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o92u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劇情再美終是回憶-十七 別了,我的故居。鑒賞-wtsnm

劇情再美終是回憶
小說推薦劇情再美終是回憶
别了,我的故居
用餐过后,志胤和宛然在花园里散步,醉人的薰衣草的香味,弥漫着整片花园。
突破之王 驚艷一腳
“爸爸也曾经带我去这样的花园中玩过,很怀念呢。”宛然说着似乎有些心酸。她望着天,尽量不让眼泪掉出来,可是这一切都看在志胤眼里。
掌控天下
“你很想念岳父大人吧,我知道那样的感觉。虽然我说我讨厌我这个老爸,但不得不说,每次我离家出走的时候都会想他。”志胤用手轻轻拂过宛然的面颊,“这样吧,反正已经来美国了,就一起去岳父大人曾经和你一起居住的地方吧。”志胤走在了宛然前面,面对着她。
“可,可是我家里很破旧了,我怕…”宛然提起往事有些难过,其实她害怕的是志胤是大户人家,可能会对于自己的故居有些鄙夷的感觉。
“啊呀,别可是了,我也不想你就带着这个心结走一生啊,我们的未来还很久远呢!别忘了我们还说要个宝宝嘞,我可不希望宝宝的妈妈每次提起他老爷的时候会哭出来嘞。”说着穿好外套,和宛然走出了家门。
三千美嬌娘
纽约的雨也是那样的不尽人意,总在人悲伤的时候如断线的珠子一般落下。
“真烦,怎么纽约也下雨。”志胤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盖在了宛然的头上,从身后抱住了她,生怕她受一丝风寒。
“胤胤,你把外套脱下来盖在我脑袋上,你不冷吗?”宛然抬起头看着志胤。“不如你先回去吧,我自己去我和爸爸的故居。”
“如果我说不行呢?我怎么可以让你一个人去,一起吧。”志胤拍了拍宛然的脑袋。
纽约的大街上也因为这场雨变得荒凉。两人走在街头,志胤的衬衫已经湿透了。
“你还是先回去吧,不然会感冒的。”宛然突然停住了,又看了看志胤。
超時空亂鬥 龍騎
環球綠地大亨 金色之淚
“我没事的,走吧。”说着有和宛然一起走了起来。
雨的滴答声从街头到巷尾响个不停。半个多小时后,他们到了宛然的故居。
这所公寓显得十分破旧,楼道还有脱落的墙皮。
宛然站在楼道口望了许久,眼角的泪在无声无息之中滑落。与冰冷的雨混作一团。她掀掉了头顶的外套,飞快的跑进楼道,不管志胤怎么叫也叫不住。志胤很担心宛然,也跑了进去。
“七层,对,就是这了。”宛然急忙从身上的一个小口袋里拿出一把已经锈迹斑斑的钥匙,打开了门。
一切都与她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只不过蒙上了厚厚的尘土。地板上依稀可见父亲病发时吐出的血液留下的血迹。她不能自己,跪倒在地,放声痛哭,叫着爸爸。
志胤循着声音跑了上来。看到跪坐在地上的宛然,飞快的冲了上去,抱住她。
“然然,你要振作起来,我想岳父大人也不愿意看到你这个样子。”志胤的心里也涌上一阵酸楚,看着早已哭的泣不成声的宛然,又不知如何安慰。
宛然顺着墙缓缓地站了起来,跌跌撞撞的向一个房间走去。志胤也跟着一起过去。
宛然擦了擦眼泪,说:“这是父亲的房间。”宛然用手拂过被角,尽管宛然的父亲已经去世一段时间了,家里却没有狼藉的样子。被子铺得十分整齐,桌子收拾得干干净净,书橱也摆放的很整齐。
“那天父亲中午做饭时突然病发,就….”话还没说完,泪水涌下,声音哽咽了。
現代美女與野獸 納蘭
“然然,我知道,岳父大人的去世让你很难过,但我们不可以就这样消沉,振作一点,看到你这样,我也很难过的。”志胤双手轻轻搭在宛然的肩膀上,想要抱住却又害怕宛然哭的更厉害。
“胤胤,对不起,让你也难过了,都是然然的错。然然知道,爸爸他去世了然然要坚强,可是爸爸可是然然唯一的亲人,怎么可以随随便便的就淡漠了。”宛然转过身扑在了志胤的怀里。
“然然乖,别哭了,胤胤知道你难过,可是我心里也很酸。我会一直守着你不离开。可能我并不能代替岳父大人在你心中的位置,不过我给你的爱是另一种温暖。既然你很放心的把你交给我,那我一定不会辜负你。”志胤抱住了宛然,轻轻抚摸宛然的脑袋。
庶女當嫁,一等世子妃
“我说了让你先回去,就是怕你看到我难过你也会伤心…”宛然的话还没说完,志胤就捂住了宛然的嘴。
我在末世當大神 汰深
“别乱说,我怎么可以放你一个人在那里伤心呢,我说过要守护你一辈子呢,就算我不能很好的安慰你,我也可以给你一个肩膀让你依靠,和你一起悲伤。”志胤刮了一下宛然的鼻子。
“我爱你。”宛然心里一阵感动,她没有看错人。
“还有什么要看的吗?已经很晚了,再不回家我老爹你公公就要着急了啊。”志胤捏了捏宛然的脸。
“我们回家吧,我要看的已经看完了。”宛然和志胤出了门,回头看看房间里,灰暗的房间里,宛然似乎有看到了父亲的身影,坐在沙发上,拿着一本厚厚的书,喝着一杯凉茶悠哉悠哉的。她似乎又看到了父亲对她笑,对志胤笑。宛然似乎明白,冥冥之中,父亲的在天之灵已经应允了志胤这个孩子,把宛然的一生托付给了志胤。
“然然,怎么又哭了?还很难过吗?”志胤拉了拉宛然的手。
“没有了,上面掉墙皮,掉在眼睛里了,嘿嘿,走吧。”宛然锁上了门,和志胤下了楼。
“等我一下。”宛然把钥匙丢进了下水道。
“哎?你这是干嘛?不回来了吗?”志胤有些不解。
“不回来了,我把自己的回忆封在了那扇门里,刚才我好像看见爸爸了,他对你笑,我想这是他的在天之灵对你的认可,嘿嘿。”宛然撒娇似的抱住了志胤,纽约的雨也停下了,楼间隐约看到夕阳,那是上帝微红的脸庞。
就要上学了,志胤向父母辞行,购买了机票等待第二天返回**。
深夜月光洒进志胤的屋子,宛然已经入睡,躺在一旁的志胤笑着看着她,看着睡梦中笑着的宛然,淡淡的吻了她,抱着宛然也进入了梦乡。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