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ctt6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午夜直播間 ptt-0218章 奇怪白西裝閲讀-nsyvb

我的午夜直播間
小說推薦我的午夜直播間
有恶灵按捺不住是好事,最起码左思现在可以把目标暂时锁定在那几个白衣人身上,能有所防备。
左思回到连体人对面那排座椅坐下,打算看看水友们有没有,找到关于这辆公交车的线索。
拿出银色手机,左思打开了后台私信,这一看不要紧,竟然足足有几百条……
全都是关于十路公交车的事故新闻。
不过,大部分都不是位于青水市的十路公交,全国这么大,十路公交可不在少数,可以想象,水友发来的信息有多杂乱。
就这么找还不知道要浪费多长时间,左思给瘦弱老虎发了条私信,询问他,是否知道青水市的鬼公交。
瘦弱老虎几乎秒回,但可惜的是,他并没有听说过,有关于鬼公交的都市怪谈。
左思直接把所有的私信,全都转发给了瘦弱老虎,让他将这些新闻排查一遍,将不属于青水市的新闻全都剔除掉。
交代完这些,左思将银色手机装进了口袋。
之前任务中碰到的恶灵,都会主动对左思下手,只是时间有早有晚而已。
只要按照日常任务的进程走,那些必须要杀的恶灵,肯定会主动现身。
左思之所以让水友帮忙找新闻,最主要的,还是想通过一些线索,提前知道恶灵是谁,从而做好准备。
轰隆!
闪电划过夜空,左思忽然在连体人的两个头颅中间看到了一个女人的苍白面孔!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左思瞬间提高警惕。
但在闪电过后,那女人的面孔又消失了。
刚才肯定不是幻觉。
風之流雲
左思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但这两个连体人的头颅中间怎么会出现第三个头颅?
仔细回想刚才的画面……
似乎,那个女人的头颅,是在窗户外面?
“难道有其他的鬼怪在跟踪这辆车?”
左思缓缓起身,向前门走去,这才发现刚才被他踹烂的门已经恢复了原样。
妖孽王爺:獨寵小萌妃
他贴在门上,透过窗户,向外面张望着,企图寻找刚才那个女人的影子。
突然!又是一道闪电划过。
那张苍白的女人面孔,霎时间出现在窗户外面,与左思面对面对视着。
左思被吓了一跳,一屁股坐在了身后的台阶上。
“叮咚!化纤厂路到了,请带好您的随身物品,从后门下车,下车请走好,上车请投币。”
车门缓缓打开,站牌下,出现了一个身穿白西装的男人。
左思站起身,挡在门前。
啪叽,啪叽。
白西装脚下的皮鞋踩踏着地面,缓步来到左思身边,二人距离只有一拳而已。
傻瓜伊萬 [俄]列夫·托爾斯泰
这时,左思才注意到,这白西装的背上,还背着一个身穿黑衣的女人。
“哎!”白西装没有说话,叹了口气。
黑衣女人缓缓抬头,用无比恶毒的眼神瞪着左思。
被她这么一盯,左思瞬间感觉浑身发冷,汗毛都竖起来。
这是身体本能的恐惧。
左思在这个黑衣女人身上,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
心里似乎有个声音正在警告左思,再不让路,绝对会被这个黑衣女人杀死。
左思没有冒险再做阻拦,缓缓退回车厢。
白西装就此踏步上车。
“车辆起步,请坐稳扶好……下一站丁家庄东。”
语音播报后,车厢内瞬间安静,就连小女孩的笑声都消失了。
车内的光线要比外面好许多,左思此时已经认出,刚才在窗外与自己对望的,就是这个白西装背上的黑衣女人。
“哎!”白西装抄着口袋向车厢后走去,他并没有主动去背黑衣女人。
是黑衣女人环抱住了他的脖子,吊在他的后背上。
白西装每走一步,黑衣女人的身体都会跟着左右摇晃。
整个车厢内,几乎所有的乘客都在这时,整襟危坐,连刚才闭眼睡觉的人都醒了过来。
我的野蠻女老板 夏雨陽
小女孩更是收起了手机,立定站好。
吸血鬼伯爵:驚情四百年
“哎!”白西装不断叹气,似乎碰到了一件,非常头疼的事。
他坐在了最后排的中间位置,黑衣女人以一个奇怪的姿势环抱着他的脖子,斜躺在旁边的座椅上。
左思来到车厢中间坐下,打算好好观察一下这黑衣女人究竟要干嘛。
左思身后坐着的是个浑身脏兮兮的民工,前面则是那个医生。
医生见左思坐到自己身后,回头再次报以微笑。
若是愛,請等待 周昭
左思没搭理他,而是面朝后门,用余光偷偷瞄着那个奇怪的黑衣女人。
一只脏兮兮的手,忽然搭在了左思的肩头。
左思回头看向民工。
民工夹着根烟,笑呵呵道:“兄弟,有火吗?”
左思摇了摇头:“没有。”
獻祭諸天萬界 赤京
民工不乐意道:“别开玩笑了,这么大人不吸烟的吗?”
左思不耐烦道:“说了没有!滚。”
民工脸色一变,小声骂道:“妈的,傻币。”
我監獄服刑的十年
没过多久,左思忽然听到了小声的呼唤。
“兄弟。”
“兄弟。”
左思的耳朵微微动了一下,看向坐在前面的医生。
问道:“怎么了?”
医生一脸惊恐道:“兄弟,你刚才再跟谁说话啊?你可别吓我。”
左思皱眉道:“我身后那个民工啊,你看不到他?”
医生好像更怕了:“兄弟,话可不能乱说,这车上除了咱们两个,哪还有其他人?”
左思迟疑了大约有几秒钟,也换做了一副惊恐的表情:“你……你可不要骗我,你当真看不到其他人?”
医生咽了口唾沫,说道:“兄弟,别吓我了,我这人胆子可小,不禁吓的。”
“我哪有骗你!?我看这车里,可是坐满了人啊!!”左思表现的更加害怕了,无论这医生是不是恶灵,左思这样示弱,是没有坏处的。
“不……不行……我要下车!我一定要下车!”医生起身来到了后门位置,紧紧抓着上方的把手,身体似乎因为恐惧在不断的颤抖。
而就在他起身不久后,公交车的语音播报再次响起。
“叮咚!丁家庄东到了,请带好您的随身物品,从后门下车,下车请走好,上车请投币。”
前后门几乎一齐打开,这一次,并没有人上车。
我的女友是冥王 最終浣熊
只有医生迈步向车下走去。
就在他要出门的那一刹那。
砰!他就像是一头撞到了墙上,又被弹了回来,一屁股坐在了台阶上,捂着头,痛苦的哀嚎着。
左思赶忙起身,走向后门的位置,摸了摸,发现这里,的确多了一堵无形的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