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6d0j精华都市异能 時光等待八千鳥-那些年,那些人相伴-50ut7

時光等待八千鳥
小說推薦時光等待八千鳥
我和B这段不知是不是恋爱的恋爱可怜地只维持了短短一个星期,只差一点点,真的只差一点点我就喜欢上了B。那个男生会在晚上睡觉前打电话在电话里跟我说“亲爱的,晚安,祝你好梦。”这句话曾肉麻到了我宿舍里的单身女青年,他会在下晚自习时在楼道里等我,然后送我回宿舍。我曾将B送我回宿舍的那段鹅卵石的石子路拍在了手机里,我看着手机里的照片,那条路什么都没有,空荡荡的如我的心。
W趁我不在时翻了我那个没带锁的日记本,我的学生证也被他拿走,我去了趟卫生间的时间,回来时W正坐在我的位置上看我的日记,我从他的手里夺回日记本,当着他的面撕了那本日记。
W跟B说,说我其实喜欢的不是他,分手是我让H姐替我和B说的,当H姐告诉我B答应分手时,我在心里对自己说,既然不喜欢,分了也好,可是不知为什么,我突然很想哭。
那段时间我犯烂桃花犯的厉害,有个高年级的学长追我,被我拒绝了,B班是电子系的,他们班里有个叫J的男生,高高瘦瘦的,长的还不错,不知从哪里要到了我的QQ。
直到有次B拿J的手机跟我聊天,他说“北北,要不要跟我复合?”
我回他“我并不喜欢你,没必要了。”
龍之耀
B变本加厉,竟然回我“小J是我的兄弟,你要不要跟他谈?”
我气愤地回了一句“那是我的事”,然后把手机关了。
很长一段时间后去翻聊天记录时,只有“随便”这两个字,J跟后来我解释说是B拿了他的手机,我记得我有删掉了J的账号,后来不知怎么J又加了我,让我考虑跟他交往的事,我说我并不喜欢他,后来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J跟别人说我答应做他女朋友结果被人无端打了一顿。再后来他们电子系又有个男生向我表白,我顿时就觉得好笑,他们电子系的男生都走火入魔了么?
我第一次去H姐家时,H姐喊来W一起去网吧上网,我在网吧外面接了个N打来的电话,回去时H姐出去买东西去了,只有W坐在电脑前打怪升级,我戴着耳机盯着电脑屏幕发呆,其实耳机里并没有放音乐,我将W的话听得一清二楚,他说“北北,可能我喜欢你。”
我戴着耳机,冷笑着回他“忘了告诉你,我真的很厌恶你。”
公主嫁到
跟J还有联系时,我有问过他“你为什么喜欢我?”
他说“因为你很漂亮,尤其是你的眼睛。”
原來有
我跟他说“你信吗?我曾经被人说长得像女鬼。”
J有些惊讶的说“怎么可能!”
我低头扯着嘴角轻轻笑了笑,是啊,怎么可能。
我记忆中最深刻的那次是H姐带我去KTV聚会,都是我不认识的人,那次W也在。我被人灌多了酒,大脑却无比清醒,当有人问我“美女,你的第一次在什么时候?和谁?”
第一次?我当然知道那是什么意思,我拼命地在脑中搜索那另一段尘封的往事,我张了张口“是在……”
那提问的人和其他人也都作侧耳倾听状,我只是吊吊他们胃口,并没有打算说,就被W抓着手腕往外拖,众人正奇怪,W已拖着我进了电梯,直到KTV外面,街上华灯依旧,车水马龙,在萧瑟秋风里,我用力想挣开他的禁锢,我忍不住破口大骂“你神经病,你放开我!”
他很不客气的吼我“陈北北,你怎么这么不自爱,你是十七岁的身体三岁小孩的智商吗?你难道不知道他们那些人……”
我真心觉得可笑,跟别人说下第一次就是不自爱了。我回道“你是我的谁?我要你管!你是生怕别人不知道我的丑事对吗?你非要别人知道我被人猥亵过是吗?你非得让别人指着我的鼻子骂我不要脸是吗?是啊,我不要脸,我被人猥亵过你满意了吗?”不知何时,我已泪流满面,他的眼神先从惊讶变成了痛惜,我不需要他的可怜,我讨厌我用这样的眼神看我“当初怂恿我和B在一起的是你,挑拨离间的也是你,你就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两面三刀,虚情假意的伪君子!人渣!卑鄙小人!”
他拉着我的手忽然用力一扯,我猝不及防地跌进了他的怀里,他摁着我,当他亲到我的脸时,我惊恐的想推开他,胡渣扎在我脸上生痛生痛的,我推开他对着他的脸就是狠狠地一耳光,“啪”的一声,清脆的回响,仿佛这个世界静止了,W捂着被打的右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我,他看着恶毒的话语从我嘴里厌恶的说出口“被你亲让我觉得被狗咬了一样让我觉得无比恶心。”
穿越強國之末代公主
我第一次和H姐吵架,H姐骂我“陈北北,我觉得你真的是一个狠心的女人,你知不知道,你伤害了一个多好的男人!陈北北,我一直觉得你就是一个狼心狗肺,不懂知恩图报的东西,你以为B是真心喜欢你吗?如果他真那么喜欢你现在怎么又和另外一个女的在一起?难道你不知道W他喜欢你。”
我说“如果是这样,那么我宁愿不要他的喜欢。”
我蹲在不易被人看见的街角里,脑海一直回放H姐的话“陈北北,在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你一个人不幸,遇人不淑的多的去了,为何不见他们去寻死觅活?那么你的可怜样,你的优柔寡断又是装给谁看?北北,我不是因为W是我高中同学我才这么说你,而是因为我真的把你当我的亲妹妹,北北,好好珍惜身边的人吧。”
H姐并不懂我,我受过那样的伤,也怕那样的伤,所以心门紧闭,甘愿孤独。
关于第一次,那是我最不愿想起的,就像把伤口上的痂撕开,换来的却是血肉模糊,还有钻心的疼痛。那件事我已经记不清发生七岁还是八岁,我只记得那天早晨我穿着校服去上学,走出堂口的院子时遇到了程晓的表哥,我记得他是一个有先天唇颚裂的男生,比程晓和我都大,他跟我说他有事找我,让我到他家去,我跟他去了他家,正要问他有什么事,我就被他推倒在了身后的床上,他压着我,我无法动弹……
后来发生什么事了?哦,后来,我上厕所时发现自己身上有血,却不知道血是哪来的。有时候我常在想,那时七八岁的孩子身体还没长开应该没什么处子血的吧,每当想起这件事,我就觉得身上像黏了灰尘一样难受,也就是从那时起,我患上了轻微抑郁症,心理洁癖很严重,不喜别人靠近我。我失去了童贞,连同爱人的权力。
每次我看见程晓我都会下意识的想起这件事,我很怕如果以后跟程晓在一起,我不知道那个人会怎么对我,我太害怕了,如果有一天程晓知道我的过往,他是不会再喜欢这样的我的,谁不在乎自己喜欢的女子不是冰清玉洁呢?
程晓,我喜欢你,可是对不起,我只能推开你。
H姐离开Y市的那天,我站在火车站不易被她和W看见的角落里,因为我说过不会来送行,滂沱大雨淹没了这世间一切声音,行人来来往往,回回返返,我知道这一别,相见再也无期,唯愿她一切安好。
自H姐离开后,W每天都会放一袋零食在我的桌上,在别人看来,他对我多好多好,我知道他答应过H姐要照顾好我,我并不打算领他的情。
我讨厌w,那是第一面就注定了的,W与那个人太像,我害怕他,所以远离。
二0一四年,这一年我过得浑浑噩噩,唯一觉得自己还活着就是和别的系玩得比较好的几个女生一起去KTV狼哭鬼嚎,包间里的音响开的震耳欲聋,几个女生拿着麦克风乱吼乱叫,W在和几个男生聊天,时而看我一眼。
我玩着手机啃着手上的木瓜,偶尔喝口茶,聚会临近尾声时来了一个二十多岁留着板寸头,长的还不错的男人,和W对唱《千里之外》迎得了不少掌声。
有人坐在了我旁边的位置上,玩了会手机实在是玩不下去了,被别人的目光盯的很不自在,抬头看向这道视线的主人,是那个板寸头帅哥,他笑说“美女,QQ号多少?”且叫他Z吧。
若愛以時光為牢 清墨孤狼
我说“大叔,你几岁啊?”
他笑说“唉,美女,你这么说让我很受伤啊,我没那么老吧?”
我发现Z有点意思,不!是好笑,那次散会后他送我和另一个女生回学校,看着高大威猛的大男人竟然怕过马路,最后还是我硬把他拉到马路对面去的。Z把我俩送到校门口,暗沉的天开始下起了小雨,我将包里的伞给了他。
Z笑问“陈大美女,你和那个W什么关系?他好像很关心你。”
我笑答“我前男友,你信不信?”
Z愣后一笑,不,那个表情准确的说是惊恐“美女,你别吓我!”
慶余年之我乃慶國五皇子 青玉公子01
我说“我认真回答问题的样子不像开玩笑啊。看吧,你都觉得我和他不在同一台阶上,能有什么关系。好了,我们要进去了。”
他说“晚安。还有,谢谢你的伞。”
“不用。”反正那把伞不是我的。
那天晚上我颠覆了自己的认知做了件很疯狂的事情,如果是平时我真干不出,我狠踹了几脚宿舍的大铁门解恨,反正平时早就看那胖宿管不顺眼了,那时周末晚上十点半关门,宿管阿姨以为我喝了酒撒酒疯加上我晚归,扣了我整整十分的学分,好心疼的说,心疼?开玩笑,我早就想离开这破学校走人了。
刚在床上躺下,手机来了一条QQ短信,是Z发来的:我已经到家了。
“我刚做了件很疯狂的事。”
“说来听听。”
将事情说给他听后,他发来两个字“彪悍!”还有一条“第一次看见你时你给我的感觉是文静,淑女。”
我回他“那大概是你的错觉。”
我与Z的第二次见面是在网吧,他本来约好去唱K结果被放了鸽子。我和平时玩得比较好的室友在网吧的隔层包厢里追剧,Z发短信问我在哪,我说学校附近的网吧,Z来找我,临分别时室友叮嘱我别在外面过夜。
Z请我在街边吃小吃,我胃不好没敢多吃。他跟我说了很多他小时候的故事,他跟我畅谈他的理想,Z还将他的新手机给我玩,一上线就看到W发神经“你换了头像?”
我将手机还给Z说“麻烦你帮我回他我的事不要他管,然后删了我的号。”
X處首席特工皇妃
Z照做然后问我“不玩了?”
我摇头。
Z送我回学校,晚上聊天时Z说他对我有好感。好感不代表什么,不代表喜欢,不代表爱,不代表不爱,仅仅只是好感而已,有的人注定是你看一眼后便遗忘的风景,有的人只是生命里的过客。
我回他“我们就这样吧,以后不会联系了。”打完字,按了发送,然后将他的企鹅号拉进了黑名单。
一年又一年,漫长的时光终于走向了尾声。
逍遙異界行 王之騎士
六十九路终点站到站,我下了车,天上有些阴沉沉的,街上行人很少,看着从对面走过来的人,停下了脚步,记忆中的绿色身影与他慢慢重叠,变得清晰起来,他也停下脚步望着我轻轻笑说“好久不见。”
我也向他一笑“好久不见。”
我们在各自的路上匆匆行走,一直未曾停留,不经意间在某个路口相遇,于是淡淡寒暄,然后分手说再见。
雨势渐大,走进了一家咖啡屋,店主是一个身材微胖戴着无框眼镜的女生,咖啡屋虽然不大里面的摆设却很温馨,我坐在淡粉色的布艺沙发上,店主走过来道“要不要尝尝我们店里的爱尔兰咖啡?”
我说“不错的提议。”以前看过的台湾小说里,用蔡式冷幽默说着那个关于爱尔兰咖啡的故事,最难过的不是“bye bye”,而是“farewell”一一永远不见。
店里的人不多,冷气开的刚刚好,咖啡端上来的时候,我正坐在布艺沙发上看一对撑着伞走过的情侣,大概是人不多,店主端着自己烤的曲奇走了过来“我可以坐这里吗?”
没等我回答,她娴熟的用一个惬意的姿势坐在了对面的沙发上。
一见如故,这是我对她的感觉。
她率先打破沉静“咖啡还不错吧?”
“挺好的。”我端着杯子喝了一口咖啡,问道“你是不是看过爱尔兰咖啡?”
“嗯。”她说“那你大概知道我开这家店的原因喽。”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
女生是台湾人,她偶然遇见了到台湾当交换生的他,跟所有言情故事的开始一样,王子跟公主般的相遇,然后在一起幸福的生活。可是男生终究学年修满了要回到内地,女生的恋爱遭到了父母的反对,一番闹剧下来,她收到了他的请柬。
臺灣娛樂1971
“以为跟他在一个城市里,这样会好一些,至少跟他眺望着同一片天空,呼吸着同样的空气。”她一个轻描淡写忧伤的笑“可能他们在一起比和我在一起更合适吧。”在千回百转的爱情故事里,每个人都在以不同的姿态诉说着自己的故事。
雨停了,我起身离开时她对我笑了笑,我说“下一次,我想点一杯阿布思咖啡,不加糖,不加思念,随遇而安的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