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6ud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 愛下-第三百七十七章 她,是我的女人讀書-s7nh7

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
小說推薦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
林平之离开绿竹巷后,他就发现自己被人盯上了。
他一路拐来拐去,拐道了洛阳城外一处偏僻的角落。
“出来吧,不要鬼鬼祟祟了。”林平之喊道。
他的四周就围上了数百号人。
为首者,赫然就是徐长老。
徐长老脸上挂着冷笑,神色满是轻蔑。
“林平之啊林平之,你竟然自己来到这人烟稀少的地方,看来你是自己找死啊。”徐长老笑道。
林平之冷冷地看着徐长老。
霸道少爺的獨寵
“丐帮什么时候行径如此龌蹉了?”林平之问道,“难道乔大哥不在丐帮了,丐帮就堕落了么?”
听到林平之说起乔峰,徐长老脸色十分难看。
“你住嘴!乔峰是契丹人,他不配做丐帮帮主。”徐长老厉声道。
林平之讥讽地望着徐长老。
“汉人如何?契丹人又如何?你身为汉人,难道就高人一等?在我眼里,你依旧是条狗!”林平之道,“在金刀门被我外公赶走,在绿竹巷又被绿竹翁赶走,现在又巴巴地赶上来,姓徐的,你好狗!”
林平之的话,让徐长老怒火冲天,他浑身都气得发抖。
“给我杀了他!”徐长老大吼道。
林平之“锵”地一声拔出了泣血剑。
一群土鸡瓦狗罢了,也敢叫嚣!
他特地将他们引到外面来,不就是为了更好地杀戮么?
就在林平之准备出剑的时候,突然传来一声娇喝。
“我看你们谁敢动他!”
一道倩影出现在林平之的身前。
林平之眼前一亮。
“你怎么来了?”林平之急忙问道。
他这前脚才从绿竹巷离开,任盈盈后脚就跟上了?
“关你屁事。”任盈盈骄横道。
林平之苦笑。
自己先前说喜欢她的刁蛮任性,所以现在就故意刁蛮任性给自己看么?
徐长老见突然冲出一个女人,他双眼微米,眼中带着淫邪之色。
“你是什么人!竟然敢妨碍丐帮行事!”徐长老质问道。
“日月神教!”任盈盈冷声道。
她的剑已经拔出,随时准备动手。
徐长老闻言一惊。
日月神教名气可不比丐帮低。
只是丐帮是美名,而日月神教是恶名。
徐长老冷冷地望着林平之与任盈盈。
“好一对狗男女,林平之你们华山派号称名门正派,现在却跟魔教的人勾结,这事儿,我定要公布于众!好教天下英雄好汉,知道你们华山派的秉性,知道你林平之的为人!”徐长老恶声道。
林平之根本不在乎徐长老说的话。
华山派现在与全真教交好,加上岳不群的为人。
就算徐长老说出去了。
自己只要矢口否认,他也一点办法都没有。
何况,徐长老还不一定能把话说出去呢。
本来他都准备将徐长老杀了的。
藥女渺渺 憶冷香
只是现在任盈盈出来了,自己得晚点再杀了。
像杀康敏和白世镜那样的方法杀他,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任盈盈也在等。
从她看到林平之被围的时候。
她已经已经放出了讯号。
相信很快就有日月神教的人过来。
徐长老看着林平之与任盈盈只是握着剑,却没有动。
他知道很可能日月神教的人等等就要赶到。
不能拖了!
徐长老想到。
“上!都给我上!”徐长老大吼一声。
数百丐帮弟子朝着林平之和任盈盈扑了过来。
对付普通丐帮弟子,林平之还是比较轻松的。
以他华山最强弟子的身份,那是绰绰有余。
只是不能得故意装的比较难而已。
就在林平之演戏的时候,突然他听到了任盈盈的叫声。
“啊!”
林平之赶忙回头看。
任盈盈被一拳轰飞。
出手的,正是徐长老!
此时他的拳头还没收回去,眼中带着冷笑。
林平之也顾不上其他。
他一剑横扫,将周围的三四名丐帮弟子杀死。
冲出包围,直接来到任盈盈的身边。
“你没事吧。”林平之关心道。
任盈盈听着林平之的关心,心中暖暖的。
以她的武功,虽然不能杀完这里所有人。
但至少不至于被徐长老一招落败。
主要是她太担心林平之。
每出几剑,她都要回头望望林平之。
而徐长老也正是抓住这个机会,趁机一拳偷袭任盈盈。
“你快跑。”任盈盈从怀中摸出一粒丹药服下。
虽然她的伤势无碍。
可已经失去了战斗力。
她打算等林平之走了,就自曝身份。
相信日月神教圣姑这个身份,足以让丐帮的人不敢动手。
徐长老听到任盈盈的话,目光一紧。
“快!杀了他们!”他大吼道。
丐帮弟子急忙扑了上来。
任盈盈见林平之没有动静,她急了。
“你干嘛!快跑啊!”任盈盈急忙道。
她的美目中带着焦急。
“他们 不敢动我的!”她再次说道。
林平之将食指轻轻竖在嘴边。
公主種田也瘋狂 風舞二月
“嘘,安静看着,这次,我为你而怒。”林平之柔声道。
话音一落,林平之握着泣血剑,眼中满是杀意。
任盈盈傻傻地望着林平之。
她眼角噙起泪水。
你怎么这么傻?
难道真的要死一块么?
这样也好。
林平之的杀意,一瞬间震住了所有的丐帮弟子。
他们纷纷踌躇不前。
徐长老见他们都不敢上去,心中有气。
“你们干什么!上啊!杀了他!他就一个人!”徐长老大吼道。
他可没想直接上去跟林平之拼。
就算他自信,也不想跟怀着必死之人的人打。
帶著軍需來大明 浪子邊城
万一伤了,就不划算了。
他决定老老实实在外围游击。
只要找到机会,就一拳重伤林平之。
自己出力最少,但是一击必杀!
林平之冷冷地望着徐长老。
“姓徐的,你知错了么?”林平之冷声问道。
徐长老面不改色,甚至眼中还带着得意。
在他看来,这不过是林平之的困兽犹斗!
甚至,林平之在他眼中,还算不上是猛兽!
“错?徐某何错之有?”徐长老讪笑着,“她是魔教的人,我丐帮弟子,保家卫国,降妖除魔,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林平之缓缓摇头。
“不,日月神教只是她的一个身份。”林平之缓缓说道。
徐长老愣了一下。
異界之科技大時代 本非盲流
难道她还有别的身份?
“那你倒是说说,她还有什么身份?”徐长老讥笑道。
林平之面容冷峻,嘴唇微动。
“她,是我的女人。”