉了。然后,我就看到了这个男人展示了他爱笑的长才,我仔细数过,他笑的时候会露出十二颗牙齿。于是,我告诉他,程,你笑的时候会露出十二颗牙齿。他笑吟吟地问我,是太多了还是太少了呢?我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说,就十二颗好了,不要再多或少了。然后,他就点头说,那我以后就露十二颗好了。
记忆中,程就一直笑出十二颗牙来,我真的好惊讶,他怎么会控制得那么好,但这是他的问题,与我无关。跟我有关的,是那六杯冰激凌,第一杯是牛奶的,第二杯是香草的,第三杯是巧克力的,第四杯是草莓的,第五杯是咖啡的,第六杯是柠檬的,都是程给我点的,每一种都很好吃,以致于在以后我就只吃着六种味道的,可没有一次是有那一晚那么好吃的,对此,我一直觉得很奇怪,后来问程,他很深沉地笑了,却一个字也没说。我甚至都要怀疑,他是不是在那六杯冰激凌里加了类似罂粟之类让人上瘾的东西了,可他仍是微笑,丝毫不加以辩驳。
網遊之逍遙派大弟子
这个男人是很少争辩什么的,这是一个从不说“不”的男人,我想这不是一个优点,甚至是个缺点,这在以后便被我证实了。
床咚小萌妻
我和这个男人一共度过了——三个圣诞——只有三个圣诞,只有在那一天,他才会出来见我,仿佛其他时候,他只能躲在见不得人的角落里一般。每一个圣诞,我们都去同一条马路上的同一家Pub 吃冰激凌。他从不喝酒,只是爱抽烟,不讲话的时候,可以一支接一支地抽。我讨厌烟味,于是我说,程,如果你再抽,我就用六十支香烟泡成水让你喝下去,看你还有没有那个命再抽。然后,程就微笑,慢慢地摁灭手中才刚点起的烟,毫不眷恋地将它折成两段。程对香烟的绝情常常让我心寒,我知道,其实自己是该高兴的,但他那微笑的神情和手中毫不迟疑的动作所形成的强烈对比总让我毛骨悚然。
其实,程并不是一个很活跃的男人,其实,和他在一起的大部分时间总是我在说,但尽管如此,我仍是爱和他在一起,关于理由,我想我是被他的微笑所诱惑了,就像夏娃被禁果所诱惑一样,然后,我就知道,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但我的理智却一点也起不了作用。
大叔,我們不約 荼小茶
我是在第三个圣诞发现自己爱上他的,开始有一个念头,想把他称作“我的男人”,然而,我却不知道要怎么去诉说这样一种心情,我是不习惯这样直露的表白的。于是说不出口的话就淤积在心里。于是那个圣诞我说的话极少。于是那个圣诞显得极其安静而漫长。坐在Pub靠窗的座位上,我闷着头一口接一口地吃冰激凌,他就一支接一支地抽烟。有时程看向窗外,我就看他,然后,他会很敏感地转过头看我,于是,我们一起微笑。我有一种灵感,程会有一些话要告诉我。然后,他就断断续续地讲起了一个女孩的故事。
穿越之玩轉新民國
他说,那个女孩有一头长发,从小留到大,只因为有一个男孩对她说过,你留长发很好看,然后,女孩就留啊留,准备到长发长到小腿肚的时候,就去告诉男孩,她希望他能为她盘起长发,然而,在女孩的头发长到膝盖的时候,女孩得了病,剪去了留了整整十年的头发,剪头发那天,女孩哭倒在男孩的怀里,男孩就说,没有长发,我也会娶你的。说到这里,程停了下来。我下意识地去摸自己的头发——那刚刚盖过耳朵的短发。我开始害怕了,我问他,那女孩是谁?他们真的结婚了吗?那男孩真的喜欢那女孩吗?程微笑,很惨然的那种,他说,这只是一个故事啊!我不信,却不敢再追问,只好告诉自己,这仅仅是一个故事啊!
生死契約:撒旦守愛情劫 阿粟
程讲的故事到此为止,而事实上,我和程的故事,也到此为止,因为后来,我就再也找不到程了。
我曾在一天里给他打了十个电话,可那熟悉的号码过后,传来的却是电话小姐好听的声音——这个号码不存在,请查电话号簿。我不信啊,怎么会这样,这个我打了整整两年的号码竟然是不存在的。然后,我就想去找程,忽然,我发现,除了他给我的这一串熟悉的现在却已不存在的数字外,我对程一无所知,甚至连他住在哪里也不知道。
我试着到那条熟悉的马路去找可能留下的线索。走进那家Pub,我问遍每一个人,在每一个被我吓到的人的口中听他们问,程是谁?我开始生气,我说,程是一个很好看的男人,但每个人只是把我当成怪物一样看,他们眼中的惊诧和惶恐让我厌倦,我走出Pub,去找那张我被程发现时坐过的长椅,然后,我发现,我找不到了,如同我再也找不到程一样。
然后,我就开始怀疑是否真的存在过一个叫程的爱戴白围巾爱穿格子外套的爱笑的男人。于是,我告诉自己,是自己做了一个长长的梦。于是,我开始试着去习惯梦醒了之后不再依赖那串数字的生活。然后,我发现,我开始有了恍惚的习惯,每当看到冰激凌,看到格子外套,看到香烟,看到白围巾的时候。
之后不知多久的一个圣诞,我收到一个寄出地址不详的包裹。我小心地打开那个奇特的用蓝白格子棉布包着的包裹,然后,我看到了——一条白色的长长的拖着流苏的围巾。然后,我的记忆——关于那个离奇失踪的男人的记忆全部鲜活起来,我发觉,有眼泪大滴大滴地落在那个男人曾围过的围巾上……
这便是我关于圣诞的全部记忆,如今的圣诞,我习惯了一个人呆在小屋里围着那条美丽的围巾,捏着围巾上的流苏在摇椅上晃啊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