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b5f精品都市言情 山那邊是海 蘭思思-97. 尾聲: 既是結束,也是新的開始看書-zi6un

山那邊是海
小說推薦山那邊是海
临走那天,敏妤故意问她,“小姑,你连许志远都那么大方地去探望了,是不是还漏掉一个人啊?而且,看他一点都不麻烦,我打个电话,一准随叫随到。”
仙妻一吼,萌妖在手 月錦色
伊楠明白她所指,不置可否地笑笑。
如今,她可以坦然面对每一个过客,但是对孟绍宇,却无法做到自然相对。
也许,再见他,会有一点舍不得吧。毕竟他带给她的欢笑几乎是这几年来的总和。与其面对着他伤感,不如索性不见。
霸上搞怪小丫頭
刚坐进出租车,晶晶就来了电话,大声嚷着要去送她。
“别了,你还是好好上班吧,刚跳槽就翘班,不太好。”伊楠劝她道。
“没事,我特别为你请了半天假,我们经理人特好。你这一走,不定什么时候回来呢!”晶晶说着有点唏嘘。
伊楠也被她勾起一缕浅浅的愁绪,两人遂约定在机场见面,她了解晶晶的脾气,一再嘱咐,“光来个人就行,别带东西啊,我拿不了。”
晶晶只嘻嘻地乐。
搁了电话才发现敏妤也在跟人聊,支支吾吾,含糊其辞的,一见她挂了,立马也收了线。
伊楠笑她,“你干嘛呢,鬼鬼祟祟的。”
火影之夜舞傾城 夜舞神
“没什么。”敏妤笑笑,一反常态没跟她拌嘴。
终于到了机场,远远就看见台阶上,晶晶一大张笑脸,对着提满行李的她们狠命挥手。伊楠奔到她跟前,讶然问:“你怎么到得比我们都早?”
“我坐火箭来的。”晶晶不知缘何,笑得甚是诡异,又朝一旁的敏妤挤了挤眼睛。
伊楠搞不明白她们的眉眼官司,摇了摇头,随她们一起走进。
办妥登机手续,时间尚早。伊楠一身轻松地回到两人身边,敏妤早已买了三杯奶茶等在位子上,她接过来暖洋洋地喝着。晶晶从包里取出一个小方盒,很郑重地递给伊楠,“送你的礼物,这个一点都不占份量吧?”
伊楠挑着眉嗔道:“都说不要送了,你真是!”
孽 愛
她打开盒子,是一条很绚丽的紫水晶手链。晶晶说:“希望你看到它还能想起我来。”
伊楠阖上盖子,伸手紧紧搂住她,拍着肩,眼眶开始不争气地热了,“傻瓜,我怎么会忘了你!”
“哎呀,受不了你们!又不是生离死别。”敏妤咋咋呼呼地嚷,自己的眼睛却也有些红,她知道伊楠走到这一步不容易。
两人被她说得不好意思,很快分开,望着对面那张红彤彤的脸,一时又笑又感慨。
敏妤道:“对了,小姑,我也有礼物送你。”
伊楠惊诧地看她,“你?那干嘛不早拿出来,行李我都寄掉了!”
敏妤狡黠地一笑,“我的礼物比较特殊,不是实物,等你上了飞机我再电话告诉你。”
晶晶抢先道:“我知道是什么!”
敏妤立刻警告她,“不许说哦!”
天價萌寶,爹地是 聽晰
晶晶赶忙点头,得意道:“我明白我明白!”
“什么呀!搞这么神秘!”伊楠蹙眉笑,觉得这丫头今天神神道道的。
离她们不远的地方,是一间豪华咖啡馆,灯光昏暗,客人稀少得几乎只能看见空座位。
梁钟鸣的面前摆了一杯咖啡,却分毫未动。他双掌交叉搁在膝盖上,隔着玻璃象看一幕电影一样,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远处的伊楠。
他想起多年前,也是在某个咖啡馆里,有个清秀张扬的女孩走到他面前与他打招呼,从此步入他的生活;而现在,她依旧清秀,眉宇间少了张扬,频添了几分沉稳,而他却再没资格与她交集。
她是他生命中最美丽的意外,如清新的栀子花,没有提防地闯入心田,从此再难拔除干净。他本不该采撷那原本就不属于自己的芬芳,然而一时贪婪伸了手。哪怕给自己找再多借口,他也无法向自己否认,他其实多么渴望有她在自己身边。
后来,她说要走,他尽管舍不得,也还是随了她的心愿。
她离开的时候,眼里尚有对自己的不舍,那眷恋的眼神在此后的岁月里成了他疲倦时唯一的慰籍和温暖。
当许志远朗朗地声称要收购酒店时,他就已经洞悉他的意图,他笑着答应,丝毫不惧即将到来的风雨。他有把握,即使她卷入,他也有能力保护她。因为这一次,他才是那个最终收口的人。
她如预料中那样被连累了,他轻而易举地解决,而她并不知情,跑去找景玲求情。当冯奕告诉他的时候,他再次感到自己的卑劣。
在机场接到她,看着她消瘦的容颜,他忽然有种冲动,放弃进行中的一切,告诉她真相,然后带她远走高飞。
当然,仅止于冲动而已。
她于他,只是个美丽的梦境,可他需要的并非做梦,而是可以掌控在手中的真实。
然而,很快就发现,他连这最终的美梦也将失去。
那个叫孟绍宇的男孩已经替代了自己在她心上的位置,她的目光被他所牵引,她的心也不再为自己而跳动。
看着她随他而去的背影,有什么东西在无形中被抽离了他的身体,再也寻不回来。他感到了周身袭来的寒意。即使最终她选择了走向自己,那于他而言,不过是一具干巴巴的躯壳而已。
我的男人不可說
多年来,一直是她年轻热情的心在抚慰自己,没有灵魂的躯体,有何意义?
他贪婪地注视着她,她的一颦一笑,她感慨唏嘘的泪眼,那些曾属于过他的动人瞬间,如今已如云烟般消散。
以后,当然再也看不见了。
她是这世上唯一让他感受过爱情的人。那种滋味很美好,可是,他无缘消受。
他的唇边突然泛起一丝笑意,因为想起那天在檐下,她问他:“你对我……是否曾经有过一点真心?”
她问他的时候,语气怆然,有了过去依恋自己时的意味,他的心象被重新点燃的火焰,在不为人知的地方隐隐簇跃。
不是不知道答案,只是他不能回答。她是个富足的人,所以她可以热烈地追求爱情,而他,天生贫瘠,爱情对他来说永远是奢侈品,他已经而且只能沿着既定的路线朝前走。
他们注定会错过。
帝少的蜜愛嬌妻 雲川
最后这一刻,他也很想问她一个问题:会忘了自己么?
他捏着下巴,苦涩而自嘲地笑,看到她起身,与另外两个女孩拥抱,然后朝安检处走,很快就在视野里消失,仿佛她全然不曾进入过他的世界。
他没有立刻离开,怔怔地又坐了一会儿,很无谓地举杯喝了一口咖啡,又很快放下,
不经意间,咖啡已经凉透。
伊楠是最后进入机舱的乘客,狭窄的过道里,人们迫不及待地要处理随身行李,忙碌的身影把整条通道都占住了。她耐心地一个人挨一个人地蹭过去,即将到达自己座位时,头顶上方,一只硕大的箱包经不住主人斜着身子来回推搡,在架子的边缘摇摇欲坠,最终抵挡不住强大的地球引力,整个泄了下来,箱包的主人自知不好,嘴里发出懊恼的惊呼,路过的伊楠听到警告显然已经来不及避开,眼看箱子就要砸到她头上,她的后脑勺已经因为这一感知而率先疼痛起来,然而,斜对面伸出的一双手神奇地接住了箱包,继而,那位“拯救者”满不在乎地站起来,不去理会伊楠卡掉半截的道谢声,跨过两步,仗着人高,轻而易举地把箱子给塞了回去。
拍了拍手,朝连声说谢谢的箱包主人马虎地点了个头,而后无比自然地将伊楠拎过去,坐在自己身边。
即使已经坐下来,伊楠半张的嘴还是没能合得上,“你,你怎么上来的?”
孟绍宇挑眉,“废话,凭票入内呗!”
她眨眨眼,还是没能明白,手机很准时地响了。
“怎么样,小姑,对我送的礼物还满意不?”
龍鳳鬥——毒醫嫡妃 魔蓮
伊楠的脑子还没彻底转过来,心里却预先热了起来,那股热意一直涌到脸上,她转过身,朝着角落,低声问:“到底怎么回事啊,你们?”
貌似愛情
“都这时候了,你还问我?直接问他不就全知道了?”敏妤促狭不已。
晶晶也抢过手机,对着她大声嚷,“伊楠,祝——你——幸——福——”
要起飞了,伊楠讪讪地把手机收好,孟绍宇悠闲地翻着杂志,见她一副坐立不安的模样,一本正经地问:“怎么了?想上厕所?”
伊楠被他气笑了,索性不再扭捏,绷着脸问:“说吧,究竟想干什么?”
孟绍宇清了清嗓子,无比清晰地说:“送你去澳洲。”
“那你工作呢?”
“回来再辞,然后办手续跟你会合。哎,你在澳洲不许心猿意马,老实等我啊!”
伊楠已经开始感动了,可嘴上还是不饶人,“为什么呀?你不是说不奉陪了么?”
孟绍宇嘻嘻一笑,抓过她的手道:“后悔了,不行吗?”
“……”
他的神色又蓦地一敛,“突然想当一回乔峰,一心一意对一个人好。”他转头凑近她,神色谨然,“觉不觉得很荣幸,很感动呃?”
伊楠白了他一眼,但终于还是绷不住笑了,笑得很甜,很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