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s0i2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我沒你想的那麼堅強笔趣-童話的結束看書-g77wj

我沒你想的那麼堅強
小說推薦我沒你想的那麼堅強
NNN年之后的生活
他不能酗酒,如果抽烟,我能接受的最大限度是不要让我头晕!我喜欢吃辣,希望对方能接受
如果他一定要帮我做些什么,就在我做饭的时候和我唠嗑解闷,一起和我被烟熏(一起慢慢变老,^_^),就可以了。
睡觉我喜欢抱着东西睡,希望他能不介意充当抱枕,喜欢梦游的不要我喜欢看恐怖故事,希望他能和我一起受惊吓,然后我害怕的时候陪我去洗手间,其实踢被子的也没有关系的,只是我怕冷!晚上鼾声不要超过80分贝。
睡觉不自觉磨牙,放屁,喜欢在梦中喊除我之外其他mm的名字的,坚决剔除。
不要大男子主义,我会让他男人的虚荣得到很大满足,但他不要把一切视为理所应当。
希望他有很多朋友,如果他没有朋友,是很危险的。
存款不能是负数,最好在5位,当然,以上是欢迎的,以备不时之需,比如我生个孩子什么的,房子车子可以没有,我能住毫宅也住的来地下室,坐名车也能坐自行车,但是,希望他不至于让我露宿街头,冻饿而死。他不能很穷,我是个比较实际的人,我不相信没有面包的爱情。他如果突然变得身无分文,我会不离不弃的。
有相对稳定的工作,不会为了下一顿饭吃什么而发愁。
性格吗,我是属于没有脾气的那种好好阿姨,希望他不要是个火爆脾气,不然,吵起来,我只会哭了。有话好好说,吵架我不喜欢,拒绝态度无礼粗暴甚至野蛮暴力,如果脾气不好,屡教不改,我实在无法忍受了,我只能离开,希望他能原谅,我不是小女孩子,我平时绝对不说婚姻的忌语:离婚,分手,但是我一旦作出决定,就没有回头的可能了!
我身体不舒服的时候(比如说肚子疼)可以不买药,不去医院,因为我体质极佳,也不娇气,但是,希望他能问我一下,不要说:“我肚子也疼”之类的话,或者干脆视而不见。
我很幽默,很爱笑,希望他能欣赏,不要让我产生对猪弹琴之感。
我会把他父母视为我自己亲生父母,但是如果我有不对的地方,请他不要在他父母面前骂我,给我些尊严,希望他能尊重我的家人,哪怕他们并不完美,相反,你也一样要孝顺父母,如果做不到,免谈!
他不如意的时候,我不会奚落他,我会鼓励他,希望可以那样对我。
保留自己的空间,希望我们是两个相交的圆,而不是相离,相切。
希望我和他的第一次在真正的新婚之夜,拒绝婚前同居!
如果我已经很强烈的要求你不要做某件事情,请不要当作耳旁风,我会伤心的,会想,你就那么不尊重我,就算我当时没有反对,我的心里还是会不舒服,难道我说话就那么没有力度?还是你根本就不爱我?
爱我,就相信我,他想知道的,我会告诉他,我不想说的,就不会说,但不会骗他,希望两个人真诚相对。
我最恨敢做不敢当的男人!他不能骗我,因为他骗不了我,我太敏感了。如果不想说,可以说我不想说,但是不要骗我。一句谎言,要用100句谎言来弥补,生活会复杂化,很累,在外面已经不轻松了,如果在家里还要戴上假面,该是多么悲哀。
我希望他不是很内向,三脚踢不出个p来的那种或者找不到工作,就拿我出气的那种,他至少应该能养活自己,热爱工作,不颓废,对生活充满希望和信心。
看美女?可以!我也喜欢,可以一起欣赏,但是不要有非分之想。
我的嗅觉及观察力及其敏锐,如在身上发现香水or不是我的头发,甚至是其他颜色的,杀无赦。
我和异性朋友都是君子之交,希望他不要怀疑,更不要横加干涉,不要阻止我和以前同学,尤其男同学来往。
和男人交往我很有分寸,如果我爱他,心里不会有别人的影子,哪怕一跟头发,就算遇到超级黄金单身,也只是欣赏,不会动心,解释一下,大学时候大款及中看不中用的帅男见得极多,早就有了免疫力。
就算他离开我,出国或者做什么几年,他一定很放心,但是,如果不再一起的时候,和别的女人有染,呵呵,他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不会看他的私人信件,检查手机,侦察qq,给他交朋友的自由。交多少女网友,见面,到家里来,我做饭给她们吃,大家一起玩,可以,他单独请,也可以,但是,如果他用情不专,想脚踏两只船,甚至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盯着灶台上的,还想着别人的,我会让他死在只有想法的时候。
如果我们确立关系以后,他和别人说我是普通朋友或者和异性聊天时说自己是黄金单身的话,我会难过。
如果结婚后我发现他的钱夹,笔记本侧面夹层有不明身份女子照片,会让我失去生活的信心。
对于他的以前,我不介意,离过婚,有过孩子,打架斗殴,让我不生孩子养他的都可以,但是,希望他不要沉溺在以前中不能自拔甚至拿我和他的前任做比较,这是女人最大的失败,也会让我伤透心。
和我在一起,会很幸福,很开心,希望他不要没事找事,珍惜幸福。
如果还是觉得我不好,不幸福(除非他不是正常男人),或者我年老色衰,爱上别的女人,如果那个人能给他比我给他的幸福更多,他只要一句话,我不哭,不闹,会给他自由。
爱一个人,就是让他幸福,哪怕这幸福不是我给他的。我更不会抢夺家产,我会把大部分给他,他毕竟是男人,要养家,我只要孩子和有关我们记忆的东西。这是我的生活原则,希望他理解。
信任,理解,扶持,宽容,慢慢变老
……
今天女人在某本杂志上看袄了这样的一篇文章,虽然她的男人对她所做的,远不止文章中提到的那样,他做的更多,但是这么多年了,她总有一个疑问在心头,若是不把它搞清楚的话,看来他和她的拉锯战还要持续很多年。
“你说,你到底是爱我还是爱你的事业?”女人一手重重地拍在办公桌上,对着正状似悠闲地看着文件的老公狠狠地问道。
男人微抬起头,看了女人一眼,缓缓一笑,“这还用问吗?当然是——”
“是什么?”若是他敢说是事业的话,她绝对会考虑把他的头拧下来。
“当然是一样的了。”和蔼可亲尚不足以形容男人此刻表情的万分之一。
可恶!女人竖起秀眉瞪了男人一眼,“你没听清楚吗?我刚才问你的是二选一的问题,答案只能有一个!”>0<
“两个难道就不可以吗?”男人放下手中的文件,站起身来,从身后抱住女人。她是他的妻,却每每总是在问他事业和她之间到底是谁重要。
需要问吗?他既然在那么多的女人之中选择了她,必然是爱她的;而对于事业,那是一种野心,是另一种感情上的爱,两者根本没有比较的必要。
“不可以!”女人没好气地叫道,“姓叶的,我警告你,你今天最好是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否则你就自己看着办好了。”每次问他,每次都是这种答案,气死她了。
“不是姓叶的,若是我没记错的话,我们在7年前就已经结婚了,你该喊我老公才是,当然,丈夫也可以。”男人“细心”地纠正着女人的名词错误。
拷!他是在耍着她玩吗?“说,我和你的事业到底谁重要?”今天是有事业就没她,有她就没事业!
“你希望我骗你说些你喜欢听的话吗?”男人低低地笑着,欣赏着妻子生气的表情。或许他每每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就只是为了看她的这副表情也说不定。
呃?他这样说的意思就是事业比较重要了?“叶、承、文!我告诉你,我要和你离婚!”气死她了,结婚那么多年,居然还比不过他的事业。
大散修
“哦?”男人讶异地挑了挑眉,“你舍得?”
这……是有点舍不得。女人攒了攒秀眉,“那——就分居好了!”她退一步说道,“总之,我要带小静和小卿回娘家!”她说得斩钉截铁。
“你要带小静和小卿走?”
“对,而且我郑重地警告你,不许来找我们,只有我想要见你的时候,你才可以来见我。”
“好,我答应。”男人耸了耸肩无异议地点头道。
>o<
嗄?女人翻了个白眼给男人,他难道就不会意思意思地留她一下吗?“你真的答应?”
“当然,你的要求我怎么会不答应呢?”男人好心地做着注解。
“你——”女人气竭。
上天有眼,她怎么会嫁给这种男人!
==|||
***
该死的叶承文,她这次绝对、绝对地要贯彻分居的义务,把分居进行到底!
一脚踹开卧室的大门,梁善雅熟练地翻出皮箱,从衣柜里抽出衣物一股脑地往箱子里塞。结婚7年,婚后三个月怀上了第一胎,婚后一年零四个月怀上了第二胎,由此可见两人的恩爱程度,就算不能媲美亚当夏娃,也可以当现代版的罗密欧和朱丽叶了。不过,事事往往不能尽如人意,就像罗密欧和朱丽叶家族的反对而步向死亡,她——梁善雅和他——叶承文,也不得不因为吵架而步向……分居!
可恶!他就不会多说几句好听的话挽留她一下吗?边收拾着衣物,梁善雅边小声地独自喃喃着。
“妈咪,我们又要去外公外婆家了?”两个小小的身子站立在卧室的门口,小女孩牵着小男孩的手问道。
……又?怎么听着这词这么别扭啊!梁善雅皱皱眉,停下了手边的动作,看向了她的一双儿女。唇红齿白,精灵水眸,显然已经具备了以后长大成为了帅哥美女的基本条件。
“是我们现在要去外公外婆家住。”她走上前,拍了拍女儿的脑袋申明道。
暴風校園 似曾相知
“可是我们上个礼拜不是才住过吗?”小男孩扯着母亲的袖子咕哝着。只住了三天,然后妈咪便因为爹地出现在外公家而宣布回家。
名門暖婚
这……“小卿不喜欢住外公家?”总体来说,这次的爆发周期是短了点。摆着一脸的微笑,梁善雅“目光炯炯”地盯着自己五岁大的儿子。
“可是外公家离幼儿园比较远耶!”叶单卿嘟了嘟嘴道,也因此,每次去外公家,就代表要提早半小时起床。
“但是你和姐姐每次去,外公外婆还有舅舅就会买好多东西给你和姐姐,不是吗?”握了握拳头,梁善雅摆着笑脸继续游说道。
“唔……”四道小眉毛皱在一起,叶单静和叶单卿显然在考虑着究竟那边的利益得失比较重要点。
由此可见,即使小孩,也懂得有效地保障自己的权利。
“还没有收拾好吗?”一道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小孩们的思考。颀长的身子站在了房间的门口,俊雅的面容上依旧带着那惯有的微笑。
“爹地。”两个幼小的身影齐齐地投向了男人的怀抱。比起妈咪的喜怒无常,爹的的温柔和蔼显然是比较受用。
叶承文俯下身子,轻拍着一双儿女的小脑袋,“快去自己的房间把要穿的衣服放进小背包,等会陪妈咪去外公外婆家。”柔雅而沁人的声音,却奇异地带有一种不容否决的威仪。
“好。”叶单静、叶单卿应声点头,天平秤的思考由此结束。
“喂,你们……”梁善雅死瞪着一蹦一跳出了卧室的儿女,也不想想是谁养了他们那么多年,她说话得考虑半天,他们的老爸一说就马上OK,真是%¥%*,下次绝对要让他们体会一下,什么叫做最强烈的“母爱”。=,=!
“你来干吗?”没好气地瞥了眼即将分居的对象,她继续收拾着行李。如果他肯跪下来苦苦挽留她一下的话,也许她还可以考虑此事就此作罢。
“看看你的东西有没全部收拾好。”叶承文微微一笑,瞥了眼越来越呈饱满状态的皮箱。唔……看来是收拾得差不多了。
“……”猛地翻着白眼,梁善雅大口地吐着气,“你过来就只是为了这个?!”两手叉腰,某人已经准备开始发标。
“是啊。”叶承文合作地点点头,给予肯定的回答。
靠!“叶、承、文!”他实在是很懂得如何惹毛她。真不知道,当年她是怎么下定决心要嫁给他的。
“嗯?”面上的微笑不曾有一丝的改变,他浅笑地望着她。
她抿着唇,盯着他温文儒雅的面庞。该死的,明明狡诈得和狐狸一样,却偏偏老是摆出这种人畜无害的微笑,用着表面的温柔骗尽所有的人。更该死的是,她明知道他是只披着羊皮的狼,还傻不啦叽地爱上他。
世上没有后悔药可以吃,凡事都要靠自己。而这次,她要向他证明,自己绝对绝对不吃他那一套了!
“我走了!”鼓着双颊,她瞪了他一眼,把皮箱的拉链拉上。
“你真的要走?”他笑看着她气鼓鼓的双颊,结婚那么多年,她的脾气还是如以前那般的……可爱。爱情本来就是没人能够说得明白事情。正如他和她一般,本该是两条互不牵涉得的平行线,却因为那股莫明的吸引而走在了一起。
他的妻子呵,可曾知道,他爱她的程度,深到连他自己都觉得害怕。因为爱,所以才会容许她的这般胡闹。
神醫狂妃至尊寶
“是。”梁善雅很肯定地点着头。
“不怕见不到我?”他的手,轻轻地抚上了她的脸颊。温润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脸上。
哎?这个……这个就有点困难了,不过……“不……怕。”她咬了咬牙,死蹦出二字。可叹,结婚七年,他的“美色”在她的眼中依然受用。
“真的?”他微一挑眉,眼中带着几分讶异。
“反正不是假的。”梁善雅桀骜地把头一扭,甩开叶承文的手。
“善雅……”
“我警告你,不要挽留我哦!”纤纤玉指猛戳着对方的胸膛,她下着警告通牒道。
聪明如他,该知道女人说的和想的往往是相反的,所以……挽留她吧,挽留她吧,如果他肯对她说上一句好话,如果他肯抱着她哄,那么她就马上打消回娘家的念头。梁善雅在心底如是说道。
“好。”叶承文合作地点着头。
“你……你……你……”玉指猛颤,两秒之后,梁善雅一把拎起皮箱,朝着房间的门口走去。
“等等。”优雅的声音,再度地响在房间。
“嗯?”侧转回头,她盯着他。哼,她就不信,他真的会不留她!
“今天司机放假,而你又不会开车,我想还是我开车送你过去吧。”
“……”死人,居然真的不说一句好听点的话来挽留她!
这次,她绝不再回来了!
___
“我回来了!”拖着一双儿女,梁善雅大咧咧地走进了自个的娘家。
“哎?大小姐,你又回来了啊!”佣人张妈迎上前去,熟练地接下梁善雅手中所提着的皮箱。
“是啊,是啊。”梁善雅嘴角死命地扯出一抹笑容,顺手从客厅的茶几上拿起了杯子,走到饮水机旁倒了杯清水。一路上坐车过来的时候,对着她那气死人不偿命的老公喷了太多的口水,现在急需要补充补充水分。
啪嗒,啪嗒。
拖鞋的声音响起在楼梯间,梁家的老二梁浩明正打着哈欠走下来,“哇,老姐,你这次是离婚还是分居啊?”老姐结婚7年,这种戏码除了第一年没有来过外,后面的几年是屡见不鲜。经验告诉他,老姐会回娘家,绝对又是姐夫不知道哪里惹毛了她。
咻!
一只拖鞋迅速地朝着梁浩明砸去,然后,如雷的吼声在梁家的大宅中响起:“梁浩明,闭上你的嘴巴!”真是的,没事尽揭她的短。>0<
痛啊!
綜恐借命 焦半
揉着被拖鞋砸到的脑门,梁浩明自认倒霉地摸摸鼻子,这种暴力女人,也只有姐夫这种不怕流血牺牲的男人才敢娶。
不再去理会暴力女人,梁浩明走到了站在梁善雅身后的叶承文面前,“姐夫,你来了啊。”斯文有礼,面戴微笑的姐夫,怎么看都是男人中的典范。
“嗯。”叶承文点点头,对着梁浩明微微一笑,“善雅又要麻烦你们了。”
“哪里哪里。”梁浩明干干一笑,只要姐夫不要把这暴力女“退货”,怎么样都成,“我们家老姐有她不对的地方,还望你多多包涵啊。”可怜他生为弟弟的,还得替他那年纪一大把的姐姐收拾烂摊子。
“不会啊,善雅很可爱。”叶承文眼角瞥着一旁的梁善雅道。
哎?可爱?!———,———梁浩明嘴角抽搐了下,虽然他老姐长得还有几分姿色,但是……这年纪了,怎么也和可爱扯不上边吧,“姐夫,你真得觉得老姐她……可爱?!”他需要确认清楚。
“是啊,很可爱。”叶承文点点头,肯定地道。那是他最爱的妻子呵。
“不是因为老姐在场才这么说的?”
“你认为我会吗?”
“可是我家老姐明明又粗鲁,又爱面子,外在的淑女,内在的吸血鬼,凡事向钱看,简直……”滔滔不绝的话尚未说完,脑门上又挨了一记鞋底板。
“梁浩明!”梁善雅磨牙霍霍,她哪有他说得那么不堪啊,活似除了叶承文,就没人会要她似的!>0<
“老姐你……”颤抖的手指向了显然有谋杀倾向的某女,梁浩明一脸的委屈。他只不过是实话实说啊,居然得到这种待遇。若是他哪天变成白痴,绝对都是老姐害的。
“哼!”某女鼻子冷哼一声,随即弯下要,对着正看着眼前这一幕的一对儿女露出“慈祥”笑容,“小静,小卿,你们不是很想要新玩具吗?现在可以对舅舅说啊,舅舅一定会买给你们的,记住,一定要买最贵的玩具哦。”拖人下水,她最拿手了。
玩具!两个小孩眨了眨眼眸,随即露出了甜甜的笑容,猛扑到了受害者的身上,“舅舅,玩具玩具!”
上辈子八成是欠了这女人的!梁浩明猛翻着白眼,随即低下头,对着可爱的外甥们苦哈哈地笑着,“好啊,好啊,舅舅买。”除了这个,他已经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只希望他们别把他这个月的工资全给剥削光。
满意地看着被自己陷害的小弟,梁善雅转过头,看着正浅笑着望着自己的老公。
“你可以走了。”她颁下逐客令。他的笑容太具有杀伤力,不宜多看。
“嗯。”他点点头,对她的话并无异议。
她拼命地吐着气,力求自己不被他气死。
“晚上被子盖好,别踢了被子。”叶承文叮嘱着,手指轻滑过对方的发。每每睡觉,她总是爱乱踢被子,若是没人在旁为她盖上被子的话,很容易着凉的。
梁善雅脸猛然一红,“知道了。”
“睡觉前记得喝杯牛奶,会睡得安稳些。”
“……好。”他的鸡婆,简直和她妈有得一拼。
“还有,我上次在你床头柜的抽屉里放了些饼干,若是晚上肚子饿了,记得吃。”他继续道。
优雅如和风般的声音,在她的耳边温柔地响着。梁善雅望着面前那一张一合的性感双唇。她的丈夫呵,那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温柔,总是让她醉心。
___
晚上11点——
“哎?你又回娘家了?”电话的一头,传来了讶异的声音,那是梁善雅的好友洛闵闵。两人相交10多年,自然清楚对方的一切。
“是啊。”梁善雅揉了揉差点被话筒震聋的耳朵,“还有,我只是回娘家而已,你用不着那么惊讶吧。”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那是因为你回娘家回得太频繁了啊。”洛闵闵无奈地叹着气道,想来也只有叶承文这样脾气好得不能再好得男人能够容忍善雅的无理取闹。
“哪里,我不过是偶尔做些夫妻间的打情骂俏的事情罢了。”梁善雅干笑一声,目光瞥向了放在房间书桌上的牛奶,她知道,那是他临走之前,吩咐佣人晚上在她睡觉之前端进房给她的。
“恐怕都只是你一个人在打在骂吧。”虽然说一个巴掌拍不响,但是偶尔也有例外的。
“小闵!”
“好了好了,这么晚了你打电话过来只是要说这个?”如果说完了,是不是代表她能挂上电话了。
“差不多。”梁善雅点点头,拿起了书桌上的牛奶,“还有就是聊天啊,今天刚回家,有些睡不着。”主要是因为旁边少了那个让她又爱又气的男人。
“聊天?!”洛闵闵的声音提高了8度以上。在晚上11点,她即将要睡觉的时候打电话纯聊天?
“对,你没听错。”肚子有些饿了,她翻出床头柜里摆放着的饼干,一口饼干、一口牛奶地吃着宵夜。
“可是……”
“女人,晚上要聊天找你自个儿的老公,别来烦我老婆。”电话的另一头,猛然地传来了满是火气的男性声音。
老天,是狄宁泉!0_0|||
口中的一口牛奶差点尽数喷出,梁善雅艰难地咽下口中的饼干牛奶,抽出纸巾擦拭着嘴角,“姓狄的,你就这么对待你老婆的手帕交?”
“那么你又知不知道你这么晚打电话来,有碍别人的床上乐趣啊。”对方说得直白。
然后,电话中隐约传来洛闵闵小声的叨念:“哎,你怎么可以说得那么明显啊。”
唔……她的电话,不会是正好打断别人的“好事”吧!梁善雅脸稍稍一红,“哈……哈哈……”除了发出几声无意义的笑声之外,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要哈对着你老公哈,挂了!”没有任何的废话,对方爽快地挂断了电话。
唉,任何男人的“性趣”被中途打断,都不会有什么良好的风度和脾气了。尤其是狄宁泉的脾气本来就和“好”字挂不上钩。
无奈地耸耸肩,梁善雅放下了话筒,继续吃着她饼干加牛奶的宵夜。
超脫者與天道
和承文认识超过二十年,她的习惯,他已经很了解了。知道她喜欢喝不加糖的纯牛奶,知道她喜欢吃草莓口味的夹心饼干。
人生,又会有几个二十年呢?
目光,不由瞥向了放在书桌上的相框。那是她和他还有两个孩子在游乐场拍的照片。照片中的他,成熟稳重,让人觉得具有无比的安全感。
而他嘴角的笑,是如此的温柔,温柔得任何人都可以看清楚他眼底的爱意。
她,知道他深爱着她。不是对自己的自信,而是对他的信任。
闹着回娘家,只是为了给婚姻增添一丝乐趣,也满足一下自己的私心,想要知道他在乎她的程度究竟有多深。
也许太小家子气了,也许根本就没有什么意义。
为什么,明明都结婚七年了,不是说什么七年之痒吗?但是她却觉得——她越来越爱他了。爱着这个当了她七年丈夫的男人。
梁善雅的手指,轻轻地划过那相片中带着笑颜的脸庞。
她想到那个雨夜,若是那天她放手了,那么今天,袄了今天她可以说她一定会后悔的,当时看到他要走的背影的时候的那种心情现在想来还是很心痛、,这个男人当时是以着什么样的心情爱着自己,而自己的犹豫又对他造成了什么样的伤害,这么多年来他们一路走来好象没有什么大事发生,时间就在慢慢地流逝,而他们的感情却越来越浓了。好佳在,自己当时能主动地坦诚自己的感情,当爱的翅膀展开的时候,幸福就会降临。
她……究竟是怎么爱上他的呢?一切的一切,似乎都要回到那充满着欢笑与吵闹的校园……
********
铃!
闹钟的声音在早上7点半准时地响起。
躺在床上的人儿轻轻地眨动着眼皮,阳光,透着窗帘照进了房间。
“啊……”梁善雅支起身子,伸伸懒腰,打了个哈欠。
她似乎做了一个好长的梦,梦见了和她那亲亲老公一起在J度过的日子。
搔了搔一头长发,梁善雅翻身下床,走进卫生间梳洗了一番后,步出房间,走到了客厅。
“妈咪!”一双儿女见着了她,随即甜甜地叫唤道。
“真乖。”她走到儿女身旁,摸了摸两颗圆圆的小脑袋。不可否认,这双儿女就外貌来看,更像承文多一些,因此她总是很容易在儿女的身上找到他的影子。
“妈咪,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回家啊?”仰起头,叶单卿眨动着黑眸问道。
“小卿想要回家吗?”半蹲下身子,梁善雅看着儿子。
“嗯。”小脑袋很用力地点着,“我好想爹地哦。”已经一个礼拜了,都没有见过爹地,也没有被爹地抱过。
“我也好想好想爹地。”一旁的叶单静也赶紧说道。
“这样啊……”梁善雅沉吟着,算算时间,也已经有7天了吧,“那你们先告诉妈咪,爹地和妈咪两个,你们更喜欢谁?”摆出一副“慈母”的脸,她笑吟吟地看着一双儿女。
“爹地!”两张小嘴异口同声道。
“……”慈母面孔瞬间转变成晚娘脸。真是想不通,明明是她这个妈咪怀胎10月,拼了老命才生下的他们,但是,叶承文那家伙居然只用一个笑容就可以简单把他们两个收服。
“你们应该说是妈咪才对。”她开始义正严辞地教育着孩子,“要知道,在妈咪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你们带大的时候,你们的爹地全都在忙他的公事!”她“极尽”诋毁之能事。
四只圆滚滚的眼睛,疑惑地眨啊眨。叶单静和叶单卿一愣一愣地看着自个儿的妈咪口沫横飞的样子。
“况且,这次妈咪说要来外公外婆家住,你爹地根本就没反对,连挽留都没挽留耶!”简直就是存心想要气死她嘛!拿起桌上的一杯牛奶,梁善雅大口灌下,以补充说话间所流失的水分。
“老姐,那是我的早餐啊!”一旁的梁浩明忍不住地叫道。他的牛奶啊,他连一口都还没喝上呢。
“你的还不就是我的。”白了自个儿的老弟一眼,梁善雅继续对自己的儿女晓以大义,“总之,只有妈咪是最疼你们的,所以你们最喜欢的也要是妈咪才可以,哪像你们爹地,都一个礼拜了,也不来看我一下……”
真是越想越凄凉,双手揽住一双儿女,梁善雅摆出8点档电视剧中的弃妇样。
“老姐,是你说没你的同意,姐夫不能来找你的吧。”梁浩明提醒着自个的老姐何谓“真实。”
“梁浩明,闭上你的嘴巴!”>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