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0vxh超棒的玄幻小說 只願紅顏醉流年 txt-第四十一章 遠走高飛-233ba

只願紅顏醉流年
小說推薦只願紅顏醉流年
何慕君慢慢松开手,眼神里满是无处躲藏的慌乱,他脸色苍白如纸,薄唇几乎抿成一条直线。
知夏双膝发软,她脚步不稳地走到何慕君面前,颤声问:“那天晚上的人是你?”
何慕君不敢看她,握着拳一声不吭。
何加睿大喊:“当着知夏的面,你敢不敢承认?”
“你亲口告诉我,是不是你?”
她的目光,让他无所遁形,何慕君终于鼓起勇气抬起头,“……知夏,对不起……”
宋知夏只觉得脊背处一股寒气升了上来,“到底是不是你……”
“……对不起,是我……”
这句话就是一把尖锐的刀,骤然间刺入知夏的心脏,令她瞬间连呼吸都窒住了,“居然是你……”
他居然骗了她那么久,他明知道她为此痛不欲生还隐瞒她那么久!
“为了跟我离婚,你就设下那么大一个圈套?”
“知夏,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
知夏全身上下的每一根神经,都被狠狠地撕扯着,她死死地盯着他,这个她曾经全心全意爱着的男人,究竟有怎样伪善的面孔,她要亲手撕下来……
知夏探出自己千钧重的手臂,去触碰那个晃来晃去愈来愈模糊的脸……一阵不可控的目眩当头袭来,晕得眼前只剩一片无望的白光,宋知夏终于两眼一黑,瘫在地上知觉全无。
“知夏!”何慕君吓坏了,伸手就要抱她。
“知夏!”何加睿一步跨过来,将何慕君狠狠甩到一边,“你现在没有资格碰她!”他将宋知夏抱起放在沙发上,焦急地按压她的人中和虎口,“知夏,你醒醒,知夏……”
宋知夏幽幽转醒,失神地望着天花板,低低开口,“送我回去……”
何慕君望着知夏心碎的样子,心痛如绞,慌得一动也不敢动。
“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
“送我回去……”
“好,我送你。”何加睿抱起知夏。
兩世人 紫緣心夢
“等等,你要带她去哪?”何慕君如梦初醒,上前拦道。
重生之大神是天後 阿0瑟
“让开,知夏现在不想见到你。”
九死仙尊
宋知夏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痛断肝肠。
何慕君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去,头脑中一片空白,内心锥心泣血。
子衿不語
十天后。
宋知夏站在卫生间的镜子前,端详着镜子中憔悴不堪的那张脸,哪里还有年轻人的鲜活模样?她的心已经快要老死了。
从卫生间出来,知夏拨通了陈浩洋的电话。
她开门见山,“陈经理,之前你说的那个意大利留学的机会,还有效吗?”
“一直有效,你想什么时候去?”
“越快越好。”
“行,我尽快安排。”
放下电话,宋知夏出神良久,这个伤心地,她不想继续呆下去了,是时候抽刀斩乱麻了。
只是她没想到,在她临行前,有一个陌生的女人执意要见她。
可以幸福就好了 池小凡
絕世醜妻 吃貓的蝦
在咖啡厅的僻静一角,宋知夏细细打量眼前的人,保养极好,雍容典雅,气质上佳,只是,她们认识吗?
在宋知夏打量自己的同时,赵一萍也在端详眼前的姑娘,真像,果然是彭欣茹的女儿,眉眼、神韵几乎一模一样。儿子和前夫选女人的眼光这般相像,真是天大的讽刺。
宋知夏疑惑地开口:“阿姨,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儿?”
“宋小姐,我是……慕君的妈妈。”
知夏惊愕不已,慕君的亲生母亲?不是说早已经过世了吗?
“难以置信是不是?”赵一萍淡淡一笑,沉吟几秒,“我确实是个失败的母亲……我知道你,更知道你的妈妈彭欣茹……”
宋知夏更加诧异了,“您认识我妈?”
“认识。”
“哦,那太巧了。”
“不是巧,”赵一萍像是陷入了回忆,神情落寞,“你妈妈,我太认识了。”接下来,她说出了一句让宋知夏震惊万分的话,“你妈妈,跟澍铭是情人关系。”
宋知夏张口结舌,脑海深处像是炸了一枚**,什什什么?
“你妈妈跟澍铭青梅竹马,小时候是玩伴,长大了是恋人,只不过后来澍铭娶了林美凤。”
知夏僵在当场,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结婚不久澍铭就后悔了,但是你妈不原谅他,之后……他娶了我,因为我跟你妈妈声音很像……”时隔多年,再提起这些往事,赵一萍心态平和了很多,不再那么痛楚。
“所以,澍铭才让慕君娶你。这对他来说,也是一种弥补。”
知夏回过了神儿来,但整个人的情绪依然纷乱无比。难怪,难怪何叔叔对她那么好,难怪何叔叔非要她嫁给何慕君……
“……阿姨,谢谢您告诉我这些,解了我多年的疑惑……”
赵一萍望着宋知夏,突然间泪眼婆娑,“知夏……今天我来找你,是有事求你……求你,原谅慕君好吗?”
“……阿姨,我跟慕君已经离婚了,没有什么原谅不原谅的……”
“不,”赵一萍满脸泪痕,突然倾身握住知夏的手,嘴唇微微发抖道:“慕君已经去公安局自首了,他承认自己……强奸了你,知夏,你救救他好不好……他还那么年轻,还有大好的前程……”
炸雷一个接一个,知夏要疯了傻了。
“……慕君他……他会怎么样?”
“我找律师咨询过了,强奸罪最轻也要判三年的,知夏,慕君还那么年轻,有了这个罪名他以后还怎么做人……”赵一萍哭得梨花带雨,“你们毕竟是夫妻,你去跟……跟警察说说,说根本就没有那一回事,你是……你是自愿的……求求你知夏……”
家有仙妻:王爺哪裏跑
疼痛慢慢蔓延,扩散到身体的每一寸肌肤、每一根血管,宋知夏垂下头沉默良久,最后端起咖啡,仰头有些麻木的大口灌下,“阿姨,我不会跟警察撒谎,慕君也不会同意我撒谎的……我已经准备去意大利留学了,明天下午四点的飞机,您可以让律师来找我,出具什么谅解书之类的,我还是愿意的。我跟慕君的缘分,这辈子就算是断了,今后怕也是不会再见面……以后的路,我们各走各的吧,能有什么造化,全靠上天眷顾了……当然,我真心希望慕君能过得好,健康平安,前程远大。”
说完这一番话,宋知夏起身告辞。
外面天色已经全黑,一盏盏路灯像浮动的明珠,一直点缀到长街的尽头。宋知夏沿着这条灯河,机械地迈着步子,一步步走向远方……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