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w73e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再起 愛下-第八百九十九章人心-8e1i0

大唐再起
小說推薦大唐再起
太原的初春,已然是寒风刺骨,宫殿外白雪皑皑,微微呼啸的冷风,在殿中徘徊,那燃烧的几根蜡烛,似乎也随着继颙法师的言语,而摇晃欲灭。
继颙法师的话,在整个殿中响亮,其他人闻言,皆沉默不语。
道理是这般道理,但理性这东西,却一直是少有的,人都会被其他的情感的遮掩。
这几年来,北汉与宋国相互往来,兵事不歇,原本平和关系,又恢复到了与后周一般的敌对,去年的那场攻伐,差点把太原给破了。
这般逮住机会,又有十万贯在这,岂能随意罢休,即使北汉灭亡,也得攻宋。
这与北宋联金灭辽,联蒙灭金是一个道理,北宋与辽国仇恨极深,南宋与金更是血海深仇,理智在情感面前,不值一提。
况且,在众人的认知里,宋国一向强大,别看此时唐国来势汹汹,但却不一定是宋国的对手,若是不乘机占便宜,日后就没机会了。
“法师这番言语,有些耸人听闻了。”郭无为对于宋国很有信心,哪怕是契丹也奈何不得,怎么可能被唐国攻灭?
“宋国与伪周,一脉相承,虽然前几年在蜀中小败,但那只是数十日急灭蜀国,骄兵罢了,又受限于地形ꓹ 如今唐国贸然北上,恐怕不尽如意ꓹ 甚至元气大伤。”
此番话语,倒是让不少的大臣们颔首称是,哪怕是刘继业ꓹ 也不得不承认宋国的强盛。
即使他前两年收复辽州,把赵匡胤当作了踏脚石ꓹ 但宋禁军的精锐,依旧让他印象深刻。
况且ꓹ 南兵孱弱ꓹ 这是众所周知的道理,唐军即使再厉害,也不可能打得过宋人。
而趁机捞取十万贯钱财,可就大赚了。
網遊之顛覆神
这番言辞,刘钧也是颇为认可的。
“哼!”继颙法师摇摇头,说道:“利益熏心,些许钱财罢了ꓹ 高祖、世祖的基业,竟不存也——”
说着ꓹ 他就闭目养神ꓹ 不再言语。
改造妖孽狼總裁 六小懂
一旁的宰相赵文度则默然以对ꓹ 显然他也赞同这番见解ꓹ 但朝廷大臣们都认为宋人不败,胳膊扭不过大腿。
至于刘继业、冯进珂、马峰、张环、石斌等侍卫将领ꓹ 一律沉默ꓹ 他们则属于赞同的一派。
随即ꓹ 北汉朝廷就达成了共识,派兵数千南下ꓹ 做出攻态,赚取那十万贯钱财。
为了这些钱,得罪宋国也在所不惜。
刘继业听闻继颙的一番话后,心神颇为不定,回到家中,犹有些犹豫,心神不宁。
初學盜墓 炒樓花
其夫人折氏颇有主意,看到这番场景,连忙将几子安抚好,又准备吃食,温好酒水,为其披上裘袍,让其独自思虑。
“夫人!”刘继业看了一眼贤惠的折氏,不由得感动道:“若是没有夫人操持家里,某还也不知如何是好了。”
“这是我应该做的。”折氏微微一笑,没有往日的泼辣,反而静美了许多,她坐在一旁,看着紧皱眉头的夫君,不由得:“可是朝中有什么大事发生?”
“的确有大事,而且关乎国运。”
刘继业叹了口气,对于折氏倒是不作隐瞒,细细说来,其本来就是将门女子,对于朝政了解颇深,是他的贤内助。
冥婚之鬼奴修仙
听着刘继业的言语,折氏也不由得皱眉道:“难来信说,让我劝你安分些,原来是这番道理。”
听闻是府州折御勋的信,刘继业不由得说道:“看来小舅子也看宋国,不信唐国啊。”
折氏世代镇守府州,无论是中原怎样变换,折氏从未改变过事大原则,所以安稳如山(北宋末投降金人),其本事,刘继业是极为重视的。
前两年岳丈折德扆去世,折御勋继任府州,年岁虽小刘继业些许,但见识不浅,值得重视。
“且不说唐、宋罢了,就言咱们河东,多年来风雨飘渺,又能有几天的安生日子?”折氏轻声道,语气中多有埋怨。
異空之三國靈將
“唉!”刘继业叹了口气,说道:“两代皇帝重恩,世祖又赐予我国姓,收为义子,其恩情,怎能报答?”
刘继业本姓杨,名杨重贵,结果被刘崇看重,赐姓刘,改名刘继业,可以说,将其牢牢地绑住在河东刘氏手中。
除非刘氏投降,不然他绝对不能归降宋国,更何况如同背叛的逃离了。
婚長地久,老公別有用心 雲綰風
而且,说句不好听的,刘继业在北汉威名赫赫,三十来岁,就成了建雄军节度使,号名无敌,这是宋国给予不了的。
所以,哪怕北汉这条沉船再破,再小,认契丹为父,不到换船长的那一刻,他是不会改换阵营的,背上骂名。
紐約十三街 剎那芳顏
要知道,他如今可是姓刘,不是姓杨,若是投敌,相当于背叛家族,比认贼作父更让人背弃,一世英名毁于一旦,到时候不仅北汉人看不起他,宋人也看不起他,举世也诽谤他。
他,承担不起。
这也是为何北汉明知道他妻子是折家人,依旧对他信任有加的缘故,这天下的礼法,都在束缚他。
“这般话题莫要再提了。”
等待下一個流年
刘继业摇摇头,说道:“南北大战将起,河东也不能置身事外,到时候定然有所混乱,你待在家中好好看顾,多准备一些粮食也是好的。”
“宋人还有余力北上?”折氏疑惑道。
重當學霸:竹馬狠難纏 木日阿堯
“军之将败,民心惶恐,粮价自然会涨。”
刘继业望着窗外,天色渐暮,窗外已然下起了小雪,此时的北汉,就如同那树枝上的鸟儿一般,冒着严寒而活,一举一动都得小心谨慎,不然就会有性命之忧。
小国寡民,莫过于如此卑微吧,只是为了苟活。
这边北汉在商议之时,附近的府州已经收到朝廷的通知,密切关注北汉的情况。
其他围绕在北汉附近的镇州、赵、相州、磁州、怀州等,从北到南,又从南到北,围绕北汉,进行密切的监控。
而赵匡胤最关注的契丹人,则给出了一个沉默的回应。
燕云地区的耶律挞烈倒是反应强烈,但这不同于救援北汉,而是大规模用兵南下,睡王不发话,没人敢行动。
但耶律璟则醒酒片刻后,才无所谓道:“让汉人打吧,只要不谋求燕云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