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ik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特拉福買傢俱樂部 ptt-第五十九章 異端兒-vwbsg

特拉福買傢俱樂部
小說推薦特拉福買傢俱樂部
双手有些不自然地轻拉着裙子的裙摆,【少女】低着头,缓慢而又不安地行走在了校园之中——与伊莎贝尔导师并肩。
不应该又跑回去房间的,明明知道一旦回去了,就没有拒绝的理由。
【少女】此时的心情异常的复杂。
“只是这种程度就走不动了的话,接下来可能会很困难哦?”
伊莎贝尔导师的声音忽然在【少女】的耳边响起,【少女】甚至感觉到了耳垂轻轻咬了一下,触电般让头皮发麻的感觉,正在飞快地抽干【少女】的力气。
“直到傍晚之前,你的任务就是以现在的姿态,一直在学院的范围活动。”伊莎贝尔导师眯着眼笑道:“不许故意躲起来,要光明正大地行走。而且,不能让人怀疑。否则,名声变坏的人,是你自己哦,明白了吗……达修。”
“知…知道了。”
回答,仿佛已经用尽了【少女】所剩无几的气力……【少女】近乎绝望似的,无助地看着这位伊莎贝尔导师悄然离去。
【少女】……达修此时举目,看着自己的四周。
或许应该庆幸,因为花车巡游的关系,大部分的学生都暂时外出。此时的【自由之都学园】,显得异常的冷清。
女装的少女此时深呼吸了一口气,平复着自己的情绪。
不能故意躲起来,那么就只能却一些平时就很少学生活动的区域了——平常就已经很少学生活动的地方,今日人自然更少了。
这可不算是故意躲藏起来。
女装的少年飞快地想到——他已经想到了一个适合的地方。
……
……
……
惡魔少女在身邊 大腳片子
……
就像是【蔷薇公馆】这种拥有老旧历史的建筑一样,【自由之城】的都市化程度虽然很高,但依然还保留着一些老旧的建筑。
【自由之城】没有富人区,贫民区之分。
但是有新城区,旧城区的划分——与花车巡游路线之中的新城区相比,此时的旧城区要显得冷清许多。
大家都去看热闹了,毕竟是难得的盛事。
在一座三层的小楼的阁楼处,一双小眼睛此时正贴在了玻璃上,看着下面的街道……小眼睛无时无刻都透露着想要外出的期盼。
忽然,一道小小的身影进入了这双小眼睛的视线之内。
“可莉回来啦!”
小眼睛的主人此时蹬一下就跳了起来,急忙忙地从阁楼跑了下去。
这是一个大家庭……大家,都是失去了亲人的孩子,然后被收养在了这个地方——孩子们平日一般是不允许外出的。
负责管理这个大家庭的赛莉恩修女可是一位十分严厉的长辈,不听话的孩子,要被关起来的。
很快,小眼睛的主人就来到了屋子的后门处ꓹ 趁着无人注意的时候,小眼睛的主人飞快地踮起了脚来ꓹ 扭开了门锁。
然后很快,一道小小的身影就从打开了的门处闪身跑了进来。
“迪奥娜!”
“可莉!你怎么现在才回来!赛莉恩修女来找了几次,我都是你肚子不舒服ꓹ 在洗手间哦!找到吃的了吗?”
“没有……对不起。”
两个小女孩,很快就商量着等下如何应付严厉的赛莉恩修女的事情。但是幸运女神显然没有眷顾这两位小女孩。
在她们转身的瞬间ꓹ 走廊的尽头处,赫然已经有人在等待着她们。
“赛莉恩修、修女……”名为可莉的小女孩一下子就低下了头去ꓹ 抓紧脑袋上的帽子ꓹ 想要遮住自己似的。
至于另外一位小女孩迪奥娜,此时则是不知所措的愣在了原地。
除了必要的严厉之外,赛莉恩修女其实是一名相当精致的女性,而且黑色的长袍下,还有这傲然的身材。
最難舍棄帝王寵
胸前佩带着的十字架项链正在摇摆——此时的赛莉恩修女,正面无表情地朝着两小女孩走来。
素質修仙
“我说过。”修女的声音相当的平静,“没有我的允许ꓹ 不能私自离开这栋房子……所以,这次谁是主谋ꓹ 谁是从犯?”
“是我!”
可莉与迪奥娜对视了一眼ꓹ 二人几乎异口同声地说道。
“那就视为是共同作案了。”赛莉恩修女直接一手一个ꓹ 抓住两孩子的后衣领ꓹ 把人给提了起来,“秩序ꓹ 任何事情都需要秩序ꓹ 你们破坏了这里的秩序。不管以什么样的理由ꓹ 也要为破坏秩序的过错而负责。”
她们不敢反抗,心中只是希望这次关起来的时间不要太长。
但就在此时ꓹ 敲门的声音响起。
可莉下意识地抬头,看到了赛莉恩修女眉宇间的一抹戒备之色……修女很快就将她们给放了下来,并且示意两孩子躲到她的身后去。
敲响的同样是屋子的后门——历来,很少会有人敲响这屋子的大门,更加不要说是后门。
“是谁?”
修女没有选择开门,而是直接隔着门扉就询问了起来。
“请问可莉小姐在这里吗,她在路上遗落了一些东西,我们给送回来了。”
听着门外的应答身,赛莉恩修女先是一怔,旋即目光凌厉地看着躲在自己身后的可莉……小女孩可莉此时却张了张口。
她认出来门外那说话的声音的主人是谁了!
那个在巷子里面吓了自己一跳的大哥哥……他怎么会来到这里的?
……
开门的瞬间,赛莉恩修女看见了一对男女,都是那种特别干净的人,她皱了皱眉头:“你们说,可莉在外边遗漏了东西?”
“就是这些了。”年轻人…洛老板此时微微一笑,“一些食物。”
“面包!”
躲在了赛莉恩修女身后的迪奥娜,此时飞快地叫了一声——她已经嗅到了面包传出来的香气了。
她几乎要流口水了,手指轻轻地放到了嘴唇处。
可莉则是碰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般,此时不禁瑟瑟发抖了起来。
果不其然,赛莉恩修女并没有接过袋子,反而收皱了皱眉头道:“虽然很感激你们将东西送回来,但据我了解,可莉应该没有能力支付这些食物。”
洛老板此时若有所指似的道:“修女小姐,你刚才说,没有能力支付吗。”
赛莉恩修女神色自若道:“可莉还没有到祈祷的年纪,还没有学习正式的祈祷……没有能力支付,很奇怪吗。”
“这是面包店的老板送给她的。”洛老板却随意一笑道:“大概因为这是卖不出去的打折商品的缘故。”
赛莉恩修女看向了可莉,沉吟着道:“是不是正如这位先生所说的那样?可莉,回答我。”
“是…是的。”小女孩可莉不敢看着修女,低着头吱唔回应。
赛莉恩修女则是缓缓地吁了口气,她再次看向了洛老板,正色道:“先生,再次感谢你将东西送来……毫无疑问,我们会需要这些物资。但这里,不应该存在谎言。”
“谎言?”洛老板却摇摇头道:“我想,如果是谎言的话,面包铺的老板,是不会看着这个袋子被装满而什么也不做的……我们应该要相信成年人的观察力。”
赛莉恩修女沉默不语。
类似的事情并不是没有发生过……可莉已经不止一次带回来食物了,而且每次都是面包,味道一样的面包,显然是出自同一个地方。
她不希望这是盗窃,但除了盗窃之外,她已经想不出别的可能——然而,正如这个年轻人所说的那样,如果不是默许的话,也太小看了成年人的观察力了。
“你们,先请进吧。”赛莉恩修女叹了口气说道。
……
……
妖靈都市 蒼寂
内外是一致的,房子的外墙有多破旧,屋子里面就有多相称……在屋子简陋的大厅里,赛莉恩修女倒来了两杯招待用的清水。
客厅外的门口处,除了可莉以及迪奥娜之外,另外还有好几张稚嫩的面孔……他们一同躲在墙后,探出头来,睁眼打量。
赛莉恩修女则是直接一瞪眼睛,然后将大门关紧,让一众的孩子受惊似的……但他们没有散开,而是聚在了门外的走廊上,议论纷纷。
赛莉恩修女摇摇头,看着进门的洛老板与女仆小姐,苦笑道:“失礼了。”
“这是一所福利机构?”洛老板却随意问道。
赛莉恩修女点了点头。
洛老板却好奇问道:“既然是福利机构,为什么只是在后门处立了一个不起眼的牌子。”
赛莉恩修女坐了下来,看似无奈般道:“因为至今也还没有将允许经营的场地证明办下来……没有官方允许的话,大概是不行的吧?”
“也不好向社会募捐吗。”
瘋狂修復
赛莉恩修女微微点头。
洛老板道:“【自由之城】应该有足够多的福利机构,可以接纳这些孩子……这样的坚持,不觉得很奇怪吗。”
赛莉恩修女沉默不语,甚至此时看着洛老板与女仆小姐的目光,仿佛带上了一丝不怀好意与……决断。
影淩亂 影淩亂
“那是因为,这些孩子有着不能在官方登记的理由。”
客厅内,响起了这样回答的声音——但回答的人,并不是赛莉恩修女。
声音的来源,是客厅的窗口处……只见一道人影,此时摁住了窗台,翻身跃了进来——但却勾到了木条。
原本应该是很帅气的登场,瞬间就便成了扑街。
赛莉恩修女急忙忙地跑了过去,将扑街的家伙给扶了起来,关切地问道:“阿萨谢斯先生!你怎样了!我都说了让你下次不要翻窗的,你每次都要扑到!”
“……”
我,阿萨谢斯,【自由之都学园】曾经最负盛名的美男子之一,就要面子的啦?!
……
……
“你们…好像不是很意外出现的人是我?”
赛莉恩修女扶着,来到了桌子旁的阿萨谢斯先生,此时捏住了自己的鼻子轻轻揉着。
洛老板此时随意一笑道:“大概是因为这几日碰到了很多离奇的事情,意外心稍稍有些适应了目前的状况。”
阿萨谢斯先生苦笑了声,“我觉得是因为,没有什么事情能够让你正在惊讶的关系。”
“你们…认识?”赛莉恩修女此时不禁张了张口。
“这两位是我公馆的住客。”阿萨谢斯先生直接说道:“让我来招呼他们吧……赛莉恩,你去照顾孩子们,我刚也拿了些食材过来,放在了窗口外边。”
“好的。”稍微迟疑了翻,赛莉恩修女很快答应了下来。
……
重新坐下之后,洛老板也说明了一下之所以回来到这里的原因。
“都怪我。”阿萨谢斯先生摇摇头道:“这几天被耽搁了,许久没有送食物过来……不然,可莉也不会溜出去的,还好没出什么乱子。”
“阿萨谢斯先生一直都有接济这家福利机构?”洛老板好奇问道。
只见阿萨谢斯先生此时正色道:“自我介绍一下,我除了是【蔷薇公馆】的老板之外,也是这家非正式的福利机构的院长。”
女仆小姐此时淡然道:“既然院长是阿萨谢斯先生,那么以你与几位【自由之都】大人物的关系,应该不难拿下一个经营许可吧。”
阿萨谢斯先生摇摇头道:“这事不能找杜兰德的,那家伙太正直了……而且,就算是当校园长的那个家伙,也不好出面。”
“因为这些孩子?”洛老板接话道。
阿萨谢斯先生点点头道:“这些孩子,在外边,恐怕都是能被称为异端儿的孩子。他们天生就无法开启天命系统,未来更加无法祈祷。对于异端儿的态度,七都基本上都是统一的……大概,只有【自由之城】会稍微宽松一些,但也好不到哪里去。”
“阿萨谢斯先生,一直都在收留这些孩子。”洛老板此时想了想道:“就不怕会牵连自己吗。”
阿萨谢斯淡然一笑道:“怎么说呢,虽然有些不要脸,但好歹也算是顶着一个【圣人之父】后代的头衔,想来治安厅的大老爷们,不会真的将我送上火刑架的吧。”
“圣人估计也没想过会给予这样的特权。”女仆小姐冷不丁说道。
阿萨谢斯苦笑了声,“倒地有没有这样的特权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哪怕是圣人,也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些还没有真正地看过这个世界的孩子们,平白无故地受到净化。如果只是因为天生就无法开启天命系统,就被定义成为异端儿的话,这样的信仰我实在是无法认同。”
女仆小姐淡然道:“这是圣人定下的规矩,阿萨谢斯先生,看起来是打算向圣规挑战呢。”
“挑战吗?”
阿萨谢斯迎上了这位优夜小姐的目光。
他依然还是很害怕这位优夜小姐那种严厉的目光,内心甚至不禁颤了颤……他目光似有些茫然,但很快却又清醒了过来。
阿萨谢斯摇摇头道:“没有什么是不可以挑战的,自由之心不应该受到束缚,尤其是错乱的狂风,更加应该将它停止。”
“所以,你认为圣规是错的?”女仆小姐面无表情问道。
“是得。”这次阿萨谢斯先生没有丝毫的迟疑,直接应了声。
然后……
村花的北宋市井生活
——玛呀,这位优夜小姐的眼神好恐怖,吓死个人啦……
阿萨谢斯先生,其实内心慌得一笔。
“这种圣规,或许从订立开始,就在等待挑战它的人出现。”
但让阿萨谢斯意外的是,优夜小姐最后却说了这样的一句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