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a4da優秀言情小說 黃龍四俠侶 起點-第五章 林曉嫣逃出崖底 雲中旭英雄救美熱推-cd0h7

黃龍四俠侶
小說推薦黃龍四俠侶
魏蔚坐在一旁,托着粉腮,一言不发。赵天宇现在心里像装了一只小兔子一样“嘣嘣”地乱跳,心想:她会不会答应我呢?如果她不答应我,以后见面该多不好意思啊!该死,我怎么能现在说出来呢?现在她一心放在她表哥身上,我怎么可能有胜算地把握?该死,该死!算了,是祸躲不过,早晚都有这一天。是我的它就是我的,不是我的硬塞在我的手里也没用。强扭的瓜不甜。可是,娘说幸福是要靠自己争取过来的。我到底在想些什么?时间差不多了。老天爷保佑。然后故做镇定地说:“蔚儿,时间差不多了,是该做出选择了。公布答案吧。”魏蔚瞅了他一眼,喉咙蠕动了一下,慢慢地吐出答案:“答案,答案是……”当魏蔚说出第一个字,赵天宇就闭上眼睛,可是耳朵却提的老高。魏蔚又望了赵天宇一眼,就急忙跑向自己的房间。听见脚步声后,赵天宇缓缓地张开双眼,摇摇头,露出了胜利的笑容,自言自语道:“你心里还是有我的……”
大靈王 魚楽
张枫一直盯着书的目录,即使听见脚步声,他的眼睛也没有离开书,因为他知道那人是他爹。张老头说:“枫儿,你干什么呢?“张枫道:“我查一下赵天宇的武功出处。”张老头说:”枫儿啊,我觉得那个赵天宇对你表妹有意思啊。”张枫继续翻书,没作出任何回应。张老头盯了张枫一会儿接着说:“我挺喜欢蔚儿的,于是打听了赵天宇的家庭背景,发现你和他的差距只有在武功上才能见分晓,所以我才让他表演一段武功,谁知道他深藏不露……”张枫还是没有说话。张老头喋喋不休道:“如今想要得到你表妹的话,就要放下架子,主动和她交谈。我想你姑父也不希望将肥水留给外人吧……”张枫猛地攥紧拳头,道:“他,他才希望将肥水留给外人呢!我和表妹的事,你多次和他谈起,他却爱搭不理的。咱们热脸干什么贴人家那什么呀?再说,我对表妹没有兴趣。爹,你放心。我一定会找一个比她还好的女子。”张老头见自己儿子把话说到这地步,也不好说什么了,于是叹了口气,突然问:“枫儿,你怎么知道赵天宇武功那么高?”张枫说:“我看他枪耍的娴熟,所以猜他枪法不错。哎!终于找到了!蛇盘枪是赵云的创的!真不简单啊!什么!他一生才使用一次半!咦,这就没了!唉,看来我得好好想想怎么才能破解他那蛇盘枪!”
“哎哟。”林晓嫣气喘吁吁地说,“差一点,就差那么一点了,要不是现在饿了,不然我肯定逃出去了。”之后她摘了一大堆野果回到石室中去,收拾好东西,吃饱后又睡了一觉。第二天一早,林晓嫣背上剑和包袱,关好了所有的门,坐在一个石头上调息内功。站起来后,她想:出去后要是被爹的朋友看见了怎么办?那我岂不是又被爹逮回去了吗?看来我得换一个名字,见到爹的朋友,打死也不认帐,看他们能拿我怎么样?嗯,起什么名字好呢?听爹说我出生那天春暖花开,我娘说我知晓春天的到来,这个“晓”字我不改,我爹希望我长得漂亮,所以在“晓”字后面加一个“嫣”字。嗯,这个字连同姓我都要改。我在这石室里学的功夫,那我就姓石,如今我凭借自己的努力马上就要走了。所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那就取……“研”字好了。石晓研,石晓研!这个名字取得真不错。想着想着,就不由自主地笑了。望着山崖,石晓研攥紧了拳头,自己给自己打劲儿说:“石晓研,你一定能行!加油!老天爷一定不舍得你在这崖底老去。加油!”然后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眼睛睁开时脚也用力一蹬,身体就“噌”地飞上去。眼看着快到崖上,可是身上的剑往下拉她,为了上去,她就将宝剑掷到崖底,接着使出浑身的力气往上飞,眼看着就要落下去的时候,她用手急忙攀住壁上的石头,幸好她距离崖底很近,力气刚好用完时,她也爬到了崖顶。到达崖顶后,樱口开始呼呼地大喘气,然后从崖边往下看,她很怀疑自己是怎么上来的,心想:虽然丢了一把宝剑,但与获得自由相比简直是微不足道。终于自由了!我想现在还是上午吧,歇一会儿去找一个客栈,好好享受一下。休息好以后,她往山下去了。
石晓研一边蹦蹦跳跳地走,一边哼着小曲儿,完全不顾周围人异样的眼光,那样子简直就像个没长大的孩子。跳着跳着,她有累了,便靠在一棵树休息。她刚起来,一个疯疯癫癫的老头子出现她的视线里。那老头发现了她,就朝她走来,嘴里还说:“那个婢女,还不给朕跪下。”石晓研一听,乐了,摇了摇头,换了一个方向继续往前走。谁料那老头不依不饶,直奔她来。石晓研想:爹说过,遇见疯子不要与他纠缠,逃才是上策。眼看着老头离她越来越近,能逃跑的口子越来越小,所以她毫不犹豫地施展凌波微步。老头一看,马上破口大骂:“段誉你这个龟孙子,竟敢逃跑,快回来,让老子……”可是他说的话石晓研一句也没有听到。老头不见石晓研回来,便追了过去。石晓研往后面看看,没发现人影,这才松了口气,将头一扭回来,“妈呀”一叫,往后退了好几步,老头就在她面前。老头说:“段誉,我要杀了你,这样我就可以做王了,哈哈哈哈……”石晓研一听“段誉”二字,马上想:这段誉和他有什么仇呢?可是老头的双掌不让她再想,于是她继续跑。刚跑到河边,她就被追上了,老头给了她一耳光。石晓研可是林府的大小姐,林老头视她为珍宝,哪受过这样的气,不争气地眼泪一下子就掉下来,手暗暗地攥紧,然后施展出天山折梅手,可是学艺不精,几个回合下来,就被老头打中后背,一下子掉进河里,消失的无影无踪。老头拍了拍手说:”这次便宜了你,下次再让我看见你,绝对要了你那条小命。”然后扬长而去。
雨稀稀啦啦地滴在竹板上,在竹蓬里,一个身穿白袍的男子坐在椅子上,望着雾蒙蒙的天,若隐若现的山,不禁有感而发:“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乱入船,卷地飞来忽吹散,望湖楼下水如天。这真是一首好诗!可惜我没有东坡先生的才华。”不一会儿,雨停了,西边天出现了火烧云。那男子说:“虽然雨后没有看见彩虹,可雨后的黄昏也是很少见的,值得出去走一走。
臨安情之霽月如璟
男子来到了河边,忽然他看见一个人躺在河边,他急忙赶过去。只见地上的男子生得英俊,肩上斜跨着包袱。那男子摸摸地上男子的额头,不禁说:“怎么这么烫?”然后他说:“这位兄弟,醒醒,醒醒!”心想:他可能是呛住了,需要先帮他呼吸。刚贴近就闻到悠悠的香气,他使劲地嗅了一下,心想:奇怪?怎么一个大男人的身体这么香?两个大男人亲在一起,感觉有些不太好,让我先看看周围有没有人。确定没人后,便松开地上男子的腰带,但没有完全解开。接着,又松了松地上男子的衣领,最后就嘴唇贴上去。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这个人的嘴唇是那么的凉,那么的滑,竟然不想离开。他猛地扇了自己一巴掌,说:“云中旭,你有病啊?竟然想亲男子的嘴唇,别忘了你现在在干什么?”随后他又低下头去,反反复复五六次,他实在是有些累了,最后一次低下的时候,没有再起来,眼睛闭下了。可是地上那个男子睁开了眼睛,然后将头往上抬了抬。云中旭也睁开了眼睛,把头抬起,笑着问:“你醒了,可把我累死了!”可那男子却打了云中旭一耳光。云中旭连忙站起来,问:”你干什么?”那男子说:“干什么?你趁我受伤,占我便宜!”云中旭更加困惑了,问:“我占你什么便宜了?”那男子站了起来,松开的腰带一下子掉了下来,衣服也敞开了,里面露出了粉红的肚兜和雪白的玉腿,幸好这个人穿着到膝盖的短裤,否则全被看见了。云中旭恍然大悟:原来是个女子。那女子说:“你还有什么可以抵赖的。”然后想:我石晓研原本是希望嫁给一个大英雄,结果全身几乎全被这个普通的男子给看到了,我一定要杀了他,才能保证我的清白。云中旭解释道:“这位兄弟,不,妹妹,我不知道你是女子,我真没占你便宜呀,我只是想救你,真的。真的。”石晓研问:“真的?”身体却向他逼近。“真的。”云中旭答道。“那么我问你,你吻我了吗?”石晓研问。云中旭默默地点一下头。石晓研已经走到他耳边,并且大声地说:”那你还想干什么?”说完,又是一巴掌下去。云中旭捂着脸跑,嘴里还说:“君子动口不动手,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你怎么能打我?”可是后面没有声音回答。他转过头去,发现石晓研倒在地上。他又跑回去,这时石晓研慢慢地将眼睛闭上,嘴里吐出最后一个字:“走。”云中旭摇摇头,想:既然我摊上了事,那就好人做到底吧。然后他捡起带子,帮石晓研系上,系完后,喉咙里咽了一口唾沫,这是他第一次帮女子系衣服。叹了一口气后,将石晓研抱起,往家走。斜阳将最后的光辉照在这对男女身上,也照在河里的一对鸳鸯身上。
云中旭将她放在床上后,连忙把毛巾放进热水里,然后放在她的脑袋上。看着一动不动的女子,他不禁好奇心上来,将石晓研的脸擦干净,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然后将她发髻上的簪子解下来,然后展开。直到云中旭感觉自己受不了,这才转过头去,心想:不看不知道,一看下一跳。没想到自己有这等口福,亲了美人好几次。想想他就笑了。忽然听见石晓研喊:“娘,我渴了,快,快,快给我水喝。娘……”云中旭便取来一杯水,往她的嘴边递,眼睛却不由自主地盯着石晓研看,过了一会儿,才恋恋不舍地将目光移开。眼睛回到杯子边,脸一下子变了色儿,原来就光顾看她了,水杯里的水几乎全流进她的衣服里。云中旭连忙拿干毛巾擦拭,心想:幸好她没醒,否则她一定会杀了我。她怎么可以这么漂亮?我要是能娶到她那该有多好?不,我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要不然将她送到李大娘家吧。可是李大娘家境也不是很好,我怎么能给他添麻烦呢?看来只有把她的病治好了,才有理由让她走。于是他号起了脉,暗想:这姑娘不简单啊,这么年轻内功竟然如此之高。咦,她还受了内伤,我先帮她一下。随后将她扶起来坐下,运功向石晓研传送内力。过一会儿,两人都是满头大汗,云中旭说:“差不多了,她现在就是发烧,我去买点药吧。”转身出门。煎完药后,云中旭将药一口一口地喂给她,这次他没有将药弄洒了。喂完药后,他拿出一本书来看。当灯油快要耗尽时,他才合上书,把胳膊枕在脑袋下面,撇着头看着熟睡的石晓研,心想:这么美丽的女子,怎么那么霸道?不对,如果我是她的话,也可能会打人,希望明天不要出现什么事吧……渐渐地进入了梦乡。
“啊!”云中旭大叫了一声,急忙睁开眼睛,看看究竟是谁掐他的耳朵。当他看到眼前的人连忙陪笑:“侠女,我知道你武功非凡,只需要动一根指头就可以取我性命,所以你就不需要把它放在我眼前了。”石晓研说:“算你识相,我问你,你怎么知道我武功非凡?”同时撤了云中旭脖子上的菜刀。云中旭整理了一下衣服,说:“您都敢把刀架到我脖子上,自然是江湖中人。那混江湖的个个都是武功非凡。”石晓研满意地点点头,继续问:“我问你我的鬓发是谁解开的?”云中旭指了一下自己。“为什么?”石晓研问道。云中旭说:“我是想看看这女扮男装的女子究竟长什么样。”石晓接着问:“昨天,你有没有那个?”说时,她将脸低下。云中旭知道她想问什么,不过他现在想逗一逗她。于是装做不知道地问:“哪个呀?”石晓研气得抬起那羞红的脸说:“我是说你有没有轻薄我?”云中旭点了一下头。石晓研将手中的菜刀一动,向云中旭劈去。云中旭连忙躲开,道:“不就是亲你几下嘛,我那也不是为了救你嘛。”说完,饭桌已经劈成两半。石晓研问:“还有呢?”云中旭躲到床的一端,说:“抱了你。”话音刚落,菜刀就向云中旭飞去。云中旭一闪,说:“我那也是为了救你呀。”石晓研从找出根木棍,问:“还有没有?”云中旭跑到门完,将门关上,说:“把你头发展开。”石晓研扑到门口,说:“没了?”云中旭说:“摸了一下的手。”石晓研说:“你一个大老爷们,干什么说话磨磨叽叽的,全说出来。”云中旭答道:“没了。”石晓研说:“那你有没有采花?”云中旭说:“采花,采什么花,是牵牛花,牡丹花,茉莉花,菊花,还是其他种类的花。”石晓研急了,说:“我说的花,不是能看的花,而是采花贼的花。”云中旭说:“我当是什么名贵的花呢,原来是那个,没有。”石晓研问:“你真的……”云中旭说:“我云中旭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但也不是好色之徒,姑娘的身子绝对纯洁。要不等你洞房花烛时好好瞧瞧。”石晓研一红,说:“能说出这样话的人,肯定不是什么好人,你父母呢?我怎么没看见?”云中旭眼神黯淡了一下,说:“我娘很早就去世了。去年,我爹去找我娘了。”石晓研一听,便停下了动作,暗叹了一声,说:“咱俩差不多,我娘也是很早就走了,我爹硬逼着我嫁一个丑八怪,于是我就逃出来了。”云中旭说:“世上哪有那么多完美的东西,有几个像你一样漂亮的女子啊?我长得也很一般,不过,我家邻居们说我笑的时候很招人喜欢。”石晓研点点头说:“他们对你的评价很对,我怎么没见到你的邻居呢?咱俩吵这么大的声音,他们应该听到了吧。”云中旭说:“这就是我们村的特别之处,地广人稀。你刚才说你爹逼婚,你给我讲讲呗。”石晓研答应了说:“走,咱们到屋里去坐吧。”一进屋,里面乱七八糟,好像被抢劫了一翻。石晓研用她最美丽的笑容告诉云中旭对不起。云中旭心想:还是做女子好,做一个漂亮的女子更好!石晓研坐在床上娓娓道来。
萌獸第一寵:暴君,來撩麽
“……最后我遇见一个疯癫的老头,他武功很高,不知道中了什么邪,一下子把我打昏了。等我醒来时,你正……。”石晓研说道,同时脸又红了。云中旭感叹道:“天无绝人之路啊!你真是太幸运了,如果崖底下没有记载武学的话,你可能这辈子要和石头打交道了。昨天,我真不知道你是女的,所以,所以希望你能原谅我。”石晓研叹了一口气:“我可以原谅你,但是昨天之事你不许跟别人说。”云中旭道:“我不可能跟别人说。你放心吧。对了,还没有请教姑娘的芳名?”石晓研道:“我叫石晓研,你呢?”云中旭道:“我叫云中旭。”石晓研说:“云公子好!既然你的父母已经……那你现在靠什么维持生计呢?”云中旭说:“我没什么能耐,没有跟爹好好学习医术,如今只能去考试了。我爹留下的家财够我用半个月的。等我考完试也就用完了。”石晓研拱拱手,笑着说:“那就祝你考上状元啦!以后我有事说不定还需要你帮我呢。”云中旭问:“那你今后怎么办?你要去哪儿啊?”石晓研想了一下,说:“我,我也不知道啊,反正我是婚我都逃了,还怕什么?而且我从家里带了很多钱。糟了!我掉进水里时,那包袱一定全湿了。我的包袱呢?快告诉我!”云中旭用手指了一下,说:“不至于吧,金银遇水没事的。”石晓研现在什么也听不进去,连忙把包袱打开,先将女子的衣服拿从来,然后就金属货币拿出来。最后将粘在一起的纸币取出来,还有湿了的胭脂粉。云中旭走到她跟前,用手指着纸币问:“这是干什么用的?”石晓研瞟了他一眼说:“这是纸币啊,你没见过吗?”云中旭说:“我想起来了,有一个四川那边的人也拿过类似的钱,不过在我们这个地方不好使,你是四川那边的吧?”石晓研点点头说:“蜀州边境。对了,这里不再是蜀州了吧?”云中旭点了一下头。石晓研哭着说:“那我拿这么多废纸有什么用?”说完,将它们撕碎。然后喃喃地说:“我就只剩下这些钱了,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呢?”云中旭想:”古人说的真是没错,女子是用水做的。刚才还气势汹汹,现在就是鼻涕一把,泪一把。唉!于是他说:“这样吧,你要是不嫌弃寒舍简陋,就先在这儿住下。等我考完事再说吧。”石晓研抹了一把眼泪,说:“那谢谢你啦!以前我错怪你了。对不起。”云中旭大度地说:“没事。”石晓研不好意思地笑笑,说:“我,我有些饿了。”云中旭说:“你在这儿等着,我去去就来。”在走出门的一刹那,他想:可能是没见过好看的姑娘,现在看熟了,觉得她也很一般。做饭去吧!
石晓研不管眼前的饭好不好吃,主要想填饱肚子。看见石晓研狼吞虎咽的样子,心里不由一喜:原来我做饭这么好吃啊,可我怎么没感觉到呢?石晓研见云中旭笑咪咪地看着自己,没由来的一哆嗦,问:“你没事闲的不吃饭,看我干什么?”云中旭说:“我看你是像小猫咪还是像小狗巴。”石晓研撂下筷子,生气地问:“为什么这样想?”云中旭解释说:“小猫咪是馋嘴的,而小狗巴是脸旁上总有泪痕。这两点你都具备,所以我实在是不知道用什么词形容你。”石晓研正色道:“云中旭,我是拿你当好朋友的,你怎么能这样形容我?”说完,又哭了起来。云中旭连忙站起来说:“好朋友应该不在意对方调侃的啊。再说我认为小猫咪和小花狗也很可爱呀。”可是石晓研还是哭个不停。云中旭用他爹的口气说:“小研,一个人出门在外,首先要学会的是坚强。这坚强的意思是在困难面前要不能展现你软弱的一面。第二,你不能老是哭鼻子,你都多大了,对了,你多大了?”石晓研被云中旭阴阳怪腔给逗笑了,早就进入到他的意境中了。突然云中旭问她这个问题,她慌忙地说:“啊?我,我十七了,不对,过了一年,我都应该十八了。对,没错,是十八,十八。”云中旭笑了,说:“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几句话,就把你逗乐了。”石晓研问:“那你多大了?”云中旭不假思索地说:“二十二。”“才比我大几岁,就敢在我面前充当长辈!”石晓研说完,两人哈哈大笑。云中旭说:“你这个姑娘,反应够快的嘛!不过,我说的话你可要记住,不能老哭鼻子,万一哪一天让你的孩子看见你这样,多丢脸啊?”石晓扑嗤一笑,说:“谁老哭鼻子?”说完,用手偷偷地在云中旭的胳膊上拧一下。
晚上,云中旭在看书,石晓研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她看着云中旭专注的眼神,就问:“云中旭,看什么呢?”云中旭答道:“看诗。”石晓研问:“什么诗,给我念念呗。”云中旭说:“春华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回首不堪明月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军能有几多愁?”石晓研接着说:“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这是南唐后主李煜的一首词。是在被高祖皇帝俘虏后写的。很是凄凉!”云中旭问:“你怎么知道?”石晓研说:“我爹说虽然是女子无才就是德,但一个字不识也是不好的。于是把我送到一家私塾。据我所知,考试时应该没有相关的问题吧?”云中旭点点头说:“的确如此,而且这本书上也没有那首词,只不过是脑袋里忽然来。”石晓研用手拄着脑袋问:“怎么?你对朝廷不满意啊?”云中旭说:“老实说,确实有点儿。我是害怕徽宗这个写词能手也写出来这类的话来。”石晓研问:“你为什么这么想?”云中旭说:“现在大宋冗官、冗兵太多了,就说禁军吧,高祖时期禁军才三万,现在呢,差不多是原来的三倍。现在的官位两三个人担任一职。如此多的官兵却在前线连连败退,使边界地区的人们四处逃散,那么那些军饷是不是白白浪费,而这几年干旱不断,徽宗却不管他们的死活。唐太宗说过人民是水,国家是舟,水亦载舟,亦能覆舟。得民心者得天下嘛。徽宗不为百姓着想,所以才出现方腊起义。”说完,还轻叹一声。石晓研说:“哟,不错嘛!见解这么深。那你为什么还要去考试呢?”云中旭说:“我想凭我的努力改变现状。”石晓研又手捂着嘴,不笑出声来,好一会儿才说:“现在国家的大权都在狗官手里,你要是进去,不出三年准下来,他怎么可能让你大显身手呢?”云中旭挠挠脑袋说:“说的也对啊,可我生活下去,最起码得添饱我的肚子啊,所以我还得去考试,干别的,我也不会呀。”石晓研说:“大宋的官们想的跟你都一样,所以大宋一年不如一年。”“那你说我怎么做才能既养家又能报效国家。”云中旭问。石晓研说:“我一个办法,只不过你不行啊。”云中旭来到床前,问:“怎样做?”石晓研说:“参加武举,当兵之后,你可以抵御外族侵略,对内剿灭反贼,这样你不仅会封官进爵,而且名留青史的。这样你才有可能改变现状。”云中旭说:“好是好,可是我不会武功啊。”石晓研说:“不会就学呗。”云中旭说:“跟谁学啊?”石晓研说:“跟谁?嗯,要不你跟我学吧,反正我这条命是你救的。教你几套剑法,就算是对你的报答了。”云中旭说:“这行吗?不太好吧,这是你用性命换来的功夫,我怎么能……”石晓研说:“好了,就这么说定了,息灯,出去!”云中旭不解地问:“我为什么要出去啊?”石晓研说:“我要睡觉,怎么?你想进来呀?来呀!”说着,将被晾开,里面露出白色的睡裤。看着石晓研若隐若现的窈窕身材,云中旭咽了一口唾沫,虽然敢开玩笑,但他现在打死也不敢到床上面,于是问:“那我去哪儿睡?”石晓研把被盖严,说:“我刚才不是说了吗?出去睡。男女共处一室会有闲话的。”云中旭说:“你放心,我救你的时候都没有那啥,现在更不会,更何况晚上天凉。”石晓研说:“那也不行,你怎么这么不爱惜女孩子?你要是不去,那我走!”说完,坐起来,抱起被子。云中旭连忙摁住她胳膊说:“不用,怎么能让你去呢?我走。”石晓研说:“等等,把我衣服给我。”云中旭很纳闷,但还是取过来放到石晓研旁边。石晓研把被子往云中旭面前一堆,然后把自己的衣服盖在自己身上。说:“你拿去吧,天冷!”云中旭没说什么,向外走去。后半夜,云中旭抱着被走进屋里,把被盖在石晓研身上,说:“下辈子,我也要做一个女子。”刚走出去,一阵风向他扑去,云中旭不自觉地往屋里躲,然后趴在桌子上。
第二天一早,云中旭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而且身上盖着昨天他给石晓研的被子。他坐起来,向四周看看,没有看见石晓研的影儿。他便迅速的穿鞋,到门口心才稍稍放下:石晓研正拿着木棍练剑法呢。他回到屋里去做饭去了。饭好后,他走出去,说:“怎么还练呢?吃饭了。”石晓研没有停下,说:“你怎么整天都想着吃?你先去吧。”云中旭说:“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你吃完再练吧。”石晓研说:“天天在崖底,我都习惯了,你吃去吧,不用管我。”云中旭笑着走开,不一会儿又笑着走出来,只不过他出来时带着饭桌和菜。石晓研一心练剑,没注意云中旭干什么。忽然闻到一股菜香,她便往香味儿望去,看见云中旭一边大口地吃菜一边含笑地瞅着自己,气就不打一处来,于是扔下手中的木棍,直冲进屋里,然后从屋里端出碗筷,大口地夹菜,嘴里说:“还是你厉害,从小到大,好像只有你说服我这么多次。”云中旭说:“武举和殿试时间可不一样,咱们可能后天就要走。”石晓研说:“那吃完饭后,我教你剑法。”吃饭的时候,石晓研又看见云中旭瞅着自己发呆,无奈地摇摇头,说:“喂。”云中旭没有应答。于是她便走到云中旭旁边,轻轻地拧了一下他的手臂,云中旭这才回过神来。看着茫然的云中旭,石晓研问:“你盯着我干什么?“云中旭说:“我在想为什么你和我所遇见其他的姑娘不一样,她们个个都很端庄,唯有你是天真浪漫。”石晓研把脸一板,问:“你这是讽刺我吗?”云中旭急忙说:“不敢,只是觉得奇怪。”石晓研问:“做真正的自己有错吗?为什么要模仿其他人?那是多么累的一件事啊?”云中旭道:“你这话倒也不错,可能我是女子所要做的“三从四德”思想在我脑海里扎根的时间太久了。不过,遇见你这样的人,也算是是一种幸运,总比遇见伪君子强。”
病少梟寵紈絝軍妻
“我真没发现,平时油嘴滑舍,看着挺精灵的,怎么学剑这么费劲?我都告诉你多少回了,要做到人剑合一。你要想象自己的手臂和剑已经融为一体了。”石晓研训斥道。云中旭脸一红说:“我学东西一直很慢,不过我记住后就不会忘。我会好好练习的。”到了黄昏,石晓研才满意地点点头说:“这样才像一点儿样子,虽然说是很一般,不过通过殿试是绰绰有余的。”说完,走上前去,帮云中旭擦擦汗,可是他额头上的汗是越来越多,云中旭一下子从石晓研手中夺下毛巾说:“谢谢,还是我自己来吧。”石晓研笑了一下,说:“我还有事求你一下?”望着石晓研的笑脸,云中旭不禁后退一步,说:“我都快累死了,什么事明天再说吧。”石晓研笑的更加灿烂,向他走近并撒娇地说:“阿旭,你看我从崖底上来到现在还没有洗一次澡,你能不能给我接点儿水,求你了阿旭,阿旭。”云中旭知道大家闺秀都是饭来张口,衣来张手,像石晓研那样的人自己生存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于是说:”下不为例。”
折花一朵殿前歡
云中旭忙完之后,直接坐在地上,心想:我为什么把这个小妖精留下来,每天害得我如此辛苦。不过辛苦没有白费,竟学会了一套剑法。这时,他听见有人说:“你确定那个女子是个绝世美人?”“确定,那小子将她抱回家,里面露出肚兜,我看得清清楚楚。虽然那个女子穿着男装,但长相俊美,难道她恢复女身后不漂亮吗?”“那好,咱们冒一把险,家伙都带齐了?”不下三人回答,紧接着就只有脚步声。云中旭的心“咯咚”一下子,心想:他们一定冲着石晓研来的。哎,红颜祸水啊!看来还是不要当女人的好。然后抬头看看月亮,说:“看来我今天可能挨打了。”他就坐在台阶上等着。十多分钟后,四个人出现在他的眼前。其中一个领头地说:“这位兄弟,我朋友的儿子丢了,有人说小孩子往你这边跑来,我想进你屋查查,行吗?”云中旭站了起来说:“我恍惚看见一个孩子往西边跑了,你们到那边找找吧。”“不一定,我那孩子鬼机灵,说不定偷偷进你屋子里,那孩子手脚还不老实,可能偷你家东西呢。”那人说。云中旭说:“不可能,这屋里有什么风吹草动,我可以听得一清二楚。”那人说:“你这么阻拦我们,是不是把我兄弟的孩子绑架了,我们一定进去看看。”没等云中旭答话,他们就拎着棒子冲上去。几个人开始混打起来,但没有一个人走近那门的三尺以内。正在洗澡的石晓研听到厮打声,连忙穿好衣服出去。几个人停手了,云中旭浑身是伤地半跪在那儿,一阵风吹过,石晓研穿的素裙迎风飘起,刚刚出浴盆的玉腿在有些发抖。几个人相互示意,直接向石晓研扑去。石晓研武功再高,她也是一个女子,于是“啊!”地一声叫,然后退到门后面,将门关上,用力顶住,大声喊:“云中旭,快来救我。”她这不说还好,一说正在推门的两个人跑到云中旭面前,拳打脚踢。云中旭一边挨揍一边说:”不行,我……现在被……被打了!”石晓研听见云中旭的叫声,就说:“云中旭,你这个呆子!你忘了我今天教你的东西了……”
云中旭听见这话,心中的信心被点燃了,咬紧牙,忍着痛,找个一个缝隙,飞似的逃出去。见云中旭逃了,那二人走到门前帮助那两个人撞门。云中旭捡起了地上的木棒,向其中的三人刺去,没几下,三人倒在地上。云中旭暗暗用力,向靠在门上的人刺去,结果石晓研被门的冲击力弹了一下,倒在地上,然后本能地喊:“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