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ggq精品都市小說 魔影綽綽 起點-第八章 幸福次第來鑒賞-rme42

魔影綽綽
小說推薦魔影綽綽
武在繁渡镇的派出所里苏醒过来。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一个结局。一向在他面前胆怯的霞竟然使出所有的力气与他相博,让她更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倒在一个疯老婆的棍棒下。
这也许是母爱的力量,他永远不会懂的,接下来等待他的是8年的铁窗生涯。
霞母亲自此病完全痊愈了,正常如初。这让霞非常高兴。这让她省去好多心,可以放心地在学家打工。
这天,童童放假被她爷爷接走了。
少了童童,霞感到十分清冷。
正当她百无聊赖的时候,院子的门铃响了。
霞打开院子大铁门,一个穿着时尚的年轻女孩径直走了进来。来人叫李丽娜,是学的前妻。在学前几年办厂子刚刚起步的时候,她认识了一个老板,两个人便好了起来。学一气之下,和她签订了离婚协议。她没来得及去民政所办手续,便和那个老板跑去了南方。几年过去了,那个老板并没能给她多少钱,便离开了他又回到了老家。
球徒之誰與爭鋒
在老家,她听说学的生意做到了国外,后悔得要吐血,为自己当初的冲动决定懊悔不已。一想到自己的女儿,她心里想到事情或许还有回旋的余地。
“你是谁呀?”霞问道。
“我还想问你是谁呀。”丽娜反问道。
“想必你就是那个我家学救下的丫头吧,叫什么来着?”丽娜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
“这是王总的家,请你出去!”
“这也是我的家。出去的应该是你。你不要想着我不在家,你就打我们家的主意。”
“我从来没有这个想法。更何况你们早就离婚了,就是有这个想法与你也没有什么关系了。”
“谁对你说的?我当初是协议离婚,没有经过民政所是不算数的。我现在反悔了,我现在还是他的妻子。要不要我把结婚证给你看看?”
“况且,我们还有个女儿,怎么能离得开呢?”
“你,”霞气得直发抖。
她恨学为什么不把这个情况给自己讲明,如果是这样,我成了什么人了。刚刚从噩梦中走出的她不想又受到新的伤害,不觉悲从中来。丽娜说的没错,童童还那么小,她应该有亲妈陪伴,对于童童来说也是个好事。想到这些,她强忍着泪水走了。
回到家里,她一边掉着眼泪,一边收拾着东西,妈妈在旁边默默地看着她。
收拾好东西,她租了一辆车便回到了老家。
当学晚上回家推开房门的时候,看到了前妻坐在沙发上。
“你为什么在这里?”学冷冰冰地问道。
“我为什么不能来。”
丽娜站起来,走到学的面前,说:“英雄救美,真是让人感动啊。我就不明白了,你看上她什么啦,长相有我好看吗?”
“恬不知耻!当初我借钱办厂的时候,你离我而去,现在你还有什么脸面再给我谈论这些?她虽然没有你的妖里妖气,但她至少能真心地帮助我、关心我。”
学在房间里大声地喊着霞,他要当着她的面把关系说清楚。
狼兄
五嶽狂客 雲中嶽
聖 骷髏精靈
“不要叫了,她已经被我撵走啦。”
“你怎么可以这样做呢?”学厉声地喝道。
“可我们现在还是夫妻关系,不是一直没有办理手续吗?”
“做你的青天白日梦吧。你去南方的一年,我就把你起诉了。法庭根据离婚协议缺席判决离婚。要不要我把当年的判决书拿出来,让你看看?”
丽娜脸上非常难看。
“我要看看我的女儿。”
“看女儿?你就免了吧。她没有你这样狠毒的妈妈!她还不到三岁的时候,你就拍怕屁股走了。这事只有你能做得出。她将来会有个妈妈,但不是你!”
霞回到家第二天,为排解心中的苦闷,她就来到村头的制衣厂上班。这里的村子里的年轻人在秋收后都去了南方打工去了,村子里的制衣厂很难招到工人,更别说是熟练的工人。好在霞在漯州市一直在一家服装厂工作,她的到来,厂长是求之不得。
廢妃難再求
虽然她人在工厂流水线上,其实她的心里装的都是童童和学,不知道这两天里,他们过得怎样。
常言说:一场秋雨一场寒。
工作了一天的霞拖着疲惫的身驱走出了厂房。下了一天的小雨还在淅沥淅沥地飘洒着,细风裹着小雨,让人感到深秋的凉意。霞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姐姐。”一个铃铛般清脆的声音叫住了她。
她看见童童打了个伞站到工厂的门口。小脸被冻得通红。
“你怎么会在这里?”她一把抱住了童童。
“我和爸爸一起来的,在这里已经等你一天啦。”
这时,学从路边停放的小轿车边走了过来。
“我终于找到你啦。”学说。
“你找我干什么?童童的妈妈不是在家吗?”
腹黑狂女:傾城召喚師
“不是这样的,听我解释好吗?”学用恳请的口吻说道。
工厂里的员工三三两两地陆续从工厂里走了出来。不断有人给霞打招呼。
“回去再解释吧。”她不想让他感到为难。
“不,我现在要说。”学坚持着。
“镇法庭缺席判决,我们离婚了,她不知道,才那样对你说了那些伤害你的话。换句话说,她已经不是我的妻子了。”学急切地一口气说着。
“我请你回去。”学几乎哭了出来。
“我要让你做我的妈妈。”童童也在一旁大声地说着。
“是呀,你该回去。”周围不知什么时候围了一群人,他们七嘴八舌地劝着霞。
“我们共同经历了生死磨难,难道我们不应该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美好时光吗?还有什么不能过不了的沟沟坎坎吗?”
“我会用我的行动让你爱上我、接受我。”学的脸上露出刚毅的神情。
霞心中的疑团被学化解了,他的一番话让她感受到了他的真诚和执着,一股暖流很快传遍了全身。回想起过往的点点滴滴,让她真切地感受到站在面前的学,就是出现在她梦中的招手人。心里涌起无尽的柔情,暗暗发誓,她要与他共度此生。
幸福来得如此迅速。在众姐妹的注视下,她不顾女孩的羞涩和矜持,一下子扑到学的怀里,周围立刻响起了热烈的叫好声和掌声
霞的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流淌到脸上,湿湿的,不知是泪水还是雨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