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7p18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放飛一隻貓討論-一年後展示-wxtem

放飛一隻貓
小說推薦放飛一隻貓
一年后的一天,谁也不知道这天是哪一天,流浪以后的日子穷困而潦倒,在很很短的时间里我们就穷到连手机话费都交不起了,于是我们索性把手机给卖了,换了两部对讲机。自然的就没有人去关心今昔是何年。
我们一个城市一个城市的流浪着,白天我们躲在租来的却是最便宜的屋子里,很多时候这个屋子是在地下室或者是楼顶。当然我更喜欢在楼顶,因为那里一定会躲和我们一样的流浪猫,它们总是让我想起许久以前某个天台上的情景。
在离开那个收容了我几年的小窝之前,我去天台上看过,那两只被我碰触过的猫仍然还在,而我也知道他们很快就会如我碰触到它们时所见到的一样。
就在我离开之后的不久,它们在翻找垃圾桶寻找食物时,所发出的声音引了几个放学回家的小孩,于是小孩们把一串鞭炮扔进垃圾桶里,一只被炸死了,一只逃得快的被炸瞎了眼睛。没有了眼睛的流浪猫,到底还能活多久呢?
夜晚的时候要是天气好点我就会和诸葛离云一起到广场上卖艺,赚些路费。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写过东西了,也许在开始流浪以后我所有的灵感都死去了。离云的歌唱得越来越好,可是能赚到的钱还是很少,许多时候我劝他离开我,结束流浪的生活,也许可以去找到更好的出路,但是他拒绝了。
他嬉笑着说:“拉拉姐,你偷懒了一年,一个字都没有写了,也就是说你一块钱都没有赚到哦,要是我离开了你,你准会饿死。”
他这样说的时候总能让我笑出声来,死还有什么可怕的吗?比死可怕的是一无所有的活着吧。如果可以,我希望死亡可以来得早些。当然我这样的想法并没有表露出来,我不想让自己悲伤的情绪影响到这个一直陪着我的男孩。
只是每当我想到死亡的时候,到了夜里总会有一个穿着黑衣披着红色斗篷的人影从我体内飘出,我知道他是狼儿她的话印在我的脑海里说:“猫儿,跟我走吧。”
逆天武神一至尊魔妃 冰伊可可
这次我如以往一样犹豫着,真的要走吗?走去哪里?走了以后还能再见到那些我心里牵挂着的人吗?想到这些我摇着头,在心里说着:“等等吧,让我多留在这世界上一会吧。”当说完这些的时候,我可以感受到狼儿无奈的叹息。
叹息之后她并没有消失,她和我一起静静的站在夜空下:“狼儿,讲讲故事吧,关于你和我的故事,很久以前你就想告诉我,可是我却拒绝了,现在我想知道了。”
狼儿的头轻点着,于是许多的画面印入我脑海:在天地森林里,许多动物在奋力奔跑着,他们的奔跑是为了躲避无数从天而降的尸体,那是人的尸体,或者应该说是神的,那些神们就住在天地森林的上空,一具具尸体夹带着巨大的毁灭力在降落以后把森林炸得坑坑洼洼。许多动物都死去了。落在最后的是一只白色的小狼,和一只青色的小猫。它们太弱小了,似乎觉得自己是无法逃脱天灾的,于是他们干脆不逃,而是静静缩在角落里等待一切的来临。
许久许久之后,天空和大地安静了下来,在高高的云端探出了一大一小两个脑袋。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头,和一个一脸娇憨的小女孩。他们也是神,因为只有神才能踩在白云之上。两个神轻飘着,来到了森林里,他们似乎在收集着什么。
“爷爷,所有的神格都找到了吗?”小女孩扯着老人的衣袖娇声问着。
“恩,都收集好,现在可以把这些神格都放出去了,它们会再去寻找新的主人的。”老人摸了摸女孩的头,慈祥的笑着说。
“爷爷,为什么总要这些拥有神格的人打架呢?”
“不打架,神格的力量就会因为得不到激发而慢慢消失。到时候就没有神了。”
“可是爷爷,为什么我们不打架呢?”
“因为,爷爷是命运之神,而你是死亡之神。”
極道噬血
“爷爷,和以前一样,这一代所有的神都死了,就只剩下我们了,我好孤单,爷爷我可以不要再当神了吗?爷爷我想睡。”女孩渴望的看着老人。老人听完之后点了点头,于是挥手间抓来了躲在一旁的白狼和青猫。
傲世傀儡師
后来老人抱着女孩离去了,天地森林里,只剩下了白狼和青猫。在它们的体内封印着女孩所有的神力,于是它们一个成了死亡之神,一个成了厄运之神。
“你就是白狼,而我是青猫是吗?”我轻声询问者狼儿,她点着头。
“古老就是命运之神,画里的女孩是死亡之神?因为她沉睡了,所以你和我取代了她,成了死亡之神?”我继续问着,狼儿还是点着头。
“狼儿,可以让我看看你的面容吗?”我突然想起,我从来没有见到过狼儿的样子。
帽子很快隐去了,出现在我眼前的竟然是一张与我一样的脸,不同的是,我有一头墨绿的发,而她是一头雪白的白。
“头发是我们的标志,神格就在我们手上,所以没有人能碰到我的手是吗?”我低声问着,然后笑了起来:“以前我梦到过啃食蘑菇的人就是我自己是吗?”脑海里的画面继续运转。终于我想起了一切,神死之后,天地森林慢慢毁灭,于是才有了我梦里那一幕,我和狼儿两个因为获得神格的人,却必须在森林里啃食着那些因为吸收了尸体里的养分而长出的蘑菇为生。最终正是因为忍受不了那无止境的悲凉和寂寞所以我才逃离了天地森林。狼儿为了能让我逃离所以把她的力量都给了我。而她在很久很久以后积攒了足够的力量才又找到了我。所以是我把她留在了荒芜而凄凉的天地森林,所以她才会有那积压了千万年的孤独与悲伤。
我凄然的笑了起来,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古老要说:一个执意要沉睡,一个无奈的选择遗忘一切,一个固执的守侯。原来这就是是我们的宿命。记起了一切有怎么样?我要面对的不过是更多的孤独与悲凉。
寡人的王牌
狼儿就真的没有办法吗?我再也不想背负这样的命运了。我在心里悲伤的询问着,狼儿摇着头。
雙蛟記 純銀耳墜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总被一个可怕的梦境困扰着,梦里有一个人他总被一片灰白笼罩着,我看不清他的脸,所以不知道他是谁,可是他身上所散发出的悲伤气息总能让我泪流满面。
醒来以后我又总是笑,明明说过泪已经流完了,可以什么都不在乎了,为什么却还要为梦里的人哭泣呢?是的,不管他是谁我都不要哭泣,我也不要去想他是谁。
啪的一声,屋子里的灯亮了,诸葛离云和以往一样穿着睡衣,手里拿了个水杯出现在我床前:“拉拉姐喝水吧。”
“恩,谢谢!”我接过水杯,抹去眼泪然后笑了:“好奇怪!老是做奇怪的梦。” 他并没有问我是什么梦,因为很久以前他问过,我拒绝回答。
“拉拉姐,我们下一个城市去H城吧?”诸葛离云询问着,而我的心却因为他的话而颤抖起来。然后点了点头。终于在兜了一个圈之后,我又将回到与S城相邻的H城。去那里也好,那里有一片海滩,在海滩上曾经留下过我和曹千帆的足迹。
当我踏着海浪看着遥远的天边那将要下海的夕阳发呆的时候,突然被一阵孩童的嬉闹声惊动了,我回身看去,却看到了叶青。
意外的相遇是我们谁都没有想到的。我们不由自主的凝视着对方。
“拉拉姐!真的是你。”叶青呼喊着,然后朝我走来。
“妞,你怎么在这里,真的当了特岗的老师吗?”我微笑着,看着围绕在她身边的孩子。
“恩,我们的学校就在离海滩不远的渔村里,今天我带他们来上户外课。”叶青难掩激动的说。
越獄紅蓮:鄰家小妹是惡魔
“看来你混得还不错哦!没被发配到什么山沟沟,也没被学生给欺负。”我想到了很久以前我们逛超市时说过的话。
“恩,我很好,多亏了曹千浪帮忙,我才有现在的工作,拉拉姐,曹大哥去世了,他们说你也失踪了,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修仙幸運系統
叶青后面再说了什么我已经不知道了,我脑子里只记得:曹大哥去世后,你也失踪了.
我晃晃悠悠的在海滩上走着。身后的人追赶着我,却让我逃得更快。
“拉拉姐,你怎么了。”是诸葛离云拉住了我。
是了,他是和我一起来到海滩的,刚才他在海面买唱,然后我自己走远了,我遇到了个人,她对我讲了个可怕的故事,我不记得故事的内容了,是的不记得了。
“走,快走!”我如落海的人,抓到了一片浮木,惊恐不安的拉着他的衣角,只希望他快带我离开。
影帝之
“走,我不要听故事,好可怕,我不听!”身后的人追来了,我更恐惧的说着。
“好,我们现在就离开。”诸葛离云终于要带我离开了。于是我痴痴笑了起来。
入夜回到住所,我躲回自己屋里,爬上床。
“拉拉姐,你怎么了?”诸葛离云一直跟着我,他担忧的问着。
“刚才的故事好可怕,我现在要睡觉,睡觉了就什么也不记得了。”说完我躺在床上不在说话。
霸道前夫:嬌妻不承歡
很快我睡着了,在睡梦中我的眼似乎看穿了那道门,一个人站在我的门外,还是被一片灰白所笼罩着,悲伤的气息对着我扑面而来。我躲避着,不敢去看清楚他。
“拉拉,拉拉。”他在叫我,叫着我名字的声音,拖得长长的。无尽的悲伤和孤独随着他的呼唤灌如我心里。然后心就开始了剧烈的疼痛。我终于知道许久以来出现在我梦里的人是谁。
“曹千帆,是你!为什么是你!”我哭叫着喊着他的名字,于是那片灰白散去,我看到了一个全身染着血的人站在我的门外,他的脸只剩下一半。
“不!”心如被撕裂了,我在哭泣中醒来。灵魂却已散乱,我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颤抖着手打开了那扇门,门外果然站着一个人,他不是曹千帆,而是曹千浪,在他手里捧着的是一朵被凝固在水晶块里的朱槿花。
他在和我说什么,我已经听不到了,我的手似乎有着自己意识,它接过了那朵花,这是我和曹千帆的花,是我亲手采摘来送给他的,而现在这多花却又回到了我手上。水晶块的中间有着一道闪着诡异红光的裂缝。
诡异的画面在我眼前忽闪着,终于我无法再逃避,那是曹千帆死前的景象,有人在他的刹车上动了手脚,以至于他开着车驶过立交桥的时候撞开了护栏,直接从立交桥上冲到了桥下,又冲出了人行道,然后撞在了一堵围墙,车当场就爆炸了,爆炸来临的那一刻,曹千帆只记得紧紧握住水晶花,于是被震裂的水晶花里侵入了他的血。
我在痴笑中泪流满面,难怪以前狼儿总是告诉我危险,原来一切的危险都在曹千帆身上,他到底还是死了,两次的车祸都出在同一个地方。第四座立交桥,曹千帆从来都不需要去经过第四座立交桥,除非他想去A城,除非他是想去找我,叶青说曹大哥去世后,拉拉姐你也失踪,没错,曹千帆就是为了去找我,所以他死了,而在他刹车上动手脚的人是杨。
“哈哈,曹千帆,你到底还是因为我死了,你还是死了!不公平,老天!你不公平!”我还是我吗?我还是人吗?我是地狱的恶鬼,不单是我永远得不到幸福,就连我所爱的人也不能幸福。这就是我千万年来努力挣扎的所得吗?
我狂奔着,终于来到海边,天上依然没有月,没有星,我的灵魂依然散乱,我哭喊着:“狼儿,狼儿,你出来啊,带我走,带我走吧!我好累,好累,我所有的期待,都没有了,统统都死了。我骗了自己一年,一年啊,曹千帆说过,他永远都不会离开我,即使他离开了他的魂也会一直跟着我,他真的跟了我一年啊!我心里隐隐知道是他,可是我不认他!因为害怕面对所以我不认他啊!狼儿,你带我去找他,他死了,死了!”
终于海边浮现出了狼儿的身影,她的帽子已经隐去了,一头雪白的发似乎被海风吹得散乱,在她身后还跟着古老,和一幅漂浮在古老身边的画,画里的女孩依然紧闭着眼。
圍城:一樹梨花壓海棠
“狼儿,我们走,带我去找千帆,去找他啊!”我哭喊着。狼儿对我摇着头,琥珀色的眼望向了漂浮的画,眼里只有悲伤和无奈。
“哈哈!这就是你给我们的一切吗?我再也不要了!什么都不要了。”原本我只想在一个角落里看着我所爱的人幸福,可是这也变成了奢望,命运所赋予我的一切让我背负着无尽的悲伤和孤独,终于曹千帆的死还是让所有的悲伤和无奈变成了彻底的绝望。于是我奔向了那幅漂浮在海上的画,我伸出手抓住了她,然后开始猛烈的撕扯。于是我被一团如水的白色火焰围绕着,它们烧灼着我的身体。无尽的疼痛灌入体内,深入灵魂,我在疼痛中越来越清醒,许多前尘往事划过,我哭着也笑着。
我终于自由了是吗?真正死亡之神的灵魂之火可以烧尽一切灵魂。就在我将要消逝的那一刻,我看到了狼儿,还有半边脸的曹千帆,他们也进入了灵魂之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