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mpsq好看的都市异能 穿越從武當開始 txt-第三十五章.南詔人心-33n31

穿越從武當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武當開始
唐钰小宝的到来,也给众人带来了南诏的情况,让众人了解到了南诏最新的近况。
“公主,如今南诏之中的内乱,已经发展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白喵(苗)与黑喵之间互相敌对,就连义父与巫王都已经压制不住…”
“南诏的形式岌岌可危,急需公主回国,安抚臣民,平息内乱。”
而事实上,南诏之中的情况,远比唐钰小宝所说的还要更加复杂,内乱也更加的严重。
明明拜月教主已经退场,连同他手下的拜月教,也被他亲自所解散了,但实际上南诏中的内乱,却根本没有半分的平缓,反而更有种越演越烈之感。
而值此之际,此前那些希望迎回灵儿救场之人,却是反倒不希望灵儿回来了。
甚至就连唐钰小宝背后所代表的石长老,实际上也是因为出于对他们一方的考虑,才会特意派出唐钰小宝来,想要接回灵儿,以达到他的某些考虑和需要。
末世降臨者 半只青蛙
而灵儿的生父,那位南诏名义上的主人巫王,反倒不愿看到灵儿的归来。
因为灵儿乃是女娲后人,在他们南诏之中的信仰之中,女娲娘娘便是至高的存在,灵儿的归来,绝对会让他的王权受到极大的动摇。
当年拜月教主恶意污蔑灵儿的生母青儿为蛇妖,将她标榜成冒充女娲后人的妖女之时,巫王便没有为其做过任何澄清与声名,眼睁睁的看着青儿在南诏子民们眼中变成了冒充女娲后人的祸国妖女。
他的解释是,拜月教的势力太大,而且拜月教主的威信也太高了,连他当时都受了蒙蔽,相信了拜月教主的鬼话。
但实际上,真相究竟如何,却是有些耐人寻味…如果不是此前拜月教主的权势已经达到了一手遮天的程度,整个南诏都几乎已经不受巫王掌控了的话,他恐怕也不会想到要找回灵儿这位女儿。
而如今ꓹ 拜月教主已经退场,拜月教也成为了历史ꓹ 南诏的权利已经再次回到了他的手中,虽说南诏如今的形式一片混乱,但他却是已经不想再让灵儿归来了。
诚然ꓹ 如果灵儿回到南诏,再向南诏的子民们宣布她女娲后人的身份ꓹ 南诏之中的内乱应该不难被化解。
但是到时候,南诏子民们是认灵儿这个女娲后人ꓹ 还是认他这个巫王ꓹ 可就难说了..而巫王显然还不想退位,也不可能放弃这好不容易才重新归回手中的权利。
他觉得如今拜月教已经解散,南诏中剩下的那些问题,都不过只是癣疥之疾罢了,他早晚能够解决掉的。
而南诏中的那些野心之辈们,显然也是这样想的,死死压在他们头上的拜月教消散之后ꓹ 权利终于重新归还到了他们的手中,他们又怎会愿意再次拱手送出?
而相比起无能的巫王ꓹ 他们更不愿意见到灵儿的归来ꓹ 所以此前灵儿他们会遭到的伏击ꓹ 也就不足为奇了。
这些深层次的东西ꓹ 或许李逍遥与灵儿他们如今的阅历还看不出来,但陆植却是一眼便能看得通透。
不过他也并未说什么ꓹ 毕竟以灵儿的性子ꓹ 就算知道了这些ꓹ 为了那些南诏子民,她也会义无反顾的返回南诏去的。
事实也是如此ꓹ 灵儿在听到唐钰小宝说起南诏子民们的困境之后,当即便表示,她一定会回到南诏,拯救她的子民们。
第二天,一行人便启程返回了南诏。
南诏。
早安,總統大人!
拜月教主站在半山腰上,看着灵儿等人回到了王宫,有些不解的问道。
“为什么?为什么她还是选择回到了南诏?明明我都已经让她看到了南诏之中的黑暗与危险,为什么她还要回来?”
陆植说道:“或许,你不解的,正是你所要寻求的答案呢?”
拜月教主摇了摇头:“不是。”
“不是吗?”
“不是!”
陆植笑了笑,说道:“那你便继续看着便好,我相信,终有一天你会从她们的身上,看到你一直追寻却不可得的东西的。”
拜月教主神色漠然的看着下方灵儿等人身影:“我拭目以待。”
“不过有一点,贫道得提醒你,不要对她们下手,就这样看着便好,不然的话,贫道不会坐视不管的。”
腹黑總裁,情難自控
拜月教主转头看向陆植,脸上露出了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
“陆道长还在担心我会害他们吗?我如今一身修为都已经被陆道长所封禁了,就是个普通人,又哪还有那个能力去害人?”
“贫道可不觉得,教主是普通人,毕竟就算教主已经隐身幕后,可南诏如今还不是变成这样了吗?”
拜月教主摇头:“若我说,我根本就没有做过任何事,是那些人自己变成了他们当初口中抨击咒骂的祸国殃民之辈,陆道长你信吗?”
陆植深深的看了拜月教主一眼:“贫道相信教主所言,但是贫道也知晓教主的能力。”
空寂天下 紫宵靈龍
南诏如今的内乱,是那些人自己为了争权夺利所引起的,陆植相信,但是若是这其中没有拜月教主他的谋算的话,陆植也绝不会信。
拜月教主的强大,可从来都不是因为他的术法,这是个绝顶聪明之人,就算陆植封禁了他的修为,若是他想对付李逍遥等人的话,李逍遥他们也绝对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别看拜月教主如今修为尽失,连手下的拜月教都已经解散了,但绝对还有很大的保留。
毕竟若是他真的已经变成了一个一无所有的普通人的话,巫王,石长老等人,又怎么可能放过他,他又怎么可能还站在这里,好生生的与陆植交谈?
顿了顿后,拜月教主又说道:“陆道长,你觉得,灵儿公主她们,此番回到南诏,便能够解决掉南诏的顽疾吗?”
“教主此言,是不看好吗?”
拜月教主点头:“没错,南诏的顽疾,在于人心,若是先前我不解散拜月教的话,说不定他们还能够联合团结起来,一同来对抗我,维持住一个虚假的和平。”
“但是此刻,那些人却是绝无可能互相理解,因为最后的胜利者,永远都只能有一个,而不管是谁,都不可能让灵儿公主成为那最后的胜利者。”
皇後你又開掛了 銀子
“教主何出此言。”陆植问道。
拜月教主幽幽的说道:“因为这就是人心啊…”
“当年我陷害巫后,破除掉了她身上的神女光环,从那时起,我便已经看到了南诏的人心。”
“对于他们来说,女娲后人,乃至是那些他们所崇拜敬仰的神,其实都只是假的,所有人,都只在乎自己的私心。”
“当年我能将巫后变成妖女,如今,他们也自然能够让灵儿变成祸国的妖女,而那些南诏的子民们,也会如同当年那般,对灵儿公主喊打喊杀,这是必定的,因为这就是南诏得人心。”
陆植说道:“教主你之目光,为何只能看到这些丑恶?”
“你既想要看到鲜花满地,却又为何行杀戮手段,你引动民众,制造乱象,所能看到的,自然只有丑恶,毕竟这世上,最不能试探的,便是人心。”
拜月教主垂下眼睑:“永远不要去试探人性吗?但是若不能于劫难和丑恶之中,看到鲜花,那虚假的繁荣与和平,终归也是假的。”
夢境邊緣
趙四第一部浮生盡 趙敏irst
陆植皱眉,他却是理解不了拜月教主的想法,明明以他的学识与见识,这些东西他不可能不清楚,可他却仍旧执迷于此。
陆植摇了摇头,说道:“也罢,教主便看着便好,贫道相信他们。”
“希望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