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q54p人氣都市小說 無助的女人 線上看-晴天霹靂閲讀-bzqld

無助的女人
小說推薦無助的女人
正在上课的莫然忽然接到一个电话,说话的是父亲的司机杨叔:“然然,你快出来吧,我就在你们学校门口,夫人出了车祸正在医院抢救!”
犹如晴天霹雳,莫然只觉得天都黑压压的向她倾辄下来,她无心顾及其他、也想不到其他,悠的站起身、拔腿就往外跑。整个教室顿时间被突然出现的情况惊得鸦雀无声!
在老师和同学们诧异的目光中,没等他们缓过神,莫然已经跑出教室不见了踪影。她一路百米冲刺的速度来到大门口,见到家里的车,急冲冲开门上了车,同时急切的问:“杨叔,我妈怎么了?她现在怎么样?快带我去看她!”
杨叔随便的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太多的感情在里面,然后也不搭话,启动车直奔医院而来。在急救室外,爸爸的额头粘着一块纱布,很显然也受伤了,他坐在急救室外显得有些不耐烦,或者心不在焉?
莫宝诚一米七五的个头,黄白色的皮肤,规矩的五官、棱角分明,那双深沉的眸子渗着精明老练,更有种让人琢磨不透的狠厉和狡黠。虽然已经四十多岁,身材略微的发福,却依旧透着一种成熟的,只有经历过风雨者才有的魄力。
岁月这把锋利的刻刀,在他脸上只是轻描淡写的留下一丝痕迹,他看上去依旧风度翩翩,依旧有着让人无法讨厌的沉稳和帅气,更有种成功男人才有的令人望尘莫及的霸气。
在莫然的印象中,爸爸是位很慈祥、很和蔼可亲的好爸爸,虽然自己不是他亲生的,可他对自己的好是显而易见的。比如他的亲生儿子要是欺负了自己,他就会毫不吝啬的惩处他,而对自己他向来都是慈父一般,让人从不怀疑。
看到惊恐赶来的莫然,他的继父莫宝诚慈爱的看着她,语气温和:“然然别急,妈妈不会有事的!”他扶着她在身边的椅子上坐下来。
莫然早就忍不住眼泪,此刻泪眼婆娑:“爸爸,你也受伤了?到底出了什么事?妈妈怎么样了?怎么会这样?”
莫宝诚看着娇嫩的女儿,此刻梨花带雨更是楚楚动人,他心疼的叹口气:“我跟你妈正准备去参加一场私人聚会,结果半路就和一辆横冲过来的微型撞上了,你妈头部受了伤,现在正在里面抢救,估计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然然放心好了。”
说着他搭在莫然肩上的手用力握了握,与其说他担心妻子,不如说他更心疼女儿。莫然虽然刚刚十七岁,在上高中二年级,她婷婷玉立,一米六六的身高,因为有着令人渴慕的S型完美曲线,越发显得身姿绰约。
白里透红漂亮端庄的瓜子脸上,生就一副清澈明亮的眼睛,弯弯的柳叶眉竟然是上天所赐,精细的口鼻更给她小巧完美的脸上增添无穷的魅力。浓密油黑的头发扎成马尾,束在脑后。
此刻面容悲戚的她,更让人油然而生的有种想保护、想爱怜的情愫。
只要没见到妈妈平安无事的出来,莫然的心就无法平静,她忐忑不安、心神不宁。看到女儿惨白吓人的小脸,感觉到她此刻的紧张恐惧心情,莫宝诚握住了女儿的小手,这样多少能给她些安慰。
虽然正是盛夏,内心的恐惧使她的手脚冰冷。柔软冰凉的小手让莫宝诚身体一震,他爱怜的搂过女儿,让她的头倚在自己的胸前,或许这样她会宽慰踏实些?
这时莫雨霖闻讯赶来,他是莫宝诚的独生子,今年二十二岁,大学毕业刚刚在自己老爸的公司里帮助老爸打理生意。
他高挑的身材,白嫩细致的皮肤,浓重的眉毛,深沉冷漠的双眼,挺直的鼻梁,完美的口型,典型的俊男帅哥。他看看坐在休息椅上的父女二人,也没搭话,顾自坐在离二人远些的位置。
三人好像素不相识的陌路人!其实莫然很想站起来和他打招呼,可是老爸搂着她,而且她的这位哥哥一直不喜欢自己,甚至很讨厌自己,平日里很少搭理自己,不到万不得已连句话都很吝啬。她怕自己此刻跟他说话又碰到软钉子。
时间漫长的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莫然有种被放在冰柜里冷冻的感觉,她已经从爸爸的怀里坐直身体,她在哥哥面前感觉这样很失形象,她不停的啃咬着自己的手指头,就像在吃天下第一香的猪手一样。
她这些年养成个习惯:一紧张就啃自己的手指头,以至于她的手指甲从来不用指甲刀。
不知道过了多久,莫然的指甲已经见到浅红的血迹,她根本感觉不到疼痛。这时急救室的门终于打开了!莫然双腿瘫软,她竟然害怕的不敢上前,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沁透她的周身每个细胞,她呆愣愣直勾勾的看着推出来的人。
那父子俩已经围上前,一位疲乏的看样子已经浑身无力的医生面无表情的说道:“伤者没有生命危险了!可以到重症监护室了!”
莫然听到妈妈没有生命危险了,终于灵魂归位,一下子扑上前,看着还在半昏迷状态的妈妈泪如雨下:“妈,你醒醒!你别吓我啊!”
把妈妈安顿好,莫家父子去找医生询问具体情况,忽然间莫然很想知道妈妈的详细情况,她默默的跟在父子二人的身后。父子二人似乎谁也没注意到她,或者根本也没在意她。
莫宝诚最先开口:“赵医生,伤着的情况到底怎么样?”
毒女為夫 奶嘴
医生拿出片子再一次仔细研究了一番,最后惋惜的说道:“伤者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情况很不容乐观!她的第七根脊骨折断,脊髓几乎没剩多少,这种情况估计要终身瘫痪在床了!”
莫然简直无法接受这个现实,她疯子一样上前抓住医生的手:“不!不可能!医生,你一定是弄错了!我妈妈不会有事的!你再好好看看,一定是你弄错了!”
医生淡淡的回道:“怎么可能错?绝不会错,以前有过许多这种情况,我可以肯定的说,她没有再站起来的可能了!”
帝王攻心計 下
莫宝诚上前扶住已经完全失去控制的莫然:“然然,先别哭了!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尽可能的医治吧!咱们先去看看妈妈。”
莫然默默的守在妈妈的病床前,妈妈就是她的主心骨,妈妈就是她的一切,妈妈就是她的天,她从来没像今天这样感到无助和恐惧!妈妈倒下了,她的整个世界都坍塌了。
很快妈妈清醒过来,她看着红肿着双眼的女儿,很是心疼。她伸手抚摸着她白嫩的小脸:“傻丫头,哭什么?妈没事!”
莫然抓住妈妈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眼泪淌的更加凶猛:“妈,你吓死我了!”
“傻丫头,你放心吧,妈怎么会扔下你不管呢?妈还要看着我的宝贝女儿结婚生子呢!”妈妈尽力让语气轻松,免得女儿担心害怕。
莫然很想给妈妈个笑脸,可是她怎么也笑不出来,哭的更加剧烈难抑。她不知道从今以后,妈妈躺在床上是怎么样的一种生活?她更不知道妈妈知道实情会不会无法接受?
絕世殺神 不屈靈魂
妈妈忽然间想起此时的女儿应该在课堂上,她劝慰道:“妈真的没事,然然,你明天就不要耽误课了!”
到了傍晚,莫宝诚回来了,他把家里的保姆袁嫂带来。他到病床前关心的问:“小楠,你感觉怎么样?有哪儿不舒服吗?”
莫然的妈妈叫弈楠,虽然麻药的效果已经过去,她浑身说不清到底是什么部位在钻心的痛,她依旧像往日一样,自然随和的笑笑:“我没事,挺好的,你没事吧?”
莫宝诚抬手摸摸粘着纱布的额头:“我没事,就擦破点皮,反倒是你受了这么多的罪,险些就阴阳两隔。”她转过脸对莫然道:“然然,让袁姨在这陪妈妈吧?你跟爸爸回家吧,明天还要上课。”
“爸爸,还是让我陪妈妈吧!”她不放心妈妈,更想陪着妈妈。
妈妈哪里肯让:“然然听话,快和爸爸回家!妈妈没事的,不用担心”
“然然,你还小,还不会照顾别人,更不会照顾病人,有什么状况你很难处理,你有你自己的事要做,还是跟爸爸回家吧!”莫宝诚的话总是很有道理、很有说服力。
莫然不舍的看看妈妈,撒娇的(此刻应该是为了传递对妈妈的挚爱)和妈妈贴了贴脸,然后不安的跟爸爸离开医院。
誰為誰守身如玉 月褪
发现自己下身没有知觉的弈楠,虽然无法接受这残酷的现实,她性格柔和内向,有什么委屈和痛苦都是独自咽到肚子里。她默默地哭泣了许久,病房里总是静悄悄的,连个说话慰问的人都没有,莫宝诚只是在女儿放学后,和女儿一起过来,看上一眼,可有可无的说几句话。
鳳謀:薄情冷帝滾遠點
医院里一直由袁嫂照顾,袁嫂也只是照顾自己的饮食和大小便,在做这些事的时候,大概是嫌恶,她总是带着厚厚的口罩,一副胶皮手套,根本没有说话的意思。
对于这个丈夫,弈楠从来没有太多的感情,更不会对他抱有太多的希望。她只是无奈之下、应该是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嫁给了他。婚后十年,她只是逆来顺受的一个花架子,她知道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她什么都明白,所以,一直以来她只是夹着尾巴在莫家做人。
她不敢把自己的不安和恐慌让别人知道,特别是不能让女儿知道。自己瘫痪在床,她不敢想今后的生活?她所谓的丈夫会给她很好的照顾和治疗吗?他能真心的对待自己的女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