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7jdu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大隋第三世 ptt-第822章:英雄白首看書-a7wpm

大隋第三世
小說推薦大隋第三世
李孝恭决定在瓦子岗扎营的想法十分简单,他知道自己已经被隋军盯上了,觉得与其将大军转得疲劳不堪,倒不如停下来,以饱满的状态与隋军决一雌雄。这一决定恰好避开了杨善会当初制定的作战计划,使隋军在石子河布下的口袋阵的计划彻底落空。
好在并不是所有情况都令人沮丧,首先是瓦子岗长满了紫苜蓿,这不仅解决全军近万匹战马和千多头驴子的草料问题,还能为大军提供食物,要不是这片开得姹紫嫣红、分外妖娆的紫苜蓿,马料和军粮早就断了。
其次、一直以来,唐军对上隋军部队的时候,最大问题的不是骑兵,而是隋军只要有回旋余地,绝不会和唐军近身肉搏,而是将两军距离拉开,然后利用弓驽扫射,而隋军弩箭无论是射程还是穿透力都相当恐惧,普通木盾要么被强劲的箭力打穿,要么被打碎,若是换成坚硬木材,笨重得让人扛不住,即便扛得住也严重阻碍行军速度。
唐军高层对隋军的弩十分头疼,不知该如何是好,但越复杂的问题,在很多时候,往往先被生活在最底层的人用最简单的办法来解决,弩箭也是如此。
李孝恭这次行军由于要攀山越岭,所有一些重型武器都带不了,大盾就属于遭到遗弃的行列。前些日子,李孝恭在巡视军营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一些将士采老山藤来编盾,本以为有着空隙的藤盾不行,将士们却告诉李孝恭,说藤盾一旦晒干,不但比木盾轻便,还比木盾结实,普通刀剑弓箭根本破不了,李孝恭便让人拿面干了的藤盾一试,结果弓箭真是刺不穿,要是再在里边加上一层竹篾编成的竹编,那就更不了起了,箭矢即使穿过藤盾缝隙也刺不到人,见识了挡箭效果以后ꓹ 李孝恭让人将干藤盾竖在地上,用战刀砍ꓹ 顶多断了外面那几圈,不像软木盾那样一刀到底。于是李孝恭这些天就让卢祖尚带着一伙士兵专门制作双层藤盾,以期挡住隋军弓弩之力。
另一个消息则是令李孝恭为首的唐军大将十分感动ꓹ 就是身在襄阳的李建成虽然没有听从他们的建议,死守襄阳ꓹ 但李建成却置襄阳安危而不顾,锲而不舍的打通粮道ꓹ 这举动无疑很让人暖心。从大局上说ꓹ 大家都认为李建成很不理智,但李建成这种不理智的不放弃的行为,却让他们这些身临绝境的人很感动、很有归属感。
但是当李孝恭今天听说蔡阳被罗士信攻克的消息之后,再也淡定不了了。
蔡阳失守意味着他们退路被断,若是隋军大量移驻,那么他们就彻底与襄阳割切了,而从隋军这一步棋ꓹ 李孝恭能看出隋军并不想强攻大营,而是决定坐等唐军粮绝自溃。
这是隋军最擅长的最恶毒、最无耻的阳谋ꓹ 他能看得出ꓹ 却破不了ꓹ 除非能做到以力破力ꓹ 但是可能吗?
就在他思索着出路之时,一干将领被亲兵请到大帐ꓹ 柴绍拱手道:“殿下ꓹ 听说蔡阳失守了?”
“正是。”李孝恭点头道:“找大家来就是为了此事。”
柴绍说道:“殿下ꓹ 隋军明显不给我们背水一战的机会,我们不能等了ꓹ 必须尽快突围。”
“我也是这么想的。”李孝恭点点头,看向默不作声的卢祖尚,问道:“卢将军,这些天你制了多少面藤盾?”
“回殿下,已经制成两万多面双层藤盾。”卢祖尚拱手作答。
“防御弩箭的效果如何?”李孝恭连忙又问道。
閃婚老公,求翻牌
“殿下。”卢祖尚颇为兴奋的说道:“末将用我军手弩试过,单层藤盾可挡两百步的弩,若是到了两百步以内,藤盾也没办法挡住;但是中间夹着两层竹编的双层藤盾防御效果惊人,末将用普通长矛刺的时候,用尽了力道才刺穿。”
众人眼睛一亮,卢祖尚虽非盖世猛将,但也是一名悍将,他都捅不穿的藤盾,怎么说也挡得住轻便的手弩。
“辛苦卢将军了。”李孝恭褒奖一句,而后说道:“为了使杨善会攻打我们这个攻防兼备的军营,我们甚至派出细作前去洛阳遍布消息,说杨善会拥兵自重,沽名钓誉、偏向大唐,有谋反之意。然而我们还是小看了杨侗对杨善会的信任,竟然不闻不问;而杨善会也是了得,哪怕洛阳风传不利于他的流言蜚语,可他仍旧谨守一员主帅使命,并未强行攻我大营,自证清白。从他目前的反应来看,是不会和我们打攻坚战了。太子虽然屡败屡战,但他手中兵力不多,若是再继续下去,他的军队很快就打光了,隋军只需兵临城下襄阳就会失守,那时候我们彻底失去入蜀之路,所以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必须设法破开僵局。”
“殿下言之极是,要不是将士们省吃,且用紫苜蓿补充,我们的粮食早就支持不住了,无论如何都拖不下去了。”柴绍说道:“殿下是不是有什么想法了?”
悍妃天下,神秘王爺的嫡妃
修仙機關術 日漸升
“我军虽然士气不高,但情绪稳定,如今又有藤盾挡住隋军弓弩之力,与其坐以待毙,不如釜底抽薪。”说到这里,李孝恭又继续道:“我反复派人秘密查控过,发现杜伏威主管的北方大营兵力较少,其主力乃是编自江淮军的隋朝第十一军,战力远不如其他十大军团,所以我决定今晚攻打杜伏威的北大营,只要破了他的军营,那我们不仅获得粮食,还能跳出了隋军的包围圈。”
柴绍沉吟半晌,道:“殿下的想法不错,但杜伏威是盗贼起家的悍将,作战经验丰富,在与李子通争夺江淮的大战中,展现出了惊人的军事水准,这样的人岂能不防我军夜袭?”
“我知道杜伏威定然防止我军夜袭,但他防得了一次,第二次呢?他防得了吗?”李孝恭笑道。
“第二次?”众将十分意外。
寵物小精靈之庭樹 輕泉流響
重生古琴遺音
“没错,你们都都没想到,杜伏威应该也没想到。”
柴绍皱眉思考了一会儿,沉吟道,“我好像记得有人用过这个办法,还大获成功,但一时间想不出是谁。”
李孝恭嘿嘿的说道:“张绣曾经以此法大败曹操。”
“对对对!”柴绍双眼一亮,“我想起来了,张绣第一次夜袭曹操,被杀得惨败,但没想到后来他又去打了一次,差一点就要了曹操的老命。殿下是想照猫画虎?”
“这段故事是我小时候从野史上看到的。我想照猫画虎,嗣昌意下如何?”李孝恭笑了笑,点头承认。
“经过这么多天的对峙,杜伏威确实是有松懈防范的可能。”柴绍沉思了片刻,才道。“重要是宛城之战流传并不广,出身不好的杜伏威恐怕连张绣这个人都不知道,殿下照猫画虎也不是不可以。”
曹操大战张绣史实是曹家人写的,春秋笔法记录已是不错,哪会将张绣干败曹操的事情大书特书?而且在廉价纸张大量推广前,书籍被世家大族当作传家之宝加以收藏,出自贫民阶级的杜伏威哪有资格接触到珍贵的书籍?
既然流传范围狭隘,年代又过于久远,现在知道的自然是少之又少,于是也就有了照猫画虎的条件。
“我也是这么想的。”李孝恭对着众将问道:“你们知道这起事件吗?”
苦苦思索的卢祖尚连连摇头:“不知不曾听过。”
“未曾听过。”武士彟亦是说道。
“末将不知。”其他人也纷纷表示未曾听说。
听到众将尽皆如是说。
终于看到胜利的希望了,众将顿时兴奋了起来,纷纷问道:“殿下,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李孝恭说道:“三更时分,卢将军带一万精兵夜袭杜伏威,我另带万人作为第二夜袭。”
深閨攻略
“殿下是我军主帅,岂能轻动?还是我去吧。”柴绍说道。
“嗣昌,你的才能远胜于我,然而你几无单独领兵机会,作战经验实在太少了,要是出现差错,我担心你一时间无法做出正确决断。”李孝恭正色道:“而且大营也不能没人照看,你负责守营。”
禁歡:總裁的蝕心嬌妻 藍伊兒
“这……”柴绍犹豫了一下,问道:“殿下说的是杨善会有可能对我们来一个围魏救赵?”
愛的囹圄
“不错,我担心在第一次夜袭的时候,敌军就会对我军采取围魏救赵之策,并且猛攻我军大营,所以不得不防。当然也有另一种可能,就是杜伏威毫无防御,使我军第一次夜袭就破了他的军营,但不管是第一次、还是第二次,只要我们获得胜利,都以大火焚营,你只要看到火光大起,立即弃了此营,前去与我们汇合,所以,你们既是防止敌军的围魏救赵,也是迅速撤离的准备。”
说到这里,李孝恭又叮嘱道:“这是我们跳出包围圈的天赐之机,一旦错失就不会再有第二次,所以你们见到大火烧营的时候,一定要用最快速度前来汇合。”
“我明白了。”柴绍肃然道。
心之絆
“可是殿下,若是杜伏威军营攻不下,而我军大营又遭到攻击,那柴将军又怎么办?”武士彟担忧的说道。
“这得确是一步险棋,但武将军,这个险我们必须去冒。”李孝恭叹息一声,道:“要是我攻不下隋营,会迅速撤回;要是这边战事交织,且我已成功烧了敌营,那便放弃前军将士,能带多少人,就带多少人前去汇合。”
众人明白了。
李孝恭这是壮士断腕。
“我们还有多少军粮?”李孝恭又问主管后勤的武士彟。
“回殿下,粮食掌握在每个士兵手中,具体有多少着实难以核实,不过将士们都知道节省,一些将士甚至是食两天紫苜蓿,一天干粮,四天应该还能坚持得了。”武士彟苦涩道:“只是将士近一个月无油水、无肉食下肚,根本恢复不了体力。不是卑职想打击自己的士气,实在是担心将士们在打仗的时候,要是这第一口气泄了,以这体力恐怕是无法持久作战啊。”
李孝恭稍一思索,道:“将战马驴子都杀了,让将士吃顿好的。”
武士彟犹豫道:“殿下驴子倒是可以杀,这战马要不再等几天?等最后…”
李孝恭摇了摇头,“你看都瘦好什么样了?再等?再等几天就只有骨头了,骑骑不了、吃吃没肉。倒不如现在杀了它们。”
“卑职这就去安排。”武士彟行了一礼,匆匆地走了。
“大家都去准备吧。”李孝恭挥了挥手,在场的一众部将纷纷起身,对着李孝恭行了一礼,而后各自离去。
帐中只剩李孝恭一人,对着案上地图久久不语,由于四下无人,他的身形仿佛佝偻了几分,这年纪本不该有的斑斑白发在微光下显得格外刺眼。
岌岌可危的大唐江山,和大军不利的局势,全都压得这位李唐宗室第一将气都喘不过来,这一个多月以来,他仿佛度过了十年之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