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eic人氣玄幻小說 銀龍的黑科技-第五百三十七章 坎革維安:我真不是故意的啊!分享-iz1hq

銀龍的黑科技
小說推薦銀龍的黑科技
同一时间,科曼索大森林,米斯卓诺王庭废墟深处。
黑龙王子坎革维安正蜷缩在某座魔法塔最高层的角落里,两只眼睛望着那颗位于法阵中心正散发着阵阵微光的魔法石,满脸的纠结。
APP大師
因为某种程度上,他其实已经算是完成了那头银龙交给我他的任务,即:
探查出此次恶魔之潮的源头与起因。
億萬小老婆
喏,不就是眼前这群卓尔干的好事儿嘛!
连关键道具他都几乎已经确认了。
眼前这个受控于卓尔的法阵与远处不停有大群恶魔冒出的位面传送阵大有关联。
而且听这些卓尔的交谈,她们居然似乎还勉强算是自己的‘好邻居’,她们都来自北地的至高森林一带地下的幽暗地域。
以他的猜想,只要偷走那颗魔法石,那道宛如裂缝般难看的传送门多半会就此关闭。
但问题是,如果他敢这么众目睽睽之下拿走那玩意儿,哪怕他有着容易被人忽视的天赋和从基克老师那儿学来的潜行技巧,也不可能不被这群卓尔发现啊。
他可不想再次落到这群卓尔的手中啊!
七十年前他为了母亲交给他的探查任务伪装潜入格尔索恩城时的惨痛遭遇至今历历在目。
那简直就是一场恶梦。
鬥魂破天 伍家大少
可是以他对那头银龙的了解,若是就这么如实禀告上去,对方八成会责问他为什么不干点龙事儿!
既然发现了问题的根源,为什么不尝试着解决掉问题呢!
干!
‘啊,看来得想想怎么编出一个提比利乌斯不会拆穿的故事,然后将这里的发现委婉的透露给他,又不会让他因此责难我。
‘嗯…我坎革维安真是个天才。
‘都是妈妈教导的好呀!’
黑龙王子微微眯起眼,陶醉在自己的自夸中。
可就在他准备带着情报原路返回时,却是陡然听到了一声源自精灵的战吼:
流浪在影視世界
“为了米斯卓诺的荣耀!
“先祖的英灵们啊!请助我一臂之力!
“荡涤这里的邪恶与污秽吧!”
然后基克的眼瞳就猛地一缩,然后他就自窗口看到的无数淡淡的精灵身影,在一名女性精灵战士的率领下,自失音谷方向,向着这里冲锋而来。
他当即就有种见鬼的感觉。
大宋足球皇帝 老臘肉
不过此刻有这种感觉的可不止是他,这群卓尔才是真觉得见亡灵了。
“是那只风语者统帅,奥利安娜!”
“没想到,失音谷还有这么一只隐藏的力量。”
“不过没关系,如果是我们冒然对上,可能还真会造成不小的损失,但恶魔们,可是对付亡灵的行家。
“他们生前都是一群战败者,死后一群阴魂不散的亡灵,又能改变的了什么。
“他们打不过来的。”
眼看着一群原本看守魔法阵的卓尔全因为突然出现的精灵英灵大军看热闹去了…
坎革维安陡然意识到:
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于是脑子才刚意识到,身体就已经窜了过去。
就像当年他在耐瑟魔法船中,硬是从一群传奇眼皮子底下将密瑟能核盗走一样。
纯粹是‘盗贼的本能’…
以至于当他捧着这玩意儿时脑子里的思维进程才想到:
救個美女當老婆 木鴿
‘我特么没事儿偷这玩意儿做什么啊!’
当他嘴角抽搐的面对一群卓尔如狼似虎欲要择人而噬的目光聚焦时,当场就有种要尿的感觉ꓹ 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道:
“我要说…我不是故意的…能不能放过我…”
塔外一道扭曲的空间波动携着无数恶魔的哀嚎猛地爆发而来,整个魔法塔当即就如同狂风暴雨中的稻草一样飘摇。
“杀了他!!!”随着卓尔那几欲抓狂的呐喊。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坎革维安几乎是哭着开始了自己的又一次大逃杀之旅。
……
失音谷与米斯卓诺交界的地带。
奥利安娜脸苍白的几乎和身旁的无数英灵一样。
从她三天前逃入失音谷时ꓹ 她就已经知道科曼索的再次失陷不可避免。
傾世狂妃不好惹
可当她发现这群守护在古老墓地的英灵后,又不可避免的升起了一缕希望。
也许这群先祖英灵,能够掩护她向米斯卓诺发起冲锋ꓹ 关闭深渊之门呢。
但正如那群卓尔所说的那样,恶魔也许其他不是很擅长ꓹ 但对付起‘亡灵’来,却已经是近乎本能的技艺。
眼看着身旁的英灵在恶魔的类法术下一个个消散ꓹ 奥利安娜绝望了。
她觉得自己是一个罪人ꓹ 不但没有守护好自己的家园、守护好两个妹妹,守护好自己的下属。
如今,就连这片安息之力,她都无力守护。
可就在她以为一切都将就此沉寂时,远方那宛如位面之疮的深渊之门却是毫无征兆的扭曲起来,然后猛地爆炸开来。
‘这一定是先祖的庇佑!’也不知道黑龙王子听到这句心声会作何感想。
奥利安娜的心中才刚升起难以置信的狂喜,就被猛地掀来的飓风吹飞出去ꓹ 朝着谷地的河流坠落下去。
巨大的落差让她直接晕厥了过去,就此失去了意识。
……
如果说李维将那头巴洛炎魔瞬杀的一幕还只是让阿尔泰斯由衷发出赞叹的话ꓹ 那么当豺狼人大统领霍兹领着八百铁骑与两百台钢铁魔像朝着恶魔大军俯冲而下宛如收割庄稼般的屠杀画面ꓹ 则是让心神震撼ꓹ 甚至有种莫名的恐惧。
因为如果只看传奇个人武力ꓹ 那位辉耀之龙的强大,还在他能够理解的范畴。
像他们科米尔就不缺这样强大的存在ꓹ 他的两位老师虽然做不到对巴洛炎魔这么霸道的瞬杀ꓹ 却可以靠着智慧与层出不穷的法术一步步致胜。
但如此强大的骑兵与钢铁魔像军团ꓹ 就更像是超出了这个时代的产物。
他们坐下类似战车的钢铁坐骑不但速度极快,身披钢甲ꓹ 车头更是加装了宛如犀牛一样的锋利撞角。
它们完全无惧恶魔的爪牙与挥砍,那么想必面对骑兵克星的长矛阵也完全能够无视。
两只轮胎两侧,更是丧心病狂的加装了两只飞旋的锋刃。
于是沿途所过,恶魔就跟田里的麦子似的被绞成两半。
在不遇到类似剔骨魔和狂战魔这样强力恶魔的情况下,基本都是一路屠杀。
而即便被狂战魔用蛮力阻截下来,这些从战车上跌出的钢铁战士也展现出了至少高阶战士以上的战力,在恶魔的重重包围之下依旧能够游刃余的挥舞着那不停转动的链锯剑收割着生命。
剑刃所过,血肉齐飞。
毫无疑问,这是…精锐中的精锐!
阿尔泰斯自然不知道这群身披战甲的狼骑兵们,都是霜狼战帅霍兹·黎曼鲁斯在他日渐壮大的豺狼人族群中,用最原始最野蛮的决斗方式选召出的冠军勇士。
在那位传奇战狼的眼中,只有最精锐最忠心最无畏的族中勇士,才有资格荣耀的护卫在伟大的提比利乌斯冕下左右。
霍兹这群钢铁狼骑兵在阿尔泰斯和希尔瓦菈斯率领的紫龙位与风语者的接应下,很快就夺回了外墙的控制权。
而后续的魔像则分出了一批,以自身的钢铁之躯为墙,阻住了原本的正城门缺口。
其他的则纷纷顺着石阶登上了外墙,将背负在身后的弹药集装箱咚咚咚的卸在了地面上,然后径直将盖板掀开,露出内里一根根散发着法术荧光的‘法卷弹链’。
萨博特机关发射器一旦打空,就直接切换弹链。
于是足以让任何一位精于成本计算的领主都会心头淌血的、波澜壮阔的覆盖式轰炸,第一次正式投入在了主物质位面的战场上,呈现在了土著民众的面前。
看着城墙外原本密密麻麻的恶魔之潮眨眼间变成沸腾翻滚的血肉炼狱…
阿尔泰斯和希尔瓦菈斯再次为之失神…
他们自然不知道什么叫做降维打击。
傾城名妃
在蓝星曾有个流行的说法:
工业时代的机械对于农业时代的手工作坊,就是降维打击。
工业时代各种溢出式的军事火力对于中世纪的骑砍时代而言,同样是降维打击。
钢铁洪流之中,片甲不留!
轰鸣的炮火下,众生平等!
口径之间,即是正义!
射程之内,皆为真理!
这,就是如今在泽兰迪亚逐渐抬头的鹰派主义。
甚至有些极端狂热如菲舍那样的法职者们想要成立一个‘多炮塔神教’,看看能不能催生出一个‘炮神’之类的神祇信仰基础。
然后这群家伙就被李维直接让霍兹通通抓起来面壁去了。
‘幸好…他们不是科米尔的敌人。
‘幸好…泽兰迪亚和科米尔相距甚远。’
这是令阿尔泰斯唯一庆幸的事情,也终于明白为什么盛极一时的路斯坎,为什么会败于北地联军之手。
而希尔瓦菈斯的想法则更加简单:
他们高等精灵的时代,终究一去不复返了。
人类本就有崛起的迹象。
而如今,看着这位辉耀之龙的强盛,难道巨龙也有重归文明中心的可能?
不过看其对爱尔琳妮的态度,似乎对半精灵并没有任何歧视。
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对他们精灵…抱有偏见。
毕竟在并不算太遥远的过去,巨龙们,正是被他们这些高等精灵用龙狂迷锁赶出历史舞台的。
也就在提凡顿城被迅速收复后,好不容易缓过来的李维这才来到了他们面前。
一番致谢与寒暄过后,李维问起了此行的目的与关键,那群难民如何了。
阿尔泰斯当即回答道:
“所有难民都已经按照易勒温阁下的建议,提前开始自山道有序的自风暴号角山脉撤离。”
“很好。”
李维点了点头道:
“那么从即刻起,这里的防御,就交给我们吧。”
“可是…”阿尔泰斯当即有些疑惑了起来。
这个世界虽然没有‘礼下于人,必有所求’这句话,但身为一名王子,自然也知道世界不会出现天上掉馅饼的事情。
李维自然知道对方担心什么,抬了抬手道:
“先不用急着谢我,我们只会在这里坚守六小时,六个小时候就会撤走,因为我们携带的弹药亮也只够坚守这么久,剩下的,还得靠你们自己。另外,此次驰援科米尔,自然也是有相应条件的。”
“不知是什么条件?只要是我阿尔泰斯力所能及的事项,我定当全力向我父争取。”
这位科米尔王子也不失为一位合格的继承者,表面上一脸得诚恳,却什么都没有保证。
“这种事情,不如战后再由我与你父亲亲自面谈吧。”李维自然也没奢望一次搞定。
阿尔泰斯当即露出讪讪之色。
可就在他们这群伤员准备撤军,掩护难民行军暴风号角山脉时,地平线的森林尽头却是突然爆发一阵肉眼可见的空间波动…
深渊之门…炸了…
于是原本就在提凡顿城前遭遇狂轰滥炸的恶魔们…竟是如潮水般溃散四逃了。
然后城头上的李维也傻眼了…
末日之神速大師
自己特么才刚来,这恶魔就自己玩脱了?
这让他后续拿啥去跟科米尔王国谈判啊!
PS:不知不觉又逼近凌晨了…蛋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