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rqu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美女與教授 八兔子-第十章 視頻閲讀-wivmc

美女與教授
小說推薦美女與教授
“怎么了?”她打开浴室门焦急的问道。
苏启明捡起地上的喷头:“没事,一只手不是很方便。”
陈宁这才反应过来,自己面前是一幅让人流鼻血的美男沐浴图,她脸红了,虽说已经是最亲密的关系了,但还是受不了这么诱惑的场面。
“不如,我帮你吧。”说完陈宁默了,自己本来想说就先出去了,没想到脱口而出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苏启明也愣了愣,随后嘴角微扬:“好。”
然后陈宁就这么蒙圈的走进了浴室,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沐浴乳抹到苏启明的身上的,只觉得手下的触感让她的心颤了颤。
然后苏启明诱惑的帮她把湿掉的衣服脱掉,指尖似不经意的扫过她的肌肤,苏启明炙热的吻落下时,陈宁忍不住轻吟,她不记得喷头是什么时候被扔掉的,她只觉得自己被撩拨的心动。
最后,苏启明将两人冲洗干净,然后抱着她回了卧室,陈宁脸红的将头埋起来,浴室啊浴室,她和苏启明居然在浴室…
苏启明的笑声从她的头上传来,他这回是身心舒畅,不由得再次觉得,自己这次受伤实在是太好了。
第二天苏启明送了陈宁后,自己回到了学校上学,车子停在学校的停车场,他的手上厚厚的包着纱布,就这样,陈宁还是非常不放心,叮嘱了他好几次不能碰水不能拿重物。苏启明看着自己手上的纱布,嘴角微勾。
神魔練
“陈宁,你行啊,背着我干出这种事!”陈宁一进公司大门,就被元敏抓住。
“是啊,陈宁,没看出来,你还有这项技能呢。”另一个同事小于打趣道。
“我咋了?”陈宁一脸蒙圈的表情。
未來之種田也幸福
“你没看视频?在网上都传疯了。”元敏一边说着,一边从手机里翻出一个视频。
陈宁疑惑的打开,发现居然是自己去同乐传媒参加预热赛的场景,不知道是谁拍的,连对话都能听清楚。汪若清的咄咄逼人和她一直微笑的神情形成了强烈的对比,网友的评论也很犀利。
风云人物:同乐传媒内幕这么黑,汪若清平时的温柔形象哪去了?这姑娘唱的不是挺好吗?
小 萝莉:汪若清是谁?没听过,姐姐唱的不错,支持,反对黑幕!
巧克力豆:我家安诚好帅哦,舔屏。
混世小至尊
键盘侠:小姐姐漂亮,唱的很好听,笑起来很好看,路转粉。
评论大都是批斗同乐传媒和汪若清,还有一部分纷纷表白安诚,小部分夸奖她唱的好。
禦美人 昔年小夢
陈宁看的目瞪口呆,自己闲时也会翻翻这样的八卦,但做梦也没想过自己会是八卦的中心。
接着,电话响了起来,陈宁一看,是周晨晨,接起来后周晨晨暴怒的声音就从电话那头传来:“你居然不告诉我他们这么刁难你?!要是知道,老娘端了他老窝!”
“文明点,你可是淑女!”陈宁揉了揉自己的耳朵。
“老娘的字典里就没有淑女两字,行了,你上班吧。”说完电话挂断了,陈宁哭笑不得的看着电话,感情她就是打电话来发泄的?就算不考虑她的感受,总得考虑电话的感受吧!
周晨晨挂断电话后,看着走进来的白沐然,笑得很温柔。
“你又来干什么?不用上班?”白沐然下意识的就皱起了眉头。
“我想你了嘛,木头,我都一天一夜没看到你了,你就不想我?”周晨晨的声音能腻死人,白沐然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我要工作。”白沐然淡淡的道,大有准备撵人的架势。
周晨晨撇撇嘴,正准备说话,门被推开。
邪魅王子賴定你
“沐然,伯母让我给你送点吃的。”一个穿着名牌连衣裙的漂亮女人站着门口,声音很好听。
她的出现,让三人都有些愣住了。
“木头,她是谁?”周晨晨笑得很淡,了解她的人知道,这是她生气的表情。
“她…”
“未婚妻,我是沐然的未婚妻方甜,你好。”白沐然还没说完,方甜就抢过话说道。
重生黃金聖鬥士
方甜整个人看起来柔柔弱弱的,笑容也是甜甜的感觉,怪不得叫方甜,白沐然喜欢的就是这种类型?
“木头,你怎么没给我说过?”周晨晨对着白沐然撒娇,眼里却有着受伤,白沐然看到她的眼睛的一瞬间,心跳漏了一拍。其实周晨晨这是演出来的,她的情绪波动,只在那一瞬间,很快,就恢复了,这眼神只是为了表达她受到了伤害,激起白沐然的内疚这就是强悍的周晨晨,未婚妻而已嘛,又没结婚。
“不是。”白沐然皱着眉说了一句。
絕世武神 凈無痕
“不是什么?”周晨晨不解。
霸上極品惡少 唯、紫汐
“不是未婚妻,只是父亲好友的女儿。”白沐然解释道,周晨晨的心里一下子开心了,以至于她并没有发现白沐然急着解释的意味。
方甜的脸色有些难看,周晨晨直接放开抱住白沐然的手,接过方甜手中的铁盒:“未婚妻姐姐,谢谢你,我正好和木头说饿了准备出去吃点东西呢。”
“不…不客气。”方甜的脸都气的有些僵硬了,还是不能撕破脸皮。
“来,木头,我喂你。”周晨晨笑眯眯的舀了一勺汤递到白沐然的嘴边,接着,似疑惑的转头说道:“未婚妻姐姐,你还有事?”
方甜捏紧拳头,看向白沐然,眼里隐隐有泪光。
無限之準聖天下
“方甜,你回去吧,以后不必来了。”白沐然直接了当的说道。
周晨晨都想给他赞一个了,拒绝的好!她做得再多,都不及他表明的态度。
我從不曾說愛你
最后,方甜流着泪走的,周晨晨很开心,他的态度是不是接受她了?
“你还不走?”刚刚高兴三秒,就被白沐然的无情打败了。
“木头…”周晨晨撒娇。
“晚上接你吃饭,你先回去,我现在很忙。”白沐然看着她,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是说…晚上接我吃饭?”白沐然点头,“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吧?”周晨晨再问,白沐然盯着她,一脸你是不是智商下线的表情。
十秒后,一声尖叫在白沐然的办公室响起。
周晨晨离开后,白沐然低头,看了看自己被拉的起褶子的衣袖,嘴角上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