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dmk1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陽光正好你在哪裏討論-陽光正好 你在哪裏-jkqmx

陽光正好你在哪裏
小說推薦陽光正好你在哪裏
余轻风这一次,和一个男生,又没了结果。事实上,在她看来,这不算是失恋,因为没有恋,哪来失。自她回到家乡小城,有两年多了,不能说不知不觉,时间确实就这么过了。先是忙着找工作,接着忙着上班,其实小城平平淡淡的,那些日子,早把自以为是工作狂的想法,磨得干干净净了,因为一到下班,除非是很重要的事没做完,都会早早收拾妥当时刻准备着,一到周末,周五提前就已经和朋友约好去看哪一部新上映的电影,或是去哪一个朋友推荐的地方品尝美味,偶尔竟暗自庆幸,有一份双休的工作。
余轻风算是有耐性,特别是忍耐力,随着时间推移,越发超乎她想象,面对大部分人事物,依然像个呆子,可以面无表情,心无波澜。回来之初的计划,除了工作在继续,其它在记录簿上显示的,基本上都沉寂,或是遥遥无期。余轻风对自责、反省很在行,很多事情,尤其是在她觉得不应该去影响别人情绪的事儿,往往自我消化,其实只是默默承受,或者自动忽略,然后继续云淡风轻,她想,人如其名。所以她忍受了一个思想停滞、行动腐化的自己,这么久,虽说在特定的某个阶段,会有不一样的选择,但她,着实荒废了许多。
余轻风喜欢小城如柴米油盐般的生活,当时很多人惋惜,外面发展多好,只有她自己知道,这里,很好,她的性子,她的内心,很平静。原以为她会享受三点一线久一点,再久一点,再怎么想要保持水平的镜面,风依旧不缓不慢地要拂过,给她的生活加一点点调料。家里人不再隔着电话老远来敲她,一有时间空隙,就可以在耳边念叨,自言自语念叨,狭小的空间也会有回音,该找个人了。在余轻风看来,她的家里人很开明,从不勉强她做什么,一般比较尊重她的决定,这一点她一直无比感恩。可在她以工作没稳定、心态没准备等等理由被无情反驳后,她终于有了一点点苦恼,而这苦恼,不是她最关注的工作造成的,是她最怕碰触的东西引起的。
香港大亨
余轻风觉得自己是个慢热的人,所以对过程中的点点滴滴很是注重,可以说是太敏感。算起来,前前后后,有六个人了,有听过名字,没见过影的,有见过面,没再联系的,正经坐下来谈的,只有开篇说的那一位了。他符合家里人挂在嘴边的合适二字,不符合余轻风藏在心底的喜欢二字,认识一年,断断续续联系,异地模式让两个人相处不到一个月,家长里短真的是短,除了说些近况,好像找不到什么话题,不知道直觉准不准,余轻风从始至终觉得,他需要的只是合适,需要一个比较合适的人为他担起家里的纷纷扰扰,他的眼里,没有她期待的感觉,最多达到好感而已,所以她表现得一如既往的淡定,或许就是因为这样,在她思量再三提出不再联系时,他只回了一个好字,没有半点拖泥带水。
焚天裂空
那一瞬间,余轻风居然笑了,以前寝室夜话的时候,她说相亲很有趣,说以后自己也去凑个热闹,这样看来,余轻风不知凑了几个热闹了,趣味倒是一点没体会到。她其实很软,很弱,应该是吃软不吃硬,遇强则强的那种,曾经可以为了朋友之间的误会、言情小说里的悲欢离合哭得稀里哗啦,被身边人老是笑话,爱哭鼻子的女生。在现实中和一个人分开,余轻风却没有流一滴泪,反而有种释怀。相亲的道路上许许多多人,只是遇见的,恰好不是想要的,家里人说别挑剔,余轻风总是插科打诨,心里却明白,自己哪有挑剔的资格,只是,就只是,不甘心放下那一点点固执,在自己还能够选择的时候,期待,差那么一点点距离,或许就遇见了,一个足以的他,不那么完美,却很好。
余轻风有个所有人熟知的癖好,无论时间怎么变幻,她的年轮怎么层层包围,捡个空隙,就会在度娘那里欣赏那些她看完就会忘的言情小说,当然过程中看到的笑点她还是会傻笑,哭基本上少见了。很多时候安静下来,她就塞着耳机,让那些带点伤感的音调徐徐萦绕,在车上望着窗外发呆,或是闭着眼不停幻想,令她懊恼的是,就算种种言情小说的情节,重复一个画面无数次,她依然提不起笔,一个字都描不了。或许是余轻风从没过过情人节,没有谈过一场刻苦铭心的恋爱,从没真正拥有过,不曾有过那种很强烈的感情,她总是小心翼翼,扮演着过客的角色,就像她看过的一句话,本就是匆匆过客,又何必耿耿于怀,那些爱情应该有的模样,她只从身边的朋友、擦肩而过的陌生人那里看到、听到,所以一直想象不到,自己的爱情会是什么样子,所以渐渐害怕,自己错过它,而有些遗憾,遇见它,而患得患失。
余轻风时常想,要是把工作上那股认真劲发挥到感情上,她是不是就提前修成正果了,现实却是一丁点余热都没用上。细数起来,她仅有过的那么一次勇气,在反反复复纠结中,在某个新年第一天,划下了一个感叹号,算是当头一棒。不知听谁说的,眼神所关注的那个人身上总有本身所缺失的某种东西,因而向往,试图靠近。余轻风小学的时候,好像有些早熟,这句话是她上初中时的回忆总结。那时候懵懂,却已经开始学会偷偷关注一个人,她总是为没有被他发现而窃喜,余轻风笑涡很浅,几乎不怎么爱笑,一副呆呆的模样,那个男生却很爱笑,明明是阴天,他却灿烂无比,套用一句别人的话,他笑时,风华正茂。同一个班级,甚至同桌过,她和男生却很少有交集,连和他说一句话,仿佛都会磕巴,她成了大家公认的害羞腼腆女孩。这样的认知还要一直延续。
初中的时候,大部分同学还是在一个学校,只是分了班,不常交流了,她和那个男生有了距离,后来听认识的人说,他早恋了,她其实没有太多的情绪,更没有一探究竟的想法。家里人的耳提面命,做不完的作业,同学间的打打闹闹,恍然就到了初三,那时候教室门口正对着一棵老黄桷树,扬扬洒洒的落叶,她最爱靠着角落的栏杆安静地看着它,享受从耳边掠过的清风,那样别致。住校的那五天,特别想念家里的味道,一到周五下午最后一节课,都会心猿意马。在那个经过了无数次的蜿蜒小路上,她看见了一个男生,在那个年纪,这样高高瘦瘦的,不常见,忍不住望了他很多眼,因为他在前,她在后,很方便。
倒過來念是佳人 黃小親
她的视力有限,走路却靠着感知力代替模糊的视力,巧的是,临近分岔路口,让她清楚地看到了他的脸,更巧的是,他就在隔壁班,最巧的是,他和她一个认识的男生认识。可是就算这样巧,就算余轻风在后来的好几次掐着点出校门,然后巧遇,她和他依然是萍水相逢,不相识,就算余轻风有事没事靠在栏杆上,往右边瞧,有意无意经过隔壁班的窗户,她只能偶尔瞥到他带笑的侧脸或是轻扬的发梢,就算意外地在楼梯过道面对面,她和他还是擦肩而过,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碰触。等到余轻风怀着对中考忐忑的心走出考场,等到她收拾好行李走出宿舍,回望二楼一角挨着的两个教室,才后觉,她甚至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却还是留下了一个淡淡的影子。
有时候,越不想走远,越会走得远,正如高中离余轻风的家有一个半小时车程,她不想闻那汽油闷闷的味儿,还得住校,和初中一个模子。站在高一点的地方,便能一览无余。余轻风适应力还是过关的,最常待的是教室、宿舍、操场,最常见的是和朋友一起散步、跑着去食堂排队占位置,最常做的依然是没完没了的作业。余轻风的物理化学很烂,她想再怎么挣扎都上不了岸,时针转完了过渡的一年,她没有一点悬念地选了文科,放眼在万花丛中,成了最不起眼的一片叶子。那个高高瘦瘦爱笑的男生居然在隔壁,不经意的发现,她想起,半年前的某个自习,他坐在她前桌,突然转过来说了一句话,她们说的,别当真,她愣了一下,点了下头,等他满意地笑了笑转回去,余轻风知道,那一点点捕风捉影,被他亲自掐灭了,也许是女生间嬉戏的流言,或者是他比她想象得要敏锐。
那么,到了关键的一年,余轻风转了性地关注起一个不高不瘦笑依然的人,令她费解很久。他从她的斜后桌,到后桌,到讲台旁桌,再到她的同桌,余轻风好像小小地紧张了一把,在他看来她却只是一个不爱说话,经常催他交作业的语文课代表而已。他前后左找着说话,却不会找右边说,即使他和她算得上在一个玩耍的圈子。在后来的回忆里,余轻风依稀看见她趴在桌上微微抽泣,好友跑出去质问他怎么把她弄哭了,他懒懒地靠着窗台,一脸无语地耸耸肩,表示不知情,那一刻,她默默抹掉了泪珠,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就这样了。只记得,从那往后,她不再下意识寻他,不会因他自习时在操场上打篮球担心他被老师抓住罚站,不会因他追班上一个娇小漂亮的女生惹得全班调侃而莫名失落。后来的后来,大学宿舍夜话时,舍友问她,为什么,因为他看起来宽厚温暖的背影,以致于笑声回荡了好久。
余轻风纳闷,大学这段时光应该是肆意放纵的,到她这儿,怎么就成了三点一线,活生生是高中的翻版。朋友说是她不去外面浪,浪什么,有着情商的她,在别人看来,就是一只呆头鹅,还是只会拨水,不会发声的那种。跟着大潮,加入了一个社团,第二年搬了校区,就撤了,想着锻炼,拉起舍友去跑步,不戴眼镜,就那白天如瞎子,晚上真瞎的视线,怎么和操场中心挥洒如风的男生来个眼神火花,指着球一不小心落在脚边,估计男生照样来去如风,偶尔图书馆翻本书,坐在靠椅上,想象是一个优雅好学的人,实际是不到一小时,她或者旁边的好友就会扯扯衣袖,瞄着门外的蓝天白云。余轻风的小圈子,真是指缝那么小,她的眼神一点点放到了同班的一个高高瘦瘦不爱笑的男生身上,却像一个旁观者,听听别人口中的他,看看他出现在她视线范围内的动作,依然不作声,不探求。有人说他篮球打得不错,她想,身高占优势,有人说他不怎么交流,她想,和她一样,有人说他会弹吉他,她想,手指还挺好看,有人说他有个女朋友,她想,意料之中。
有些人,在心里分了很多版块,缺了哪一块,都不舒服,于是想着法儿的要填起来,来来去去,进进出出,有个念想,好像就满了,余轻风就是有些人。她把那些影子一个一个悄悄放进去,却习惯性地站在安全的位置静静地注视,从没想过去打扰,好像靠近一点,不自觉的自卑情绪就泛滥起来,她从不敢冒险,害怕因为靠近,磨得不知所谓,她学不会长情,总是走走停停,不惹半分涟漪,自私地筑起一道高墙,圈着她过滤后的点点滴滴。在她曾有过的青葱岁月,那些不曾说出口的秘密,余轻风觉得还是很甜,她看见的所有,他们美好的一面,带给她的,是满满的雀跃,她不曾尝过真实的果实,却因香味就已陶醉,她想,留有那一点距离,是为了怀念时的会心一笑。
大概是余轻风太清心寡欲了,热情的好友时不时来献个策,弄得她哭笑不得,很庆幸,在这条成长未知路上,有人伴着她不曾远离。余轻风申请企鹅号算晚了,年限并不长,听人说隐身升级很慢,她果断取消隐身,然后隔不久就要看看是不是新添了一颗小星星,等到某一天成为了太阳,她为此小小兴奋了好久。屏幕上在闪烁,她点开来,是一个陌生的人,备注上是好友的同学名,她抬眼睨向对面正在煲电话粥的女生,拿着手机晃到她眼前,好友乐呵呵地说,快点通过,怎么听好意就变成了威胁。
末日重生之順理成章 阿不天
殺神狂暴升級 砍材人
那个男生在外地当兵,后来翻到他的照片,高高瘦瘦的,脑袋小小的,眼睛小小的,年龄小小的,排在她后面好几个月,那感觉好像她粗狂了点,居然对一个弟弟出手。男生的作息很规律,多余时间不多,余轻风捡着高兴点的事儿和他聊,却很少发那些暧昧的言辞,她想,没有直接说明,或许是他和她有些相似的性格和心境。某个休假回来的日子,他和她见了第一次面,是在游乐场,好友真是热心,拉着她那位就把余轻风丢给了他,无视她别走的急切信号。人来人往,边逛边聊,他问,跳楼机要不要试试,她摇头,指指缆车,他笑着去排队买票。她喜欢风拂过的瞬间,远眺下方,都是点点星光,微侧头,不知如何开口,反倒是他,找着话题在说。那是第一次,她和一个男生靠得那么近,近到他的温度残留在她的手臂上,什么时候她对他换了一个心情,当他的手掌轻轻覆盖在她之上,有了停顿的一秒呆滞,夹杂着丝丝紧张。他留着寸头,略显稚嫩的脸庞,余轻风没有忽略,那一点点红晕。
或许要开始了,身边人都这么说,连余轻风自己都这么想,然当她淡淡的声音穿过话筒,就成了再见,他不解,为什么,她沉默,心如止水,那一天是她和他最后一次对话。余轻风敏感又倔强,刹那的变化就在那根紧绷的弦上,她以为她只是他的聊友,她以为他依然念着前任,后来的某天,才发现,那个吻早已经没有了实际意义,散了便已走远。
我認罪——日本侵華戰犯口供實錄 張林 程軍川 著
僵屍道長之一統僵山
教室里传来一声清朗的男音,余轻风跨进门槛对辅导班的一位老师点点头,因为下午有课,她赶过来稍微晚了些,那位老师笑了笑,里面有人在带着,她疑惑,走近看,一个年轻的男生站在学生旁,正在讲解。孩子发现她,脆脆喊了声余老师,他转身回望,笑得花枝灿烂,她的眼神怔愣了一下,你好,你好,然后他走出,她进入,开始孩子们当天的辅导。断断续续的,余轻风在辅导班快两年了,和好友想着考点什么证,合计下来就考了教师资格证,熟人介绍就来了这里,每天接孩子们放学,给他们讲题,教他们方法,孩子们有大有小,共性都是太闹腾,相较之下,余轻风显得很弱,好在孩子们尊重这个温柔的老师,那甜甜糯糯的声音,让她常常招架不住,严肃不起来。
那个微醺的下午,她领着一群孩子穿过林荫道,孩子们欢快地指着前面,她望过去,那一眼,阳光映在他脸上,他抱着篮球,笑得诚挚温暖。她和他一年前是有过一面之缘的,直至再相遇才慢慢熟识,他的工作性质连续几个月上班,连续休假几个月,她说这是累积的惊喜。那之后,她晚去的时间由他代替,交换了号码,加上了企鹅号,便时不时聊上几句,再之后,结伴去看了一场一生一世,在他转去外间的时候,她悄悄擦净了眼角,沿着有些黯然的街边走着,她想,若是不在那个休憩的椅子上,发现他的手划破,没有掏出随身带着的创口贴为他轻轻贴上,或许不会被他察觉,隐藏在她不敢正面看他的眼睛里,那份小小的心意。
开始不算美好,结局自然不算美丽。他会在教室外,等她结束辅导,一起去吃个饭散个步,下起了雨,催促着她快上回程的车,其实,她想和他多待一会儿,闭上眼还能看见他那双微湿的布鞋。相见的时光和地方总是在辅导班附近,或许他忙着享受休假,忙着约朋友打球。那一天,她很高兴,好友都在打趣,他来了学校,坐在她身边,和她一起听课,她想,是不是就可以忽略在人群中他闪躲的目光。
天空主宰 冰寒烈
学校有一片后山,她和他不急不缓地走着,柳条晃来荡去,好不惬意,他说,以后有个男孩,就教他打球,她说,很好,上山的石阶沁着丝丝凉意,丛林遮掩密布,偶尔能碰到下山的人,侧身而过,她有个坏习性,对着越喜欢的人越无话可言,他好像不受影响,和她还聊起了前任,描述那个应该漂亮聪慧的女生,有段路很窄,要拉着铁索上去,他回身拉住了她伸向铁索的那只手,然后慢慢向前,路不长,她想长一点,都来不及想象,走到宽阔的地方,他放开了她的手,她收回,用右手轻轻附上去盖住。某个匆匆时刻,临进站台的她突然转身朝他跑过去,在他怔愣瞬间,踮起脚,点水般轻触了他嘴角,又往站台里跑,明明只有几步,等她回身想看看他反应时,人已不在。
离开前的那个晚上,他让她别送,翌日她还是早早出门,赶去车站,他还没来,远远看着那个高高瘦瘦挂着笑的他穿在人群中,她感觉有了无限感慨,他没有看见她,是她走到他面前,他眼里盛着惊讶,还有时间,坐一坐聊一聊,那时候她珍惜滴答滴答滑过的一分一秒,他翻着手机,差不多了,该进去了,在挥手分别后,他停了下来,转身走近她,给了她一个唯一一次温暖的拥抱,她眼睛瞬间湿润,在看不见他身影后,很强烈地想要表达什么,她迅速敲了一条短信,末尾是一句,我真的,想和你,好好的。
他离开后,她依然照例过着,每天期待着他的只言片语,他的主动,可以让她傻笑一个晚上,他的沉默,又让她紧紧揪着,曾经,站在线外看,云淡风轻,那时,处在线内的她,想的,只有他一个。那是第一次,她幻想了未来,和他的未来,临近毕业的她,抛掉了之前回家的打算,想着在那里找工作,他会回来。什么时候起,他不再主动联系,一一拆掉她的主动,直至那个新年的第一天,他说,算了吧,回到原点,在那句话之前,他说想去哪里发展,和她不冲突,却没有把她纳入他的计划,听到那句话,她恍然觉得,或许他试过,却还是,不曾敞开心扉,那些小心翼翼,惴惴不安,从头到尾,成了她一个人的表演,找不到理由拒绝,她,选择了放手。后来的后来,她决定离开那里,巧的是,那一天他回来,坐在窗边的位置,她侧着头看向远方,只为不让人看见,那一脸的泪和悲伤。
在这繁芜的地方,潮起潮落,余轻风知道,自己终究缩回了壳里,很久很久都不再有勇气,时间,凝成缩影,一点点,将那些封存某个角落。都说,现实有着太多太多的残酷和变数,余轻风一边守着固有的宁静,一边受着外界的影响,她本就没有棱角,越发圆滑,她不知道,什么才是喜欢,怎么去喜欢,遑论那奢侈般被别人挂在嘴边的爱。那,太深沉,她或许,不会了,就算她保有纯粹,就算她足够真诚,抵不过,越加敏感的神经,和那早已隐藏的心。那个时候的余轻风,渴想的是,一个高高瘦瘦爱笑的男生,彼时的余轻风,期待的是,一个中等身高中等身材的男生,她,不求风月,只愿心安。
癡相公
那么久那么久的时光里,余轻风不曾觉得孤单,有很多很多要做的事,在继续,无论别人如何看待,她,一直很简单。或许,某一天,余轻风会看见,他紧紧牵着她的手,漫步在绵延的长廊,来回无数次,他都耐心陪着,因为她喜欢散步,他会护着她,在拥挤的车厢里,她抓着他的衣角,听他稳稳的心跳,他和孩子谈笑,回忆他和她的过往,盛着满满的幸福。他和她,有着不同的思想,处事方式,工作,生活习惯,却可以,为了他或她,学着理解,包容,放纵。她不会做饭,他做,她洗,他爱看球赛,他看,她陪,或许,他是那个,能让她撒娇的人,她是那个,能让他融化的人,没有值不值得,唯有愿不愿意。一生一世,太远,余轻风想,若有机会,她会对他说,你若不离,我便不弃,这是她最沉的许诺了。她和他,成了他们,不因细碎误会,不因平淡冷却,不因容颜嫌恶,不因关心苛责,不因漫漫长路遗忘初心,等到有一天,相互扶持着走过曾走过的路,依然笑得春风满面。这是余轻风一个柔软的梦,梦里有她浅浅的笑涡,温暖的目光。
有一句词这样写着,我想我是爱上你了,因为我的眼里只有你,脑海里盘旋的都是你,我想我是爱上你了,我的心还不熟悉你,无论在哪里,做什么,想到的只有你,虽然生疏,但这就是爱吧,你一笑,我随即幸福起来,嘴角上扬,像个做着美梦的孩子,怎么喜欢都嫌不够,看见你悲伤的表情,我的天空崩溃。因为是你,我愿意相信,嘿,阳光正好,你在哪里?下一个转角的他,或她,轻风拂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