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dlop精品都市小說 餘生往後都是你 ptt-瑣事• 万俟宇修篇展示-jfyr8

餘生往後都是你
小說推薦餘生往後都是你
从国外回来已经有一周多时间了,苏沫因为泳池那档子事还和他僵持着,每天晚上都睡在慕苏房间,他去了好几次都吃了闭门羹,今天干脆想了个法,把儿子送到了艾斯那去过周末,看她晚上还有什么借口赖在慕苏房间里。
他低下头来看了看婴儿座椅上含着奶嘴的万俟慕苏,似乎是看穿了他这个当爹的阴谋,一双圆圆的眼睛直直地瞪着他,以此表达着不满。
“看什么看,为了你爹妈和睦的日子,你必须做点小牺牲。”
说着他戳了戳慕苏肉唧唧的小脸蛋。
“你都一岁了,该明事理了。”
“呦,万俟宇修,你还真不要脸。”
艾斯不知从哪儿钻了出来,正好听到他那话,真有一巴掌扇死他的冲动,她走到车边,慕苏方才还板起的小脸,一下子就笑开了,伸出双手要艾斯抱,她解了慕苏身上的安全带,将他抱在了怀里,顺着亲了亲他的小脸蛋。
宋行之活在徽宗年間 須彌普普
“他才一岁,你就指望他能理解你那点破事啊,我以前都没发现你有那么不要脸。”
是的,真不要脸,自从和苏沫结婚以后,他这种不要脸的本性越发藏不住了。
“你真的就舍得把你儿子丢在我这儿?”
他看了看万俟慕苏,又看了看艾斯,伸手关了车门。
“干妈也是妈,你还能对他怎么样不成。”
这话说得极其冠冕堂皇,毕竟为了能和老婆过二人世界,这种事他可没少干,万俟慕苏出生六个月之后,便经常被他以各种理由丢到艾斯这来了,更不要说现在了。
“苏沫知道么。”
艾斯拿出了最后的杀手锏,虽然这完全是明知故问,但还是忍不住要拿出来摆他一道才舒坦。
果然,他的身子明显的呆愣了片刻,转身来看了一眼有些得意的艾斯,抽了抽嘴角道,“我听说你老公最近想拿下北郊那块地是吧,我还听说他是想来找我帮忙的。”
艾斯方才还不可一世的微笑瞬间就凝固了,她是万万没想到他会拿这事当筹码,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真让她想抽他两巴掌,可又能奈如何呢,毕竟是要有求于人的,一个字,忍!
編劇大神之田螺小夥兒
“这是你干儿子的奶粉,这是你干儿子的尿不湿,还有这个是给橙子的乐高。”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身旁的艾斯,不动声色的掩下所有的情绪。
想跟他比套路,怕还是要学习个几年。
“好。”
艾斯的声音就像是受了霜冻的茄子,满满的挫败感。
“那我儿子就拜托你了。”
说完他很开心地开车走了,对他来说,儿子和老婆比,肯定是老婆重要啊!儿子嘛,该怎么养就怎么养,反正都要长大的,不存在这些细节问题。
从艾斯家出来后,他便匆匆忙忙的到花店买了花,然后跑到艾斯店里去了。
他是想签婚前协议的,把自己名下一大部分财产划到苏沫名下,不仅是婚前协议,也算是个嫁妆吧,结果苏沫觉得那不是她能受得起的,根本不愿意要,可他既已笃定要和她过一辈子了,她又怎会受不起呢,于是两人互相都坚持着,最后还是苏沫择中选了个办法,就是让他出一小部分资金融进艾斯的店里,算是替她入股了,如此这般也算是她的嫁妆了,他从来都是妥协的一方,既然都到这种地步了,也只能这样了,于是那个店就从艾斯一个人的变成了她和苏沫两个人的了。
不过现在看来,他倒是后悔这么答应苏沫了,自从苏沫成了另一个老板之后,艾斯几乎就是天天翘班的状况了,以前是迫不得已必须要去店里,现在有了苏沫她就是洒脱的欢快了,结果居然是把他老婆给困在了店里,每天忙得累死累活的,看得他都心疼不已。他刚刚丢儿子太开心了,都忘了好好说说艾斯这个事清了,下次逮到机会一定要骂她一顿。
“老婆。”
他捧着一大束玫瑰花凑到了苏沫跟前,苏沫抬头来就丢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自然没有什么好脸色给他,他知道她还在生气,可谁让她让他空窗那么久,不然他怎么会那么急不可耐的,在泳池里不顾她的反对就行动了呢,话虽如此,可一想到那诱人的场景,他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结婚都一年了,他对苏沫的觊觎之心可是有增无减呐。
“走开。”
他正要俯身亲吻苏沫的时候,被苏沫一把推开来,一个手机就狠狠砸了过来。
“你什么时候去给慕苏报的外语班?他还那么小,完全不到适龄阶段。”
对于万俟慕苏,苏沫只希望他活得开开心心的,并不想过早地将他送去学这学那的,她也望子成龙,可她更愿意遵从孩子的意愿,让他从小就能选择自己喜欢的,而不是被任何人逼迫。
他弯下腰捡起了手机,亮起的屏幕上还显示着外语班发来的报名成功的短信通知,心里头忍不住各种咒骂,他给钱的时候可是千叮咛万嘱咐不能联系母亲这一栏上的电话,这收了钱就不办事了是吧,很好,看他这头的事情解决了再好生去问候一下。
“我之前跟你说过了,我更希望慕苏将来按照他喜欢的方式去做事情,现在这一出又是要干什么?”
当然是为了早点丢掉这个小累赘,过二人世界啊。
他真是想脱口而出的,早知道有了万俟慕苏会带来这么多事,当初他就该好好做好措施的,只是吧,今天怎么的都不能贸贸然撞上苏沫的枪口,否则怕这连着又要继续禁欲好几个月了。
“这件事是我做得不好,过几天我有空了就去取消这个外语班的报名,可以吧。”
他放下手机,低头来在苏沫的头顶上方细细磨蹭着,“今天老王那边有个商会要出席,不知道万俟太太能否赏脸陪你老公一个晚上呢。”
那声音夹带着几分请求,是的,请求,他现在可是以他老婆为重的,真是巴不得把苏沫绑在自己身上,时时刻刻都不分开那种,放在以前,他是无论如何都不相信自己也会有如此腻人的一面,真是万分可耻啊。可又能怎样呢,也只是对他老婆独自一人而已,不存在的。
“不去,慕苏在家我不放心。”
苏沫的话音稍微平缓了一些,毕竟私事和公事是要分开对待的。
“慕苏去艾斯那了,慕苏说想和橙子一块儿玩乐高。”
他这脸皮真是说起谎话来都不用打稿子了,万俟慕苏现在顶天就会说个叠字音,有时候想要表达的急了,还直接用上了手,想和橙子一块玩乐高,委实是现阶段小慕苏还表达不出来的境界。
“万俟宇修,慕苏才一岁,你疯了么。”
苏沫怒不可遏的推开他,随之那束花就砸了过来,“那什么商会你爱找谁就找谁去,我要去接慕苏回家。”
“万俟太太只有你一个。”
他知道苏沫动真格了,有些慌忙地上前想要拉她,却被她躲开来,冷冷道。
“若是万俟少愿意,再多几个也是没所谓的。”
字字诛心,尤其是那声万俟少,生生分裂了他最后的坚持,他收回了停滞在空中的手,气急败坏地摔门而出,这大概是他们结婚以来最严重的一次争执,竟是无端端生出这不该有的间隙。
晚上的商会自然是他独自一人出席,站在一边的王少等人都忍不住拿他开涮。
“想当年万俟宇修可是多么了不得的人物啊,如今居然甘心屈服在嫂子的石榴裙下,若不是亲眼所见,怕都不敢置信呢。”
他瞥了一眼王少,就那一眼,令身边的人毛骨悚然,许是他从未改变,单单只是对苏沫如此那般而已。
“行了,这好不容易嫂子没来,索性做次偷惺的猫,要知道万俟少你的市场还有大把新鲜的血液在希冀着呢。”
他举起杯中的酒,一仰而尽,侧身将杯子递给了王少,然后毫无犹豫地离开了这个小团体,现如今他可不愿与这群乌合之众继续搅合了,还是找处清净之地待到商会结束了再离开吧。
“呦,这不是万俟少么,怎么一个人喝闷酒啊。”
才找了块安静的地方坐下来,便有只讨厌的虫子来了,他抬头冷眼看着说话之人,是他前些日子新合作公司老总的妹妹,一脸狐魅相,真真让他看不下去呢,他放了酒杯,起身便想要离开,却被一双纤纤玉手给按了回来。
“怎么,我要将万俟少吃了不成。”
说着那手不安份的放在了他身上。
“谅你也没那个胆子。”
他一脸鄙夷地丢开她,欲起身,她竟一下子扑了过来,双手将他给紧紧抱住了。
“万俟宇修,你是不是眼瞎了,宁愿娶一个**也不愿多看我一眼,她到底有什么好,令你这么痴迷。”
她有些口不择言了,可没办法,自从见到万俟宇修之后她就陷进去了,尤其是知道苏沫的时候,她更是愤愤不平,万俟宇修居然会娶这么个残花败柳……
“我记得和你哥签合同时有个违约条款吧。”
“嗯?”
她看向他,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上渗透出来的寒意令她不尤得松了手,却见他不紧不慢地当着她的面,脱了身上那件她方才触碰过的外套,遂将其丢在了地上。
河下情事
“我太太不喜欢我身上有别的女人的味道。”
说着他望向她,冰冷的眼神刺得她的心脏疼痛得厉害,牵扯着每一根细小的神经都如针扎般折磨着她。
“回去转告你哥哥,算好了违约金直接来找我。”
嫦娥升職記 紅顏至尊
一字一句都是认真的。
“你疯了么,那可是一大笔钱。”
她几乎是脱口而出的惊呼。
“若不是不想让我老婆生气,更疯的事我都能做出来。”
这一点可完全不能小看他,按照当年的脾气,他丝毫不介意让面前这个女人再经受一次梁洁仪的遭遇。
“我老婆是我花了几年时间才追到手的,我把她看得比我的命还重要,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在我面前骂我老婆。”
要知道他可是个超级护妻的人,苏沫便是他唯一的底线,别的他什么都不在乎的。
“别让我再看见你,否则下次非让你哥那破公司倾家荡产不可。”
他是能说到做到的,看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女人,他稍稍解了些气,转身刚踏出门口,便看到了倚靠在墙边的苏沫,正平静地看着他,想必已经看完一出好戏了,他有些欣喜地望着她,脸上满满的都是开心的微笑,也只有对她,他才能如此般不一样。
便是几步上前拉住她,宠溺地摸着她的头。
“走吧,我们回家了。”
她沒说话,只是笑着点头,任由他牵着自己,其实她真是打算不来的,可他摔门出去的时候,她看着一地的花瓣,询问自己是不是有过点头了,自从结婚后,他从来都是不断地包容自己的,偶尔有争吵,也断不会像今天这般,而且自己方才那话似乎是真的过头了……
如此思前想后的,她还是来了,结果竟碰上了这出好戏,她其实一直知道外面那些断断续续的流言蜚语,她也知道他压下了很多东西,从来不会让她听到任何一丁点不好的,这些她都知道的,可直到今天亲耳听到,她还是被小小的震撼了,这个男人真的是用尽全力去护她周全呢。
回到家,刚关上门,苏沫整个人便主动贴上了他,他先是微微一愣,随即便是热情的回应着,热烈的深吻令她着实招架不住了。
“先洗澡好么。”
她的声音中夹杂着几分求饶,可他哪等得了啊,低头捧起她的脸发狠地吻着,一下一下的都快将她淹没了,最后自然是折磨了一宿,澡也没洗成。
天空微微泛白了,她趴在他身上,他仍旧一副不可餍足的模样,滚烫的手还抚在她的腰肢上,她都生了孩子了,皮肤仍然如此光滑,连一点妊辰纹都没有,着实令他爱不释手呢。
“万俟宇修,谢谢你。”
她又对他说谢谢两个字了,上一次听还是一年前呢。
“谢我什么,嗯?”
他一时兴起,开囗来的声音一个字比一个字更富有磁性。
“就谢你啊……”
说实在的,她要谢他的东西还真是有点多,尤其在她生了万俟慕苏之后坐月子那段时间,因为双方都没有父母可以帮衬,所以一点一点都要由万俟宇修亲自照顾,他一个大男人,要学着为她清理一些污秽的东西,要学着如何抱这软绵绵的婴儿,要学着怎么给孩子换尿布湿,与此同时还要照顾她的情绪,为她做饭洗衣,最后还要忙他自己工作上的事情,而他真真是没有一句怨言,做任何事情都要先考虑到她,甚至从来没有对她说过一句重话,就凭着这些,她觉得自己欠他的,何止是一句谢谢呢。
只是这些话语太过实诚,倒显得有些矫情了。
他自然是看透了她那点小心思,她嘴上不说,他心里却是开心得很。
“傻子,你可是我笃定要过一辈子的人。”
她咧嘴一笑,撑起身给了他一个吻。
“老婆。”
爛電腦之網遊
“嗯?”
“我已经想好女儿的名字了。”
“哈?”
“就叫万俟慕沫。”
“……可我不想生了。”
“喔,没事,都随你。”
“万一是个儿子呢。”
“送给赖颖雅或者艾斯吧,她们两个都嫌得无聊,反正我不要儿子了。”
“……”
“不然把万俟慕苏那臭小子也送了吧,让她们两一人养一个,挺好。”
“你还想干嘛?”
“嗯……我还想和你好好过完一辈子。”
“好,一辈子。”
全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