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c4q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悠然的盛夏 txt-尾聲:展示-98sek

悠然的盛夏
小說推薦悠然的盛夏
路悠然坐在宽敞的办公室,窗外的景色依旧,繁华落寞。他低头看着文件,身边的秘书弯着身子,一边轻声告知他今天的行程,一边手上不停地收拾他签完字的文件。等秘书捧着一沓文件出去,办公桌终于又安静下来。路悠然转身,出神地看着窗外,已经入冬了,路上一片萧瑟,他的小女人怎么还没回来?
他提早下班,开车去小学接薇薇。薇薇看到路悠然,高兴地一头扑到他怀里,扬起红扑扑的小脸问:“今天妈妈会来看薇薇吗?”
路悠然心里空荡荡的,却笑着说:“妈妈说过薇薇生日一定会回来的。”
父女俩牵手走出校门,远远看到门口站着一个窈窕的倩影。只用眼角的余光,路悠然就确定,那是林夏。
林夏一直都畏寒,刚入冬已经带上薄围巾,低调的浅灰色。她原来匆匆往小学方向走,隔着红绿灯遥望校门,猛然看到马路对面的路悠然和薇薇,心里一荡。一大一小牵着手,路悠然依然高大挺拔,薇薇似乎长高了不少。他们是真正的一家人。绿灯亮起,两人汇入人潮,缓缓朝着她走来。
没几步,薇薇看到了林夏,她尖叫着,挣脱路悠然的大手,朝林夏飞奔。林夏蹲下身,在马路边将薇薇抱个满怀,忍不住在她小脸上亲了又亲,惹得薇薇咯咯直笑。林夏起身,抱着薇薇,路悠然已经站到她面前。她的眼睛突然有些潮湿,阖上眼睛,强忍着泪水。路悠然非常自然地接过薇薇,单臂抱着,一手牵起林夏的手。
林夏有些抗拒,路悠然仿佛早就预感到了,他低头在林夏耳边轻声说道:“我依然在等你回来。”
薇薇不懂大人之间旖旎的气氛,嘟着小嘴问道:“爸爸,你和妈妈说什么?”
路悠然朗声笑着说:“爸爸和妈妈说,爸爸也要亲亲。”
薇薇拍着小手道:“妈妈,亲亲薇薇,也亲亲爸爸。”
巔峰蒼穹(全)
林夏瞬间红了脸,哄着薇薇道:“薇薇乖,我们去吃蛋糕好吗?”
路悠然顺杆爬:“说话不能赖哦。”
在郊区的小别墅里,薇薇过了一个简单朴素的生日。林夏心里愧疚,7岁也是重要的生日了,这次只有她和路悠然陪着。路悠然在小庭院里装了一个小秋千,薇薇一个人玩得不亦乐乎。林夏站在台阶上,心里有些愧疚,喃喃自语道:“薇薇真是个好孩子。”
路悠然一把搂住她的肩,笑着说:“也不看看谁的基因。”
林夏红着脸排掉他的手,转身进屋。路悠然亦步亦趋地跟着她,走到小庭院看不到的视角,他伸手捞过林夏的纤腰,狠狠搂入怀里。他俯身在她耳边呢喃道:“说好的亲亲呢?”
林夏的脸红透了,她死命掰开他的手,只是徒劳。她说:“亲你个大头鬼。你放手啊。”
路悠然细细嗅着她的发香,心里一片澄清,久违幸福的感觉。他没有作答,只是紧紧地搂着她。
林夏终于放弃挣扎,气鼓鼓地。许久,只听耳边传来他的细语:“你不亲我,我就亲你了。”
没有给她拒绝的时间,他侧头在她脸颊上吻了一下。比想象中更加美好。他心里一荡,将她转过来,一低头就吻上了她的唇。
见到他牵着薇薇,站在人潮汹涌的马路对面,林夏恍如隔世。她没有恨过路悠然,她的心却慢慢向他靠近。
夢魔世界之奇幻 我愛流星雨
两人缠绵吻了许久,林夏睁开眼的时候,猛然看见薇薇瞪大眼睛,好奇地看着他们。不知何时,小姑娘已经跑到他们身边了。林夏大窘,本能地将脸埋在路悠然胸口。
路悠然哈哈大笑,一手搂着林夏,一手摸着薇薇的头:“薇薇,打扰人家亲亲是不礼貌的哦。”
薇薇懂事地点点头道:“薇薇也想亲嘴嘴。”
歸向
路悠然失笑道:“嘴嘴不可以随便亲亲的。薇薇要记好了。只有爸爸妈妈才能亲嘴嘴。”
怀里的林夏低声说:“你快别说了。丢人死了。”
路悠然说:“薇薇,想切蛋糕了吗?”
入夜,林夏给薇薇念故事书,不知不觉,薇薇已经睡着了。她关了落地灯,给薇薇掖好被子,出了房间。只见路悠然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她犹豫了一下,坐到一旁的单人沙发。蹙着眉,似乎在斟字酌句,这才缓缓开口道:“路悠然,我……”
路悠然放下遥控器,深深看了她一眼道:“你何时嫁给我?”
林夏心里暗潮汹涌,她强忍着泪意,低声道:“我想让你没有后顾之忧。”
路悠然道:“你觉得我会在乎老头子的意见?要不是你执意要去,我根本不会放你走。”
“谢谢你。”
“谢我?要拿出点诚意。我不收空头支票。”他说着,拍了拍身边的座位,“过来。”
混沌神逍遙人生 欲做逍遙人
林夏走到他身边,还没站稳,被他猛地一拉,一下子跌落在沙发上。他俯身上前,将她完完整整困在臂弯和沙发间。林夏几乎是半躺在沙发上,一脸羞涩。
他的手指卷着她的发梢,一圈一圈绕着。他说:“你要不要嫁给我?”目光灼热地看着她。
林夏喉咙发干,艰难地回答道:“你知道薇薇的身世……”
他立刻打断她:“薇薇只有你一个妈妈。”
她稍稍推开他:“你爸要你娶程琳。而且她……”
路悠然难得有耐心:“老头子要我娶程家的女儿,你也可以。”
林夏好奇道:“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勾個帥哥來寵我 蘇小念
路悠然吻了一下她的唇,蜻蜓点水般。将她拉入怀里,淡淡地说:“第一次见你和程枫,我就开始有些疑心了。”
影鋒
林夏的脸贴在他的胸口,听着他的心跳,心里渐渐平静下来。她很贪婪这样的氛围,想到他们第一次接吻的场景,竟然感觉像初恋一样甜蜜。
她抬头看着他的侧脸,低声说道:“明天去见叔叔吧。”
路悠然淡淡道:“不去,老头子烦得很。”突然,他好像明白了什么,紧紧握住林夏的手,青葱纤细,洁白柔软的十指,放在嘴边摩挲:“你的意思是?”
林夏眼角含笑:“我想和叔叔阿姨谈一谈。或许他们会同意。”
路悠然不接话,他亲吻着她每一根手指,痒痒的,弄得她想逃开。
路悠然知道,为了他,她离开了那么久。她是多么骄傲的人,却愿意为了他,像程家低头,一个人去面对自己的过去。他懂她,所以,他放她去。相思的日子很煎熬,但他相信,她一定会凯旋归来。
路悠然知道林夏别扭,想着来日方长,只能忍忍回了自己的房间。等他第二天起来,林夏已经送薇薇去学校了。桌上留着他的早饭和字条:我去送薇薇了,再去公司处理事情。好好吃早餐。落款是一个小太阳,林夏的随手涂鸦。路悠然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吃着她亲手做的早餐,有一种安心的感觉,是家的感觉。他微笑着享受久违的温暖。
路悠然翘班了,他抛出了游戏公司的所有股份。做爆款游戏曾经是他的梦想,但他拥有了林夏,拥有了薇薇,他不能要求太多。有两个人需要他照顾,对他而言,比他的生命还重要。或许以后还会有一个,属于他和林夏的孩子。他想着想着,居然忍不住笑起来。整个人看起来痴痴傻傻的。
林夏和路家二老从房里出来,看到这样的路悠然,三人都面面相觑。一向时而高冷面瘫,时而玩世不恭的路悠然,居然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像个痴汉一样傻笑。
三人默契地不声不响地坐到餐桌旁准备开饭。路悠然依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不可自拔。直到路浩然忍无可忍地叫他吃饭,他才回过神。
这是路家最圆满的晚餐。路母笑得合不拢嘴。左边路浩然和林晓静,右边路悠然、林夏和薇薇,准确说,是路雪薇。本以为浩然先结婚,谁知道悠然直接带回来孩子。年轻人当时不懂事,如今知道回归家庭,老人自然是欢迎的。
薇薇吃得不亦乐乎,路母给她夹菜,她含含糊糊地说:“谢谢,奶奶。”一口一个奶奶,叫得路阿姨满心欢喜。
路父有些吃醋了,逗着薇薇叫他“爷爷”。
路悠然笑着对路浩然说:“浩然,你看看,爸妈多喜欢小孩子。你加把劲吧。”说得林晓静不好意思地低头吃饭,路浩然恨不得用眼神杀死对面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人。
林夏找路家二老之前,路浩然就知道一切顺利。程家来了一个电话,等程父从书房出来,脸色非常凝重。他和路悠然语重心长地说:“林夏是个好孩子,不要亏待她。还有,薇薇永远是林夏的孩子,你记住这一点。去,帮我准备协议草案。”
路悠然深知程母的为人,他不相信她会轻易答应林夏的请求。
林夏刚哄完薇薇睡觉,她看到路悠然在阳台上发呆,走过去,和他并肩站在一起,问道:“路二公子,想哪位红粉知己呢?”
路悠然今天莫名失神了好几回,他伸手搂住林夏,俯身一吻。他在她耳边柔声问道:“你答应母夜叉什么了?她居然愿意亲自为你出头。”
林夏略略推开他的拥抱,睨了一眼,淡淡地笑着:“没什么,我向她保证永远不要程家一分钱。而且不会说出薇薇的身世。”
路悠然心里飞快地盘算着。程家明面上有程枫和程琳两兄妹,程父会把大部分家产留给程枫,事实上,程枫已经接手企业,剩余会留给女儿,保证一辈子衣食无忧,按照万硕实业的市值,林夏放弃的至少是八千万资产,还不包括公司股份的红利。难怪母夜叉乐呵呵地同意了。
路悠然心疼地搂紧了林夏。为了他,林夏居然云淡风轻地放弃了那么多。他一定要加倍补偿她,用尽他的一生。
林夏仿佛看穿了路悠然的心思,不疾不徐道:“我是为了薇薇,她的爸爸一身风流债,她的妈妈一心想抛弃她。她没有必要承受那么多。我一直是她的妈妈。”
路悠然忍不住轻轻地拧了她脸颊:“你难道就没为自己打算打算?带着孩子怎么办?”
这句话触动了林夏,她轻声说:“当时没想过那么多。只觉得薇薇太可怜了。慢慢的有了感情,就更不舍得了。如果程琳要,我也不舍得。况且……”她扭头直视着路悠然:“我怎么会嫁不出去呢?有人哭天抢地要娶我呢!”
如果是别人,路悠然绝对一脸嫌弃地边骂“神经病”边退避三舍。但她是林夏,他的林夏。他立刻狗腿子般地讨好道:“是啊是啊。我巴不得和你原地结婚。”说完,不给林夏损他的机会,低头封住了她的小嘴。
林夏笑着问:“路悠然,你是什么时候看破我的秘密的?”
路悠然搂着她的肩,在她额头上轻吻了一下,道:“第二次见你的时候。”
“那是什么时候?”
“你自己好好想想。”说着,顺势又吻了一下她的头发。淡淡的玫瑰花香,让他无比沉醉。
此生不錯過 怎麽貓都不會飛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