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nik0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我不可能是劍神 裴不了-第十二章 敗家娘兒們 【第一次還更】相伴-xipyb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
那盛装女子甫一登场,就有观众发出阵阵低呼。
她身着一袭长可曳地的流纱广袖裙,浅荷色的裙装仿佛一团轻飘飘的烟云,裹着她高挑颀长的躯体。
冷白色的肌肤、漆黑色的瞳孔,微露在外的香肩与手臂同样白皙,整个如同汉白玉雕琢而成的美人。
给人的感觉就是淡漠、疏离。
眉眼之间仿佛是一层浅霜。
卫将离。
神洛城中有百媚千娇,能够成为花都顶尖的美人,必须要有能被人记住的特色。而卫将离给人最鲜明的感觉,就是冷。
全场男子的目光都聚集在她一人身上,她的瞳孔却黑而深邃,看不出是在看向哪里。艳若桃李,冷若冰霜。
不,还是有一个例外的。
李楚就没有看她,而是微闭着双目,侧着头,在感受着什么。
当卫将离出场以后,他感受到一股突如其来的阴气。心目一扫,这股阴气却不是卫将离带来的。而是在这座幽兰轩的深处,似乎藏着一道阴气森重的影子。
方才那存在似乎是有一刹那的失神,才令气息泄露了出来。
此刻再去感受,却又消失不见。
李楚静静思忖,这幽兰轩偌大青楼,藏着这么一只大鬼的可能性不大。而阴氏后人精通鬼修传承,说不定就是与其相关的存在。
不急,他总会再次露出破绽。
卫将离登场的时候他泄露了气息,不知道卫将离退场会不会再出现。这样一想,于是李楚盼着卫将离赶紧退场。
当全场都在热切地看美人的时候,恐怕周遭的文人雅士们绝不会想到,我们之中出了一个叛徒。
他不仅一门心思在找鬼,还想让这美人赶紧下去……
要是能换个鬼修上来就更棒了……
“多谢诸位今日前来为小女子捧场,接下来……”
卫将离站在台上,正在展开清凌凌的嗓音简单地答谢诸君,忽地停顿了一下。
当全场的目光都聚集在你身上,只有一个人没有的时候,那个人往往会很突出。
尤其他本身看起来就非常突出。
像太阳。
卫将离的瞳孔似乎第一次有了焦距,落在了人群中那道与众不同的身影上。
但她毕竟也是排名前三甲的花魁,自然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失神,只是稍微一怔,立刻就又回转过来,完成了自己的介绍。
她将带来一曲琵琶独奏,作为今日的开场表演。
卫将离成名的技艺是长笛舞ꓹ 去年她曾得评价,“一曲长笛舞罢、场下千人恸哭ꓹ 凄婉哀绝之处、世所难逢。”
但是在花都大会正式开始前,任何一位想竞争花魁位置的好姑娘都不会轻易展露自己最拿手的绝技。
毕竟,人都是爱看新鲜的。你第一次听她吹长笛ꓹ 能够热泪盈眶。等她第二次再给你吹,你就只会略微动容。到了第三次ꓹ 可能你就不为所动了。
黑道騰龍
吹得次数越多,就越不敏感。
所以这个时候她的琵琶独奏ꓹ 算是一种象征性的开场表演。虽然也绝不会差ꓹ 倒也不会太惊艳。
很快就有手脚麻利的小厮搬上桌案和琵琶,卫将离轻轻坐下,半身侧对着下方看台。
这个朝向也是很有讲究的,虽然看不清全脸,却将她无暇的侧脸和完整的身段全部展现了出来。
寵寵欲動:毒媚王妃腹黑爺 煙渺
她的身材有如一湾转圜顺滑的河水,流淌着令人舒适的曲线。
文人雅士们的眼睛顿时都直了……眼神中写满了……诸位琵琶爱好者,我们又见面了……
铮——
第一声琵琶弦动响起。
便如空山古韵ꓹ 恰似窃聆天音。
快进到一曲终了。
李楚不太懂音律,只觉她弹得很好听。再看身边ꓹ 人人都已如痴如醉。
“她弹得很好吗?”他问王龙七。
王龙七缓慢地摇摇头:“没听见。”
無限之蘿莉攻 柳生夏
“嗯?”李楚诧异道:“你是什么时候聋的?”
王龙七翻了个白眼ꓹ “不会吧ꓹ 不会真的有人在听琵琶吧?”
“唉——”他又抬手一捂胸口ꓹ 极认真地道:“看见将离姑娘,我突然觉得我之前认识的女人都是庸脂俗粉……简直俗不可耐。”
“我好像遇见真爱了。”
李楚:“……”
之后将离姑娘又表演了几样乐器ꓹ 看得出ꓹ 她虽然平时表演的次数不多ꓹ 但花费的心思绝对不少。寻常人要学会这许多乐器已经很难,何况她还要起码达到精通的境界。
正所谓ꓹ 床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只可惜,台下的人们似乎并不很在意她的表演。几场表演很快结束,才是文人雅士们最期待的,择客环节。
将离姑娘款款离场。
很可惜,那道强盛的阴气再没有泄露过。
这时候,就有七八名身着长裙的妙龄少女,各自双手捧着一个垫着红缎的金盘,走进场间,挨桌走过。
文人雅士们纷纷从怀中掏出早已准备好的、价值不菲的礼物,其中金珠玉器都是最低级的……
李楚面色不善:“要钱?”
王龙七笑了笑:“多新鲜,你当这是义演呐?”
事实上,对于这个“递礼”的环节,客人自身是要比青楼还热衷的。
因为这与说书先生要的赏钱不同,方才表演过的花魁就是要从递上来的礼物中,选取自己最心仪的一件,与那送这件礼物的客人进行清谈。
所以这些文人雅士来之前都是精心准备了一番,想要自己的礼物可以脱颖而出,博得将离姑娘的青睐。
宝石、字画、古物、法器……一件比一件离谱的礼物被摆在桌盘上,让李楚不由得有些紧张。
终于,两位妙龄少女来到了李楚和王龙七的面前。
王龙七虽然来得仓促,但是他早习惯这些场面,身上小物件不少。
他随手从腰间摘下一条玉雕的小鱼,虽然和旁的礼物比不了,但是面子上看起来起码过得去。
随后,他看向李楚,想再拿出点什么帮李楚解围。
就见李楚双手笼在袖子里,掏了半天,掏出二两碎银子,搁在了托盘上。
“噗。”王龙七险些一口水喷出来。
那两位少女的眼睛也顿时瞪得溜圆。
想必她们在幽兰轩这么多年,还没见过这样的场面。
然后……
这一愣神的功夫……
李楚想了想,又取回了一两。
买房之后,观里的余财不多了,能省就要省一点。听几首曲子而已,二两银子未免太奢侈……
王龙七虽然知道他的脾气,但是这种场合,也还是惊得瞠目结舌。
这……
这也太丢人了吧……
还有你这厮的表情为什么如此坦然?是真的没发现哪里不对吗?还是说,只要你不觉得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而且……
他有点担心。
毕竟,你在这里如此出手……幽兰轩的人不会觉得你是抠门,他们只会觉得你在羞辱将离姑娘……说不定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王龙七回过神来,起身过去,想叫住那两名少女,给李楚换一样礼物。
就听那两个转身离开的少女开始小声交谈。
“我在这一年多,还是第一次见只给一两银子的。”
“我待了两年也没见过,这位公子……好有个性啊!”
“是啊,他里里外外都和别人不一样。”
“完全不落俗套,一看就是很用心的。”
“我要是将离姑娘,一定选他。”
“我也是。”
“……”
王龙七停下了找不到方向的脚步,挠了挠头,又回来了。
这个人间,令人迷惑。
……
此时的卫将离,已经坐在后方的雅间内,褪下了演出的盛装,只穿一身白绸常服,慵懒地卧在软椅上休息。
像一只猫。
少女们陆陆续续进来,将托盘摆到她身前的桌案上。
卫将离看也不看一眼。
这些男人送的礼物,从来不会有什么惊喜。
再说,今天该选的客人,是一早就定好的了,不可更改。
可是……
她的脑海中浮现出那个惊鸿一瞥的身影。
心中蓦然一紧,竟出现了一丝犹豫。
正想着,她的眼睛随意往桌上一瞄,居然看见一两银子摆在一个托盘的正中间。
她诧异地抬起眉眼,眼中是有些许冷意的。
一念成婚,歸田將軍腹黑妻 清清若水
正如王龙七所料,在这种地方,看见这一两银子,她不会想到对方是抠门……只会觉得对方在羞辱她,或者故意挑衅。
你的表演只值一两……大概是这个意思?
于是她问:“这是谁送的?”
“这个啊。”那端托盘进来的少女脸色忽的一红,“是一位帅绝人寰的公子哥,我长这么大,都没见过那么俊俏的男人。”
“是他啊……”
周围的少女立刻叽叽喳喳起来,不用多说,她们立刻都在心中对上了号。
反正这个形容,不可能是别人。
“若是他的话……”卫将离的牙齿轻轻咬了咬下唇,泛起一抹血色,“那他定是为了引起我的注意。”
“真是有心了。”
“这人此前从未出现过,今后也不知会不会再来……罢了,我便遂了你的心愿。”
将离姑娘一咬牙,“就选他吧,收拾收拾,将这位公子请过来。”
“呵呵。”周围少女不无艳羡地调笑道:“谁能想到,一两银子就能买咱们家花魁一面。”
另有人道:“这虽然只是一两银子,但是那公子的脸可是价值连城的。”
七嘴八舌的少女,出了雅间,便又变成了乖巧端庄的样子,走向席间。
当少女把将离姑娘的绢帕递给李楚的时候,王龙七先崩溃了。
他不明白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明明是挑衅的行为,没有引来驱逐就算了,还能拿到绢帕?
这世道……他娘的好难懂。
我才是真爱她的男人啊喂!
说实话。
就连李楚自己也是微微惊讶的。
不过……
这种莫名其妙的被好事选中……
萌寶支招:億萬首席豪寵妻
也早就习惯了……
多接触一下将离姑娘,了解一些东西,说不定对查找阴氏也有帮助。
李楚淡淡地走进雅间之中,就见房内一扇八面的屏风,山水烟影之后,是将离姑娘窈窕得身影。
他在屏风后轻轻坐下,没有出声。
顿了顿,就听将离姑娘说了第一句话。
“李公子,今夜有人出了三万两,让我选另一位客人。”
“可我还是选了你。”
将离姑娘的第一句话,语气淡淡的,恰似她的琵琶和她的人,又仿佛提及的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總裁,吃完要認賬
但李楚闻言,却大为动容。
“这。”他喃喃一声。
三万两……
这……
这可真是个败家娘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