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zwyf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代號候鳥 愛下-第七十九章 陳子良被抓熱推-uq7by

代號候鳥
小說推薦代號候鳥
他们的身份,虽然不畏惧王刚的上尉军衔,但王刚的高大威猛还是挺有威慑力的。显然是这群人头目的小龅牙,尽量把语气放缓说:“咱们中统在办案,请这位兄弟不要引火烧身。”
在整个国民党内部,无论党政军各个阶层,没有不对中统与军统谈虎色变的,要在往日王刚不一定敢趟这个浑水,昨夜把半年的积蓄输得精光,正想找个撒气的地方,再加认定惹了事,吴同光不会撒手不管。没往后退,反而往小龅牙近前凑上一步道 :“你们中统怎么了,中统就能随便打人吗?”
“老子是南京站保密局情报处的。”
總裁爹地請小心 我過奈何橋
今天小龅牙奉命抓捕共产党,没有抓住正犯,心里也正窝着一肚子火没处撒,哪里还忍耐得住,劈胸一把就往王刚抓去,“你一个小小的上尉也敢跟中统较劲,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你还以为,你还是之前的军统吗,现在你们是保密局的人,也归我们毛局长管……”
你小龅牙是中统科班出身, 自认自己的两下子不含糊,但看跟谁比。王刚是在抗日战场上一刀一枪拼杀过来的杀人精英,眼看小龅牙的右手堪堪贴上了前胸,身子飞快往左侧跨出一步,右手趁势一把抓住小龅牙的手腕,拧麻花似的一拧,同时右脚早踹中了小龅牙的左膝盖,小龅牙一声长嚎,扑倒在地。
头目被打,其他五名特工完全将任务放到了一边,放开陈子良,蜂拥而上围住了王刚。久经战场考验的王刚哪会在乎这些,拳来脚去跟中统特务打在了一起。
王刚虽然跟中统这帮人打了起来,但吴同光通过他们的一番对话,已经判断出,中统的目标只是陈子良,与自己毫无关系。
他的心放了下来,趁着王刚跟敌人打成一团,迅速下车奔到陈子良近前,就想把他从地上往起搀,轻声说道:“现在机会难得,你快走。”
再嫁,慕少的神秘嬌妻
陈子良轻轻摇了摇头,道:“你知道街边有多少人在注视着咱们吗?你现在要做的不应该是放我走,而是应该主动把我抓住。”
吴同光轻声道:“我抓你,岂不是为虎作伥,你落入中统的手中,还能有命吗。”
“你不抓我,咱们都没命。替中统特务抓了我,反而咱们俩都能保全。”陈子良以不容置疑的口气道:“快点行动,再迟疑下去,难保没人看破。”
“再说,你好不容易才潜伏下来的,为了保全你,可以牺牲我们当中任何一个人。”
吴同光有自知之明,他脱离地下工作太久,早对这方面的工作生疏了,必须听陈子良的指挥。吴同光伸到陈子良腋窝下的左手缩了回去,紧紧抓住他的胳膊肘拧到背后,同时右手从腰间拔出手枪,往天空连开了两枪,怒吼:“谁再不住手,老子毙了他。”
這個食神來自地球 黃金戰士
純念 若水如煙
此时围攻王刚的军统特工,已被打倒了三个,剩下两人,恼羞成怒,不再顾及王刚军统上尉的身份,几乎同时拔出手枪,瞄准王刚正准备开枪,吴同光的枪却早他们一步打响了。在场打斗双方都被两声枪响镇住,一起扭过头盯视吴同光。
趴在地上的小龅牙,认出吴同光正是坐在吉普车上的那名军官,他原先没想到吴同光会是一位上校。暗自思量,你纵容你的司机拦阻中统特工抓捕共 党疑犯,现在看到不好收场了,才出来制止。
这个哑巴亏咱们不能吃。他挣扎着爬起来,一瘸一拐到了吴同光近前,正要开口质问,吴同光抢先一步问:“你们是卫长峰的人?”卫长峰时为中统南京站站长。
英雄聯盟之征服 王氏大太子
小龅牙是少校军衔,与上校之间差距不大,他自忖,你虽然是上校,却不是我的顶头上司,怕你何来。把脖子拧了拧,语气极是傲慢,道:“我们是不是卫长峰的部下,关你何事?”
“关我何事?你问的好。”吴同光调转一直指向天空的枪口,对准了小龅牙的脑门:“听你口气,是卫长峰的部下确定无疑了。如果我是卫长峰的话,现在就该把你毙了。”
刚被枪口指着脑门时,小龅牙着实吓了一跳,听吴同光的语气,又把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再次拧拧脖子,不服气地说:“毙了我?!即便我们的卫站长真的在这儿,无罪他也不会滥杀无辜。”
“无罪?你还敢说你无罪。”吴同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道:“我问你,卫长峰派你们干什么来了?”
“抓捕共产党疑犯。”小龅牙似乎是习惯性又拧了拧脖子。在场的人哪里知道,小龅牙刚才被王刚踹趴在地时,差点把脖颈折成两截。
無為傳說
“你原来知道今天的任务是什么。”吴同光再次问道:“你们要抓的疑犯呢?”
小龅牙看了看仍被吴同光抓在手中的陈子良,没有作声,心想疑犯就在你手中,还卖的什么关子。
“你们把共 党疑犯放在一边不管不问,却去跟别人打架,如果疑犯趁机逃跑,你们的卫站长难保不毙了你吧。”吴同光这句才彻底点醒了小龅牙,小龅牙回思刚才他和手下的行为,如果不是吴同光出手,陈疯子不趁机逃跑,才真是疯子呢。
守財農妃千千歲 夜闌珊
小龅牙越想越怕,头上冷汗直冒,不得不低头认错,“这位长官,您大人不记小人过,今天确实是弟兄们冒犯了你的部下,改天弟兄们一定登门赔罪。”然后往身后一招手:“来呀,把疑犯带走。”
地獄贖罪人
五名中统特工一起拥上前去,正想把人押走,吴同光已经松开陈子良的手,又紧紧攥住,“慢!”陈子良落入中统手中,凶多吉少,吴同光决定不再遵照他的命令执行。
刚才害怕疑犯逃跑,亲自抓住了他,怎么现在又不让把人带走?小龅牙一头雾水盯视着吴同光。
吴同光微笑着道:“就凭你们这些人,如果再出什么差错,把疑犯弄丢了咋办?人我先带走,让你们的魏站长亲自去保密局南京站来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