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dc5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落兮 線上看-第十九章閲讀-zbbpq

落兮
小說推薦落兮
第十九章
唐太宗
再次睁开眼,模糊的视线慢慢清晰,这是哪里?看看四下,医院,怎么自己来医院了,回想起那时的一切,自己晕过去了!一个护士进来,‘你醒了啊,我去叫医生’说完就出去,虚弱的躺在病床上,连手指头都动不了,胸口的闷疼,有些让她喘不过气,一个五十几岁的老医生走了进来,用听诊器查看了她的心跳,而后蹙眉对她说‘小姑娘,不能不懂事,明知道自己的病,怎么还能情绪波动那么大呢~’落兮疑惑‘什么病啊?’老医生惊了‘什么?你不知道吗?’落兮不明所以摇摇头,老医生略沉吟‘自发性间质性肺炎’落兮顿时瞪大眼睛,惊呼‘不可能,明明之前的医生说是误诊的’老医生瞪眼‘哪里的医院下的诊断,我们为了不查错,已经检查的三遍,你这个已经到晚期了,你父母呢?’落兮无助的闭起眼,回想:当时是查出有的,后来是在空间出现后,再去检查就什么病也没有了,呵呵,心里低笑,现在空间消失了,这个病就再次出现,甚至还更严重,晚期!握紧无力的手,泽轩,我好想你!可是她自己都不知道还能活多久,就像当时的母亲,晚期到死亡也不过就短短的五天而已!泽轩,她要告诉他么,苦笑,告诉他的话,等自己死后,泽轩,岂不是会更痛苦~一切就让她自己默默承受就好了~在医院已经呆了两天,病情恶化的更严重。
上古卷軸天際之子
珠光寶氣 寶哥
今天,蓝天白云,晴空万里,太阳撕开浓密的白云,驱走了寒冷,洒下一片温暖,穿着宽大的病服从医院走出,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空气,拖着略虚弱的腿来到公用电话前,投入硬币拨通电话,‘喂,秦宏’电话那头显得非常开心‘老板,你终于打电话了,这段时间李先生找了你很久’落兮垂下眼帘,轻轻开口‘你要告诉他,我打过电话’秦宏明显一怔‘哦~’‘还有,你把这两间店面卖了吧!我不做了,不要问我为什么’堵死秦宏想问的话,秦宏无奈‘好的,我知道了’落兮勾起苍白的唇‘这段时间,谢谢你’‘不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闭月羞花已经吩咐林音把它交给晨晨,估计晨晨也已经知道了吧~挂上电话,落兮轻轻靠在电话亭里,李泽轩的电话号码,她早就熟背在心,苍白透明的手指滑过那十一位数字,一遍又一遍,心里不住默念:泽轩,泽轩,我爱你…她从未和他说过的三个字,却再也不能对他说了,突然额头渗出细细的汗,长大嘴大口大口急促的呼吸,捂住胸口扶住强回到病房,检查完之后,老医生蹙眉不赞同的盯着她‘你明知道自己的情况,还不怕死的往外跑,以后注意点’落兮讨好的对老医生撒娇‘程爷爷,我知道错啦,我发誓,不会啦’小手竖起,拉着老医生的袖子轻轻摇摇,老医生一脸无奈,瞪着她‘知道就好,好好休息’程爷爷对她很好,知道是真正关心她,只是嘴硬心软,躺在病床上看向窗外,阳台上的芦荟长势喜人,心底一片平静….
李泽轩黑着脸,烦躁的看着手里的资料,握紧拳头,用力锤下,落兮,你狠,飞机出入境记录:无,各大汽车上车记录:无,旅店住宿记录:无,电话响了,烦躁的用力揉了下头发口气很冲‘什么事,赶紧说’那人顿了一下‘呃,你好,我是秦宏’扶额蹙眉,那个?一瞬间想了起来,强压下激动‘是落兮有消息了么?她在哪?’‘今天老板给我打电话了,说是要卖掉店面’坐直身体焦急的问‘电话号码呢?是什么?知道地址吗’‘不知道,老板是用公用电话打的’颓废的靠在椅子上,失望的说‘谢谢,有消息的话,麻烦请通知我’落兮,你好狠,就这么怕我缠着你么~嗤笑的捂住眼,遮起即将夺眶而出的湿润….这段时间,奶奶不停打电话问什么时候把女朋友带来,他也想啊,可是人呢?为什么什么都不说,就消失不见,他快疯了,从未爱过一个人,那时自己还嘲笑去了美国的好友,为了一个女人放弃所有,现在,呵呵,自己还不是~只要她回来~~
極品女強 蛋蛋未成精
巔峰修理工
身体状况落兮非常清楚,这段时间唯一支撑她的,就是李泽轩,她想见见他,想疯了,思念犹如蚂蚁啃食骨髓,一点一点吞噬心脏,她开始不住在怀念,那时在一起的点点滴滴,那时自己认为,会幸福一辈子,但是这一辈子真短,短得令自己心碎,就因为一个沈依依,毁了自己和童童鲜活的生命,甚至童童父母都会在悲伤里深陷,虽然沈依依死了,可却赔上两个人的幸福,值得吗?她不知道,可事情已经发生,都来不及了,童童,她对不起她,因为自己变成植物人,那两间店面卖掉之后就把钱打给童童父母,她没什么可以补偿童童,只能奢求奇迹,希望童童能赶快醒来,眼前似乎出现李泽轩温暖的笑脸,伸出手沿着虚空划过李泽轩硬朗的轮廓,终无力垂下,一滴晶莹的泪从眼角缓缓滑落,消失在发际线,泽轩,对不起,也许时间会冲淡一切,~但..请..不要恨我…深夜,病房里一片寂静,只有自己粗重的呼吸声,对面街道旁的一家店里放出缓慢哀伤乐曲,轻轻悠远的乐声从开启的窗外飘进来,那是自己从未听过的歌,也是,自己从不关心这些,跟别说听了,闭起眼静静聆听:是不是回忆就是淡淡柠檬草,心酸里又有芳香的味道,曾以为你是全世界,但那天已经好遥远….紧闭的眼,泪水不住从颤抖的睫毛处滑落,快乐是我的,但却是你给的,滑落的泪不觉就湿了一片,压抑的哭声,在深夜显得凄凉无助,思念就像即将破口而出的恶魔,疯狂涌动,可以去看他吗?就远远的,只一眼就好~~就一眼,一眼就好,猛然坐起,眼神迷茫的望向窗外,月光照亮病房,苍白的脸上满脸泪痕,一双眼异常晶亮,看一眼!压制不住心头的思念,终究决定,拔掉手上的针头,偷偷向外走去,打了车去李泽轩别墅,车窗外建筑物不停闪过,落兮心里异常平静,只有清亮的双眼能够看出,她现在多么期待~孤零零的站在别墅前的阴暗处,看着黑色的房子的某处,还没回来么?都这么晚了!不知等了多久,一辆跑车从远出驶来,往树边靠靠,静静注视着,李泽轩从车上下来,贪婪的看着眼前的人,他瘦了~突然她瞪大眼,这是谁?看着李泽轩温柔的帮她开门,扶她下车,两人亲密的走进别墅,泪从眼眶里溢出,嘴角扯出一个弧度,笑着落泪,这样也好,也好~~失神的看着逐渐亮起的灯,视线模糊,胸口的刺痛和艰难的喘气,提醒她,赶快离开这里,你不是说就看一眼就好么,看他幸福,你应该要感到高兴才对嘛,所以你要笑着祝福,尽管他什么都不知道,头部的晕眩,仿佛就快晕倒,喘着急促的呼吸,带着绝望转身,跌跌撞撞的跑开…..
逃婚52次:腹黑世子妃
此刻李泽轩正在房里找照片,准备和女侦探谈论落兮一切可能会去,或者感兴趣的地方,停下手里的动作,略有所感的朝外看一眼,面对侦探小姐的疑惑,摇头示意继续…..
農家俏王妃
想念的人,看到了,满足了,却失望了,爱搁浅了..回到医院,一切回归平静…老医生发现了落兮的异常,平静却绝望,没有求生意识,虽然还是会笑但是却带着无尽的哀伤,像旁边花瓶里快要枯萎的百合,渐渐流逝生命。一个小护士慢慢走近,一脸关心‘你今天好点了么?’睁开早已波澜不惊,深邃的瞳孔望着犹如鲜花般灿烂的小护士,真羡慕~翘起嘴角,也好嫉妒~淡淡笑着‘好一点了,谢谢你’小护士瞧着眼前美丽柔弱的病人,她听护士长她们聊天时说,这女孩从住院开始到现在已经十天了,听说好像已经活不久了,但却从没有人来看过她,咬咬唇,迟疑的开口‘那~你好好休息~有事就叫我啊’弯起眉眼,对她温柔笑笑,轻轻点头,看着护士走出病房,转过头闭上眼,仿佛世上再也没有什么能够扰乱心神。病情越来越严重,上次听护士在外聊天时不小心听到之后,微微一笑,回到病房,其实自己老早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体她还不清楚吗~窗外下起纷飞的白雪,染上一片银白….这么折磨,终究还是快了,呵出一口气,向外瞭望,深深看着这一片令她眷恋的世界,这个地球永远不会因为某件事或某个人而停止旋转,脑间白光闪过,眼神渐渐涣散,艰难的抬起手遮住湿润模糊的眼如电影般滑过过去的点点滴滴,窗外的景色渐渐模糊不清,能感觉到自己开始无力呼吸,苍白的脸颊呈现不正常的红晕,街道旁的梧桐仍然昂立,有人说过,人死的时候会把经历过的事和人在最后一秒过一遍,脑海里滑过妈妈温暖的笑脸,泽轩,泽轩啊,童童,张籍学长,晨晨…还有依..依..失去力气的手重重落下,垂下的眼帘遮住涣散无光的瞳孔,心跳缓缓停止跳动…..d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