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y22a优美都市小說 大唐首席女婿討論-第一百五十章 用專業的法子摸人家的底褲推薦-koq6b

大唐首席女婿
小說推薦大唐首席女婿
被垂青的感觉,有点小期待。
桓彦范老脸变红,小辈的夸奖还挺受用的……尤其是来自堂堂大唐仙师的另眼相看。
他说的,是大唐能人!
这个评价很高,桓彦范无比受用。
“下官必定谨遵皇上的诏令。”
赶紧表忠心,桓彦范决定好好跟着李冉学学他的思路,毕竟那什么五年发展纲要计划就是眼前这位年轻人一手提出的,若能从他手上弄到一鳞半爪的感悟,起码未来五年内,官运亨通绝对没得说!
“嗯,好好干,今晚上,继续加班。”
李冉看了看天色,吩咐衙役和侍卫们收拢粮票,关门大吉。
领到了粮食的民众欢天喜地,没有领到的略有失望,但依旧满含期待,毕竟李冉和桓彦范当着众人的面亲口承认,明日日上三竿后,还会照常发放粮食,凭粮票来换。
絕命死亡遊戲 下虎龍石
堂堂晋阳一把手一口吐沫一根钉,民众认账。
百姓们欢喜了,地主老财就傻眼了……凭借粮票换粮食是个什么骚操作。
他们原本打算凭借手中屯粮狠狠发育一波,不弄个百八十亩的田产就不算玩,官府玩这么一手,那他们手中的粮食不就砸在手上了么。
虽然粮食这玩意放个一两年都不成问题,损失不算大,但这横生枝节却令人不爽。
更重要的问题是,官府哪儿来的粮食!
不少脑袋机灵的地主已经暗中向衙门当差的亲戚打听究竟,得到的回答却非常意外……没空。
不知道或者不能说都好理解,什么叫没空?这特么不是搪塞人么!
地主老财们有些愤怒,然而衙门中的小喽啰的确没有撒谎。
他们是真没空。
四更天时,晋阳府衙里仍是灯火通明。
凡是识字的属官和刀笔吏皆忙得团团转,只干一件事……统计发放和收回的粮票。
“尚书令大人,咱们这么做,有何意义?”
桓彦范亲自带头数粮票,硬是撑到统计结束后再问究竟。
都市小醫仙 念魚
“意义很大,边吃边说。”
李冉亲手烧的土豆红烧肉,香味扑鼻,让早就饥肠辘辘的晋阳府衙属官们垂涎三尺。
加班管饭,天公地道。
桓彦范大吃三碗,什么不时不食的养身之道见鬼去吧。
一口茶下肚,李冉的话匣子随之打开。
“每个民众领一张粮票,不能重复领取,代表着发出去多少张粮票,眼下城池辐射范围内,就有多少民众,利用这个数据,就可以预估下一步还需要准备多少粮食来供给。”
“饿肚子的时候,只要有食物,再远都能来,换句话说,粮票的数据就是最真实的人口数据,甚至比官府登记造册的数据还准确……而且你发现没有,发放粮票的时候,我带来的侍卫除了维护秩序,还顺便记录了每一个领取人的名字、家庭人员、住址和年龄性别等等?”
看着他的意味深长的笑容,桓彦范豁然惊觉,“难怪仙师你会出动全部的侍卫来发放粮票,我就奇怪,维护秩序本来只需要衙役便足够,原来你……”
“不仅如此,这些侍卫还有一个任务,就是观察地主老财们的动静,今儿领取粮票时,有小部分地主老财们已经派眼线来看究竟了。”
李冉摸了摸鼻子,“想必,他们也会眼热拿到物资的百姓,明日,定会混进队伍里,来领取粮票。”
“哼,这些硕鼠,我一定不能让他们得逞。”
桓彦范拍案而起,随即收到了李冉无奈的白眼。
“……桓大人,请注意你的用词,这些地主的行为,并不犯法,咱们发放粮票的对象,本来就涵盖了所有人,而且,不让他们领粮票回去,又怎么让他们入套?”
李冉表示,吃大亏往往都是从贪小便宜开始的,至理名言。
“仙师,这是为何,咱们粮食本就不够,让他们领了去,他们的家底不是更肥么!”
桓彦范一脸懵逼,总觉得在李冉面前,自己就是个傻子。
“肥?嗯,大概会肥那么一丁点,不过最重要的是,地主老财们要领粮票,光凭他们那点本家人,能领多少去?那,为了最大化占咱们府衙的便宜,不得把麾下的佃农们都派出来么。”
目的昭然若揭,用发粮票的办法神不知鬼不觉摸清楚地主老财的底牌……此法虽然比在长安时的手段见效慢成本大,但好处在于没有副作用,可以在大唐全国范围内推广。
为以后改革土地所有权提供最详实的数据支撑,这点成本,值得下!
次日,登记领粮票的队伍大排长龙,正如李冉预料的一样,地主老财家里的佃农也来了。
心里差点笑开花,这么愉快的摸到了对方的底裤,超有成就感。
看看这些佃农的登记的身份是什么?
流民?不行,流民不属于本地户籍,是领不到粮票的,你老哪儿来的回哪去,不想回去,强要粮票,那个侍卫,过来一下,麻烦把人‘请’出去……
当满面春风的侍卫们‘请’了几个扰乱秩序的佃农去‘喝茶’时,整个队伍的民众迅速变得听话起来,跟小绵羊似的,他们耳朵没聋,那远处凄厉的惨叫声,跟喝茶绝对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所以佃农们只能如实上报自己的户籍,敢说假话的话,下场等同于欺瞒官府,那可是要砍头的。
很快,每个地主老财们麾下的佃户数量便出炉,各个都超标的厉害。
“仙师大人,我们是不是收网抓一波人!”
魔法與萬象卡牌系統
桓彦范激动的咬牙切齿,他治下竟然出现这么多违法之徒,把一张老脸打得啪啪作响。
穿越諸天的死神 第七個魔方
“别急,这才第二天。”
揉了揉有些发酸的眼睛,李冉对桓彦范再次刮目相看。
别的不说,这老哥的精力是真的好,明明在粮铺充当了两天吉祥物,晚上又熬夜加班统计数据,还生龙活虎的不像话。
“我们要用合法的手段把黑户佃农身份转变了。”
李冉晒然笑笑,通过行政手段打击地主老财是很有效的法子,在长安和洛阳他都用了此招,但弊端同样显而易见……手段太粗暴,极易激起反弹。
地府紅包群 樹下菩提
说到底,地主老财们也是大唐阶层的一部分,打压不等于打死。
况且他这一次要的不是区区晋阳的佃农,也不是河东道的佃农,而是整个大唐的佃农!
甚至,不单是佃农,而包括了其他需要解放身份释放劳动力的人!
所以,要用阳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